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塞住不准流出来宝贝/大肚子美男孕妇肚子疼吧

金丝眼镜的冷冷地吩咐着,那西装笔挺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后退了三步,转身出去了。

段飞心想,哎呀呀,看来自己要玩完了,这不让人下去准备了,干嘛还必须叫姑娘解决我,这个金丝眼镜都能干掉自己了。正当段飞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进来了两个妙龄女子。

 

好家伙,自上而下,三点式的穿着,雪白修长的大腿晶莹剔透,粉红色的三角裤,隐约能看见一点妙处,那高耸的山峰傲立两边,一条清晰的沟回儿显现眼前,那诱人的嘴唇,高高的鼻梁,清澈的眸子,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还没有走进,已经有扑鼻的香气向屋中四散开来。

 

段飞只觉得呼吸困难,下体膨胀,就像枪磨亮,弹上膛,随时发射,目标前方女子。

 

唉哟!这是什么?段飞,用手一摸,坏了,流血了。

 

正当段飞为自己尴尬的一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金丝眼镜却站起身来了。

 

“这位段先生,我的尊贵客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服侍他,我有事情,段先生,失陪了。”金丝眼镜说完,直接走出了房门。

 

“喂,老板,等等我。”段飞在后面赶上来。

 

咣当一声,门被死死的关住了。

 

“段先生,来嘛,我们姐妹陪你好好玩玩,一定让你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就是呀,来嘛!”

 

说完,这两个女子直奔段飞而来。

 

段飞也是成年人,面对眼前的妖精,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当下心里一横,豁出去了。答应不答应自己都得答应。

 

“等等,让我先验明正身一下,看看谁的身材好?”

 

段飞的话却把两个人弄愣了。

 

“验明什么呀!”其中一个说道。

 

“看看你的那个大,还是我的大?”说完,段飞剥掉上衣一下子就扑倒了一个。

 

“你干嘛这么猴急呀!走吧,先洗个鸳鸯浴吧!”说完,两个靓女领着段飞直奔浴池而去。

 

好家伙,真的气派,浴池都这么大,里面的水都是现成的,两个女人刚刚要进去。

 

“慢,我先给你们打个样子。”

 

段飞慢慢爬上了浴缸,用手扇了扇水汽,然后蹲下身,一只脚试探性的伸进去。

 

“哎哟!”段飞赶紧将脚收回。

 

紧接着再一次伸进去。

 

“啊!”

 

慢慢的再进去一点。

 

“我奥!”

 

最后,整个人噗通滑进了池子中。

 

“啊!啊!啊!舒服。”

 

段飞这也是第一次进高档池子吧!这个样子让两个陪侍女直接笑弯了腰。随后,这两个人一起进入了池子里。

 

三个人在池子中一阵嬉戏,看来门户即将打开了。

 

两个女人“啊,啊,喔,耶”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段飞。

 

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皮肤亮泽,而且干净,这对于段飞来说,简直就是大餐。

 

段飞顿觉一阵全身酥软,原来他已经泄了,征服的感觉让段飞非常爽。

 

“哎呀!怎么这么快呀,我还没有爽呢?”其中一个靓女说道。

 

“我们去床上玩群英荟萃吧!”

 

“好呀好呀!”

 

在两个美女的陪伴之下,段飞到了床上。

 

“来,我帮你把那玩意叫起来。”说完,就开始逗弄段飞。

 

很快段飞再一次苏醒了,而且不比上一次差。

 

翻身上马,一阵翻云覆雨,身下的妖精大叫不止,这让段飞更加兴奋。

 

“唉哟,哥哥,你好威猛,妹妹好想要。”

 

“不行,我还没有跟哥哥舒服哦,哥哥,快点用力,我受不了了,快点,啊,啊。啊”在一阵的娇喘声之中,段飞加速了。

 

如同火车提速,又似飞机上升。

 

约四十分钟过去了,终于雨过天晴。

 

段飞躺在了床上,两个女人紧紧的抱住段飞不肯放开,手也不闲着,在摸段飞的下面。

 

“哥哥,这就是别人说的犊子吧!”其中一个说道。

 

“对。”

 

“那我们这算不算是扯犊子呢?”另外一个说道。

 

“对对对,扯犊子,就是这么来的。不过,你们也特别的无敌,我喜欢你们。”

 

“为什么呀?我们那里无敌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至贱则无敌嘛!”

 

“你怎么骂人呀!”其中一个很生气的样子。

 

“贱人嘛,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段飞一脸坏笑的说道。

 

“好呀,你敢戏弄我们姐妹,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说完,这两个人又开始了跟段飞的猛攻。

 

段飞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好像所有的虫子在这里全部涌上来了,所有的事情全部抛在了脑后。

 

或许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三个人居然都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段飞也发现身边的美女早已经无影无踪。

 

钱,钱,钱呢?段飞急忙找自己的钱,还好,钱依然在。哈哈,段飞,抱着钱,会心的笑了。

 

正在高兴的时候,门敲响了。

 

段飞醒来后还在回味着和两个妩媚女人这一夜的床上快活,意犹未尽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不由楞了会儿,开门见门口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病的金丝眼镜。

 

“段先生,昨天她们的服务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吧?”金丝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递给了段飞一支雪茄烟,还替他点了火。

 

“还不错,你看,我这一来都一天了,也该回去了吧,谢谢你的款待。”段飞想到这个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好与他保持一点距离要好一些。

 

“段先生何必这样着急呢?不如先坐下来,我们聊一聊合作的事情,我想你未必不敢兴趣的。”金丝眼镜吐出一阵烟雾,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打量着段飞,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显得冷静而且睿智。

 

“那个,啥,我村里还有事呢,卫生所还等着我去守着,要给村民看看病啥的,你对我的款待已经够周到了。”段飞心里有点发虚,这人搞不好是什么黑社会的人物,要是真跟他合作起来,会不会触犯了法律呢。

 

见他要走,金丝眼镜似乎也没有强行留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有些轻描淡写,“段先生想做什么,我不会勉强,只是有件事,说不定你会有兴趣的,当然,除了去乡卫生院,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跟你的父亲有关。”

 

听到父亲两个字,段飞心里是咯噔一下,再也顾不上装模作样了,赶紧回头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关于他的事?”

 

金丝眼镜抚了抚他的眼镜,倒是不紧不慢,指着沙发说道:“段先生先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坐下来讲,凡事都要冷静,才能够看的全面,不是吗?”

 

看到他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段飞倒是觉得自己的确激动了点,他连忙坐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又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这事还得从很久前说起,不过,我所知道的有限,能够告诉你的就更加的有限了。”金丝眼镜将烟灰弹在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不紧不慢的说道。

 

段飞倒是很着急,暗想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爹的事情,难不成跟他有关,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能跟他拼命了,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依然着急的看着他,心想你倒是赶快说呀,不是你的爹,你当然不着急。

 

“这事是去年发生的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你父亲出去会诊,无意间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被这个人报复了,关进了大牢里。”金丝眼镜说道。

 

“那你知道我爹被关到什么地方去了吗?我一直都在打听着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麻烦你告诉我。”段飞的情绪相当的激动。

 

金丝眼镜摇摇头,又打量了段飞一番,说道:“段先生,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你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和打算?”

 

“我会跟他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救出我的爹,我从小就是我爹一手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的,现在他不见了,成了我的心病,我要是不救他出来我还是人吗?”段飞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更加的激动了。

 

好像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金丝眼镜啧啧嘴,又是摇头,“不是我不肯告诉你,你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实力和那个人对抗,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当然是有钱有势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钱的,也是最有势力的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说的明白些吗?”段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苦笑了一下,斜靠在沙发上,“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那个人比我还要厉害好多倍,他的人脉,势力,金钱和地位,都远远的在我之上,真的比较起来,我只不过算是一个虾兵蟹将,而他却是一个龙王,你认为你又算是什么?”

 

听完这番话,段飞呆了好半天,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可是老爹是怎么得罪了这样的人呢,眼前的这个金丝眼镜已经够狠了,那个人又是到了什么地步了,真的是无法想象了,他暂时的冷静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狠狠的拨了几口烟,顿时烟雾弥漫了他的眼睛,眼前变的迷茫起来了。

 

金丝眼镜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段先生,你也不用这样的沮丧嘛,俗话说,欺老不欺少,你父亲老了,而你还是年轻的,虽然你现在什么都不算,但是你有时间,有斗志,有一天会成功的,我看好你。”

 

段飞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好像浑身的斗志都被点燃了一样,为了救出父亲,要他做什么都愿意,他点点头,将烟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想我明白了,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会努力奋斗的。”

 

金丝眼镜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来,递给他。

 

“鄙人叫金不换,这是联系方式,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血气方刚,我很看好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至于你父亲的事,我感到抱歉,有句话要送给你,就是做人要脚踏实地的,等你有一天足以跟那个人抗衡,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15997c6fa19a9cd7209d95d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