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男朋友上学不让穿内裤|和老外做的松了咋办/你太大了撑坏了满了

哪门子的少爷,哪家的少爷?!老子打的就是你!”看着被摔在地上的鱼竿,苏羽二话不说,又是几个耳光子扇了过去,直接把长毛扇成了猪头,扑通一头戳在了地上。

 

然后转身一拳打出,一点余地也没留,直接把个黄毛一拳打到湖里去了!

这一拳,看的后面那个短发男和胖子,直接呆掉了,手里拎着棍子,也不知是冲上来还是不冲上来的好,只能隔着老远打嘴仗了。

 

“你个兔崽子,居然敢动手打刘少!你知道他爸是谁不,明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着棍子,胖子嚣张的吼道。

 

“老子管球他爸是哪只长毛王八呢!跟老子有求的关系!吃不了兜着走?老子今天正好没吃饭,来来来,兜着走个试试?”

 

本来昨晚的生日就很凄凉,很想念老头子,这今天老头子亲手做的鱼竿就被人给摔地上了,苏羽不火才怪!

 

“你个小畜生,刘少他爸是刘富川,你再敢动一下,让你蹲大狱去!”喝了好多水,好不容易才从湖里冒出头,黄毛立刻嚣张的喊道。

 

“老子管球他驴富川猪富川呢,动了老子的东西,就该打!”说着,苏羽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刚刚艰难的爬起身来的刘少脸上,把这货一个巴掌打的转了好几圈!

 

看着自己的老大又挨打了,胖子和短发男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大吼一声壮胆,举着棍子一顿乱甩的冲着苏羽就冲了过来!

 

“啊!!!”

 

“啊你妈!给老子滚!”

 

听着那怂人壮胆,苏羽直接一巴掌扇在那胖子的脸上,然后顺手将其胳膊往过一抓,顺势往下一拉。

 

也不知手上怎么变换了一下,直接就把胖子的胳膊给拆了!至于那短发男则是刚冲到身前也被苏羽一把抓住,直接拆了胳膊!

 

“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折了折了,他妈的折了!”

 

“疼死了,啊!”

 

直到这两人被拆了胳膊哭爹喊娘的跌坐在地上,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这才从那一巴掌转圈中停了下来。

 

跌跌撞撞的扶在湖边的柳树上,使劲的摇着头,怒火中烧的吼道:“你妈个B!你个畜生居然敢打老子!你等着,给老子等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你妈比的挨打还没挨够是不?给老子滚!”冷声怒吼着,苏羽抬手又是两巴掌扇了过去!

 

“啪!啪!”

 

这第二巴掌,直接把长毛扇飞到湖里了!

 

“砰砰!”又是两脚,刚才被拆了胳膊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胖子和短发男,也是直接被踢到了湖里!

 

老头子说过一句话,男人就是要血性,谁惹你了,就该教训!但这打人,也是有方法的,打了他,还得让人看不出来,验不出伤!

 

这对身为中医的苏羽来说,根本没有一点难度。

 

所以在踢这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苏羽已经暗中将两人的胳膊给震了回去,方才的脱臼,其实已经接上了。不过估计那胳膊想要动,估计至少也得半个月后了!

 

说起来,那黄毛,估计是最可怜的了。刚才从水里冒了个头,嚣张的喊了一句,转眼就见胖子嗖的一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直接砸在这货头上,又把他给砸水里去了!

 

好一阵子,这几个倒霉蛋才从水里爬了上来,快速的推着那个被叫做刘少的上了游艇,生怕再挨打,赶紧开着游艇往北湖中心跑了。

 

等游艇跑的离岸边很远很远了,那个被打成猪头的刘少这才再次嚣张了起来。

 

“小王八蛋!给老子等着!老子弄死你!”

 

没有说话,苏羽直接抬起一脚,将地上的一条死鱼一脚踢出,不偏不倚,砰地一声正好砸在了那个叫做刘少的长毛的脑门上!

 

这尼玛要是扔石头那还了得?非得把人砸死不可!大惊之下,几个龟孙子片刻都不敢停留,油门加到底,驾着快艇逃了,片刻之后连个影儿都没了。

 

“草泥马,几个王八蛋,老子管你是啥狗屁的少爷,敢动老子的东西,来一次打你一次!”将地上的鱼竿拾起,仔细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苏羽愤愤地骂道。

 

就在苏羽重新坐在岸边不知是钓鱼还是回忆的时候,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过来似的。

 

与此同时,树林里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女人声音:“苏秀才……你在吗?”

 

听那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估计是偷偷摸摸来的,怕被别人发现似的。

 

“秀儿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秀儿,因为她已经纠缠了苏羽三四个月了,这声音苏羽也听了三四个月了,所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整个小溪村,苏羽经常会去的地方,估计秀儿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偷偷摸摸的来找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猫着腰蹲在小树林里,四下张望着,确定远处没人之后,秀儿这才接着说道:“你……你能进来一下不?”

 

“干啥,又要让我给你治病啊?”到嘴的肉不吃,那绝对是要遭雷劈的,所以苏羽也就没客气,直接起身进了小树林。

 

这连续两次都被人打扰了,这告别处男计划到现在都没实现,现在送上门的肉,不吃还愣着?可是当走进小树林后,苏羽瞬间就没这个心思了。

 

因为这会儿的秀儿,简直太凄惨了,太可怜了。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那原本清秀的脸直接让人打的不像样子了,比包子还包子!这会儿鼻子还流血着呢。

 

“秀儿姐,你这是咋了?王二柱那畜生又打你了?”

 

听着苏羽的关心,秀儿双眼泪汪汪的,再也没止住,哗啦一下全流了出来,也不管其他了,委屈的直接趴在苏羽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但就算是哭,她也不敢大声哭,只能小声的抽泣着,因为要是让人发现的话,传到那个三秒货的耳朵里,回家绝对又是一顿暴打。

 

这种事儿,苏羽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王二柱打爹骂妈打老婆是出了名的,但自从秀儿开始缠着让他帮忙治病之后,苏羽已经到了一种见怪不怪的地步了。

 

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秀儿那张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脸蛋,基本就没好过。

 

昨天山坡上的时候,还是因为王二柱那个三秒货打麻将赢了点钱,这才好心的没在秀儿的脸上留下新伤。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在这个法制落后的小山村里,男人打媳妇,被看成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了。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苏羽就算是想帮也不敢帮,光这吐沫芯子都能把他淹死。

 

当然,这事儿他是不怕,小霸王一个,谁来打谁,但这么一来只要秀儿一回家,那不死也得被打残了。

 

所以一直一来,苏羽也只能是顺手帮她治疗一下脸上的伤痕,尽量的让快点消肿,不留下啥疤痕。其他的,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凭啥打俺,凭啥啊!俺自从嫁进他们家,啥活都是俺来干,把他爹妈看的比俺爹妈都重,端屎端尿的伺候着,他凭啥打俺!家里那几亩地,一直都是俺在种,粮食下来了他拿去卖钱,一分钱不给家里给,全拿去赌了,我说啥了?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错么!他凭啥打俺……呜呜呜……”

 

趴在苏羽的肩头,秀儿越哭越伤心,把这些年来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都哭了出来。也不知哭了多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缓缓抬起头来,秀儿眼中闪烁着一抹与从前的逆来顺受完全不同的坚毅,闪动着那对大眼睛望着苏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带俺走!俺要离开这个地方!”

 

“呃……”这让苏羽顿时头大了,虽说自己可能以后会离开这里,但再怎么着也不能带着别人的媳妇一起走啊。

 

“不行就离婚么,这小溪村这么多男人,你咋就找上我了呢?”苏羽有些想不明白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不怕那个驴的,也是这唯一的一个看着像好人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秀儿坚定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苏羽一愣,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好人……呃……昨儿我都差点把你给睡了……”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

 

虽然苏羽是这片的一霸,但拐带别人媳妇这种事儿他还真做不出来。但看着秀儿那满脸的伤和委屈的眼泪,他又真的是不忍心拒绝,只好说道。

 

“你看这样,不行你就去找村主任,找村妇联,让他们出面,帮你调解一下,离婚算了。”

 

“找村长有啥用,找妇联又有啥用?村长是他表叔,妇联主任是她二婶,都是他们家的人!谁会帮俺?”

 

这让苏羽倒是十分意外,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赵二黑还真的是王二柱他表叔,俗话说,打折骨头连着筋,肯定都是向着那个牲口的,谁会去帮秀儿这个可怜的小媳妇呢?

 

“那,你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我借你几个钱,你自己就能坐船出去呢么。”不是苏羽怕事不想帮,是他实在不想摊上这么个说不清的事儿。

 

王二柱是这片出了名的二愣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张嘴倒是还臭的很,啥事儿到了他嘴里,第二天绝对会喊的这个山谷里所有人都知道。

 

“给俺钱有用么……北湖上撑船的,是那牲口的干爹,能放我过去么!”秀儿无助地说道。

 

“呃……这就难办了……”

 

的确啊,这整片山谷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那两座山之间的水路,而且这里落后的很,湖上就一条拉人的船,一个撑船的老于头。每个出村的人,都逃不过老于头的眼。

 

而且这老家伙也是非的很,嘴上每个把门的。再加上又是王二柱他干爹,这条路,秀儿是绝对出不去的。

 

“你一点要帮帮俺,一定要帮帮俺!要不,俺会被那个牲口打死的!”秀儿哭着求苏羽。

 

虽然苏羽是个地地道道的土霸王,但心里的那点良心还在,看着这么个可怜的女人每天被人打,心里也着实是不舒服,很生气。

 

但明目张胆的带着别人家媳妇走,别说是根本离不开这村子,就算是离开了,他家的祖坟也得让人给刨了!

 

“让我想想……”

 

让这可怜的女人一个好人的高帽子一戴,苏羽是不帮也不行了。但现在,还不能给她准话,否则这女人天天来缠着他,恐怕还没到他相处办法呢,就被王二柱那个二愣子发现了。

 

到时候就算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这一切,苏羽都要从长计议,就算是要帮他,也要想着怎么帮,帮完了之后怎么善后。

 

可是见到苏羽没给个准话,秀儿硬是拽着他的胳膊不走了,可怜兮兮地说道:“俺求你了,求你帮帮俺,救救俺!这辈子俺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好好报答你的!”

 

虽然这会儿秀儿抓着苏羽的胳膊,那又大又软的胸脯就那么夹着他的胳膊,但这会儿苏羽根本没心思想那事儿。

 

倒是秀儿,看着苏羽一直没啥反应,犹豫了一会儿,狠狠一咬牙,开始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俺知道你是好人……俺也知道这事儿很难办,让你很为难……所以,只要你不嫌弃……俺决定把自己给你……”

 

“不嫌弃,不嫌弃……”苏羽愣愣的回答着,忽然一低头看见秀儿正在脱衣服,这才反应过来,“呃?秀儿姐,你这是在干啥?”

虽然他早就想睡秀儿了,但这会儿让他去占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便宜,他是绝对不忍心的,就算下面憋炸了也忍心去动她。

 

可是,阻拦是根本阻拦不住的,任凭苏羽怎么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脱衣服,秀儿都是紧咬着牙,十分坚决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伸手就要去解苏羽的腰带。

 

这不是不守妇道,也不是她饥渴难耐,而是这个可怜的女人,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最近一个月,王二柱打她是一次比一次狠,到了今天已经开始用绳子把她吊房梁上拿鞭子打了,天知道下次会不会直接拿刀了!

 

可是她凭什么让别人帮她?就凭她可怜么?但村里看着她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时候有一个人愿意帮过她?反而是每次挨打之后,都来数落她的不是。所以,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好拿自己的身体来做交换,希望这个在她看来是个好人的年轻人能帮她一把。

 

“秀儿姐,你别这样,别!你把我苏羽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是不帮你,是现在还没想到办法!”一边拦着秀儿脱衣服,苏羽一边极力的解释着。

 

她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走投无路了,实在是可怜的没办法了,才会想到这样。但趁人之危的事儿他是做不出来的,至少现在对着这个纯朴善良的女人,他做不出来!

 

可是秀儿哪儿听他的,眼里只有这么一个救命稻草了,脱光衣服就往他身上爬,死死的把他抱住,伸手使劲的脱他的衣服。

 

“日!不是吧,老子要被强了?这没天理啊!”虽然极力反抗,但苏羽的那货,已经被秀儿一把抓在手里了,顿时像龙珠里的孙悟空被人抓住了尾巴一样……

 

“秀儿!”

 

“秀儿,你在哪儿呢!”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男人的喊声,听着距离,离这片小树林已经不远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秀儿那一辈子进不了洞的三秒货男人,王二柱。一听这声音,秀儿浑身猛地一阵哆嗦,赶紧翻起身来,把裤子一提,抓起地上的衣服就往林子深处跑去。只留下被强奸未遂的苏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坐在地上。

 

听着那声音近了,苏羽赶紧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就准备往树林外走。可是猛地一回头,居然发现,秀儿跑的太着急,内裤忘了没穿,就那么放在地上呢!

 

王二柱是来回跑着找媳妇的,这没几步路就要到跟前了,明明也没发生啥,苏羽可不想让这个二愣子满村的咋呼,赶紧一把抓起地上的内裤就装进了口袋,然后掏出家伙事儿来给小树施肥浇水了。

 

就在他刚把内裤装到口袋,水还没放出来,王二柱就到了这里,“哟,苏秀才,今儿又来钓鱼了?”

 

在跟苏羽说话的时候,王二柱还不忘向着树林里左右瞄上一眼,似是在确定着什么。

 

“滚!你他妈就知道瞎咋呼,没看见老子正放水呢么!都他妈被你那破锣嗓子吓回去了!日!”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二柱再次开口问道:“那啥,苏秀才,你……你见俺家秀儿了没?”

 

“王二愣子,你他妈烦不烦?每天跑我这儿找媳妇?感情你媳妇是让我给拐跑了还是咋的?滚!远远的滚!老子没见着!上别处找去!”

 

跟这种货色,苏羽压根儿就没打算客气,直接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反正他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那啥……那俺就不打扰你了。”被苏羽这么一吼,王二柱猛地一哆嗦,转身就走。

 

这不走也不行啊,眼前的这个主儿,可是整个小溪村的一霸,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今年开春的时候他还被苏羽狠狠的打过一顿,也许是那次打的狠了点,到现在见到苏羽还有些怕呢。不过临走,还转身向着树林子里瞄了几下。

 

“赶紧滚!听见没!”看着他那心不甘的样子,苏羽又是一声吼,吓得那货直接撒丫子跑了。一直跑到老远之外,才又开始叫唤了起来。

 

“秀儿~~~”

 

“秀儿,你在哪儿呢?”

 

反正没爹没娘,回家也没什么人,苏羽在这河边一坐,就坐到了下午四五点了。直到钓了满满的一网兜鱼,这才晃晃悠悠的哼着小曲儿往村里走去。刚进村,一个婶子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

 

“苏秀才,你咋着这个时候回来了?赶紧到山上躲躲吧,派出所来抓你了!”

 

“派出所?他们来抓我?脑子有病呢吧!”听着婶子的话,苏羽有些纳闷的说道。

 

不过转念一想,立刻就想明白了。估计是上午被他修理的那几个孙子招来的。苏羽就是这么个人,你跟我讲理,那我就跟你讲理,你要是跟我耍横,我比你还横!

 

一想到那几个孙子找来了派出所的,苏羽立马来了脾气,“躲啥躲,老子又没犯啥事儿,他派出所能拿老子怎么样!婶子你先回家吧,我去会会这帮鸟人!”

 

说罢,苏羽就往村头走去。

 

严格的说,小溪村在这个山谷里,像是个半岛,因为那条唯一的出村的路是正南方向,所以整个村子的主路,村头就在靠近码头的地方。

 

放羊的山谷在后山,坟地在东头,上午钓鱼的地方,则是在小岛的西面。所以这派出所的人来,也是从正南边儿来的,苏羽即使坐在湖边,也是看不到的。

 

这还没走到村头呢,就听着一群人在嚷嚷着。

 

“派出所办案,你们别拦着,都给我让开!”

 

“你说让就让?这路是你家开的咋地?今儿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甭想从这儿过!”这声音,一听就是村长赵二黑的。

 

“我们是来抓人的!你们村有个小子恶意伤人,请配合我们工作!”

 

“配合?咋着个配合法?我们小溪村民风淳朴,啥时候听说有伤人的事儿了?”赵二黑毫不客气地说道。

 

其实打从一开始,这帮派出所的一说长啥样,他就知道是来找苏羽了。整个村的人对苏羽都十分的照顾,平时这孩子虽然淘了一点,但没啥坏

 

“我告诉你,别搁这胡搅蛮缠,耍横!惹急了按照妨碍公务拘留你!”被阻拦了很久都进不去村,领头的那个警察怒吼道。

 

可是他这一句话,直接把整个小溪村的人惹毛了,顿时围了过来,“哟!派出所的很厉害?警察就很牛逼啊,俺们不认你是什么狗屁警察,只认理儿!你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休想进村!”

 

“真他妈的是穷山恶水多刁民!居然敢妨碍警察办案!来人,把带头闹事的给我铐起来!”被村民们这么一围,领头的那个警察直接火了。

 

想他王涛,好歹也是堂堂北湖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居然让这群刁民给围住了,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平时走到哪个村都他娘的有人巴结,唯独在这个地方吃了瘪。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2e3acd80b31be21a50cd5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