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不要不要放开我你出去|老外 亚裔 纪录片 在线播放

柳明月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度假村嘛,就是一群有钱人,过腻了城市里钢筋水泥的生活,吃饱了撑的,想要来这种空气清新,环境优美的地方放个假,养个老什么的。”

 

“我说你们能赚钱,不止是因为建度假村,我要向你们买土地,到时候你们可以把家里建成民宿,或者多花些心思,建个小别墅之类的。”

 

“有人过来了,你们就租给他们,租金高一点无所谓,反正能来度假村的,都是口袋里有些钱的,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原来是这样。”陈小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底不禁冒起丝丝憧憬之色。

 

谁也不想错过赚钱的机会,他自然如此。

 

此时柳明月对他说的,无疑是一个美好的蓝图。

 

“那你说的高空娱乐项目又是什么?”陈小宝又问。

 

柳明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怎么,早上我在小娟家说的话,你还听到了?”

 

陈小宝挠了挠头,不禁嘿嘿一笑。

 

柳明月没有计较,而是停下了脚步。

 

她目光眺望向远方的一座山峰,纤纤玉指指向那儿,说:“陈小宝,你觉得从那座断崖一头跳下去的话,会不会很刺激?”

 

陈小宝听言,不禁打了个激灵。

 

他连忙摆手道:“那怎么是刺激,那是会没命的,我们村子里以前还有一些人会上山采药,可有好几个去了就再也没回来了,那上面很危险的。”

 

柳明月嘴角勾起,说:“可是如果我给你脚上绑好安全绳,保证你能安全回来,你敢跳吗?”

 

陈小宝一怔,而后依旧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说:“傻瓜才会跳,别说绑着绳子了,就是给我一双翅膀,我也不跳。”

 

听到这个,柳明月忽然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许久她才缓过来,说:“陈小宝,你不明白……外面的城市虽然繁华,但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如果这些压力不宣泄出去,迟早会把人逼成真正的傻子。”

 

“所以你别看我说的项目那么危险,可一旦建成了,而且安全有保障的话,肯定会有人敢玩,愿意玩。”

 

“到时候你们村子里的村民,可以去当安全员,或者工作人员,这样不就有工作,不就赚到钱了吗?”

 

陈小宝听了,也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反驳的意思。

 

这种事情每个人看法是不同的,既然柳明月觉得造那个能赚到钱,那他肯定没什么意见。

 

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他又不用心痛。

 

随后,两人走到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旁。

 

一来到这个地方,陈小宝脸色不禁有些复杂。

 

两年前那场大暴雨,引发了洪灾,这条河便是源头,而后导致的泥石流,更是将他和他哥哥吞没。

 

本来一个美好的家庭,硬是被弄得分崩离析。

 

恢复正常后,他再也没来过这处伤心地,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边。

 

柳明月站在河边,朝下方眺望了一眼,脸色微白道:“这水太急了,没办法搞水上娱乐项目,如果在上游建个大坝的话,这下面的水就没问题了。”

 

听着柳明月的话,陈小宝不禁暗暗咋舌。

 

这女人到底多有钱啊?

 

度假村,高空娱乐项目,水上娱乐项目,河堤大坝……

 

搞这些东西难道都不花钱的吗,怎么听她说的那么轻松,完全是张口就来的感觉,有钱人的想法可真是弄不明白。

 

柳明月可不知道陈小宝在想什么。

 

看完这条河流后,她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陈小宝赶紧跟上。

 

又看了几处环境优美的地方后,柳明月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说道:“伏龙村的情况还是很好的,建度假村没问题,等我回去的时候和秘书好好商量一下。”

 

“对了,陈小宝,这附近的公厕在哪儿,我想解个手。”

 

陈小宝一愣,随后脸色古怪道:“柳老板,你觉得我们这种穷乡僻壤,会有公厕这种东西吗?”

 

柳明月脸蛋一红,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那你们在外面尿急了,该怎么办?”

 

陈小宝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一篷杂草说:“那边不是有天然的屏障吗,往那后面一蹲,裤子脱掉就能解决了,哪需要什么公厕?”

 

“这么不文明?”柳明月有些难以接受。

 

陈小宝双肩一耸,撇嘴道:“那没办法咯,要么你就憋着,等回去了就有茅房,不过忘了跟你说,我们现在离村子距离不近,大概有七八里地。”

 

“你要是能憋得住,我们现在就回去,你要是憋不住,那我也没辙。”

 

听到这话,柳明月脸上的表情不禁变得僵硬一片。

 

她刚才只顾着考察环境,所以一直闷头往外走,全然没注意距离的问题,没想到现在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

 

而且看陈小宝这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但感受着小腹那难忍的胀痛,她还是一咬牙,转身朝那蓬齐腰高的草丛走去。

 

“陈小宝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偷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在蹲下去之前,她还咬牙切齿的瞪着不远处的陈小宝,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小宝咧了咧嘴,摊手说:“放心吧仙女姐姐,我不会偷看的,我可不想我心里完美的仙女姐姐,变成一个也会嘘嘘,拉粑粑的俗人。”

 

“闭嘴!”柳明月红着脸尖声叫道。

 

而后她脱下裤子,缓缓蹲了下去。

 

陈小宝当然不会偷看,柳明月虽然漂亮,但在陈小宝心中最美的女人,自然是他嫂子。

 

只是柳明月蹲下去还没多久,一声刺耳的尖叫便传了过来。

 

陈小宝一惊,立马上前道:“柳老板,怎么了?”

 

“蛇,有蛇!”

 

柳明月尖叫着从草里跑了出来,因为太恐惧,她都没发现她裤子还没提上。

 

顿时,一大片白花花的美景出现在陈小宝视线中,让他眼睛都看直了过去,他甚至发现,柳明月那里竟然是光溜溜一片,这不正是村里老人们讲的白虎吗?

 

这可是大凶之人啊,跟这样的人发生纠葛,那可是会家破人亡的!

 

陈小宝心里咯噔一声,急忙扭开头不敢多看。

 

柳明月咻地一声跑到陈小宝身后,扯着他的衣角说:“陈小宝,那有蛇,那里有蛇啊!”

 

陈小宝一把打掉柳明月的手,整个人跟触电般朝前跳开,紧张的瞪着柳明月说:“柳老板,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动脚的!”

 

“还有,农村里有蛇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看陈小宝如此不近人情,柳明月不禁气的血气翻涌,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她指着男人骂道:“好你个陈傻子,我是个女人,我怕蛇怎么了,你至于那么嫌弃我吗?”

 

陈小宝尴尬一笑,挠头道:“柳老板,别说是我,换村子里任何一个男人,这会儿都不敢靠近你呀。”

 

“为什么?”柳明月没明白陈小宝的意思,疑惑的问。

 

陈小宝干咳一声,手指点了点柳明月下身。

 

柳明月低头一看,猛然发现自己因为太紧张,竟然连裤子都没提上去,白白让这小王八蛋看了那么久。

 

她嘴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一把将内裤扯上来,正准备怒斥陈小宝臭不要脸,却莫名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跟着直愣愣的一头倒了下去。

 

陈小宝还歪着头呢,没等来柳明月发飙,耳边却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他扭头一看,才发现柳明月居然摔倒,而且还没动静了。

 

他撇了撇嘴,不爽道:“这大城市里的女人也太矫情了吧,不过是被看了一眼嘛,又不会少块肉,至于直接气晕过去吗?”

 

原本陈小宝还不想搭理这个女人,转念一想不行,柳明月可是他们村子的财神爷,要是没伺候好把人赶跑了,那他就成了整个伏龙村的罪人了。

 

当然,村民肯定不会为难他这个傻子,可他嫂子李香兰,估计就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这样想着,他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柳明月的情况。

 

在家中发生变故之前,陈大宝曾送他去另一个村子的老中医门下,学过一段日子的医术,所以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他还是懂的。

 

然而等他走到柳明月身前时,他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柳明月的脸色,此时正呈现一种不正常的青黑色,嘴唇也变得乌黑一片,这哪是晕倒,明显就是中毒的症状啊!

 

中毒……中蛇毒?

 

一想到中毒,陈小宝立即联想起刚才的事情,这女人,不会被蛇咬到了吧?

 

一念及此,陈小宝也顾不上白不白虎了,他急忙掀开柳明月那条粉色的卡通小内内,果然在两腿间的隐秘地方看到一个小小的牙印。

 

而牙印周围,已经变得乌黑一片,还有血不停的往外冒着。

 

“该死,还真是被蛇咬了!”

 

他暗骂一声,随便捡起路边一根棍子,跑到柳明月刚才尿尿的地方挥舞了几下。

 

下一秒,一条黑影在旁边的草丛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但还是被陈小宝看到了黑影的模样。

 

“居然是五步蛇,这女人也太倒霉了吧?”

 

陈小宝叹了口气,随后低头就近寻找可以治疗蛇毒的草药。

 

因为在中医理论中,有一说法是“凡万物相生相克,在有毒蛇的地方,离其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几分钟后,陈小宝终于发现一株和医书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药,他兴匆匆的采来,也顾不上太多,直接塞进嘴里就开始嚼,同时快步朝柳明月走去。

 

药草的汁液溢在口腔里,让陈小宝的嘴巴都麻木了。

 

呸呸呸!

 

陈小宝把草药吐在手上,刚准备给柳明月敷上,又猛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个步骤。

 

这蛇毒还没吸出来,他就敷草药的话,没什么效果啊。

 

无奈,他只好将头朝柳明月两腿间的地方凑过去。

 

刚一凑近,他脑海里就想起柳明月下面那光溜溜的模样,不禁陷入了犹豫。

 

白虎……那可是天煞孤星的象征啊。

 

和这样的女人亲密接触,那他还不得家破人亡?

 

可眼见伤口处血流不止,柳明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陈小宝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一次!

 

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他救的还是整个伏龙村的大财神,这可不单单是为了柳明月,更是为了他自己考虑。

 

而且,家破人亡又如何?

 

自从他大哥死后,李香兰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叔嫂,又不是真正的家人。

 

陈家上下,也只剩他一个人而已,他家又没家,人又没人,破就破了,亡就亡了,他好歹是从鬼门关前走过一圈的男人,难道会怕这个?

 

一念及此,陈小宝心中就充满了勇气。

 

二话不说,一低头就亲住了柳明月那隐秘的部位,用力嘬吸着。

 

柳明月虽然昏迷了,但鼻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又一声悦耳的轻哼,听的陈小宝心中一阵火起,下面都跟着有了反应。

 

“忒!”

 

将嘴里的毒血吐掉,陈小宝看了眼趴在地上,皱着柳眉的绝美女人,叹气道:“还真是磨人的妖精!”

 

一说完,他又低头开始嘬吸。

 

如此往复,直到吸出的血已经不再是黑色,陈小宝才停了下来。

 

随后,他把已经嚼烂的草药敷在柳明月的伤口上,再从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将草药牢牢绑住,最后再把她的内裤给提了上去。

 

做完这一切,陈小宝全身就仿佛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7d22e145ae1e14fb417ac62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