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那天我们晚上做了很久那天|下面都湿透 承认你想要

这家伙怎么到这个时候了还没个正型?

 

还不赶紧跑?

 

赛虎冲到叶小宝的身边,张开了血盆大口咬下去,却被叶小宝这么轻轻一推。

这只足足有百十斤斤重大狗,竟然一下子被推出去数米。

 

叶小宝左脚轻轻滑动,也看不到他是如何换腿的,身体便如一缕青烟般追了过去,然后右手的银针直接打出,扎入了赛虎的脖颈位置。

 

“汪汪汪……”

 

赛虎因为吃痛而狂吠了起来。

 

但是,叶小宝也不给它机会,银针一连扎了好几次。

 

每扎一针,赛虎都会发出痛苦的嘶吼!

 

“你这条臭狗烂狗,老子扎死你!”

 

为了报复这条大狼狗,叶小宝曾经捞偏门,研究起动物的穴道,没想到还起了奇效。

 

林瑶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却能看出叶小宝占据上风,所以一颗悬着的心就放松了下来。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

 

“想不到,我竟然会为了这个家伙而担心。”林瑶的内心复杂无比。

 

在小诊所院子外面的一堵围墙旁,有两个偷偷摸摸的人影。

 

张二狗正在屏息倾听,眉梢不时流露出喜色。

 

鼻青脸肿的刘大柱则是一脸怨恨,不住地询问:“二狗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干爹,您放心。赛虎是我亲手养大的,就连土狼都不是它的对手,这小子这次绝对要吃大亏。”张二狗刁起香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您听到赛虎的叫声了吗?这肯定是在咬那小子呐!”

 

“妈勒个巴子的,这条小野驴,该!”刘大柱恶狠狠地吐了口浓痰。

 

傍晚的时候,他在家吃饭吃的好好的,没想到张寡妇气冲冲地来到了他家,不由分说对他就是一阵挠。

 

刘大柱左闪右闪,还是被挠的鼻青脸肿。

 

张寡妇指着他的鼻子就是一阵臭骂,并且把今天中午在苞米地发生的一切都抖了出来。

 

这下倒好,刘大柱的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随后一气之下哭着跑回娘家了。

 

过后,刘大柱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叶小宝,因为这件事情只有他知道。

 

所以,他咽不下这口气,直接找张二狗来帮忙报复。

 

“干爹,咱们走吧。明天早上再来看好戏。”张二狗笑着说道。

 

刘大柱隐隐有一丝担忧,问道:“二狗,会不会闹出人命来?”

 

“就算是闹出人命又怎么样?我跟派出所的林所长关系铁着呢。”张二狗吐了口烟圈,哈哈大笑起来:“况且,这是狗咬的,跟我们可什么关系都没有。”

 

看到张二狗无·耻的样子,刘大柱也阴笑了起来。

 

大约十分钟之后,院子里的赛虎已经停止了嚎叫,浑身抽搐之后,便一动不动了,明显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清楚叶小宝是如何动手的林瑶,此刻头皮阵阵发麻。

 

他的那一手银针用的是出神入化,扎在了大狼狗的身上,直接就将这个大家伙放倒,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叶小宝收针之后顾不上跟林瑶说话,直接跑去了厨房,等他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菜刀。

 

看到他提刀准备走向赛虎,林瑶不解地问道:“它不是死了吗?你还拿刀干吗?”

 

只见叶小宝嘿然一笑,说道:“当然是准备剥狗皮,吃狗肉啊!”

 

“吃狗肉?”林瑶眉头紧锁。

 

说实话,她始终看不透叶小宝这个家伙。刚才动手的时候,他表情深沉认真,看上去非常地厉害。

 

等到赛虎死了之后,他却破天荒地想吃狗肉。

 

“对啊,这么大的一只狗,肉肯定很多,不吃就浪费了。这只恶狗,我惦记它的肉不是一天两天了。”

 

叶小宝一刀斩了下去,直接把赛虎的狗头给斩了。

 

“那你吃吧,我去睡觉了。”

 

林瑶不敢看这血腥场面,落荒而逃。

 

“还真是胆小。”叶小宝摇了摇头。

 

经过一番拾掇,叶小宝就把这条狗给整的非常通透了,皮是皮,骨是骨,肉是肉。

 

叶小宝找来了一个大铁锅,放上了一大盆清水,然后撒了些佐料,直接把一只狗腿给放了进去。

 

煮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喷香的狗肉味道弥漫,惹得叶小宝不住地咽口水。

 

这时,叶小宝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瓶罐,从中倒出一些绿色晒干的叶末下去。原本就喷香的狗肉,变得更加香味浓郁了。

 

此香料名为七里香,乃是神仙山的一种特产,可以使得烹饪的味道更加浓厚。

 

足足炖了一个小时,狗肉这才煮好。

 

这个时候,整个院子已经是香气弥漫,非常地诱人。

 

用筷子把狗肉给取来,叶小宝拿出了一个海碗,放了一些粗盐巴在跟前。

 

他刚准备动手大快朵颐,没曾想到屋子的门又打开了,林瑶腆着脸走了出来。

 

“怎么了?”叶小宝问道。

 

“我想过了,刚才这条狗差点咬到我,所以我也想吃它的肉!”林瑶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应当。

 

“得了吧,想吃就吃,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理由。”叶小宝把面前的碗给推了过去。

 

林瑶嘿嘿一笑,然后伸手接过碗吃了起来。

 

让叶小宝感到诧异的是,这个看上去挺文静的姑娘,饭量可不是一般地大。

 

吃了大约半根狗腿之后,林瑶这才满足地叹了口气:“哇,这狗肉真好吃。”

 

“那你吃饱了吗?”叶小宝一头黑线。

 

“七八成饱吧,晚上还是不能吃的太多,否则会长胖的。”

 

说完,林瑶就离身去睡觉了,留下了在风中凌乱的叶小宝!

 

叶小宝吃了一些狗肉之后,看着那些剩下的肉顿时有了主意。

 

他想着,这些年张二狗没少鱼肉乡里,而且这条恶狗也没少伤人,能分给他们一点狗肉吃着,也是非常不错的。

 

说做就做,叶小宝将这些肉细细分好,用牛皮纸包着,趁着夜色一家一家地去投。

 

当然,他也是挺偏心的,像之前对他比较好的张寡妇什么的,分到的狗肉就会多些。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凌晨,叶小宝回来之后倒头便睡。

 

……

 

第二天一大早,张二狗就哼着小曲儿来到了叶小宝的诊所。

 

他是前来观察情况,看叶小宝到底有没有被自己的爱犬咬死咬伤的。

 

只是……他刚刚踏进院子,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狗皮挂在歪脖子树上。

 

看那皮毛的颜色,可不就是他的爱犬赛虎的?

 

“赛虎……”张二狗哀嚎了一声,就冲上前去。

 

发现自己的爱犬的皮上有着斑斑的血迹,张二狗怒发冲冠,大吼一声道:“叶小宝,你个王八蛋给我出来!”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叶小宝揉着惺忪的眼睛,踩着拖鞋走了出来。

 

“说,这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张二狗面色阴冷,直接将那张狗皮扔在了叶小宝的面前。

 

“哦?你说这条恶狗啊……味道还不错!”叶小宝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你还吃了我的赛虎?”

 

张二狗如遭电击,然后大步上前,一把就揪住了叶小宝的衣服领子,喝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不信!”叶小宝打了个哈欠。

 

“找死!”

 

张二狗砂锅般大的拳头,猛地砸向了叶小宝的脸颊。

 

张二狗这人孔武有力,年少的时候就不学无术,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张二狗这厮也算是有几招好勇斗狠的狠招。

 

他仗着自己有些本事,这才会横行村里,也硬是夺下了村里头的砂矿。

 

这一拳是他失去理智之下打的,若是叶小宝被打中了,不死也得脑震荡

 

只是……让张二狗没有料想到的是,他这一拳竟然打空了!

 

打空了?!

 

张二狗低头一看,叶小宝人都没影了。

 

隔了三米之外的叶小宝笑眯眯地说道:“二狗,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咋还动上手了呢?”

 

“妈的,你吃了老子的狗,给我一个解释。”张二狗大吼一声。

 

“解释?你要什么样的解释?你的狗差点咬死人,我难道就不能还手?”叶小宝慢悠悠地说道。

 

“你的贱命能跟这条狗比?”张二狗张口便骂,“你知不知道,赛虎每天吃的肉,都比你一个月吃的还多?”

 

叶小宝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道:“难怪我吃起这狗肉感觉很嫩很鲜呢,原来是娇生惯养的啊。”

 

这一句话差点噎的张二狗吐血,他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就跟你姓!”张二狗咆哮道。

 

听到了外面的争吵声,房间门打开,林瑶走了出来。

 

看到林瑶,张二狗的眼睛一亮,差点没看的流口水。

 

这个女的长的也太好看了吧,比电影明星还漂亮,而且身材还那么好。

 

“叶小宝,有事吗?”林瑶柔声问道。

 

“我没事。”叶小宝说道。

 

“怎么没事?你的事情大了。”张二狗拿捏姿态说道:“美女,你是不知道他把我最最宝贝的狗杀了,还给吃了。”

 

“昨天的事情我也看见了,他杀了狗是不对,但是那条狗想咬我。叶小宝是为了保护我,这才动手的。”林瑶帮叶小宝说话。

 

“这么说来,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咯?”张二狗邪邪一笑。

 

村民们都惧怕地朝后缩了缩,张二狗这个家伙十分蛮横,绝对不是他们能招惹的。所以,他们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

 

倒是张寡妇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前阻挡在前面,指着张二狗说道:“二狗,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张二狗冷笑一声,指着叶小宝说道:“他打死了我的赛虎,还吃了它的肉!”

 

听到这话,不仅仅是张寡妇,还有其他村民也是面露震惊的神色。

 

难怪他们早上起床后,看到门前会有码好的狗肉,原来这是赛虎的肉啊!

 

叶小宝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吃了你的狗肉又如何?老子早就想吃它了。赛虎在村里咬死了多少牲口?我这是为民除害。”叶小宝笑着说道。

 

“他妈的,事到如今你还嘴硬。老子就先灭了你,除了你这个祸害!”

 

张二狗一把将张寡妇推倒,然后举枪便对准了叶小宝!

 

这个混账玩意,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叶小宝平静面对张二狗,眼神中带着一丝嘲讽跟鄙夷。

 

他挺直的身躯,宛若一座丰碑!

 

平日里,任你蛮横任你无耻,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人,念点旧情。

 

但是,今天却由不得你这般狂妄放纵!

 

老神棍说过,叶小宝是有狼性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爆发出来。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任人欺负。

 

“二狗,你怎么这么犯浑?你忘记了,小宝的师傅老神棍还救过你爹的命啊!”张寡妇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声嘶力竭地说道。

 

“那又如何?我今天就是要弄他,谁说话都不好使。”张二狗阴森森地说道。

 

“大话别说的太早,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叶小宝冷笑一声。

 

两人怒目而视,流露的眼神都恨不能将对方给整死。

 

不过,张二狗那边人多势众,怎么看叶小宝都落在下风!

 

就在这时一身肥膘的刘大柱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口中大喊道:“二狗,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干爹,你也阻拦我?”张二狗脸色非常差。

 

“不不不……我觉得事情不是非要闹到这个你死我活的地步。现在是法制社会,你把他给弄死弄残了,你还不是得要坐牢?”刘大柱晓之以理。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张二狗恶狠狠地说道。

 

刘大柱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如果你觉得可以,大家就好好谈谈,行不?”

 

“行!干爹我卖你个面子。你说该怎么解决?”张二狗放下枪说道。

 

刘大柱上前,在张二狗的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叶小宝冷笑一声,看刘大柱那模样,就知道这家伙在憋着坏呢。

 

这两人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果不其然,张二狗扛起猎枪说道:“干爹从中说情,我还是要给面子的。叶小宝,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只要你跟我好好地磕几个头,赔礼道歉,然后再把十万块钱给补齐了,那我就放你一马!”

 

听到这话,村民们都在骂张二狗缺德。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和双亲。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49312e38518e4eb2b82e9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