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乖下面吐出一个樱桃来/医生帮我检查一下里面小说

弹性十足的白玉兔儿随着动作而跳个不停,仿佛是装上了弹簧一般,更要命的是王梅梅又低下头来。双手抚在那颤动不止的车灯上,那两只白玉兔儿顿时在手中变了形,连小嘴儿都嘟了起来。

 

她又是向上托了托,把那软肉肆意摆弄了一下,这才伸手到腰间。随着小手的动作,一弯腰,裤子一下就被拉下来,露出了一样浅色的小裤裤。

那小裤裤恰好将浑圆的尖尖山顶给包起来,两边却是露出大片的雪白。

 

张大头都还没来得及消化这眼前的这一切,那条小裤也在双脚连连抽起之下,直接就被扯了下来。

 

这下他是彻底看呆了,看着两条白萝卡一条的条腿儿,缝儿又小双细。只能隐约看到一点儿小草,这块草地比起刘翠儿的可就要差多了。

 

张大头正口干舌燥,恨不得冲出去,将那两根白罗卜扒开,看个清清楚楚呢。

 

结果就看到王梅梅站在镜子前,一只手抚着上边,一只手却在下边摸索。

 

张大头只看了个侧面,这下可把他给急坏了,好在摸了不大会功夫。就看到王梅梅脸色绯红,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手中的动作停下来,转身就往床上过来。

 

两只玉兔儿随着步子一上一下地轻微颤动个不停,然后就看到王梅梅一转身,屁股坐到床沿上,一只脚就抽了上去。只剩下一只脚丫子光溜溜吊在下边,张大头正暗自心急,突然往那镜子一瞧,却也顾不得许多,在床底悄悄爬过去。

 

镜子里再次将床上的影像给倒映进来,他眼眼有多尖,立即就看到王梅梅的一条腿支开,一只手儿在河道里抠啊抠。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居然捧着那玉兔儿的小嘴儿送到自己的嘴边。

 

粉红色的小舌尖伸出来,在那小嘴儿上玩亲亲游戏。

 

这上下齐齐的动作,可把张大头给惊呆了。原来女人还能这么玩儿的,这比起自己平时用手可要刺激得太多了,看着画面里的情景,他下边涨得生疼,连呼吸都粗了几分,却不自觉。

 

然而静悄悄的房间里,原本双眼微眯,一副娇媚舒服的王梅梅忽然疑惑地停下了动作。张开眼睛四处张望了下,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

 

张大头顿时发觉自己的呼吸有异,连忙屏住了呼吸,当真是连气都不敢喘了。

 

好半响,王梅梅似乎被这么一打搅,也感觉差不多了。当即起身找了一件宽松的睡裙披上,又捡起刚刚脱掉的脏衣服扔进桶里,这才提着桶出去。

 

这是要去洗澡,张大头知道村长家的布局,浴室就在楼梯下边。和房间也就隔着一堵墙,他可不敢立即就出去,等听到了水声这才蹑手蹑脚从床底出来。

 

又把鞋子给脱掉提在手里,赤着脚惦着步子,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同时还全神贯注把耳朵竖起来注意听四周环境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就准备扑回到床底下。

 

这个时候,他最怕的还是迎面会碰到回来的王富贵,那可就全玩完了。

 

好在,张大头踮着脚走到了小卖部时,也没见着王富贵。倒是瞅着了坐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刘翠儿,两人一对上眼,立即就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欣喜。

 

可这会儿当真是身处险地,刘翠儿竖起一只手指在嘴唇,“嘘”然后往外边一指。

 

张大头立即会意,把鞋子往脚上一套,连忙就走出了小卖部。

 

张大头走出两步回头一看,好咯,这一关终于又过去了。可是刘翠儿的身影却出现在了门口,还朝他招了招手,他连忙又转过身来把眼睛落在刘翠儿脸上。

 

这会儿,在这个距离上,却是已经安全多了。张大头正常的声音开口:"翠儿婶,那我先回去啦,有活儿干再叫我吧。"

 

哎!瞅这架势,今晚是彻底没戏了,就算他现在就跑棚子里边,刘翠儿这大晚上的也不可能自个儿出来。这不是告诉别人去偷人嘛,王梅梅这小妮子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哼,俺就不信你还真能看住自己那骚娘们。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儿忐忑的,这会儿意外频出,这小丫头未经世事,可也是读过书的。心眼儿可比他还好使,以前作弄起人来都是一套套的。

 

更何况那王富贵随时可能回来,他干了几十年的村长,经验可丰富着。只要两边一对,没准一下就能猜出答案来,所以还是先撤为妙。

 

刘翠儿笑着道:"行,那回去时小心点。"说着,忽然又从兜里摸索出来一张票子,递了过来。

 

"喏,今天辛苦你咯,等有活儿我再喊你。"刘翠儿瞅他的眼神就有着那么股儿勾人的意思。

 

张大头一瞅,居然又是一张五十的票子,他也是穷怕了,直接就不客气接过来。反正啊,她家的活自己都给包了,这点钱也不过份,就王富贵那抠门的劲儿,是别想能占一丝便宜。

 

也只有在这头补回来,还是刘翠儿会做人,没得说,改天一定要好好给她补补。这伺候好了,这等好事才能轮到自己,眼前就是例子。

 

以前的刘翠儿跟王梅梅可没差多少儿,眼神儿看人都是透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可现在却摇着那屁浪儿求自己快点儿。票子都掏得那么干脆,这种好事儿可一定要把握好。

 

张大头笑得甜滋滋地道:"那谢谢婶儿了,我先回去啦。"

 

"去吧去吧,明天还要干活哩,可早点儿睡。"刘翠儿在后边一语双关地叮嘱道。

 

张大头一听心顿时乐了,这是提醒咧,看来明天又得起个大早,到时再到棚子里,自己把喂鱼的活儿都包下来。王富贵也不会去哪儿,就不会有人打扰好事儿啦。

 

走在村道上,星星都满天,张大头心里头就是一阵懊悔,刚刚要是不作弄刘翠儿就好了,搞到现在门都没摸清就又被撵了出来。

 

这郁闷的,若是刚刚爽脆点,直捣龙门,至少也能真正尝一回肉味啊。哎,难怪都说好事儿多磨,老王头的口头禅果然没错。

 

他又是遗憾又是有些不甘心。这会儿才老王头应该已经完事了吧,等下王富贵回来,刘翠儿还能继续玩儿。

 

可自己还只能玩儿自己,手里摸了摸口袋的票子,心里的郁闷不禁被驱散不少。

 

忽然隐约有一个声音传来,这黑灯瞎火的,张大头心里不由有些奇怪。连忙转过头去,只一个人从后边赶来,定晴一瞅不正是王富贵是谁。

 

“臭小子你站住。”

 

张大头顿时心中咯噔一下,一下就凉了半截,哎哟尼玛,不会是真穿帮了吧?

 

脑袋连忙左右张望,腿肚子绷紧随时准备开溜,要说刚在人家闺女的房间连接发生的事情,不但跟他婆娘做那种事儿,还把王梅梅全身都深深记在脑海里。这会看到正主,心头不由得就是一阵发慌。

 

却见那王富贵呼哧呼哧赶上来,“臭小子,你这老鼠眼,黑灯瞎火的跑得还挺快啊…”

 

一听这声音,倒也不像是气急败坏的样子,若是真发现刘翠儿和自己的好事。怕这会都直接拖菜刀追出来了,张大头松了口气,忙腆起脸儿来“村长,你找我呢。”

 

“不找你找谁,叫你好几声了,怎么跟失了魂似的,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是在想哪家的婆娘了吧?”王富贵一脸我看穿你的表情。

 

张大头嘿嘿陪笑,对!老子就是在想你婆娘,刚刚还差点儿送了你一顶绿草帽。

 

“瞧你那挫样,还想讨媳妇,眼力劲差成这样,居然连我叫你都没听出来,就你这出息有谁家的女人会瞅得上你。”王富贵老气横秋地鄙夷道。

 

张大头一听心里就不舒服了,你王富贵是村长一家人都牛逼,可这话就说错了。刚刚老子不但把村里最漂亮的婆娘给玩了,而且有得玩有得拿,还全都是你的。

 

“这个,村长我这不要多和跟你学习嘛,以后还请你多多指导才是!”

 

王大头最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这脸顿时就咪起来:“算你识相,这不,我突然想起来那玉米也要收了,就在麦子的旁边,你明儿个一起收了吧。这事儿都凑一堆了,我可接到县里的通知,这几天会有雨下,要是收不上来给落田里可就白瞎了。”

 

“没问题,明天我就开工。”张大头拍着胸口应道。

 

“啊对了,明儿早你直接来我家里拉鱼料吧,年轻人一把力气也免得我麻烦!”王富贵一副我很照顾你的样子,“可要加把劲利索点儿,争取一天完事,可别给淋了。”

 

“省得…省得……”

 

王富贵,老子明天起个大早来找你家婆娘,张大头见他使唤起自己完全跟不用本一样。心里恨得牙痒痒,好在一想到刘翠儿那白花花的身子,明儿起个大早还是不亏的。

 

张大头揣着新到手的票子回家,在铁锅上面烙了两块饼子,包了些咸菜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话说,这手里有了票子,明儿要不要割点儿肉开开荤?

 

这开年以来,为了那两亩瓜地,他可是把全副身家都投在了那上面。几乎都忘了肉腥味儿,三里沟的河子里都快被摸了个遍,嘴里淡出个鸟来。

 

可是没办法,没投入就没产出,老王头是这么说的。瓜要是跟往年一样蔫儿巴矶的,不长个儿,就卖不起价格,城里那些人还特么挑三捡四恨不得把价格给杀到不用钱。

 

特别是那些老娘们,穿得像模像样,可是嘴巴儿毒。张大头被说得烦了,价格一降再降,今年可不能这样了,就算是咬着牙也得把化肥给供应上喽。

 

这两日足有一百入帐,张大头一想到这一茬心里就乐滋滋,干劲儿十足。要说村里谁家油水最多,肯定是村长,手缝儿溜点下来,都够自己撑个肚圆。

 

所以说气归气,这儿活还是得卖力干,嗯,卖力干他娘的……

 

张大头吃完东西,躺下去没多久就睡着了。

 

三里沟边上,鱼塘小棚子里,张大头正在做梦,梦里他跟刘翠儿搂在一块儿。

 

俺日咧!

 

居然又在关键时刻醒了过来,这次的梦境里,画面清晰上不少。

 

下边胀得都快撑破被子了,张大头心里那个郁闷啊。

 

抬头看了看窗外,屋里还黑不溜秋的,但外面天已经微微亮。

 

他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子,起来烧火,放水放面,加点儿油和辣子。

 

很快一碗面糊糊就出锅,洗了把脸就唏里呼噜吃起来,只吃得混身都热乎乎,那背上都冒出汗津来。

 

这会儿正是干活的好时候,不然等到八九点,太阳升起来那可就毒了。人在下边干活,就像是站在火堆旁边一般,空气都能闷死个人。

 

张大头把碗往锅里一搁,就直接奔着王富贵家里去,这会儿村里四处白烟冒出来。他算是最早的一批,到了小卖部一看都还没开门。

 

却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就拍起门来,“村长,村长,翠儿婶开门,我来拿鱼料!”

 

砰砰砰!!!

 

门被拍得哐哐作响,很快就听到一个声音从里边传来,“来啦来啦,别拍了……”

 

张大头一听这声音一下就兴奋起来,听这慵懒的劲儿,可不就是刘翠儿么。

 

小卖部的门打开,刘翠儿穿着另一套睡裙出现在眼前,脸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张大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可劲儿的扫啊扫.

 

就在这时,只见又转出来一人,正是穿着小短裤和运动装的王梅梅。一见是张大头,顿时瞪大眼睛:'张大头,是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张大头心里一紧,昨晚的事情就不由涌到眼前,面对着她虎着俏脸儿,一副质问的样子。心头就是不由地发虚作为这村里的小公主一般人物,王梅梅对张大头这种没读过书只会在地里刨食的同龄人可是十分鄙夷。

 

她的优越感可不允许这样一个人跟自己家有什么牵扯,如今骤然看到张大头出现在家里,怎么瞧都不顺眼。

 

被她当头这么一喝问,张大头却还没想出来要怎么回答呢,刘翠儿却是抢先训斥道:"臭丫头,你咋地跟人说话呢,老师就这样教你?"

 

她一指张大头继续道:"你大头哥是来家里帮忙的,可别像个野丫头似的。"

 

我是野丫头?这家伙才是个没人要的野种吧,王梅梅一听这话心里腹诽,嘴上却质疑道:“帮忙,我们家有什么是他能帮的?"

 

刘翠儿一瞪眼,顿时就来劲了,嘴巴数落起来:"咱家的鱼塘,麦子,玉米,他不帮忙收,不帮忙放,就靠你那天天找不着北的老爹吗?还是靠你呀?"

 

张大头在旁边看着,心里还也不着恼,王梅梅她爹当了好几十年的村长。她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头,小公主一般的人物,这长大了模样儿也越来越俊,还到县里上了高中。

 

现在瞧她那样儿,比刘翠儿还要吸引人,主要是皮肤更好,瞧着就水灵。那胸那屁股发育得有模有样,一副青春靓丽的模样儿,可是这脾气却依旧是没改,甚至还算臭了。

 

整个人隐约还多了种城里人特有的骄傲优越,张大头仿佛能看到以前他推西瓜进城,被那些穿得人模人样的城里人挑三捡四,眼睛里藏着的不屑。

 

不过啊,完全用不着他如何反应,刘翠儿就将她这股儿嚣张焰给压下来。左一句大头哥,右一句来帮忙,仿佛他张大头就成了这家子的恩人也似的,他倒也没有多少着恼。

 

得意就得意吧,等改天咱使把劲,给你整个弟弟出来哈哈!

 

这郁闷的,若是刚刚爽脆点,直捣龙门,至少也能真正尝一回肉味啊。哎,难怪都说好事儿多磨,老王头的口头禅果然没错。

 

王梅梅虽然心气儿高,成绩顶呱呱,人前人后都是极为精明的一丫头。可也是个两手不沾阳春水,从不下地的主儿,她爹是村长,虽然占着村里最好的地儿,可是干活从来都用不着她娘俩。

 

她也是打心眼看不起在地里刨食的这些粗鄙村汉,特别是像张大头这种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单是在家里看到都觉得被拉低了档次,混身不自在。

 

张大头心里一阵得意,没错咱就是来帮忙的,不但是外边的活儿要帮忙。这家里的也不例外,你娘的这号水管靠王富贵已经通不了,这种粗重活儿只能让老子来干。

 

作为她老娘,无论王梅梅有多傲,刘翠儿都能将她给压住。

 

这会儿她眼睛一转,发现张大头还在,顿时冲他嚷道:'他怎么还在这啊,家里能有什么活让他干?。"

 

"怎么就没有,那鱼料现在就要推去喂,要不你来嘛!"刘翠儿拿准了她的小性子,一句句得出吃准了她。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b418225a9d82b0a2e6298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