1. 首页
  2. 网文资讯

馒头B很难进吗:男友一月没见好疯狂/被关进狗笼调教

你好,我叫秦受,是妙手中医按摩馆的秦受。”

 

校长的老婆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轻熟的风格,穿着一件吊带的豆沙色长纺纱薄裙。

她头发自然的盘在头顶,没有死板反而是很妖娆。

 

她妩媚的笑道:“秦受,过来。”

 

秦受走过去,看得更仔细了,发现她没有贴身的衣服,内里竟然是真空的。而且,她的裙子很透,能清楚她身体的线条。这使得秦受微微一怔,居然如此大胆?

 

“你能行吗?”

 

竟然怀疑我秦受的能力,“放心吧。”

 

秦受看着她那全身上下的艳色,开动!

 

他缓缓蹲下身,伸手将她扶躺平。

 

这是校长的老婆,他不敢乱来。再加上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他更是小心翼翼。

 

在为她按摩腰部的时候,先征得了同意。

 

秦受把自己的才学都拿出来,丝毫不敢怠慢,眼睛不安分的上下移动。

 

她项链吊坠的地方自然是美妙的风景,再移动到脚。她的脚小巧的叠着,顺着脚网上看,是一双大长腿。而那神秘的区域也是半遮半掩着,这让秦受一下子就愣住了。

 

秦受的心里不平衡的想着,这个校长何德何能,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用力点。”

 

女人仿佛察觉到了他的漫不经心,开口催促道。

 

面对这样一个只是用一袭半透明长裙盖住的少妇,谁还有心前去按摩。

 

听到她的声音,秦受反应过来,加大了力度。

 

她的肚子前几天突然疼了起来,秦受给她按摩几个穴位

 

“你应该是岔气了,关元穴和气海穴很重要,我边按摩,你边好好保持呼吸顺畅。”秦受说得头头是道,边说边把眼睛上下瞄着。

 

对于她那美妙的位置,他最爱的那里。

 

“用力……啊……”她肚子的气边排,她边催促,要求快点。

 

这个声音听着就让秦受忍不住的想要搂着她,使劲的用力。

 

可是秦受吸了吸一口热气,手指头在她的穴位上游走、用力。

 

秦受慢慢的来回摩挲着,高挺的鼻子轻轻的吸气,居然看得沙发的少妇一愣一愣的。

 

她看得呆呆的,问道:“你今年有多大?”

 

“23岁。”

 

秦受随便说了一个,他也算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岁。

 

“再用力点……”少妇的眼睛停在他的鼻头,还有额头上,以及他微微紧抿的嘴角。

 

他没有想到,他秦受也会有人觉得俊美的一天。

 

少妇起身,长发直接落到了腰间,豆沙裙里的景色清晰可见。

 

秦受就那样蹲在沙发旁边,替她按摩。

 

“你是哪里的人?”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

 

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我叫温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

 

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

 

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

 

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

 

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

 

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

 

“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

 

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

 

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

 

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09761dbab661ca540565d32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