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自己坐上来深好大|粗口h 铃铛 /玉米地里的吟呻

那,究竟是哪方面引起的.......胸部问题呢?据我所知,乳腺导管阻塞的原因有很多。”我咳嗽了一下,卖弄起了我仅有的一点关于催乳的知识。

没办法,好歹要吃叶紫这碗饭。

 

嫂子没工作,还要养佳佳,又有我这个瞎子累赘,我不能眼看着嫂子作难。

 

“我以前是做模特的,练过形体。”乔香云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眼角瞟到她似乎是想摸一下自己的胸部,又因为我在这里,她手抬起来又没敢动。

 

叶紫也看到了,她笑着走过去在乔香云的胸口推了几下,巧笑说:“怕什么?他又看不见,你哪里不舒服,尽管说。”

 

“没事儿。那个小兄弟,你知道原因吗?”

 

我满头大汗的想着原因,小姐你说的这么简单我怎么知道啊!

 

“你不知道?”乔香云的声音有点冷淡。

 

不行,这可是我的第一碗饭!

 

“我想起来了!”我赶紧说:“模特练形体的时候,因为必要经常暴瘦,还要吃药物,所以经常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出现内分泌紊乱、甚至提前断经,进入更年期!应该是这个原因!”

 

乔香云噗嗤一笑,推了叶紫一把,说:“你出去吧,明天来接人。小兄弟,过来,开始吧。”

 

开始吧?

 

这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我一时间有点不能自已。不过还好,来之前叶紫的警告我一直记得。

 

我抓着导盲杖,先左右探着,走到了乔香云的身前。

 

靠近了我才发现,她早已香汗淋漓,身上都是细微的汗珠。应该是憋疼了,我发现她的脖子上也都是汗,似乎难受的厉害,一直在发抖。

 

我走得慢,她等不及了,拉住我柔声说:“你过来,快点。”

 

我僵硬的点点头,然后顺着她的手往前走。

 

等我站到乔香云面前时,她那做模特时练出来的超长秀腿差点没把握眩晕。

 

我刚闻到香气,乔香云却已经主动揭开了她的睡衣。

 

这件睡衣好像在侧边有一个特别的绳子,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好像是两片布一样掉下来。

 

这让我又忍不住吞咽了一次喉咙。

 

这不是那什么片,日本产的,那片里面的情节吗?女人刚洗完澡,外面送快递、送信的敲了敲门。然后女主走过去一拉衣服,把外面那小哥直接拉进来按在地板上口.......

 

“怎么?你又渴了?”乔香云随手把睡裙扔在地上,然后按了一下手边的遥控器。

 

我身后的垂帘被撑起,两道墙突然把门给封死了!

 

这是一个密室?

 

我听着微微的震颤声,忍不住说:“这是怎么了?地......地震了?”

 

“看你那小样。”乔香云拿过一个湿巾擦了擦汗,说:“让你一个男的在我家里,你觉得合适吗?我男人偶尔会回来。”

 

男人,她有男人。

 

“你有丈夫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嫉妒,泛酸。

 

乔香云是吴松市气象台的主播,很漂亮,在网上特别有人气,人们都说他是主播女神。

 

她嫁了一个大款,生了孩子吧?

 

我这样想。

 

“很奇怪吗?女人到了这个年纪,都得给自己找一条退路。他虽然老,但有钱让我还很风光的过下去啊。”乔香云说着,突然一笑,“我在想啥呢,反正你也看不见,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嫁了一个老男人。昔日的全市女神,现在成了富翁的玩物。

 

我弯下腰,手摸到乔香云的香肩,然后逐步向下。

 

“我......我要帮你催乳了啊。”

 

乔香云躺在床上让我很不舒服,但是人家是金主,我也没办法。

 

我单膝抵着床,两只手顺着她的肩膀往下,完美的包住。

 

不过还好,我穿的西装是比较宽松的新款,没那么不堪。

 

“你来了?”

 

乔香云突然问。

 

“啊?啊,没有,没有。”

 

我的手慢慢的绕着一个圆弧形在按摩。乔香云以前好像还真的是模特出身。

 

我摸着她的胸部,虽然胸型很美,但是摸起来的手感和嫂子的绝赞手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乔香云的胸部更硬,好像里面有很多小硬块儿一样,这是乳腺导管阻塞的问题。而且乔香云的胸部,舒适度、柔软度都不如嫂子的好。

 

我一边弄,一边心底里跑神儿,乔香云练模特,肯定会练形体,形体练了,胸部胸型还能不锻炼一下吗?

 

听说那些漂亮的女模特,全都是从脖子练到腿,那些又长又直的美腿都是人工锻炼出来的。

 

“你那个不行啊啊。”乔香云不满的轻轻掐了我胳膊一下。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

 

作为男人的尊严,即便是假扮一个盲人,我也不愿意让乔香云这样侮辱我。

 

我马上挺直了腰,正声的说:“不,我很健康,不信您可以仔细检阅我的裤裆!”

 

“噗嗤!”乔香云被我这一句‘检阅我的裤裆’给逗乐了,她捂着嘴笑得枝乱颤,嫣红的一抹烈焰红唇在纤手掩映下显得分外迷人。

 

“小弟弟还挺喜欢开玩笑的,不错,唉,在这大房子里住啊,跟住在鬼屋里面一样。”乔香云半是遗憾,半是伤感的说。

 

我就算没有实际操作经验,但我阿正也是在网上冲了好几年浪的人。

 

一般女人这么说的时候,潜意思就是,你还不赶紧过来安慰安慰我?

 

这安慰,当然不是用嘴,啊不,我的意思是不能只用嘴。要手嘴第三只腿一起用,把人安慰好了。

 

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不是我阿正不行,实在是叶紫先前给我的那一下影响有点大。

 

我阿正,不,我刘正,虽然喜欢女人,但是凡事应该考虑轻重!

 

想想嫂子每每为难的皱眉,想想为了给大哥办葬礼,欠下的钱,嫂子又没有工作,如果我不把这份催乳师的工作拿在手里,以后这个家该怎么办?

 

叶紫说过,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越界!

 

那天我也忍住了,才好不容易留下了这份工作。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好处,没钱人有没钱人的难处。”

 

我应付了一句,尴尬的专注于给乔香云催乳。乔香云的胸部阻塞的厉害,天知道乔香云做模特那几年为了保持身材,吃了多少药。我看很多色色网站上的人都说,模特的身材太瘦了,都是骨头,不好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的手越发的轻柔。

 

叶紫说过,找男人做催乳师,一方面是女人没有那个手劲儿,不能又硬又软。

 

另一方面是因为,男人和女人的荷尔蒙撞在一起,能让女人在催乳的时候发情。这样女人的胸部产奶会更快。

 

我也不知道叶紫说的是不是真得。但是我给嫂子催了一次乳之后,我觉得叶紫好像说的没错。

 

我可是被嫂子的奶‘颜飙’了一脸啊。

 

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我搓了好几分钟,感觉乔香云胸部里的硬块儿软了不少。

 

我松手擦了一下汗,问乔香云:“乔小姐,您觉得难受减弱了没有?”

 

“胸口倒是没有那么疼了。”乔香云笑着看着我,一边手突然抓到了我的胳膊上,“但是我这里又不舒服了,你是医生,你总不能治病,只治那一处吧?”

 

乔香云的手抓得又快又准,因为我站在她的身前,所以她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这可你现在让我很难受

 

眼前的人可是乔香云啊!气象台的女神,以前经常看电视的时候,谁不想着能和她春宵一度?

 

她穿着短裙小西装,肉色丝袜裹在美腿上,蹬着时尚的高跟鞋,那个时段愿意去看天气预报的,都是冲着美人去的。。

 

我的理智不断的燃烧。

 

上?

 

还是不上?

 

禽兽?

 

还是禽兽不如?

 

这个简单的网络笑话,现在真实的摆在了我的面前。

 

就在我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要断掉的时候,乔香云的另外一边手却施施然的去枕头中间的小筐子里拿了一个大白梨咬了一口。

 

我瞬间清醒过来了。

 

这女人是在测试我啊!还好我不是一个真的盲人,不然岂不是中了她的道?

 

我马上想起了叶紫那个女人。她也是这样的。把我推到在床上,裤子上的拉链都给我拉开了。

 

想想一个女人蹲在你的面前,而且帮你拉开了裤子,你低下头就能够看到她漂亮的脸,你的手边就是她,你甚至能看到她贴在你腿边,就差自己脱个精光睡你被窝里了,你能不心动吗?

 

怪不得这催乳师工资这么高,也没人当,天天面对这样的诱惑,一两个月就要憋疯了。

 

我咬了咬舌头,一股痛觉让我清醒过来。

 

我赶紧继续给乔香云催乳,我低下头,不敢看她。

 

亲上去?

 

我赶紧摇头,叶紫说过,绝对不能够用手之外的地方触碰客户的胸部。

 

我还想和嫂子一起把这个家经营好呢,不能这么自毁。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乔香云看我却还在催乳。她我要是觉得自己的美丽没有把我吸引到,就有点生气的说:“怎么,叶紫叫你来的,看不起我了?是觉得我老了是吗?”

 

“不是不是!”我赶紧解释,这女人,嫉妒心怎么这么强。

 

“我......我啥也看不见,但是光是感觉,我也知道乔小姐是绝世的美女!这皮肤如此的光滑,怎么可能是老了呢?这感觉就像是十八岁的美女一样好啊。”

 

“哼,算你会说话。”乔香云听了我的话,喜笑颜开。

 

她把她咬了一口的大白梨,塞到了我的嘴前,说:“请你吃梨。”

 

我看到,我正对的地方,正是她咬了一口的地方。

 

这女人,她咬了一口还要给我吃?

 

那我总不能说你啃过了吧?这不就露馅了?

 

我聪明的一大口啃上去,把她咬的那一小块儿全都咬掉。

 

她也不以为意,拿回去之后继续咬了一口。

 

突然她低声柔情的说:“那我让你给我按那里,你为什么不按呢?”

 

又来?

 

我心里不断的默念三字经,这女人,太诱人了。如果我不是为了养家照顾嫂子,我恐怕早就不顾一切的上去跟她春宵一度了。

 

还要叶紫在我家的时候给我来了一场实战模拟,我才能忍住自己的裤裆。

 

这时候,我才发现叶紫和我姐是真闺蜜,居然还提前给我这样实战模拟的。让我摸的,看的,全都享受了。

 

用屁股想我也知道,叶紫不会给其他人这样的待遇。

 

感激了一下叶紫,我连忙一边缓慢的收尾,感受着微微出汗,已然情动的美女肉体,一边斟酌了一下语言,说:

 

“其实吧,我是很想,很想那啥的。但是干这一行一定要守规矩。不能干的事情,绝对不干。”

 

“哼,叶紫在哪找得你啊?我给你一个月三万,你来给我做私人的催乳师如何,可以跟我sex哦。岂不是比你在叶紫那里做催乳师好得多,第一个月过来干,给的钱很少吧。”乔香云笑着问我,有点小动作。

 

总是被这么说,这会儿我发现我有点支持不住了。

 

我吞了下口水。

 

有一位姓马的名人说过,如果给一个人300%的利益,他就可以冒着犯罪被杀死的风险去干。

 

乔香云,正好给了我300%。

 

叶紫给我的实习工资,是一个月一万块加提成。

 

“我......我.....”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紫是嫂子的好闺蜜,但是人家给的可是三万块啊!多两万呢!

 

一时间,工作的动作也停了。

 

发现我动摇了之后,乔香云来了兴趣,她把梨子放到篮子里,手在我脸上抚摸。

 

“长得这么帅,你很有天分啊。只要给你做一个眼部的恢复手术,就凭你这张脸和这本钱,在吴松市的贵妇里面还不是轻轻松松一个月几十万?来,听姐的,跟着姐吧。”乔香云拉着我的脸,与她的脸越来越近。

 

一个月几十万?

 

奇怪的是,听到一个月能挣几十万,我脑子一下子清灵了起来。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18764180495a25db6158def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