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在汽车上不要舔了|蹲到男朋友头上让他舔

心中立刻怒气上涌,他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棒球棒不断砸下,大有一种要弄死黄发男子的气势。

 

这下可把黄发男子给吓到了,他刚刚虽说吹牛的成分比较大,但也是为了吓唬老赵,现在眼见吓唬不管用,立刻转身就逃。

 

“你不是挺牛吗,怎么跑了!”老赵冷声大骂道,他抡起棒球棒,猛地甩了出去。

棒球棒在空中划过一道华丽的弧度,狠狠的落在了黄发男子的后背上,只听到噗通一声,黄发男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老赵气喘吁吁的冲了过去,慌忙从地上捡起棒球棒,这东西可不能让黄发男子给摸到,不然受伤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老头,我是黑牛的人,你敢动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黄发男子颤声吼道。

 

“黑牛是谁?不认识,不过你今天走不了!”老赵皱了下眉头,听这名字似乎是个人物。

 

不过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得先解决了这个黄发小子再说,想到这里老赵直接提着棒球棒来到黄发男子身边,一脚踢在他的腹部,将他踢飞了出去。

 

“春春,过来。”随后,老赵对刘春春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

 

刘春春被吓的不轻,听到老赵的话后听话的走了过来,她有些畏惧的看着地上的黄发男子,低声说道:“赵叔,要不,要不算了吧。”

 

“嗯?怎么能算了,他敢欺负你,赵叔绝不会轻饶他!”一边说着,老赵将棒球棒往地上一戳,然后用脚踢了踢那小子,喝道:“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对春春动手动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不滚起来道歉!”

 

“啊!你!!!”黄发男子痛呼了一声,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奈何刚刚被打伤了,根本就难以站起来,听到老赵的话后更是脸色涨红,死死的盯着老赵。

 

“你什么你,赶紧道歉!”老赵皱着眉头踢了黄发男子一脚,不耐烦的说道。

 

黄发男子涨红脸,死死的听着老赵,但是一看到老赵手中的棒球棒,立刻就怂了,咬着牙说道:“对不起!”

 

“哼,以后再让我看到你骚扰春春,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我就废了你的第三条腿!”听到黄发男子道歉,老赵冷哼了一声,然后回头看向刘春春,温柔的说道:“行了春春,没事了,他要是再敢骚扰你,你就告诉我!”

 

“嗯,谢谢你赵叔!”刘春春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我们回去吧。”老赵摸了摸刘春春的头,然后回头看向黄发男子,冷声道:“还不快滚?!”

 

说完之后,老赵便带着刘春春离开了小树林。

 

黄发男子坐在地上,死死的盯着两个人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低声喝道:“你们两个给我等着,我迟早要你们后悔!”

 

另一边,老赵把刘春春送回去后,就一个人回了家,虽然刚刚那黄发男子道了歉,但是那个人一直自称自己是黑牛的人,这个黑牛的身份还是要查清楚为好,他总感觉这个黄发男子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无论如何,提前做好准备还是要的,于是老赵便拨通了他儿子的电话。

 

老赵有两个孩子,老大是女儿,老二是儿子,女儿在国外,儿子则在省城,这些年倒也混出了些名堂。

 

不过儿子到底是干什么的,老赵从来没有去过问过,他只知道这小子在省城混的不错,手里有俩钱,每年也给他寄回来不少。

 

“喂,小兔崽子,干啥呢磨磨唧唧不接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老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电话里很快就传来了赵飞无奈的声音:“老爷子,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刚刚在忙没听见。”

 

老赵倒也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是有些不耐烦罢了,他沉吟了一下,皱着眉头开口说道:“知不知道咱们这边有个叫黑牛的家伙?”

 

“嗯?黑牛?什么人?道上混的?”赵飞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把老赵给问蒙了。

 

老赵皱着眉头轻哼了一声,对着电话里笑骂道:“兔崽子,老子要是知道是谁,还问你干什么?”

 

“怎么了?这人惹到您了?”赵飞尴尬的笑了笑,继续问道。

 

看来赵飞也不清楚黑牛的底细,老赵无奈摇了摇头,说道:“嗯,这家伙好像是道上的,算了我再找别人问问吧。”

 

“不用,我帮您查,等会儿给您结果。”不过还没等老赵说完,赵飞便开口了,他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只要他是道上混的,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我就能查出来。”

 

“好,那我等你消息。”老赵点了点头,他没有多问,不过既然赵飞能查出来,他也懒得再去麻烦别人了。

 

虽然说宁城只是个小县城,但说到底也是有几个风云人物的,如果黑牛真是个什么狠角色,还是要提前防着点好。

 

一个多小时候,赵飞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样?”电话一接通,老赵便焦急的问道。

 

听到老赵焦急的声音,赵飞哈哈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刚刚让人查过了,好像是咱们老家那边一个小混混头子,不值一提!”

 

“您还记得铁子吧,之前跟咱是邻居,一直跟着您的那个,现在他可是宁城的风云人物,一方大佬,一会儿我把他手机号给您发过去,有事找他就行。”

 

“铁子?行吧!”老赵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

 

铁子他记得,不过他记得这家伙好像是个榆木疙瘩,以前最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当跟屁虫,没想到现在也混出名堂来了?

 

赵飞没有多废话,挂断电话后立刻就把铁子的号码发了过来,老赵犹豫了一下,只是把号码存下来但却没有拨过去。

 

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也许那黄毛被自己吓唬一番就不干再来了,那样也就没必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一晃,数天过去了。

 

期间老赵也去老刘那边晃过,但却再也没有见过刘春春,听田芳说好像是去上学了。

 

这一天老赵没事干,正好看到老刘家的门没关,于是便溜达了进去,想找老刘去楼下杀上两盘。

 

“咦,人呢?”老赵有些奇怪,客厅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整个客厅里静悄悄的,老赵背着手来到了书房,结果书房也没人,难道老刘他们不在家?

 

一边想着,老赵便打算离开了,可他刚走到卧室门口时,一阵奇怪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了过来,老赵心中一惊,看了一眼虚掩着的卧室门。

 

“哼……”这声音很好听,更关键的是这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

 

老赵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趴在了门缝处朝里面看去,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神缓缓炙热起来。

 

田芳在房间里,只是里面的场景,简直让老赵差点把持不住。

 

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贤惠体贴的田芳,此刻竟然坐在床上,手里还拿着......

 

难道是老刘那方面不行?老赵心思活络了起来,肯定是老刘那方面不行,否则的话田芳也不至于一个人在家偷偷这样啊!

 

“没想到老刘看起来是个硬汉,实际上却是个软脚虾,啧啧!”老赵一边觉得暗自好笑,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房间内的美景。

 

老刘年轻时的确是一个硬汉,因为训练而强壮有力的身体,退下来之后干起活来一个顶俩,老赵对此也是佩服不已。

 

一边想着,老赵内心忽然生出了一丝愧疚,田芳可是他年轻时的女神,不过后来女神跟了老刘,老赵也就没了想法,但是现在自己却在偷窥女神,这不是在亵渎自己的女神吗?

 

可是想归想,老赵眼睛早就挪不开了,这个时候要是离开,肯定错过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再看到的美景,他当然不愿离开了。

 

田芳虽然脸上带着愉悦之色,可实际上内心却是极为无奈的。

 

老刘早在数年前那方面就不行了,因为这个事情她也带老刘偷偷看过医生,当时给出的结论是老刘嗜酒如命,因为酒精的伤害,身体出现了僵化,如果不戒酒的话病是好不了的。

 

但是以老刘嗜酒如命的样子,让他戒酒不就等于要了他的命吗?无奈之下,几番戒酒不成功后,田芳就放弃了。

 

不过这东西的出现,改变了田芳的生活,她开始不再要求老刘努力,当然,这种事情她都是背着老刘的,她可不敢让老刘知道这种事情,但是田芳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门外会有一双炙热的眼睛正偷窥着自己。

 

这个时候,老赵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冲进去,可是他不敢,怕冲进去之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田芳才结束了这一切,老赵心中一惊,深吸了口气慌忙离开了外面。

 

可能是走的时候太急,脚步声有些大,田芳正享受着余感,忽然猛地抬起头朝房门看去,脸色也是一变。

 

她脸上带着疑虑,也没心思享受了,连忙将东西藏起来,然后套上衣服来到了客厅里,客厅里仍旧是空无一人,门也紧闭着。

 

“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田芳有些羞涩的嘀咕了一声,内心不禁祈祷:“最好是我听错了,不然我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而这个时候,老赵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接连用冷水洗了数次脸,方才从之前的状态清醒过来,心里不禁一阵悸动。

 

怀揣着激动与遐想,老赵躺在了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却不断回放着刚才的场景,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田芳,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亲眼所见这些只有在梦里才会见到的事情。

 

田芳真的太美了,即使现在已经四十多岁,可却仍是风韵犹存,尤其是身上那股子成熟气息,更是诱人无比。

 

老赵一边胡思乱想着,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铃声传来,老赵方才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

 

“怎么睡着了?”老赵一边在心中嘀咕着,一边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他也没看是谁,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却让老赵愣住了,这声音是田芳:“老赵,干什么呢?打好几个电话不接,来我们家吃饭吧,今天老刘弄了点好东西,非要喊你过来一起分享。”

 

“嗯,我现在过去。”老赵应了下来。

 

老赵跟老刘关系铁的很,现在也不客套,既然应了下来他也不墨迹,立刻起床洗了把脸,便推门走了出去。

 

老刘家的门虚掩着,应该是特意给他留的门,老赵深吸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不禁狠狠的闻了几口问道:“嗬,今天又在做什么好吃的啊?这么香!”

 

“老赵来了?快进来吧。”听到老赵的声音,老刘背着手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香吧?”

 

“嗯,啧啧,这味道还真是不一般,什么东西?”老赵点了点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味道还真是香的诱人。

 

“嘿嘿!”老刘对他摆了摆手,然后小声说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嘿,你这人,还是那么爱卖关子!”老赵原本还以为老刘要告诉自己,结果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又卖关子。

 

不过即便老刘不说,老赵也猜到了一些,这味道有点像是炖鸡的香味,可是一般的鸡汤也不该有这么香才对,老赵忍者奇怪朝厨房那边走去。

 

田芳正在厨房里忙活,她背对着老赵,身上围着一件色围裙,系带紧紧的勒着田芳的后背,试图遮挡那傲人的身材。

 

看到这一幕,老赵只感觉脸颊一烫,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白天田芳的模样,立刻就有了感觉,他顿时感觉老脸一红,为了避免尴尬,他连忙干咳了一声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这时候田芳听到老赵的声音,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手里端着两盘菜,应该是刚出锅的,放在了餐桌上,喊道:“老赵,你先跟老刘吃着,鸡汤马上就好!”

 

“哎,好!”见田芳喊自己,老赵立刻有些尴尬的应了一声。

 

好在田芳很快就回到了厨房里,老赵这才松了口气,坐在餐桌前跟老刘唠了起来。

 

“嗯,味道真不错!”老赵吃了两口菜,忍不住夸赞道。

 

田芳的手艺真不错,做的菜非常符合老赵的口味,他一边吃着,老刘那边已经喝起来了,于是老赵也不再客气,跟老刘一起喝了起来。

 

两杯酒下肚,老赵也没了之前的尴尬,跟老刘谈天说地,无话不谈起来。

 

“鸡汤来咯!”就在这时,田芳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股浓郁的香味便涌入了两人的鼻间,田芳端着一盆鸡汤走了过来。

 

“尝尝!”看到鸡汤端过来,老刘立刻盛了一碗,放在了老赵那边。

 

老赵也不客气,看了田芳一眼,笑着点了点头,抿嘴喝了一口鸡汤,有些烫,但是味道真的很好,他又用筷子夹了些鸡肉,夸赞道:“啧啧,这味道真香!”

 

“这个是我托朋友从乡下带回来的老母鸡,山里养的,肉香着呢!”老刘得意的跳了跳眼眉,看着田芳说道:“小芳,别忙活了,快坐下尝尝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田芳点了点头,笑着坐在了老刘一旁。

 

因为老赵跟老刘是对面而坐的,现在田芳坐在老刘一旁,正好面对着老赵,看着田芳因为做菜而红扑扑的小脸,老赵忍不住干咳了一声。

 

他端着碗喝了两口鸡汤,又忍不住偷偷瞥了田芳一眼,看着此时体贴贤惠的田芳,再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场景,老赵感觉到莫名的刺激,实在无法将这两个模样合并成一个人。

 

若非是老赵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如此温柔体贴贤惠持家的田芳,会做出白天那种事情。

 

“看把你给本事的!”田芳白了老刘一眼,笑眯眯的调侃道。

 

看着两个人秀恩爱,老赵受不了了,不再理会两个人,开始大口吃起了鸡肉,不得不说这鸡汤跟鸡肉炖的真不错,肉质的确非常的鲜美有嚼劲。

 

酒过三巡,老刘又喝多了,跑到了书房休息。

 

老赵也有点恍惚,不过他还没有老刘那么厉害,看着在餐桌前忙着收拾的田芳,他也不知怎么的,就走了过去,说道:“我帮你吧。”

 

“不用不用,老赵你坐着就行。”听到老赵的话,田芳连忙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他帮忙。

 

不过这个时候老赵已经走了过来,断然没有再坐回去的道理,他也不等田芳再开口,直接动手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

 

看到老赵没什么事,田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埋着头一起收拾了起来,期间两个人不时触碰到彼此,引得两个人一阵心慌。

 

尤其是老赵,内心激动的同时也有些发慌,每次手指跟田芳碰到一起,都感觉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那种骨子里的颤动让他有些流连忘返。

 

老赵站在门口,看着田芳在厨房里刷碗,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老伴,那个爱他超过爱自己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给他老赵家生个儿子,她也不会那么早就走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87a07cef6cb54f20f346775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