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sp鞭子皮带:老外的几把太大了/男人脱女人衣服强亲吻

“一个大男人,一毛钱不赚,还要吃我女儿挣的,不如死了算了!换我是清清,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我也不会回来!”

 

李淑芬气的面色通红,浑身颤抖,实在想不通自己家那个老公公当年到底发了什么疯,竟然力排众议把这个大街上要饭的叫花子接回了家,口口声声说这个叫花子是柳家的贵人,是柳家发达的希望,逼着她的宝贝女儿柳清清嫁给了这个叫花子,导致她女儿婚礼结束当天便远走云海市,孤身打拼,三年了再也没有回来!

更可气的是,这个叫花子不只身份卑贱,长得还无比丑陋,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黄豆般大小的红肿痤疮,看的人作呕。

 

这幅长相也导致他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只能留在家里吃闲饭。

 

三年来,这个叫花子唯一风光的就是前两个月因为勇救落水儿童登上了平江新闻,但是这也把柳家的伤疤再次生生撕开,赤果果的展示在全市人民面前,几乎一夜之间,整个平江市的人都知道这个见义勇为的丑男娶了一个长得像大明星似的老婆,也都知道,三年来,程晃别说碰,就是连见都没见过自己的老婆!

 

一时间柳家和程晃沦为了整个平江市的笑柄,好多人都猜测柳清清在云海市有了相好的,在那边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但是程晃却对这一切充耳不闻,一如既往的在柳家做着他的窝囊废女婿。

 

也是,对于一个叫花子而言,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哪还有资格计较那么多。

 

这件事被全市人民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沸沸扬扬传了半个多月才平息,柳家的脸也算彻底丢光了,所以李淑芬现在想起来仍旧怒不可遏,这个废物,救别人的时候连命都可以豁出去,但是自己老婆公司快要倒闭了,却连屁大点忙都帮不上!

 

听着丈母娘的训斥,程晃眼神躲闪着低下头,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蹲下了身子,小心收拾起了地上打翻的饭菜和碗筷。

 

“窝囊废!”

 

李淑芬忍不住翻了白眼,知道这个窝囊废没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懒的跟他计较,从口袋中掏出两百块钱扔在程晃面前,冷声道,“一会你去买菜的时候帮清清把日用品一起买了,回来打扫完房间记得抓紧去华尔夫酒店招呼客人,清清在那边定了包间,今天亲戚朋友都会去,到时候你就是跪在地上磕头,也得帮清清把钱借齐,听到没?!否则从今以后,你再也别进这个家的门!”

 

说完李淑芬愤恨的摔门而去。

 

程晃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明亮无比,哪还有半分怯懦,一边打扫着饭菜,一边摇头苦笑,“好人难当啊……没想到我也会有今天……”

 

收拾完碗筷后,程晃便拿着钱赶往了菜市场。

 

市场的摊主都认识柳家的这个废物女婿,立马拿他逗起了趣,七嘴八舌的问道,“小欢,听说你老婆回来了?结婚三年,终于见到自己的老婆了,不容易啊!”

 

“就是,就算她长得再漂亮,摸不到也见不到,有啥用!”

 

“三年没见,这次回来,该不会给你领个儿子回来吧?!”

 

“哈哈哈哈……”

 

众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面对众人的调笑,程晃一如往常憨憨的笑了笑,也没当回事,买好东西后双手拎着往市场外面走去,正好看到市场外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一边按着喇叭,一边缓缓的驶过,后座的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绝美的面容,正皱着眉头往外探着。

 

“清清?!”

 

程晃看到车内的女子后顿时面色大喜,激动不已,急忙喊了一声。

 

没错,车里坐着的,就是他三年未见的妻子柳清清!

 

柳清清闻声抬头一看,认出程晃后微微有些惊讶,扫了眼程晃脸上红肿恶心的痤疮和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面色冰冷的将车窗摇了上去。

 

三年了,这个窝囊废一点都没变!

 

“清清,是我啊!”

 

程晃以为柳清清没认出自己,急忙拎着东西小跑着朝着宝马车追了过去,同时大声的呼喊着。

 

“姐,好像是姐夫!”

 

开车的是柳清清的堂弟韩清风,他瞥了眼后视镜,一眼认出后面拎着大包小包追赶的正是自己的姐夫程晃。

 

“开车!”

 

柳清清冷冷的说道。

 

“可是姐夫他手里那么多……”

 

“开车!”

 

柳清清再次声音清冷的喝道,隐约带着一丝愠怒,白嫩的手掌紧握,骨节泛白,堂弟口中的“姐夫”宛如一把尖刀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

 

姐夫?他也配!

 

这三年,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街坊四邻铺天盖地的流言和耻笑几乎要把她压垮!

 

当初要不是怕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含恨而终,她宁死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初恋,嫁给这么一个丑陋的窝囊废!

 

在她认为,是程晃毁掉了她的幸福,所以她恨他!

 

于是婚礼结束当天,她便远走他乡,再也没回来过,要不是答应过爷爷不能在爷爷去世后跟程晃离婚,她早就把这个窝囊废踹了!

 

而这次她公司资金出现了问题,需要筹钱,所以才迫不得已回来!

 

韩清风见姐姐生气了,再没敢多说什么,一踩油门,加速驶离。

 

“哎!”

 

程晃见车子迅速离去,急切的喊了一声,眼睛只顾着朝前看,脚下一个没注意,一脚踩在了泥坑里,噗通一声连人带东西摔在了地上,摔碎的酱油和陈醋瞬间溅了他一身。

 

哄!

 

周围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附近店铺的老板和客人都认识程晃这个上过电视的“大名人”,听到程晃喊清清,猜到车里坐的多半是柳清清,看向程晃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被耍的猴子。

 

自己的老婆从身边经过都装作不认识,这种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程晃羞愤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赶紧抓起地上的东西闷着头快步离去。

 

虽然心里憋屈,但是他也能够理解,别说是柳清清这种追求者如云的大美女,就是换作任何一个女人,被逼着嫁给了一个长相丑陋、一无是处的叫花子,也不会给自己好脸儿。

 

其实柳清清对他好过的,很好很好……

 

在他无比落魄的进入柳家的时候,是柳清清毫不歧视他,对他呵护备至,也是除韩老爷子外,最不嫌弃他的人,只不过后来韩老爷子强迫柳清清嫁给他,才导致柳清清跟他翻脸。

 

想起那段时光,程晃嘴角不由泛起一丝温暖的笑意。

 

其实相比起柳清清这几年所受的非议,他受的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

 

当程晃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柳清清的车正停在小区门口,韩清风正靠在车上吸烟,看到程晃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姐夫,他既不歧视,也无好感,更多的是同情,一个大男人,竟然活的这么窝囊。

 

程晃冲他笑笑,接着拎着东西往里走,正好碰到穿着一身黑色包臀裙,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出来的柳清清。

 

她似乎刚从家中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叠资料,看到程晃后视若无睹,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三年未见,程晃再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柳清清,竟然微微有些紧张,急忙说道,“那个你的资料我都放在书房里了!”

 

柳清清宛如没听见一般径直走过,俨然把程晃当成了空气。

 

“还有,那个你房间我现在就上去帮你打扫!”

 

程晃再次冲柳清清讨好的说道。

 

“不用了!”

 

柳清清终于有了回应,声音冰冷道,“我住酒店!”

 

程晃紧紧攥了攥手,心里泛起一丝苦涩,三年了,柳清清对于他的憎恶仍旧没有丝毫的消减。

 

“清清!清清!”

 

这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快速的朝着这边驶来,开车的男子一边探头喊着,一边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柳清清跟前。

 

柳清清看到车里的男子后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是她大学同学许浪。

 

虽然这次回来她也通知了一些大学同学,但是并没有通知许浪。

 

程晃看到许浪后面色一沉,他也认得这个许浪,是个富二代,也是柳清清的狂热追求者,哪怕他跟柳清清结婚了,这个许浪仍旧对柳清清不死心。

 

不过柳清清倒是对许浪没什么好感,态度一向很冷淡。

 

“清清,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听说你要卖车?怎么,缺钱了?!”

 

许浪一下车就无比关切的问道。

 

“嗯,公司资金出了点问题!”

 

柳清清轻轻点了点头,对许浪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冷漠。

 

“哎呀,那你怎么不找我啊!”

 

许浪拍着胸脯说道,“卖什么车啊,不就是钱嘛,走,中午我请你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柳清清咬了咬嘴唇,有些迟疑,她内心对许浪这个人不怎么待见,不过也知道许浪家境殷实,考虑过后还是松口道,“中午我在华尔夫定了包间,很多同学也在,你也一起过去吧!”

 

“是吗,那太好了!”

 

许浪面色大喜,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看过一眼程晃,因为他知道柳清清跟程晃的婚姻有名无实,这种叫花子,压根就不配做他的对手!

 

程晃握紧了拳头,心头说不出的压抑,其实他很想让柳清清拒绝许浪,但是现在的他身无分文,甚至连吃喝都来自柳家的施舍,又有什么资格让柳清清拒绝别人的帮助?

 

看着许浪和柳清清的车子离去,程晃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心中感慨,什么时候才能做回曾经那个自己啊!

 

回去打算完房间后,程晃便换上衣服,骑上有些老旧的自行车匆匆出了门。

 

“小少爷!”

 

程晃刚出路口,路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上突然急匆匆的跑过来一个身材佝偻、两鬓泛白,身着黑色燕尾服的老者,他喊得不是别人,正是程晃。

 

程晃看到老者后面色顿时一变,一脚蹬住自行车,原本呆滞的双眼瞬间一亮,眼神凌厉的扫视了下左右,有些紧张的冲老者说道,“林伯,你怎么来了?!不是还没到今年见面的日子吗?!”

 

“小少爷,危机已经解决了!”

 

林伯兴高采烈的跑到程晃跟前,弓着身子激动道,“跟程家敌对的李家已经被老爷连根拔掉了,从今以后,您已经没有威胁了,再也不用隐藏自己的身份和能力了!”

 

“真的?!”

 

程晃猛地睁大了眼睛,身子一颤,心头激荡,有些不敢置信。

 

“千真万确!”

 

林伯连忙点头应道。

 

“哈哈哈……终于!终于啊!”

 

程晃仰头望天,放声大笑,眼里噙满了泪花,压在心头三年的石头终于荡然无存!

 

这一天,他整整等了三年啊!

 

其实程晃根本不是什么要饭的叫花子,他是云海市第一大家族程家的继承人,也是六岁便名震云海及整个江南的天才少年陈彻!

 

而继承了母亲良好基因的他压根也不是什么丑八怪,当年在云海第一贵族中学,他是远近闻名的校草!

 

为了躲避李家这个强敌,他隐去了身份,易掉了容貌,远走平江,被当成窝囊废丑八怪耻笑了三年!

 

现如今,他终于可以做回他自己了!

 

第2章 势利眼的亲戚

 

林伯看到程晃激动的样子也不由鼻头一酸,老泪纵横,哽咽道,“小少爷,这些年苦了你了……”

 

从名震八方的天才少年到一无是处的丑八怪赘婿,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心智才能隐忍这一切啊!

 

林伯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继续说道:“小少爷,老爷想让你回云海继承家业,另外你跟柳家的这段婚姻已经没有维持的必要了,老爷打算帮你跟港澳第一富豪的女儿订婚……”

 

“这个先不急,跟柳家说清楚事情的始末,让他们接受,需要时间!”

 

程晃一抬手打断了林伯,想到要离开生活了三年的柳家,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不舍,喃喃道,“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庇护了我三年,我不能说走就走!”

 

“这个老爷考虑到了,他愿意给你一些时间让你处理!”

 

林伯点点头,急忙说道,“所以这次过来我给您准备了一些现金零花钱,顺便带了一些送给柳家的小礼物!”

 

说完林伯冲远处招了招手,路边一辆崭新的大巴车立马缓缓开了过来,因为大巴车贴着黑色的车膜,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车子停下后林伯赶紧冲程晃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程晃上车。

 

程晃上车后发现整个大巴车里面的座椅全部都被拆掉了,车厢中摆着数个精致的红木木柜和皮质行李箱。

 

“小少爷,这是给您的零花钱!”

 

林伯走到行李箱前逐个打开,立马露出了里面一叠叠红灿灿的现金,几个行李箱的钱加起来,足足有数百万!

 

不过程晃的眼中却毫无波澜,仿佛摆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堆废纸。

 

“小少爷,这是给柳家的一点小心意,谢谢他们这几年对你的照顾!”

 

林伯说着又走到红木柜前逐个打开,只见木柜里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玉器银饰、古玩字画和钻石珠宝,价值不可估量!折算成现金,起码有数千万,甚至上亿!

 

不过这对贵为云海市第一大家族的程家而言,不足挂齿!

 

“这些东西太多了,他们一时可能接受不了,以后再说吧!”

 

程晃面色平淡的摆摆手,接着眼神突然被珠宝箱子中的一枚钻石戒指吸引住了,伸手将戒指拿了出来,望着戒指的眼中溢满了温柔,轻声说道,“结婚的时候也没给清清准备钻戒,这次就先送她一枚钻戒吧!”

 

“小少爷,这款钻戒是我们集团下面的君许珠宝刚刚发布的新款,还没上市,虽然成色不错,但是价格也就二三十万,只送它……会不会太寒酸了?!”

 

林伯小心问道,他也没想到箱子中会混入这么个小物件。

 

“足够了!”

 

程晃将钻戒紧握在手里,瞥了眼行李箱里的现金,说道,“现金我就不要了,没地方放,你给我一张信用卡吧!”

 

林伯立马从怀中掏出一张样式普通的信用卡递给程晃,歉意道,“小少爷,是我的疏忽,您的不限额信用卡我忘带了,这是我的,您先用着,额度只有一千万……”

 

“没事,够用了!”

 

程晃接过信用卡随手揣在口袋里。

 

“对了,小少爷,听说柳清清的公司出现了资金问题,需不需要我吩咐下去,帮她一把?”

 

林伯弓着身子恭敬的说道。

 

“不用了,这件事不是光用钱就能解决的,我会帮她处理!”

 

程晃淡淡的说道,说话间带着一种运筹帷幄的傲然气势。

 

“也对,有小少爷在,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970d194bc0debec65312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