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男友睡觉为什么喜欢压着我的腿/ 两个肥硕浑圆的巨乳

韩雪温柔随和的脸出现在了门里,女人身上的味道不止伴随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还有一股男女之间苟且的味道。

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被孙涛叫去了办公室,并且两个人一看就发生了什么,我的心乱极了,不知道她这么迫不及待是不是就是为了跟我试试。

 

她微笑着若有所思的望着我,眼里带着的闪光让我立马躲开了视线。

 

“王老师早啊,快进去吧,孙主任等着你呢。”

 

我匆忙的低下了头,走了进去,不敢回应她,心跳得越快又乱。

 

孙涛正坐在办公室中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刚才他们两人的战场。

 

他抬头看见我来了,立马带着邪笑走了上来,想要一把把我抱进怀里,我有些别扭的推开了男人,闪身躲到了一边。

 

“怎么了我的宝贝,看见我和韩老师那样,吃醋了?”

 

我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孙主任,我昨天在短信里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已经帮你说服了韩老师,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我的话说得十分没有骨气,空气中男人和女人颓靡的气息还漂荡着,我的思绪乱极了,胡思乱想着呼吸间的温度都变高了几分。

 

孙涛十分会把握分寸,走到我身后,一把将我搂进怀中,熟练的将两只手放进我的衣服里四处游走着,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一边努力的闻着我身上的气味。

 

明明他才刚刚跟韩雪做完那种事情,可他的下身已经重新坚硬了起来,狠狠的抵在我的臀沟之间,我的心抖颤着,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

 

他的大手一点点的向下移动,在我的丛林之中肆意探索,我闭上眼睛,捏紧了自己的衣角,身体也不自觉地开始往男人的身上靠去。

 

不对!

 

我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平息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拧着眉头望着他,严肃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

 

孙涛没有恼怒,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悠闲的说:“怎么下去?你该不会这么天真,觉得我真的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吧,在我还没有玩腻你之前,你休想挣脱我!”

 

男人话因刚落就像一只野兽一样将我按在了墙壁上,他伸出他的舌头兴奋的舔着我的脸,撩起我的裙子。

 

“你看你这副浪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想干你!”

 

他粗俗的言论让我难堪极了,在他的心里完全把我当成了外面那种随意的女人,甚至不用给钱都可以乱上。

 

我拼命的挣扎,甚至连美甲都弄断了一只,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被压制得死死得,根本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刘娟的声音在门口想起。

 

孙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他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玩腻了刘娟,可是很明显刘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打开门后,刘娟看见办公室里站着的我,然后恨恨的盯了我一眼,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心里开心得很,连忙趁着这个空挡跑了出去。

 

孙涛在身后不停的叫我站住别走,我哪里敢停下来,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开得大大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后怕。

 

怎么办,看样子孙涛并不准备放过我,并且好像一直纠缠我,以我的性格,我更不可能挣脱得了他的掌控!

 

这样被人逼迫却又毫无办法的感觉让我窒息,我必须想办法停止这一切,不然按照孙涛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会让张程发现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事情要是真到了那一天,那才是不管我说什么都晚了!

 

我的电话不时的响起,上面不是孙涛给我发的肉麻短信就是他打来的电话,只要我一想到他的女人这么多,我就忍不住想吐。

 

同事看我这样苍白难受的样子都纷纷关心我,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累了。

 

我在学校里面坐立不安,只要在这里坐着我就觉得孙涛随时都有可能来找我的麻烦,所以干脆请了几天的假躲在家里。

 

张程又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有些无所事事,突然我受到了孙涛的短信,外带还附了一张照片,是张程和他哥哥在酒宴上喝酒的照片。

 

我心中一紧,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马上回了条短信问他。

 

隔了一会他回复道:如果不想你老公知道我跟你的事情,就马上来我家,不然的话。。。。。。。我想你也知道那天我拍下了什么,速度快点。

 

看着他威胁性的语句,气得我差点将手机狠狠的摔到地上,他又在威胁我!

 

我十分难过的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极不情愿的出了门,没有办法,我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我打车到了孙涛的楼下,谁知刚一下车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刘娟,只见她像泼妇一样的对着电话大骂:“孙涛,你不要以为你躲着不见我就完了,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我停下了脚步,侥幸的松了口气。

 

还好我晚了一步,不然我这个样子被刘娟看见了,这件事情不知道得闹得多大。

 

不过看这个样子我也看懂了孙涛在外面应该还有别的女人,不然刘娟是不可能发这么大的火的。

 

这刘娟也是,明明家里有老公还对这样的老色狼动了情。

 

正想着孙涛给我发来了短信:你不用过来了,我现在有事,明天再说。

 

看得出来刘娟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孙涛的全部计划,我开心极了,按照原路回到了家里。

 

我洗漱了一番之后就躺在了床上,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让我怎么都睡不着,于是点开了韩雪白天给我发的邮件,打开一看居然是两个女人那个的视频。

 

我有些脸红,本来不想点开,可是双手好像不受大脑控制一样点开了视频。

 

两个女人疯狂的吻在了一起,动作温柔又细腻,不像男女之间充满了掠夺和防守,也许是因为此时太过安静,渐渐的,我的身体居然起了反应。

 

看着她们互相抚慰着彼此的私密,我咽了咽口水,解开了自己睡衣的两颗扣子,非但没有让自己凉快一点,反而更加的燥热起来。

 

我快速的关掉了视频,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可是我的脑海之中反复闪现过那些激情的场面。

 

我越来越热,从两个女人画面想到了孙涛那根巨大的东西,我的思维停不下来了,我想要一个人可以跟我想用缠绵,我甚至有些后悔今天没能顺利和孙涛见面。

 

怎么办,我好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我家门铃响了起来,我惊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么晚了,会是谁敲门呢?该不会是孙涛吧,如果是他的话,那今晚我一定不会拒绝了吧。

 

我的心咚咚直跳,胡思乱想让我的下身越来越泛滥,我摒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犹豫了半天才决定打开房门。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门口站着的人居然跟我想象中的人一个也对不上。

 

女人身上带着我幽香让我迷乱的神经清醒了一些。

 

韩雪微乱的头和脸上带着的五个红印告诉我,刚才她一定被谁欺负过了。

 

她一看见我眼眶就红了,我赶紧让她进来,谁知一说话我的嗓音显得十分沙哑,一听就是意乱情迷后的声音,我赶紧红着脸清了清嗓子。

 

“王茜我。。。。。。。”刚一开口她就哭了出来,我慌乱的递给了她纸巾,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

 

“我老公喜欢喝酒。。。。。。只要一喝多了就会。。。。。。。”她黯然的低下了头,和白日里我看见的韩雪全然不同。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忍不住对面前的女人产生了一丝同情。

 

她告诉我一开始她对我产生感情是因为长得很像她去世的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让她十分亲近。

 

我点了点头,一边帮她把流出的流水擦掉,一边继续听她哭诉。可是看着看着我就发现她的领口露出了很大一片风光,白皙的脖子和丰挺的高峰让我忍不住想起了刚才在视频中看见的片段。

 

我的思维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了,我第一次开始觉得女人的唇瓣也是那么诱人,我的心忍不住狂跳,她还在抽噎着,哭泣的样子让我轻轻的抱住了她开始安慰。

 

谁知她的呼吸在我的脖子上喷洒起来,我的身子立马起了鸡皮疙瘩,半边骨头都酥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吻上了我的嘴唇,我的呼吸一滞,居然没有动手推开她。

 

韩雪的动作太过于温柔了,和我经历过每一个男人的吻都不一样,这种温柔带着对心灵的慰藉。

 

她生涩的学着那些影片中女人之间的动作,这时候我相信了她,她也是第一次想要尝试这种感觉。她隔着我的衣服轻轻的揉捏起了我的胸部,因为都是女人,所以她更容易找到我的兴奋点。

 

我全身滚烫的喘着气,咬着牙齿让自己不要那么容易叫出声来。

 

她的嘴唇是那么的温柔和缠绵,我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不能动弹,她一粒粒的解开我的扣子,含住了我的双峰,我的大脑开始变得空白。

 

我被一个女人挑拨起了感觉。

 

她从她带着的包中拿出了一个假阳器,看上去竟跟真人的差不多,只是那个尺寸鲜少有真人能比得上。我早已被她撩拨得浑身似火,不管现在是谁,我只想填满我身下的空虚。

 

哪知就在她磨蹭着准备将假阳具塞入我的身下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备注是老公。

 

“你要走就走啊,关我什么事。。。。。。我警告你,这件事情不准告诉我妈。。。。。。。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韩雪挂断了电话,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看着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就离开了我家。

 

我被她撩拨起来的火焰还没消除,又觉得荒唐身体又十分难受,我甚至能察觉到我下身的草丛正不断的分泌着密液。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在这夜色之中只能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韩雪走后,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才重新睡着,做梦还梦见孙涛闯进了我的房间,在梦里我竟主动抱住了孙涛的脖子,和他做起了那种事。

 

炽热和暧昧的触感让我在梦里沉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床上,我的心里失落极了,毕竟梦就是梦,不是真的,不能真正缓解我内心的空虚。

 

起床没多久我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我高中班长发给我的,说今天大家准备举办同学会,问我去不去,犹豫了一会,回复了一条我下班就去的消息。

 

原本我是不喜欢去太热闹的地方的,只是现在我只能用这种方法去驱赶我心中的空虚和寂寞。

 

我的班长叫陈彩儿,她不仅家世好学习好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她拉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对我介绍,说这是她老公马鑫,说着两个人就情难自禁的当着我的面热吻了起来。

 

我不由得面红耳赤,毕竟我记得陈彩儿和她老公已经结婚好多年了,怎么还像热恋那样火热呢?

 

整个晚饭期间,我一直心不在焉,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我偷偷的跑到了走廊上准备吹吹风。

 

谁知我刚出来,就听见陈彩儿和马鑫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也不知道我在心虚什么,下意识的躲进了厕所的一个隔间里。

 

刚关上门就听见他们紧跟在我的后面走进了厕所,并且关上了厕所的门。

 

“讨厌,万一等会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怕什么,我们把门堵住就行了,宝贝我忍不住了,我要来了。”

 

“啊,好舒服,老公你好棒!”

 

“老婆,你夹死我了,噢,舒服!”

 

“讨厌,你太讨厌了,怎么可能这样弄我,哪里不行,噢!舒服死我了!”

 

两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厕所中响起,啪啪的水声也随着他们的呻吟越来越响,足以想象他们的战况有多激烈。

 

我的身体变得滚烫,心“扑扑”的跳着,暗自懊恼自己哪里不好躲,偏偏要躲进厕所里来。

 

我甚至能想象出门外两个人肉搏时的画面,陈彩儿半脱着裤子被马鑫抱在洗手间上冲刺,两人的下身紧紧连在一起,打出激烈的水声。

 

陈彩儿的声音听上去又舒服又难受,她大声叫着:“老公,再快点,我要到了。”

 

我摒住了呼吸,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可是突然之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听见两个人快速穿着自己衣服的梭梭声。

 

有人在门外敲响了厕所门,他们不得不停下了这场激情。

 

我心中隐隐有些遗憾,刚才听觉上的刺激让我遐想联翩,如果有个男人将我抱进厕所这种公共场合寻欢是不是会很刺激呢?

 

我有些嫉妒起了陈彩儿,如果刚才在马鑫身下的女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趁着他们离开了厕所,我也赶紧跑回了酒席中,回去之后我才发现他们还没有回来,估计重新找了个地方继续刚才的事情。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1fef100871587c0dc0346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