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啊宝宝 帮我了/啪完后男生都会帮女生擦吗

一路上和老头老太太们打打招呼,苏羽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隔壁樱桃婶儿家里。

樱桃婶儿今年二十八岁,虽然是村里一等一的美女,但却是个苦命的女人。她自小家里就很穷,爹妈死的早,是大伯将他拉扯长大的。十年前嫁给了同村的死了老婆的李有田。

 

作为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本能健康长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对于李有田丧偶且有个八岁的女儿这事儿,樱桃也就没介意。毕竟,嫁人之后,算是正式的有了自己的家,也算是有了个依靠。

 

而且李有田也的确是个善良的人,对她百般的呵护。所以结婚之后,这小日子,过的也还算不错的。可是谁曾想,她的苦命依旧没能摆脱,刚刚嫁过来一年,李有田就得胃癌死了。这还没怎么过好日子呢,转头就成了小寡妇。

 

十九岁的小寡妇,很少见!十九岁带着个九岁孩子的小寡妇,更少见!

 

可能也是投缘,樱桃和李有田留下的那个闺女,虽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是那情分,真的是比亲的还要亲。每当看到孩子那水灵的大眼睛,樱桃心里就担心,这万一改嫁了,这娃可咋办?

 

思来想去,她干脆心一横,从此再也不考虑改嫁的事儿,一心只想着把自己的闺女拉扯长大,不让闺女受苦。

 

苏老头虽说总爱占便宜睡小媳妇啥的,但樱桃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比苏羽大上多少,加上这孩子也真的是命苦,所以很难得的,没有动啥心思。反倒是三天两头的让苏羽给送点东西过去,接济一下这对孤儿寡母的。

 

当然,寡妇门前是非多,苏老头没那个心思,自然也得照顾人家孤儿寡母的名声不是?所以这送东西的事儿,全都是苏羽的事儿。当然,这是两年前的事儿了,那会儿苏老头还没挂,凭着那医术,十里八村的人送的东西,也够养活两家子人了。

 

这好多年的邻居了,送东西早都走惯了腿,所以到了门口,苏羽招呼也没打,直接拎着鱼篓子就进了小寡妇樱桃的院子,往屋里走去。

 

“樱桃婶儿,我刚刚钓了点鱼,给你送来了。”推开门,苏羽直接向着里屋说道。

 

按说平时,只要苏羽一出生,樱桃肯定直接笑着走了出来,但今天却是很反常,院子的大门没锁,但屋里也没人。

 

“樱桃婶儿?你在吗?我给你送鱼来了。”心里有些纳闷,苏羽拎着鱼篓子一边叫,一边向着后屋的厨房走去。

 

小溪村的民房,都是很有特点的,一般都是前面一排,后面一排。前屋和后屋中间,有道门连着,有个类似天井的小院落,平时吃饭,家人聊天啥的,基本上都在这个小院里。

 

至于前屋门口的院子,一般都是种些果树,茄子柿子之类的蔬菜啥的,或者是养些家禽。

 

反正苏羽从小就在樱桃家晃悠,这二年吃饭也都在樱桃家,所以很习惯的就往后屋的厨房走去。

 

跨过中间那道门,到了后院,苏羽正准备再次开口喊呢,当眼神漂过厨房那虚掩的门时,硬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因为此时,从那虚掩的房门后,正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了出来。苏羽是谁?猴精猴精的,自然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那根本不是水瓢舀水的声儿,倒像是用手淋水的感觉。

 

“难道说,樱桃婶儿在洗澡?”听着那水声,苏羽心里忽的就冒出了个这么个想法。而脚下的步子,也是带着处男特有的小激动,不听使唤的向着拿到虚掩的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越往前走,那水声越是清楚,撩拨的苏羽那颗处男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脑中已经开始各种想象了。

 

眼睛刚刚搭在门缝上,苏羽的眼睛立马就被晃了个彻底!一个又大又白,嫩的能出水儿的腚子,明晃晃的就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樱桃婶儿那白晃晃的腚子,苏羽肚脐下面的苏大龙直接噌的一声窜了起来,把个裤子撑得老高老高的!

 

农村的灶房,和城里人的厨房啥的不太一样,像小溪村这样的,基本都是一间屋子就是个灶房,除了做饭,还能当洗澡的地儿。

 

当然,这和城里人用的淋雨也不太一样,一般就是在地上放个大的洗衣盆或者木盆,最多是大木桶啥的,然后边上放个水桶和瓢,一边淋水一边洗。

 

虽说小溪村三面环水,但上湖里去洗澡那是男人们的专利,反正大老爷们的也不怕别人看到。至于女人嘛,基本上都是在家这么洗的。

 

所以,和苏羽猜想的一样,此刻的樱桃婶儿,正在灶房里洗澡呢。

 

只见樱桃站在一个大木盆里,一手拿着水瓢,往身上淋水,一手轻轻的在身上搓洗着。

 

水滴轻轻地划过樱桃那细嫩的脖颈,贪婪的在那洁白如玉的背上跳跃着,抚摸着,然后向着那平滑纤细的小腰滑去,像一双双小手一样,温柔而贪婪地抚摸着那洁白挺翘的腚子,最后在不舍的从腚子上落下,溅起阵阵欢愉的水花。

 

而樱桃那双白嫩中带着些许茧子的手,则是顺着水流,轻轻的在身上抚摸着,揉搓着。那动作,虽然很平常,但在此刻的苏羽看来,那每一下抚摸,都像是一种诱人的信号一样,不断地勾动着他那颗处男的小心脏。

 

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皮肤白皙粉嫩,无论太阳怎么晒,就是晒不黑,而秀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个美丽的女人。加上她那精致的五官,春葱般的手指,苗条纤细的身段和清新的气质,就算是放在城里,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只是过早的扛起了生活的担子,使得她那那细嫩的手掌上,布满了茧子。但这些茧子,无论是在谁的眼里,那都不是美中不足,而是一种让人心疼又让人敬佩的东西,更是一种别致的魅力。

 

这撩人的动作,看的苏羽的苏大龙直挺挺的,就像金箍棒一样硕大无比,差一点就顶到了门板了!就连喘气都变的粗重无比。而目光,则是依旧贪婪的欣赏的门缝里的风景,一丝都不远错过!

 

废话!一个正常的大老爷们,还是个处男,这么美的风景,给你你不看?给你你能不激动?除非是萎哥!

 

就在苏羽正激动的喘粗气的时候,让人更加喷血的一幕毫无征兆的来了。

 

许是因为站久了不舒服,樱桃缓缓地将身子转了过来,那雪白硕大而且弹性十足的一堆白兔,蹦蹦跳跳的展现在了苏羽的眼前!还有,那青丝不多不少,粉嫩无边的谷地,全都一览无余!

 

若是这样苏羽就差点喷血,那定力也太差了点!但关键的是,此刻樱桃再度伸手舀了一瓢水,顺着脖子淋了下去。俗话说美人出浴的时候是最美的,这话一点都没错!

 

只见那水滴流下,顺着脖子贪婪而欢愉的向着那对雪白挺翘的双峰流去,流过那粉嫩的葡萄,流过那深深的沟壑,就像是山间小溪一般美不胜收!

顺着那平摊的小腹,水流直下,流过那片青丝环绕的谷地,哗啦哗啦的低落,只留下一滴滴晶莹的水珠不舍的在那双峰上,在那粉嫩的葡萄上,在那青丝之上……

 

看着看着,苏羽不由得挺了挺身子。不过太过投入的他,根本没注意到他那硕大的苏大龙此刻的状态,这一个轻轻挺身,苏大龙直接顶在了门板上,将那本就是虚掩着的门顶的吱呀一声。

 

“坏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苏羽心中大叫糟糕,好好的美景不能欣赏了!

 

于是迅速向后退了几步,装作是刚刚走来的样子。

 

而这时,樱桃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单手捂着胸口,迅速的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惊慌地喊道:“谁?!是谁在外面?!”

 

“果然被发现了!好险!还好老子反应快!”虽说苏羽平时胆子大脸皮厚,但不知怎的,这会儿竟是有种类似偷情的惊心动魄一样。

 

定了定神,苏羽站在前屋和后屋中间的门口,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笑着说道:“樱桃婶儿,我苏羽。原来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刚刚从北湖钓了点鱼回来。这不,想喝你做的鱼汤了,就给你送鱼来了。”

 

一听是苏羽,樱桃那颗紧张的心立马松了不少,“哦,苏羽啊,我还以为是杏儿回来了呢。嗯,你就把鱼放那儿吧,一会儿鱼汤做好后,婶子给你端过去。”

 

或许是尴尬被撞破,又或许是还没看够,苏羽一边向前走,一边如平常一样大大咧咧地说道:“没事儿,我给你放灶房吧。反正今儿没什么事儿,顺带帮你把这鱼收拾收拾。做饭我不会,但收拾个鱼什么的还是没啥问题的!”

 

这说话间,樱桃还没反应过来呢,苏羽便是一把将门推开了,然后顿时有种石化了的感觉,目不转睛地呆呆地看着樱桃那美妙的身子。

 

这还真不是装的!门缝里偷看那毕竟隔着一道门呢,和这当面的看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啊!你怎么进来了!赶紧把门关上!”虽然秀儿是个小寡妇,但年龄也没到那种大婶级别呢,才二十八岁,三十都没过呢。

 

根本做不到李桂花那种奔放,所以这一瞬间彻底的慌了神,双手只顾着紧紧地捂着胸口,惊慌地喊道。

 

“呃!”回过神来,苏羽赶紧装傻充愣,顺手将房门一关,目光依旧贪婪的在樱桃身上扫来扫去。

 

女人身上三个点,这慌了神的时候,两只手,只够捂住两个点的,肯定得有一个地方露出来的。所以这会儿,那片青丝粉嫩的谷地便是被苏羽一览无余了。

 

感受到苏羽的目光,樱桃立刻反应了过来,迅速的双手交叉捂住了那里,可是那对傲人的双峰又是砰的一下跳了出来……

 

“婶儿,你真美……”虽然这一连见了好几个美女的身体了,但各有各的特点,哪儿能看够呢?再说了,这个时候装傻充愣才是最好的。毕竟在樱桃眼里,苏羽一直还是那个十岁的小男孩。

 

“别!别看!快转过去!快转过去!”上下齐忙,到头来哪头都没捂住的樱桃,脸颊都红到耳根了,羞愤地说道。

 

“婶儿,你真美……”装傻充愣,继续装傻充愣!苏羽还是这一招,眼神继续直勾勾地盯着樱桃。

 

而此时的樱桃,羞愤之下,一不小心,也看到了苏羽的苏大龙直挺挺的立在那儿!这种雄壮硕大的感觉,就算是隔着裤子看到,也是她这辈子没见过的尺寸!当然,她一直守身如玉,也没见过其他的……

 

不知怎的,在看到苏羽的那活儿之后,樱桃的身体竟然有种酥软麻痒的感觉,全身不由自主的就热了起来。那片干渴了快十年的谷地,竟是流出了清泉!

 

虽然这清泉苏羽暂时没看到,但这货精的跟猴儿似的,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就此错过呢?所以苏羽这货继续装傻充愣地说道:“婶儿,你真美……能不能让我摸摸……”

 

说着,还向前走了一步。

 

虽说是一步,但对樱桃来说,无异于心里上的防线又崩溃了一点。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守寡了十年,身体到底有多干渴,可想而知。无数次的梦里,他都渴望能再次拥有那种温存,那种原始的欢愉。

 

可是为了女儿,她一直都在忍着,一直都强忍着。顶多,实在难受的时候,用手揉一揉。

 

但现在,那能解救他十年干渴的货就在那里,直挺挺的立着,虽然是隔着裤子。

 

但作为一个忍了太久的女人,这一刻,她真的有些忍受不住了。那片芬芳的谷地中,泉水早已奔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紧咬着嘴唇,心中不断斗争着,脑海中不断地闪烁着十年来苏羽从小孩到小男人,对这个家庭的帮助,对她们母女的帮助,最终,她做出了决定。

 

“好吧……既然你想……那婶子给你摸……把门锁好……”像个羞涩的少女一样紧咬着嘴唇,樱桃松开了捂住胸口的双手,低着头说道。

 

听到这个答复,苏羽顿时乐翻了天,二话不说就把灶房的门反锁了。一步一步的向着樱桃走去,拉过一张盖着切菜板的花布单子顺手铺在了地上。

 

然后抱起了樱桃,大嘴直接向着那樱桃红唇封了过去。

 

十年的干渴之后,第一次被男人碰触身体,樱桃哪儿还能忍得住,双手直接环抱着苏羽的脖子,疯狂的亲了过去。那动作的狂野程度,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边疯狂地亲着苏羽,樱桃一边伸手握住了苏羽的苏大龙,反复的揉搓着。在兴奋中,樱桃更是直接拉开了苏羽的前门,一把攥住了苏大龙,来回的摩擦着。

 

突然被人握住了那活儿,苏羽顿时浑身一个哆嗦,然后舒爽的传出了一声粗吼。

 

“呵……”

 

一只手,则是直接向着那谷地探去,在那滑腻的泉水的滋润下,呲溜一下滑入了那片谷地之中,使得樱桃的娇躯顿时一阵震颤。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2ff072f6b52e044b25f8ff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