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他的粗长还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奶油”客户是一位姓李的老板,大概四十来岁,一开门就盯着我胸部看。

 

  “奶妈?”李先生问我。

  “嗯。”我被他炽热的视线看得不好意思,低着头。

 

  “快,快进来吧。”

 

  他抓着我胳膊把我拉了进去,视线依旧热切地落在我身上,尽管我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略带饥渴的目光...

 

  “你到床上坐会儿,我想洗个澡,或者你要洗吗?”

 

  “不、我不用!”我吓得赶紧摇头,这点防备心必须要有。

 

  “没事,别担心,我会遵守规则,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只是我这刚从外地回来,浑身都是灰尘,必须冲个澡才能舒服。”李先生笑笑道。

 

  “那您去洗吧。”

 

  李先生进去之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看一盘即将开动的美味晚餐。

 

  我没想到还要耽误时间,又不好意思阻拦,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上,不敢坐得太上去。浴室传来水声,透过毛玻璃门我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影子,一想到这是个陌生人在自己一墙之隔的地方什么都没穿,我的心脏就咚咚跳个不停。

 

  “可以开始了。”十来分钟之后,李先生裹着浴袍出来,胸口敞开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两千块钱。

 

  把钱收下,我知道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能得罪了娟姐的老客户,但羞耻感让我无法轻易敞开心扉,解开内衣的动作也慢得可怜。

 

  “我来帮你脱。”看我拖拖拉拉,李先生直接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说着,他掀开我的衣服,露出被内衣包裹着的丰满,因为涨奶,我那儿比以前大了不少,胸罩显得有点勒,那一抹浑圆被挤在布料包裹的外面。那一瞬间,李先生的眼神变了,贪婪地盯着那里看。

 

  他像是在抚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隔着内衣将大手覆盖在我的浑圆上轻轻揉弄。

 

  “嗯……”

 

  意识到自己发出闷哼,我赶紧捂住嘴。

 

  “看来你也很喜欢被我揉。”

 

  李先生一笑,我不争气地红了脸,耳根子都在发热,小声否认道:“我没有。”

 

  对方看破不说破,在隔着揉了几下后终于把手伸进去,那瞬间,粗暴的触感引得我浑身一颤,差点没忍住又叫出来。

 

  那里太敏感了,只要被人一碰,就会流出黏黏的汁液。

 

  李先生似乎挺惊喜,故意把手抬到我眼前,晃了晃上头白花的东西,略带得意道:“你看看,这是你的奶,我刚碰你一下,就弄得满手都是,你尝尝味道。”

 

  我害羞地偏过头道:“太腥了。”

 

  看我不肯,李先生自己把掌心的奶给舔掉,略带兴奋道:“怎么会,明明是香甜的味道。”

 

  此时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浑身僵硬在床上,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内心早已崩溃时:他怎么可以这么享受地吃我的奶?

 

  不等我反应,李先生再次俯身在我身上耕耘,粗糙的大手覆盖在我那儿,弄地我浑身发热,只能紧紧地抓着床单。

 

  “别弄了……”我有气无力道。

 

  “我这是给你疏通,待会儿喝起来才畅快。别怕。”李先生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语气贪婪地赞叹,“你的胸长得真好看,我搞这么多次,都没搞到这么漂亮的,光是弄一弄就流出来了,还沾得我满手都是。”

 

  根本承受不住触感和语言的双重刺激,我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嗓音,身体却越发骚动,随着李先生的动作,我夹紧了双腿,胸膛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起,像是想要摆脱这份刺激,又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他面前。

 

  

 

  

 

  他的呼吸变粗了,热气撒在我的胸口,滚烫得很。

 

  我的神志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飘远。

 

  “嗯~”

 

  一声又一声的暧昧声响从我嘴里传出去,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下双腿交叠在一起轻轻摩擦,想要缓解那儿的空虚。

 

  太舒服了!

 

  李先生不愧是老顾客,不论是嘴上还是手上的技巧都非常棒,每个被他碰到的地方都会产生一股电流和酥麻感。

 

  “滋滋滋……”

 

  见我情动,李先生故意吸出声音来,水声滋滋,他也激动不已,大口大口喝着。

 

  “好喝。”借着间隙,他一边感慨,一边问道,“喜欢我这样吗?”

 

  “喜……不、不喜欢。”我及时清醒,可身体却忍不住往他身边蹭。

 

  “真的不喜欢?”

 

  我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着点头。

 

  没有被吸食的那边丰满渴望被吮吸,于是我故意挺起右边胸口,李先生收到暗示,坏笑一声整个人压在我身上,而我也感受到了有个不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大腿内侧。

 

  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一块是多么的滚烫,我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差点呆住。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浴袍,全身都没有任何遮挡,身下的大东西自然也就直接抵在我的大腿根部,唯一的阻隔,是我的牛仔裤。

 

  李先生像是没注意到这一点,专心在吸奶,像个孩子一样又舔又咬,每一下都吸得很用力,偶尔会有点痛却又带着酥麻感,让我也越发情动。

 

  好舒服……

 

  我挺起胸,身体微微离开床面,那份酥麻从胸口传遍全身,双腿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流了出来。

 

  几分钟之后,李先生终于放过我的柔软,但事情不是结束反而更进一步,双手在我的腰上游走,发出感慨的叹息,眼神像是要把我拆解入肚。

 

  “李、李先生,咱们不是说好了只是喝奶么……”我按住他的手,声音微微颤抖起来。

 

  “来都来了,别装矜持了,啊,我知道了,你是嫌钱少是不是?这里是一千块钱,平时都可以出去买个漂亮妹妹一晚了,你收下。”

 

  说着,他把钱放在我的枕边。

 

  金钱和道德的冲击让我陷入纠结,可男人却不会犹豫,猛地拉着我往下拖。忽然被吓了一跳,刚刚尖叫完就感觉到鼻间传来一阵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味,我睁开眼一看,竟然是他高高翘起的东西抵在我的鼻子上。

 

  一股浓烈的檀腥味钻入我的鼻子。

 

  这个姿势……还有眼前大得让人不敢相信的……天哪!我的脸不断充血,越来越红。

 

  “快点张嘴,钱都拿了,快点。”说着,李先生把东西往我嘴边送,顶端碰到了我的嘴唇,我尝到一股淡淡的咸味儿。

 

  这种事情,我给老公都没做过,实在没法对一个陌生男人做,我湿了眼眶,恳求道:“我不会……可不可以不要?”

 

  “不是都生过孩子了吗还这么青涩,不过在床上我也喜欢慢慢来,不着急。今天咱们就中规中矩做。”

 

  见我实在不愿意,李先生放弃让我用嘴服务,而是将我的裤子脱掉。

 

  “不、不行!”我猛地推开他,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但抵不过他力气大,还没站起来就被甩回床上,震荡之间,李先生整个人压上来,将我的双腿分开。

 

  双腿暴露在外,凉凉的空气让我不禁起了层鸡皮疙瘩,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本能地夹紧了双腿,却无意间将他的手夹在大腿根内侧。李先生嘿嘿一笑,在我嫩肉上掐了掐道:“小丫头可算是开窍了,快点让我爽爽。”

 

  李先生用另一只手在我的小腹揉了揉,我嘤咛一声,受不住刺激无意识松开腿,便给了他可乘之机,他双手合力,直接脱下我的内裤,露出神秘地带。

 

  他是个中老手,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来“接生意”,所以很乐意跟我慢慢耗时间,做一些调情的动作,充分调动我的情绪....

 

  好舒服……有什么东西从身下钻了出来。

 

  李先生见我得趣,更加卖力地揉弄。

 

  我忍不住发出诱人的抗拒与申吟,可是身体却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只有双手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雇主的肩膀,对着他张开双腿,闭上眼反而能更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炽热在我的下面试探。

 

  “我要来了!”说着,李先生一个挺腰。

 

  “咚咚咚……”

 

  恰巧这个时候有人疯狂敲门,吓得我俩够呛。

 

  “李成你个老不死的,王八蛋,给我滚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给老娘开门!”

 

  “我去,她怎么来了。”

 

  李先生顾不得那么多,立即套好衣服,带着公文包冲出去,把中年女人拦在屋外。我怕被人“捉奸”,也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身体保护起来。

 

  “老婆老婆,你误会了。”

 

  “这有什么好误会,你滚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敢勾引老娘的女人!”

 

  “没人,里面真的没人,走吧,咱们回家。”李先生把人强行推走。

 

  听见外面没动静了,我才敢站起来把衣服穿好。

 

  我把钱装好,心虚地从房间出来,确认走廊没人才一口气冲出酒店,下面黏糊糊的,内裤黏得很紧很不舒服,可我顾不得这么多,一心要远离这里,只能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加快脚步。

 

  就在我准备到路边打车的时候,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和悦酒店并肩走出来……

 

  一男一女正有说有笑地走出来,我呆立在原地,受到轰炸的脑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那不是我的老公向强和陈寿的老婆张玉萍吗!

 

  “今天公司有事,让我跑工程,晚上不回来吃饭。”

 

  老公的话在我耳边响起,可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公司有事的人,此时此刻却跟别的女人一起从酒店出来,并且这个女人还是我认识的张姐……

 

  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等意识到事情不妙想要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先后上车离开了。

 

  脚步停在半路,我眼睁睁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离我远去。

 

  一定是我想多了,肯定是我想多了!

 

  自我欺骗带来的安慰微不足道,我哆哆嗦嗦拿出手机给老公打电话过去,结果对方没接,我崩溃到快哭了,站在路边不知所措。

 

  “欸...我说你还走不走?”出租司机不耐烦地喊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回过神来,我赶紧坐上车。

 

  回到家里我仍旧心神不宁,偏偏老公一直不接电话,我就只能一个人胡思乱想在家里干等。

 

  晚上九点,老公终于回来,听见门口换鞋的动静,我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随后说道:“老公,你回来了啊?”

 

  “嗯,累死了。”说完这句话,他便往屋里走去。

 

  “老公,你认识张姐吗?就是我去兼职的陈老师的老婆,张玉萍。”我赶紧走到他身边道。

 

  “没听过这个名字……怎么了?”

 

  “没什么。”我低下头,过了很久之后又忍不住问,“你之前怎么都不接我电话?”

 

  “你还意思说,今天下午我跟客户开会正忙,你一直打电话来。我以为挂了你一个你就能懂我不方便接电话了,谁知道你打了三四个来,这个单子对我月末考核很重要,我哪里敢接你电话?”老公瞥了我一眼,神色明显有些无奈。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954366639e52e972d061a2e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