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一直放在身体里/女朋友天天要的感觉

不知道今天是谁在我家的卫生间里面发出声音,你还真的不怕外面的两个人听见呀,其实你骨子里面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陈苗听我这么一说,脸顿时红成了一片:“你胡说!放开我,我现在就要打车回去!”

 

“不行。我得看看你是不是来了。”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来,突然惊诧道:“你可真行啊,竟然剃了?”

 

我上次的时候根本还是有的,现在却没有了。

 

可是我转念一想,我在医院里面触碰到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难不成她出去和李东在一起的时候就做这样的准备了吗?

 

“你是不是和李东那个了?”我顿时有些恼羞成怒,陈苗赶紧的摇头:“你不要这么说,我还没有呢!”

 

“你放屁吧,不然你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你分明就是做足了准备,你肯定和他好上了!”

 

我越想越觉得生气,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东西,这会儿却变成别人的了,我怎么可能还能淡定呢,于是我粗暴的揉着陈苗,陈苗惊叫了一声,可能是有点疼了,所以想要把我推开,可是这里实在是太小了,没有办法能够挣脱我的禁锢。

 

我嘴巴在陈苗的脖子上吮着,陈苗吃疼的叫着:“你住手!”

 

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要毁掉,我怎么可能会住手?我狠狠的在她的脖子上面种了几个大草莓,陈苗推不开我,反而被我瘫软下来。

 

她跌坐在了我的身上,浑身哆哆嗦嗦的,我想如果在这里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而且现在我根本就想不了那么多,一想到她这个样子,还不是给我看的,我就觉得气不打一出来。

 

我要伸手去解开裤子,陈苗被我的举动给吓到了,急忙对我说:“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怎么样?”我看得出来,这段时间陈苗已经是被我撩得上了头了,她看起来好像是要拒绝我,但是并没有真的把我推开。

 

可能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实在是太过于狭窄,但是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陈苗自己心里面也是想的。

 

陈苗没有办法把我给推开,只能是半推半就的任由我施为。

 

陈苗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而我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

 

陈苗身体十分的灵敏,我的动作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陈苗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看着陈苗这个样子,低下头去,亲吻着陈苗。

 

我猛的在陈苗的身上中了几个草莓。

 

“求求你,不要这样。”

 

我本来想要在这里就把陈苗给办了,可是这里的位置不太对,外面有走过来的人的声音,于是我停下了自己的手,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寻思着,现在不是好时候,于是便把手给松开了。

 

陈苗似乎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声响,所以急忙的把衣服给拉扯了下来,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探着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看见了几个滑板的少年,在远远的地方。

 

我们两个哪里还有心情去想这种事情啊,于是就从这小房子里面钻了出来,拍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当做是没有事发生一般,各自乘车回了家。

 

陈苗脖子上和胸口上面那么多的草莓,估计连粉底液也没有办法能够遮盖得住,这几天要是和李东约会的话,李东肯定能够看得到。

 

李东也是有过老婆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到时候就知道陈苗背着他和别人鬼混,虽然不知道是和谁,但是绝对会出现隔阂的。

 

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允许自己的女朋友出去偷腥。我这算盘可以说是打得特别的好,这几天也没有去找陈苗,陈苗也没有来我家。

 

眼看着我的假期已经到了,我又得回去学校继续上学,但是我的心早就已经不在学校里面了。

 

可是为了那毕业证,我还是得回去的。

 

我没有回学校的那一段时间,我们学校里面的篮球队教练对我十分想念,见我回来之后嘘寒问暖,询问了一连串问题。

 

“你这腿还能够上场打球吗?最近有一场联谊赛,校长和我说了,只能赢不能输,可是你也知道咱们校篮球队里面有能耐的就你们几个。”

 

教练和我还是挺多话说的,因为咱们两个人的喜好还算是差不多,我们平时也会一块出去撸个串,或者是去唱个歌。

 

不过因为我受伤了之后就很少出门了。

 

“怎么了?校长和那个学校有仇?”否则为什么一场联谊赛打得就好像国际比赛一样,只能够赢,还不能输?

 

“哎哟,别提了,咱们这个联谊赛的学校是二大,当初教育局一块吃饭的时候,校长发现那二大的校长竟然是自己老婆的初恋,当时不得气死了。

 

而且两个人竟然还有联系,现在虽然说没什么啊,毕竟一把年纪的人了,能干得出什么来,可是校长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我们校篮球队只能赢,不能输。

 

而且这场联谊赛还是二大那一边提起的,估计是想要挑衅校长呢!”

 

教练和我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声音十分的轻:“校长说了,给这场篮球赛筹备的奖金,这将近差不多有一万块呢!赢了咱们就一块去大保健,这输了,咱们可要挨骂了!”

 

都一把年纪了,还那么争强好胜。

 

不过我现在这样的情况,能不能上场比赛还悬着呢?听教练说,过两天就是友谊赛比赛了。

 

说说这场比赛是三局两胜,只要是赢了两局的那一个队伍就是冠军,不只有两个学校一起设立的奖项,还有校长亲自掏腰包的奖金。

 

“行吧,我下午的时候再试试看吧,现在还得上课呢,可这要是不能够上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并且你也知道我受伤了。”

 

这伤口虽然愈合的不错,但是激烈运动的话,有可能会使伤口再次分开,我可不能冒那么大风险,为了那么一万块钱。

 

再说了这一万块,肯定也是好几个人分的,风险太大,这种事情我可做不来。

 

一眨眼的功夫就放了学,我们这一群好久没有打篮球的人聚集在了球场前面,一个两个的身上都穿着球服,而我因为是篮球队的,所以球服长期都放在教练室里。

 

我换上了球服,回到了熟悉的球场里面去,很久没有和大家一块见面了,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我听说你被人扎了腿?真的假的?来哥们看看!”同一个球队里面的那一群人,嬉皮笑脸的过来掀我的裤子,看到那缝起来的伤口之后,一个个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举起了大拇指:“厉害了哥!”

 

这也算是一道男人的勋章了吧!我心中十分得意的想着。

 

这一场热身赛并没有非常的激烈,因为我时刻的注意着大腿上面的伤痕,跑起来的时候明明有些痛,但是并不碍事。

 

这场比赛并没有多久就已经结束了,一场比赛下来,我觉得浑身火热,我去水池那边洗了一个头之后,就打算回到教练室里面换一套衣服。

 

这时已经走了不少的人,稀稀拉拉的,教练室里面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刚要推门进去,突然间听见一阵声音,这个声音实在是有些耳熟,我捏紧了拳头,仔细的听,并不是录像带里面会放出来的,听起来十分的真切,估计是真人。

 

大学里面情侣成双成对,会有人出来打野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这个点了,在教练室里面,这也太大胆了吧,难不成是教练找的女大学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的想去看看到底是谁,于是绕到了后面,这里之前被我用钉鞋刨出来了几个小洞,而且因为后面种了太多的桃树,蚊子比较多,所以一般不会有人跑到这边来的。

 

我把刨出来的小洞里扒拉了一下,这个小洞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有一大排椅子和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

 

一个留着寸头的男人,制着女孩子,看的不太清楚,但是听着那声音,我知道他肯定是在……

 

我这个方向看不太清楚女孩子的脸蛋。能看清楚那个男的,是一个老师而且这个老师还有老婆,这也太劲爆了吧?

 

我看的津津有味,这男人是我们学校的刘老师,平时教的是思想品德的课,说话风趣幽默,不过我本来是个三观不正的人,所以听不得他讲的那些大道理,每次上这个课我都会掏出手机来玩游戏。

 

看样子这刘老师的三观也不怎么样了,否则为什么会这样?

 

女孩子那呼吸声听得我都有感觉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a154bd86062936f762461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