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老子不让你负责:男友把我关起来了/ 摸老年人老枪

嘴里喷出浓郁的酒气,一只手抓着车座,头枕着龙爪槐隆起的根部在沉睡。年轻人不知梦到什么,不时用力捏着车座软软的坐垫,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夕阳西下,年轻人依旧沉睡不醒。

山前的小道上一辆电动车过来,车上一位少妇身穿一件紧身的羽绒服,白嫩的脸庞,娇艳欲滴。

 

少妇看到平台上醉卧的年轻人,又看看周围无人,停下电动车,向平台上走过去。

 

“唉,这个小鬼,不知道在哪喝醉的,大冬天的别冻出病来。”少妇嘴里嘀咕着,慢慢走到醉酒青年身边。“小波兄弟,小波兄弟,赶紧起来回家,别在这睡了!”

 

青年依旧沉睡,少妇喊了两声依然不醒。少妇蹲下身,嘴里一边叫着,一边轻推小波的身体。可是这个叫小波的青年依然没有反应。少妇两只手抱着小波的脸,晃动半天还不醒,笑了笑,恶作剧似的把嘴贴近小波的耳朵边,大声喊叫。

 

是谁叫我?

 

小波终于从沉睡中苏醒,迷茫的睁开眼。少妇的脸还贴着小波的脸,正要叫喊第二声,散落的头发垂下来,抚在小波的脸上,痒痒的,带着香味。

 

小波睁开眼,看到一个娇艳的脸庞逐渐清晰,眼前娇艳的面容看起来有些熟悉。

 

“呵呵,仙女。”半醉半醒的小波嘴里嘀咕着,双臂张开,抱住自己眼前的仙女。刚才他正在做着一个离奇古怪的美梦,梦见自己进入到一个仙境般的地方,现在见到仙女,以为还在梦境。

 

“小鬼,我是你春菊嫂。”春菊嫂想不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身体被小波有力的臂膀抱住,还用这样的姿势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这让她有些心慌,不由自主的挣扎。小波还在半醉半醒之间,只是抱紧自己怀里柔软的身体,嗅着香气,用嘴在春菊嫂的脸上吮吸。

 

他找到春菊嫂的樱桃小口,嘴唇印上去,舌头也伸进春菊嫂的嘴里,和春菊嫂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春菊嫂慌乱的躲避,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波在这种声音的刺激下变得更加兴奋,捉住春菊嫂的舌头,用力吮吸。

 

这个小鬼疯了!春菊嫂在牛波的身上左右晃动,想要离开牛波的身体,可是牛波好不容易抱到这么一个仙女,怎么舍得放她离开。而且由于她的挣扎,牛波的胳膊抱得更紧。

 

随着两人身体的不断接触,春菊嫂感觉到自己的两腿间小腹位置多了一块东西,那东西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顶着她的小腹。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手下意识的划拉过去,立刻心惊肉跳,哎呀妈呀,那玩意怎么这么大!

 

小波好像不仅仅满足亲嘴这么简单,一只手开始伸进春菊嫂的衣服里,伸进她的胸前。凉嗖嗖的手贴着春菊嫂的皮肤,让她立马清醒过来。伸出自己的手,在小波的腰间狠狠拧了一下,让小波发出一声惨叫。

 

嗷!小波立刻蹦起来,捂着腰乱跳乱叫。春菊嫂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一巴掌砸着小波的后背。“好你个牛波,你大胆了!竟然敢这样,看我不对你家里的大叔大婶子说,揍死你个小流氓。我好心来叫你回家,你就这样欺负我,我平时对你那么好都白搭了!”

 

牛波的后背被砸,不知是不是故意装作岔气,连续咳嗽几声,还做出要呕吐的样子。春菊嫂恐怕自己下手太重,赶紧停手。牛波也趁势蹲下去,大口喘气。

 

“二嫂子,你真狠。我不就亲你一下么,你这么砸差点要我命。”牛波扭头对着春菊嫂,“你不知道我做梦正和仙女亲嘴,你把我弄醒了,我以为还是在做梦,因为你就和我做梦里的仙女一样,我就抱着亲了几口。”

 

“你还说!”春菊嫂扬手又要打,牛波轻轻躲开,春菊嫂的手在牛波的脸上划过,恰好又经过嘴唇,牛波趁势又用舌头舔一下,春菊嫂好像被烫着一样赶紧把手收回去,脸上也像喝醉酒,红扑扑的,带着眼睛也发亮,显得水汪汪的,让牛波看着就眼晕。

 

“我的初吻都给你了,二嫂子,你可要对我负责。”牛波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调。大概是喝多酒伤了嗓子,声音有点沙哑。

 

“我负责你个头!你个小鬼,喝点酒就这么不老实,逮着人就乱亲。”春菊嫂被牛波盯的慌慌的,这个小波,喝点酒就发疯。

 

“二嫂子,咱俩没别人,不负责就不负责。天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二哥等着你做饭。哦,我忘记了,二哥已经出去打工走了。”牛波还是好像不太清醒的样子。

 

春菊嫂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刚才被牛波发疯折腾那一阵子,身上的衣服有些乱,羽绒服的后面也有些泥土。牛波看到春菊嫂后面还有不少泥土,赶紧用手在春菊嫂的羽绒服上拍拍打打几下,自然会砸到春菊嫂的屁股位置。

 

第2章 龙珠入体

 

软软的,弹性很好,牛波很想狠狠捏一把。才拍两下,春菊嫂已经把他扒拉开,还送给他好大一个白眼。这白眼在牛波看来那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就是在引诱他过去。

 

春菊嫂自己在觉得有土的地方拍打几下,又转转身,“看看,我身上还有没有土?”

 

“没了,现在很干净。刚才有土的地方我已经给拍干净了,你放心就是,没人能看出来什么。”

 

“还不是怨你!”春菊嫂确信自己身上已经很干净,转身离开。下坡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扭不断颤动,牛波忍不住又回味刚才自己揩油的时候,手感真不错,无论是形状还是弹性。

 

春菊嫂走到车子边,回眸一笑,“小波,等晚上去我家给我打针。”

 

赶紧回家吧,脑袋还昏昏沉沉的。猛然起身的牛波一个趔趄,下意识的用手向后伏地,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倒下的瞬间,右手碰到一个尖锐的物体,刺破自己的手掌,虽然入肉不深,还是有鲜血流出。

 

我就擦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做美梦被春菊嫂惊醒,好在春菊嫂让自己亲亲摸摸的搞了一会,算是给自己补偿。现在自己手掌竟然被刺破了,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谁来补偿我。

 

疼痛让牛波的酒醒了大半,低头寻找罪魁祸首,原来是地面上有一块破铁片,不知什么时候露出地面,那边的手正好按在尖锐的位置,手掌立刻被刺破。

 

尼玛,这么个小破铁片也跟我过不去,牛波飞起一脚,向那铁片踢去,想不到又差了准头,竟然踢在附近一块砖头上,砖头被踢得老远,牛波却要抱着脚乱蹦。

 

我勒个去的,这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放屁都打脚后跟。自己被铁片刺破手不说,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气都找不准对象,真是不爽,实在的不爽。

 

就在此时,龙王泥塑上忽然金光一闪,一个金色的圆球从泥塑里飞出,直接飞向牛波的伤口位置。圆球接触到牛波的手,牛波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里的血迅速涌出,让他的胳膊酸麻,头脑也晕晕乎乎的,眼前一黑沉睡过去。

 

牛波发现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荒岛,眼前一座荒山,山前一片空地,一座茅屋,茅屋的边上有一处水池,水池早已干涸,水池的边上有一处突出的龙头雕塑,边上写着‘龙泉’两个字。

 

龙泉?

 

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哈,想起来了,自己的村子不就叫龙泉村么,这里竟然也有龙泉。不过牛波看到龙泉处那点突出的地方,总是觉得和身体的某个位置有点相似,恩,越看越相似。

 

茅屋里很简单,一间像是客厅,一间是卧室兼书房,在这里牛波学到龙息术,一种调节呼吸的功法,还有一套叫龙拳的拳法。牛波立即在这里自动运转龙息术,练起龙拳。

 

一会儿功夫,牛波发现自己又回到龙爪槐下,自己手掌上的伤口早也不见,根本不像是受伤过。怪了,怪了,牛波突然觉得浑身发凉,扶起自己的自行车,赶紧向家里赶回去。

 

回到家,自行车还没停好,老妈叶青就迎上来,一把接过自行车,吩咐牛波去洗脸。

 

看到牛波的脸上还红扑扑的,嘴里的酒味还没干净,知道牛波确实喝得不少。“在哪喝这么多酒,小小的孩儿也不怕伤身体。你看,身上全是土,也不知道拍干净。”老妈叶青一边拍着牛波身上,一边唠叨。

 

“老妈,我不是找同学玩么,就跟他们随便喝了点。我没喝醉。”牛波一边说话一边躲闪。

 

“还没醉,没醉在老神树底下睡什么!你二嫂子才刚走,早告诉我你喝醉了,我正要出门去找你呢。”老娘很生气,狠狠的在牛波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知道是要打人还是在拍土。

 

“啊,二嫂子来过了,她说什么了?”牛波有点慌乱,自己和春菊嫂亲密接触那一段,可是在自己半醉半醒的状态先发生的,虽然感觉不错,可是也有调戏妇女的嫌疑。和嫂子开个玩笑,碰下不太敏感的位置没什么,自己抱着人家又亲又摸老半天,那可是不行的。

 

难道二嫂告诉老妈了,不太可能吧,当时好像二嫂也感觉很享受的,最后还给自己抛媚眼呢,牛波偷偷看老妈有没有特别生气的表情,好在母亲忙着拍土,也没注意到。

 

“还能说什么,就说你喝醉了在老神树底下睡,喊了半天才喊醒。她也拽不动你,就来告诉咱们家。我正想等你爹回来找个平车把你拉回来呢。唉,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母亲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重话。

 

牛波在这里支支吾吾。刚才老娘提到二嫂子的时候,牛波很是心虚。要是二嫂子说出自己干的那点事,自己估计要被老妈一顿臭骂。好在二嫂子没有说什么,牛波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过,二嫂子的感觉还真好。

 

“妈,我有点饿,饭早就做好了吧。”闻到厨房里的饭菜香,感觉到肚子有点饿。牛波咂吧咂吧嘴,露出一副馋像,惹得老妈一顿白眼。

 

第3章 鬼叫什么

 

“这么早就饿了,别弄那没出息的样,好像天天不给你饭吃似的。等一会,你爹马上就回来。”话音未落,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父亲牛卫华手里提着装满医疗用具的黑皮包走进门,上面用白漆印着乡医院卫生会议的标记。

 

“吃饭吧,小波喊呼饿了,你再不回来俺娘俩就先吃了。”叶青给牛卫华盛好一碗稀饭端到牛卫华面前,递过去一个馒头。

 

“你们娘俩等我干什么,饿了就吃,我吃饭什么时候也没赶上趟过,村里人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喊,吃饭能等,治病可不能等。”

 

“是的,知道你给村里人看病功劳大,可惜挣不着钱,小波都这么大了。”叶青又要唠叨。

 

“老妈,吃饭,吃饭,我们爷俩都被你教育很多次了,这些事我们都记得滚瓜烂熟。不就是找媳妇的事么,你看你儿子我这么帅,还能缺媳妇了,以后看我的。”牛波打断老妈的唠叨。

 

“吃饭不言,睡觉不语,赶紧吃饭吧。”

 

一家人都不说话,只能听到饭菜入口的声音。牛波觉得自己今天食欲太好,今天在同学那里也大鱼大肉的吃了不少,现在居然又这么饿,可能是失血的原因?

 

母亲觉得儿子今天太奇怪,平时一顿也就两个馒头,现在已经开始吃第五个了,碟子里的菜也被他解决了大半,全不像以前细嚼慢咽。一顿饭,牛波吃了七个馒头,两碗稀饭,才开始拍肚子。

 

老爸看到牛波已经吃饱饭,指指身边的医疗包,“吃饱了?去给你二嫂子打针去,刚才她过来说过的,我不方便去。”

 

二嫂子要打针,二哥又不在家,大晚上的老爹这个做叔公的不好意思上侄媳妇家的。再说药铺里人也比较多,就只能让小波过去,上了几年卫校可不能是白上。

 

“二嫂子,二嫂子!我来给你打针了!”牛波走到二嫂家,发现门竟然关着,天还这么早这女人就关门,这不知道这么早睡觉干什么。

 

“喊什么喊,鬼叫什么,我知道你来了。早就告诉你要给我打针,到现在才来,我都上床睡觉了。”到二嫂子家敲门好久才有动静。一个娇艳如花的脸庞从门缝里出现。看到牛波拿着打针的用具,笑一笑,示意牛波进门。

 

“关好门,你想把我冻死。”牛波回身才关上门,二嫂子已经腾腾的跑进屋里。看样子二嫂已经上床了,上身穿着红毛衣,裹着羽绒服,下身就穿着黑色的紧身线裤。看着二嫂子紧身线裤里裹着的在跑动中一颤一颤,牛波觉得自己的小伙伴开始发热。

 

“嫂子,怎么还是那种药,这种药好像效果不明显,该换换了。”牛波一边说话一边开药。

 

二嫂和二哥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有孩子,到底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反正是两人都吃药,过段时间就要换药,这次坚持了两个疗程,还是没动静,二哥等不及就出去打工。

 

“怎么换,换什么,你不也是医生么,你给我个好药方,要是能让我和你二哥有个孩子,我们俩给你烧高香,行不行。”二嫂不知是不是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说话也不客气。

 

二嫂披着羽绒袄,里面穿着红色的线衣,胸前在两臂的挤压下显得更加明显,随着身体的移动,一颤一颤的,晃得牛波眼晕。不知怎么的,牛波感觉自己身下那位置更澎湃。

 

“赶紧干活,打完针我还要睡觉呢。你个小流氓,喝醉酒了竟然敢欺负我。看什么看,你那贼眼往哪里看!”二嫂看到牛波的眼睛只往自己的盯着,伸出手就拧起他耳朵。

 

“二嫂,你轻点,一会给我拧掉了。”牛波一边说,一边继续看,哼,刚才还远点,现在更近了。妈也,真大,真香,要是能吃一口就好了。

 

“拧掉就拧掉,让你不老实。咯咯咯咯。”

 

牛波的耳朵被拧的真疼,又不能挣脱开,伸手在春菊嫂的咯吱窝挠了一下,弄得她一笑,胳膊下意识的收缩,恰好把牛波的手夹住。牛波感觉到手里软绵绵的,顺势捏了一下。

 

“你个小流氓,你大胆了,让你来给我打针,你就想着占我便宜。”春菊嫂没捞着怎么拧牛波,胸前又被捏了一下,脸变得更加红润,简直要滴出水。

 

“你非要拧我,我没办法,你还别说,嫂子你那里真大,到时候有孩子的话绝对管够,搞不好还能多出来一份,可以给二哥吃。”其实牛波想的是最好现在先给他吃一口。自己看能不能吸出,全算是给未来的小侄女小侄子开荒。

 

“你想死啊,嘴里就不能说点人话。赶紧打针。”春菊嫂的脸更红,让牛波想在上面啃一口,吞下肚去,相信那味道一定好极了。

 

“二嫂,你把裤子往下拉拉,我总不能隔着衣服打吧。要是不小心打错地方了,二哥可是要跟我拼命的,环跳穴那个位置,要是被打到了可能变成瘸子。”

 

二嫂很生气的样子,一下子把衬裤狠狠拉下去。牛波的眼睛直了。

 

第4章 我就不信了

 

受不了,鼻血快要出来了。牛波不敢看,赶紧拿出酒精棉球,在二嫂的注射位置消过毒,用一只手摸索着找到注射的位置,三指捏住注射器的针头,用合适的力度按上去,针头刺进皮肤。

 

“二嫂,其实要是拿药不管用的话,可以想别的办法。”牛波一边往里面推药水,一边扯着闲话,打针时候和病人聊天,可以转移病人注意力,不觉得疼痛。

 

“进去了?我怎么没感觉,小波你的技术真不错。”二嫂总算表扬了牛波一次。

 

“二嫂你终于夸我了,我真是太高兴了,还别说,别人夸我我没大感觉,嫂子你一夸我我觉得简直要上天,嫂子你说咋回事?”

 

“少扯些没用的,赶紧的打针,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油嘴滑舌。”

 

“恩,这事你也知道,我今天在外面吃的还真是大鱼大肉,一定有不少油。停,停。别掐了,嫂子咱说正事,你怎么不想别的办法呢?”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a9c573db03e4711c26eb524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