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怎么才能让男人睡你| 难以理解的婚俗 周小强

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周贵生用手掌摸了摸那片隆起:“闺女,叔儿这还行吧?”

 

服务员羞红了脸,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大胆,不过,的确行……

 

见她不说话,周贵生又问:“妹子,想不想摸摸看?”

 

色到深处,连称呼都变了。

 

周贵生的话仿佛会蛊惑人心,服务员缓缓伸出手,在他的注视下,往那儿摸。

 

距离目标还有几厘米时,门外铁门被人推开,“咣当”一声,有两个小男孩跑进来,脸蛋儿红扑扑的,背着书包:“妈!妈!”

 

服务员回过神,赶紧收起手,看向小孩:“放学了?”

 

俩小孩齐齐点头,开始滔滔不绝:“妈,今天在学校,王老师表扬哥哥了,说哥哥的字写的好看!”

 

服务员揉了揉俩人的头发:“真棒!”

 

看到这一幕,周贵生有点不想对服务员下手了,瞧瞧,多不容易。

 

他叹口气,关上卫生间门,解决完之后才出去。

 

周贵生晃着身子:“闺女,既然你有事,我就不耽搁你了。”

 

刚才的事,到底是发生了,服务员整个人变得很不好,眼睛不敢直视周贵生:“呃,好,叔儿再见。”

 

周贵生哎了声,看了眼小孩,离开了。

 

回到饭店,户主还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起不来。

 

五十出头的周贵生,身体还很硬朗,扶着户主一点也不含糊。

 

把户主交给他家里人,周贵生便也回了家,算计着时间,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他穿上外套,往服务员家的方向走去。

 

周贵生心里还是忘不掉,服务员那双腿,嫩的好像能掐出水。

 

到她家门口,周贵生直接敲门,服务员来的很快,见来人是周贵生时,她眼里闪过惊讶。

 

周贵生把身子从门缝挤进去,饭香味扑面而来,他看过去,桌子上放着两盘热菜,显然已经是吃剩下的了。

 

服务员关上门:“叔儿怎么来了?”

 

周贵生捞把椅子坐下:“来看看你,孩子们呢?”

 

“刚睡下。”

 

服务员说着,开始收拾碗筷,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工作服,可能是没来得及脱,此时女人背对着他,衣服被她撑得紧绷着,身后的带子清晰可见。

 

周贵生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走到她身后:“妹子,我帮你。”

 

两年不碰男人,多少个日日夜夜,服务员都记着呢,如今被异性主动靠近,她的身体早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那儿难受的厉害。

 

周贵生的手臂从她身侧绕过去,乍一看像是在拿碗筷,实际上手掌早已改变方向,从她职业裙下面探进去,摸她的大腿根部。

 

她的身子特别敏感,只是轻轻一触碰,那儿就有东西流出来,一股儿凉凉的感觉传来。

 

服务员夹紧腿:“叔儿,你干嘛呢。”

 

周贵生得寸进尺,手指从底裤伸进去,挑弄着那儿:“妹子,都这样了,你说我干嘛呢?”

 

瞧瞧这湿的,周贵生不禁赞叹,难为她一个人过了那么久。

 

这么想着,周贵生再也不耽搁,揽着她往房间走,反锁上门,周贵生带着她的身子转身,把她压在门板上,嘴唇贴上她的红唇。

 

一来二来,服务员被他勾起火,仰着脖子努力回应他,那儿传来一阵冷意,原来是职业裙被他扯了下来。

 

周贵生握住她的手,引导着她,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那里热的烫人,服务员差点没撒手。

 

下午就觉得那里不简单,现在亲自摸,比她想象中的大,如果进去,肯定会很舒服。

 

越想越难受,服务员皱着眉叮咛,主动解开上身,她抱着周贵生,主动往他身上蹭。

 

这样挑弄,周贵生哪里受得了,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

 

这场迷乱来的太突然,直到两个人缠绵起来,服务员还是懵的,等反应过来后,已经来不及了。

 

转念一想,自己是寡妇,又两年不碰男人,论谁谁都会寂寞,自己这样算是正常现象。

 

说服好自己,服务员彻底放开自我,叫声越来越大,嗓音婉转好听,勾的周贵生魂儿都要没了。

 

周贵生喘着粗气:“妹子,你真美!”

 

他夸人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好,但是在做这种事的同时称赞,倒显得十分好听。

 

服务员爽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叔儿也…是,叔儿真棒!”

 

渴了这么久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

 

周贵生抱着她往床上去,他靠着床头柜坐着,服务员坐在他身上。

 

周贵生摸着她的臀,带着她整个身子扭动,一波又一波浪潮袭来,服务员的叫声时高时低。

 

最后他双臂用力,加紧速度,两人齐齐达上巅峰。

 

浪潮过后,服务员趴在周贵生怀里喘气,她太累了,但是又很舒服,痛并快乐着。

 

周贵生抚摸着她光洁的背:“妹子真得劲儿。”

 

听的服务员面红耳赤,她居然跟一个论年龄,能当她叔儿的人做了,真是饥渴。

 

服务员没脸见人,脑袋埋进他的胸膛,这幅小鸟依人的样子,正戳中周贵生的心。

 

他捉住她的小腿,那里真的很细,一只手足够包裹,没有一丝赘肉:“妹子,今天中午第一眼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让我魂牵梦绕一下午。”

 

服务员脸皮薄,听了这么煽情的话,心跳突然加快,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让她想立马跟他走,过一辈子。

 

但是自己还有俩孩子,而且他们年龄也不符合,服务员最终叹气:“叔儿你别说了,这件事以后还是不要提了。”

 

身为过来人,周贵生自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不过自己也算是头脑发热,说说而已,拒绝了正好。

 

两人又摸索了好久,周贵生早就累了:“妹子,叔儿今天晚上能住这里吗?”

 

服务员也累,眼皮子越来越沉,最后翻个身嘟囔着:“住就住吧。”

 

周贵生“哎”了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周贵生醒的早,趁天还没亮,早早回了家。

 

老远瞅见自家门口蹲着个人,凑近一看,是李倩

 

周贵生惊讶:“小倩,你咋蹲这了?”

 

听到声音,李倩转过身子,眼眶红红的:“师父!”

 

“刷”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楚楚可怜的模样。

 

周贵生见了心里欢喜,忙把人带进去,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小倩,咋的了,跟师父说说,哭啥。”

 

李倩抹了把眼泪,哽咽道:“昨天中午,你走了后,刘军开始莫名其妙对我发脾气,晚上还说我生不出孩子,要离婚!”

 

“你说,生不出孩子这事能怪我吗?”李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周贵生尴尬一咳嗽,刘军那里确实不敢恭维,也是难为李倩了。

 

“小倩,咱不哭,你呢,就在师父这里住几天,等那小子想通了,就会来找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去。”

 

李倩鼻子一酸,没想到周贵生这老色鬼,还挺热心肠的,她觉得她之前不该那样对待周贵生。

 

“谢谢师父。”

 

周贵生一大老爷们,做饭也不会弄什么样,简单的炒俩菜,熬上粥,再蒸几个馒头,就够了。

 

难过了这么久,李倩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狼吞虎咽吃起来。

 

吃过饭,李倩主动洗碗,厨房里,李倩站在洗水台面前,弯腰洗碗。

 

周贵生看过去,目光在她大腿上辗转反侧,她的裙摆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一点点,再往上,估计就能看到里面。

 

越看越觉得那块儿布碍眼,周贵生上前,走到她身后,贴上她的后背,手掌从裙摆那儿伸进去。

 

李倩浑身一僵,忍不住夹紧双腿:“师父……”

 

周贵生说:“没事,你洗你的,我看这裙子有点脏,给你抖抖灰尘。”

 

“哦……”李倩继续洗碗,可是心思却扑在那儿。

 

要在周贵生这里住几天,估计那方面生活,她会过得很好。

 

她准备冲洗掉手上的泡沫,周贵生阻止道:“继续洗碗!”

 

一声令下,李倩不得不听从他的。

 

周贵生按着她的腰,进行着有规律的动作,他加快速度时,李倩连忙扔下碗,手指紧紧抓着旁边的东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厨房里响起暧昧的声音,李倩那儿有些疼:“师父,慢,慢点!”

 

周贵生下巴趴在她肩膀上,牙齿咬着她雪白的脖颈,双手肆意揉捏着她的柔软,那儿放慢速度。

 

李倩爽的快要上天一样,整个身子靠在周贵生身上。

 

周贵生抱着她的腰,就着这个姿势往房间走去,那儿还没离开她的。

 

李倩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里面的东西,再次有了感觉。

 

大清早就这样,李倩身体受不住,惊呼道:“碗还没洗!”

 

说话间,他们已经双双跌入床上,周贵生抱着她换了个姿势:“等会再洗。”

 

李倩浑身没力气,只能靠着周贵生折腾,随意他怎么来。

 

在他娴熟的挑逗下,李倩觉得那种感觉即将到达,双腿攀着她的腰,抬着屁股追赶那种感觉。

 

她惶恐不安:“会不会怀孕?”

 

周贵生慢慢动着,努力维持那种感觉:“怀了就生下来,反正刘军不能让你怀孕。”

 

李倩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结婚这么久,没个孩子,以后老了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虽然嘴上说不喜欢刘军,但是李倩心里还是在想着他,蹲在门口眼巴巴等了一上午,仍不见刘军半个人影。

 

周贵生钉着钉子,喊道:“小倩,快过来帮忙,别看了,再看那小子也不会来。”

 

他和刘军,做了几年师徒,刘军的脾气习性,他自然摸了个透,品行恶劣,以后过日子指望他,不可能的。

 

李倩应了声,既帮周贵生拿工具,又给他端茶送水,殷勤的很。

 

想到前几日帮他扶门,李倩又是一阵脸红,她摸了摸脸颊,扯开话题:“师父,你一个人也不容易,洗衣做饭的,怎么不找个人,互相有个照应。”

 

早听刘军说,师父丧偶多年,从此以后一直打光棍,一大老爷们,条件那么好,咋就不找个人互相照应呢,这让李倩很疑惑。

 

周贵生慢慢放下锤子,席地而坐,叹口气,一副长谈的模样:“小倩,你师娘,年轻的时候,漂亮的很,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是忘不了她,怎么舍得弃她去找其他人。”

 

李倩毕竟年纪小,被周贵生的三言两语迷了心窍,还真以为周贵生是个痴情种,一瞬间有些同情他了。

 

周贵生这种老油条,这些话也就能骗得过李倩,老伴儿离他而去这么多年,论谁,谁都会变心,更别提他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6c95501f1ad653731b66fe9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