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平时在家没出去需要穿内衣吗/要尿出来了让我尿吧

方志明听了之后,分外上道又和他商量了一下:

“舅舅,这可不行呀,你也知道,白鹭就一个娇惯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去租房子住呢?而且最近我手头上面也紧,没有办法能够给她租到好的房子,她心里面肯定怨我,哎呀,这还真的是难办了。”

 

“你这个人做事就是欠调理,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个,不过,白鹭也一样啊,我跟你说一下,让她乖乖的出去租房子住,一个男人不能够没有一个男人的样,平时你都被你媳妇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曾大胆故意的这么一说。

 

方志明立刻点头如捣蒜:

 

“就是就是,一开始把人娶进门的时候都没有发现那么凶悍,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泼妇,可是孩子都生了,生活还是要继续,我能怎么办?”

 

“这话你可千万不要让人听见了,否则你媳妇有的跟你闹的,我想想看,不如这样吧,住我家那边吧,我那里也有多余的房子,不过就怕你见外。”

 

曾大胆铺垫了一大片之后,才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方志明听了之后,眼前一亮,舅舅那一边是什么样的家庭,他心里面清楚的很。

 

全家人就一根独苗,是家里面的掌心肉。加上他跟曾大胆的关系不错,再说了最近两个人也走得比较近,此时曾大胆愿意帮助方志明,方志明更觉得曾大胆着一个人是非常靠谱的人。

 

“如果不麻烦的话,那就让白鹭去你那一边住吧,回头的话我让她自己开车来上班,这也比较方便一些,我是真的没有钱出去租房子住了,我担心她心里面怨我,你那一边似乎装修得还挺不错,而且房子挺好。”

 

其实方志明心里面就是不想出这个钱,想要占便宜。

 

白鹭听见舅舅这么一说,心里面气得牙痒痒的,要是方志明知道舅舅对她动手动脚的,这一件事情,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

 

不过,这方志敏确实是不靠谱,而她心里面对于这个舅舅也分外的好奇,随后才点了点头:

 

“那我到时候就开家里面的车去吧,舅舅那边应该有停车位吧?”

 

“我停车位也就只有一个,到时候你把车子开过来可能不太方便,不能这样吧,我反正都是要去你家那边监督装修的。我就上午监督装修,下午和你一块去上课吧,我也想报一个班,让自己身体强壮一些。而且你一个女人在外面好像也有点危险,况且还长得那么好看,要是有不法分子对你……你懂得。”

 

明明知道曾大胆就是口花花在这里胡言乱语,但是白鹭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洋洋的一片,她老公就不会这么想,还说她都生了小孩了,就算是被不法分子给盯上了,也不会吃什么亏,说到这一个话白鹭还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那就谢谢舅舅了。”

 

白鹭说完这一句话,把香蕉给吃了干净,拍了拍手,随后转过去问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手续呀?我最近挺闲的。”

 

“择日不如撞日吧,今天就去吧,反正方案已经敲定下来了,而且他一边工人已经联络好了,都是我平时玩的比较好的那几个人,保准把你们房子装修得靓靓丽丽干干净净。”

 

曾大胆说着伸了一个懒腰。

 

两个人下午的时候就去了健身房那一边办理手续,一般办理这个手续都需要经理出来确认一下签字,随后就能够成为健身房里面的会员了,至于会员嘛,其实也就那样交了钱上课。

 

可是他们两个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陈经理,正巧这个时候曾大胆说自己有点想上厕所,健身房里面是有桑拿室,也有卫生间和淋浴的,设备十分齐全,白鹭把人带到了卫生间那一边去便离开了,说是在前台那里等他。

 

曾大胆进去之后,随后听见了一阵娇俏的声音,他愣了一下,竖起耳朵听,心中也兴奋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对俊男美女在这里就开始情不自禁起来了。

 

曾大胆曾经幻想过跟某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做,但是寻思着卫生间还是太不方便,何况这种公共卫生间还有点脏,所以就把这一个念头给掐灭了。

 

可这会听见别人的小动作他还是非常好奇,他悄悄的跑进了一个隔间里面去,正巧那一对男女就在旁边办事儿。

 

“陈经理,我们在这里不好吧,待会要是有客人进来了,就会听见这里的动静。”

 

虽然对方说话很小声,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在隔间里面,所以听得非常清楚,特别是曾大胆现在还把耳朵贴在了门那里,听见陈经理三个字曾大胆差一点都要吹出口哨来了,看样子就是白鹭说的那个经理吧?

 

“管他们那么多,他们又不认识我们两个,怎么样,这几天没做,是不是想我了?想不想我?”

 

自从知道苏苏骨子里也很开放之后,陈经理在健身房里也就变得肆无忌惮了。

 

这不才大白天呢,竟然就带着苏苏进到卫生间里面苟且,正好就被上厕所的曾大胆给听见了。

 

曾大胆听的可以说是津津有味。

 

苏苏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陈经理亲热了,心中又有些激动,而且非常的想,半夜的时候还心心念念的,因为体验过了一次美妙时候,苏苏就一发不可收拾,既然能够舒服又得到钱,她为什么不做呢?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做一次,对方就会给她2000块钱,要知道她之前一个月的工资才2000块,得到了钱之后,她就可以像白姐姐那样,到处都买奢侈品,包包和衣服,可以让自己光鲜亮丽,之前的她灰头土脸的,不过是因为没有钱,现在有了钱,还怕这一些东西装饰不了自己这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吗?

 

现在的脸也可以是人工做出来的,所以苏苏一点都不奇怪,到时候多攒一点钱去做整容微整形,也能够让她变成美人坯子,她就不相信,到时候有了脸还钓不到那些金龟婿!

 

从这一刻开始,苏苏的价值观已经改变了,能够先人一步体会到那一种奢侈的美好,她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手呢?

 

只是没有了那东西,苏苏心中又有些惧怕了起来,感觉到陈经理用嘴唇亲吻着自己那一刻,心中又惊又惧,随后她很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还有没有那种东西啊?我觉得吃了之后,浑身飘飘然的,也没有那么拘谨。”

 

陈经理听了之后,笑骂了一句小瘙货,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而贴在墙壁那里听见他们两个谈话的曾大胆不禁好奇了起来,这两个人交头接耳说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对自己有用的话,兴许可以多找几个过来,到时候备着。

 

苏苏看见了,于是在自己的胸口拍了一下,一股香甜的味道蔓延了出来。

 

这一次陈经理用的量不是很多,只用了小半块图片,另外半块则是放到了口袋里面,这个东西,是需要五六秒钟接触皮肤,才能够化作烟雾,被人体吸入进去的。

 

苏苏只觉得甜甜的味道蔓延开来,身体也感觉到了酥酥麻麻非常的舒服,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贯穿了全身,苏苏也放开了一些,没有刚刚那种拘谨的状态,而是紧紧的贴了上去,甚至十分主动的拉开了拉链,低了下来。

 

为了更好的伺候陈经理,苏苏特意的去那些网站那里学习了不少的技巧,看得苏苏脸红心跳,可能是因为有了一次欢快之后,苏苏也不介意这一些了,甚至从网上买了不少的这样的物品,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自己慰藉自己。

 

一开始不太适应,但后来她慢慢觉得这种舒服的感觉十分的美妙,渐渐的也就如鱼得水了,这会给陈经理弄,虽然有那么一点生疏,但还是比之前好很多。

 

陈经理嘶嘶的抽着冷气,另外一只手摁在了苏苏的头上,苏苏感觉到不太舒服,可还是得接纳。

 

弄了一阵子之后,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把陈经理推在了马桶盖上,自己上去,一瞬间,两个人舒坦无比,苏苏嘴里面发出了一阵阵的声音,虽然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声音格外的好听,光是听着就让人血脉喷张。

 

曾大胆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女人,但是听见这样魅惑人的声音还是头一回,光是听着就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而且有隐隐约约来了感觉,他赶紧的捂住了,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那一激动给平复了下去。

 

回到了前面的接待室,他往旁边坐了一下,这里正好能够看到卫生间那一遍,白鹭有些奇怪的询问了一句:

 

“舅舅,你上一个厕所怎么那么久啊?”

 

曾大胆没有把这一件事情告诉给白鹭知道,而是打了一个马虎眼,说自己刚才上了一个小的之后,又有点想要上大的,所以出来的就比较迟。

 

白鹭听了之后没有继续往下问,不过看见曾大胆的眼神之后,白鹭又觉得事情不像是曾大胆说的那么简单。

 

果然没有过多久,白鹭顺着曾大的眼神看过去,就看见了陈经理和苏苏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要知道那可不是男女都可以通用的卫生间,而是单单纯纯的,男人用的卫生间。

 

这两个人竟然在上班期间就这样,还真的是不要脸,苏苏可能还没有得到所有的满足,所以脸上还泛着一点红光,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看得白鹭恶心不已。

 

虽然白鹭心里面不太痛快,可是并没有言语,而是上前去,十分开心的介绍了一番曾大胆要过来这边开卡的意向,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陈经理,这是她名义上的舅舅,而是说这个男人是她的客户。

 

陈经理才刚刚和苏苏在里面翻云覆雨一番,随后便卖力的介绍着苏苏给曾大胆,白鹭在旁边听了之后,心中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好哇,这小妮子现在占着和陈经理有一腿所以来这里抢自己生意了吗?她朝着面红耳赤的苏苏看了过去,眼神里面带着一抹不痛快。

 

苏苏心里面也知道抢了白鹭的客户不太好,可是陈经理这么一说,她又没有立场说任何的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白鹭,白鹭虽然生气,但是想着这小妮子估计还没有那么心机,所以便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

 

说了白鹭相信曾大胆肯定会选择她的。

 

“虽然你介绍的都不错,不过我和白鹭认识,所以我还是选择白鹭吧,我们现在就办理手续,回头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和你们唠嗑。”

 

曾大胆输完之后便排出了一张卡来,陈经理知道自己再费口舌也没有用了,随后赔了一个笑脸,便叫人过来办理的手续。

 

这里的课可以选择一个季度或者按每一个课时来结算。按照季度的话,看起来好像是比较优惠,但事实上其实也差不多,况且有些人办理了之后就不会来了,正好也省了事情,按照课时的话就是几个课时为一个阶段缴费。

 

可以选择五个课时,或者是十个课时,十五个课时,二十个课时这一些都是可以的,主要是看对方的承受能力,曾大胆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于是说道:

 

“那我就先选十个课时,之后我再看看,我要不要再继续续费。

 

白鹭算了一下,一节课200块钱,十节课就是2000块钱,而这2000块钱里面,每一节课她都可以抽成百分之五十的,白鹭就觉得有点小得意。

 

曾大胆看见白鹭笑得十分可爱,心中也觉得这一个钱花的比较值。

 

把钱刷了之后,白鹭就带着曾大胆参观了一下这边的器材,还有桑拿室,换衣间之类的地方,参观了一番之后,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曾大胆怎么说还是有事情要忙的,于是就和白鹭分开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9679e79249aa64742e46f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