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玉儿紧身皮衣皮裤 magnet/夜场佳丽是做什么的

这狐媚一眼的俏脸、勾人无比的脖颈和身材简直诱人犯罪,现在的女孩子发育真的好啊。

 

  “小千,这就是王哥了,平时对我可关照了,要不是他,我在厂区都被人欺负死了。”

 

  李芳芳感激的看了一眼老王,随后对身边的好友介绍道。

  随后又给老王介绍:“王哥哥,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鹤小千,怎么样,她是不是比我还漂亮?”

 

  老王心里一个劲儿点头,可不是漂亮的很吗,老王我看的都有点忍不住了!

 

  李芳芳是清纯,鹤小千是诱惑,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人竟然能成为好朋友,此时一起坐在老王的对面,看的老王哪里把持得住。

 

“哎哟,还王哥哥,好暧昧哦。”

 

  鹤小千水淋淋的眼睛扫了老王一眼,觉得这个大叔挺精神的,调戏李芳芳道:“芳芳不简单啊,出去打个工把男朋友都打上了,厉害,厉害。”

 

  李芳芳吓了一跳,连忙慌乱的摆手解释:“我没有,我没有,你别胡说啊。”

 

  老王现在琢磨不清楚鹤小千的心思,于是也立刻说道:“是啊小千,你可别乱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芳芳怎么看得上我。”

 

  鹤小千笑道:“我反而觉得王叔你不错呢,一般成熟一点的男人都懂疼人,而且……”

 

  说着她给老王卖了个关子,而是勾勾手指示意李芳芳把耳朵贴了过来,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老王明显看到李芳芳的耳朵整个红了,随后红晕蔓延到了俏脸上,她羞涩的捶打了鹤小千两下,两个人闹做一团。

 

  老王对两人说了什么不是很感兴趣,无非就是鹤小千开了一点出格的玩笑罢了,看来这鹤小千很会玩啊。

 

  周围的小情侣们,男的一个个用双脚夹住女的双脚,看起来亲密无比,老王看的心痒无比,于是也悄悄的伸出脚。

 

  他小心翼翼的把双脚往中间夹去,正和鹤小千打闹的李芳芳感觉自己一双脚被老王夹住,虽然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意义,但也本能的感觉有点害羞。

 

  看到李芳芳没有反对,老王乐呵呵一笑。

 

  看到鹤小千似乎酒量不错而且很会玩,于是老王振奋精神,跟鹤小千玩了起来,老王一把年纪喝过不知道多少次酒席,对各种酒桌上的玩法也了解的不少,没几分钟就逗的鹤小千咯咯直笑,衣服下那一对饱满颤颤巍巍的,看的老王眼睛差点挪不开。

 

  时间晚了,加上鹤小千也喝醉了,李芳芳一个人没办法把鹤小千弄回宿舍,于是三人决定去老王那里暂住一宿。

 

  灯光明亮的客厅里,鹤小千扶着墙壁,湿润的眼睛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老王和李芳芳。

 

  她嘻嘻笑道:“我去睡觉了哦,老王,你可别脱李芳芳的衣服,更不准爬到我们的床上来,否则我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说着鹤小千抛给老王一个媚眼,也不知道是警告呢还是暗示,就回到卧室里了。

 

  老王被鹤小千这性感女生弄的浑身都是火,此时客厅里只剩下自己和李芳芳,顿时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芳芳,舌头好了吗?”他问道。

 

  李芳芳摇摇头:“没有啊,刚才吃了一顿饭,现在好像又严重了。”

 

  老王顿时表情严肃:“你说你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早知道自己舌头不行就别逞强吃辣啊。”

 

  李芳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又要麻烦王叔你给我治病了。”

 

  老王哪能嫌给李芳芳“治病”麻烦?

 

  他迫不及待的一把将李芳芳抱在了怀里,四仰八叉的靠在了沙发上,让李芳芳坐在自己身上。

 

  被鹤小千弄的一身火的,他紧紧的李芳芳,将她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上,一双大手一左一右放在李芳芳娇嫩弹性的臀瓣,大嘴直接覆盖住了李芳芳的小嘴。

 

  李芳芳被老王这么拧在怀里,不仅没有感觉到反感,甚至还有一些迷恋这种感觉。

 

  她有点脸红,觉得自己是不是变坏了,自己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和老王一个男人这么亲密呢?

 

  但王叔这是在好心好意的给自己看病啊,而且这种被他包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啊,很有安全感啊……李芳芳迷迷糊糊的,很快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境了,一声声轻哼着,任凭老王上下其手,很快就大口喘息起来。

 

  感受着怀里小美人身体一下一下动着,老王一边品尝着李芳芳娇嫩舌头,一边冲动的想着干脆把李芳芳在沙发上就地正法得了。

 

  此时两人的姿势简直要多亲密有多亲密,李芳芳双臂紧紧环绕着老王的脖子,双腿缠住他的腰,老王更是恨不得把李芳芳按到自己怀里,她胸前一对压的自己喘不过气。

 

  老王津津有味,吱吱有声,和李芳芳交换着口水。

 

  随着一股火焰在两人身体里越烧越旺,李芳芳一阵阵颤抖之下,下面感觉越来越强,隔着几层裤子,老王都感觉下面一凉,顿时激动的差点没当场把李芳芳摁倒。

 

  “不行,家里还有个鹤小千,万一被她察觉那就不妙了。”

 

  老王咬着牙齿,保持着最后的神志,千辛万苦,最终好不容易守住了底线,没有就地吃了李芳芳。

 

  李芳芳被老王“治病”完毕,表情有点迷惘的看了老王一眼,随后扶着墙壁慢慢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老王看到她把门关上,于是打算去冲个凉去去火,然后就打算睡了。

 

  谁知道他推了一下卫生间的门,发现没推动。

 

  “鹤小千在卫生间里?”

 

  老王心中一动,想到鹤小千那勾魂摄魄的模样,心中不由一热,还没来及消散下去的火焰燃烧的越发猛烈。

 

  只听卫生间里隐隐传来某些奇怪的声响,似乎是摩擦和水流声。

 

  老王最终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偷偷透过卫生间没拉紧的窗帘缝隙,往里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的老王一大跳!

 

  只见卫生间里开着明亮的灯,一个脱的光溜溜的窈窕身影,此时正坐在马桶上。

 

  一对小巧却坚挺的部位前后晃动的挂在胸前,身体的主人一脸陶醉的张着小嘴、闭着眼睛,轻轻的吟叫着,左右岔开的双腿脚趾紧紧抠着拖鞋,僵硬的身体随着手指的动作,颤抖着。

 

  一只手扒拉开自己的胯部,另一只手轻揉慢送的……

 

  看着这样的场景,老王惊呆了,一双眼睛瞪大的溜圆,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个叫做鹤小千的女孩,竟然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卫生间里,大晚上的做这种事!

 

“糟了,这姑娘会不会发现了我和芳芳的事?”

 

  老王舍不得去擦眼睛,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拍摄。

 

  这么珍贵的美女自解视频,网上找都找不到,他怎么能放过这大好机会!

 

  贪婪的观看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心中一惊。

 

  坐在马桶上的鹤小千身体无力的靠在马桶盖上,双腿紧紧夹在一起,痉挛一样的抽搐了起来,双腿抬起来踩在马桶沿上,里面那只手指似乎连拿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边听着滴滴答答的水流声,感受着刺激的余韵,鹤小千的嘴里一边不断的低声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同时另一只手不甘寂寞的攀爬上了自己的胸部,慢慢按起来。

 

  没多一会儿,鹤小千再次变得兴奋起来。

 

  不过她显然没什么力气了,因此没一会儿,就抱怨着收住了动作,娇喘吁吁的开始休息,嘴里念叨着的名字也停下来了。

 

  老王在门外十分难受,身下那处的顶着门框,胀的要命。

 

  他稍微判断了一下,才发现鹤小千一会儿工夫嘴巴里换了足足有七八个男人的名字,有几个是男明星,有几个没听过,或许是她生活中认识的人吧。

 

  “看样子她也是偷偷摸摸的做自己的事,没有推开客厅门,自然没有发现我和李芳芳的事。”

 

  虚惊一场的老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到鹤小千拿过旁边的手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手机里传出了鹤小千的声音,老王惊呆了。

 

  原来她自己竟然也拍了视频,这姑娘玩的太奔放了!就不怕手机被人翻看曝出丑事吗。

 

  随后鹤小千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声音娇嗲的和一个男的聊了起来,一口一个老公、宝贝的叫个不停。

 

  可明明称呼这么熟悉,鹤小千随后又询问对方的住址,老王隐隐明白,感情这男的和鹤小千是那种炮友的关系啊,双方不需要对对方了解什么,只要相互满足需求就可以。

 

  “想不到芳芳竟然有鹤小千这样的朋友,一个纯洁到极致,一个勾人到极致。”

 

  老王害怕鹤小千发现,赶紧回到沙发上睡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到后半夜下面才消停。

 

  随后两天,老王往厂区跑了几次,把所有东西都搬了过来,把那边的房子也退了。

 

  手续办理顺利,老王的小卖部正式开张营业了。

 

  不得不说大学生的钱就是好赚,他们贪图新鲜,尤其喜欢光顾新开的店,如果店不错他们就会记住,哪怕店不好,来光顾的人也不会少。

 

  老王做了很多年的小生意,对小生意赚钱的门道摸的比较透彻。

 

  秉承不贪小利、薄利多销的原则,老王卖东西一直不贵,甚至时不时还搞一些促销活动。

 

  大学生属于即将踏入社会的群体,手里的钱稍微宽裕一些,只要老王给某类商品来个买十送一之类的活动,立刻能被他们哄抢。

 

  老王喜欢这样干脆利落的赚钱方式,加上常年和厂区那些年轻人打交道,他见到哪个小伙子小姑娘都能聊两句,很快就有一些人记住了这个新来的小卖部老板,并在区区几个小时以后,老王就等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回头客。

 

  这天下午,李芳芳和鹤小千下课了,一起来小卖部看老王。

 

  老王此时招待着一群学生,推销着自己从厂区那边直接拿来的一批小艺术品。

 

  “买十送一,或者消费满一百块随便拿十块钱以内的东西。”

 

  老王乐呵呵的说,他的小卖部针对大学生群体,这两天做了短促的调整,上架了很多看起来精致漂亮的小玩意,小零食的种类也更多。

 

  一群学生立马招架不住了,转眼间就有两三张红票子落在了他的手里,这让进货便宜的老王心里笑开了花。

 

  几个学生走了以后,老王从冰柜里拿出两瓶饮料递给两女:“来看王叔了啊?”

 

  “王叔你好厉害!”李芳芳有点小崇拜的说。

 

  鹤小千也竖起大拇指:“我今天都听同学说呢,学校外面来了个有意思的小卖部老板,王叔,你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老王呵呵一笑,心里受用,同时悄悄打量着鹤小千。

 

  今天的鹤小千穿了一双灰色丝袜、遮住膝盖的裙子,性感双腿又长又直,美中不足的是稍显纤细,但却更加让男人有征服欲。

 

  至于上身是卡通风格的衬衫,头发上还扎着蝴蝶结,乍一看就是个时尚的乖乖女。

 

  可谁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前两天在自家厕所里那么不知羞耻的自我安慰呢,那火爆的场面,老王这两天只要拿出视频一看,就感觉刺激的受不了。

 

  老王心里火焰升腾,有心想把李芳芳留下来占占便宜。

 

只是此时两女形影不离,他找不到开口的机会,一直等到两人快走了他都没找到机会,不由心里有点郁闷。

 

  “王叔,我们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啊。”

 

  李芳芳朝着老王摆摆手就和鹤小千走了,反倒是鹤小千走到半路,回头朝老王抛了个媚眼,又俏皮的撅起小嘴,又迷人又可爱的样子,弄的老王心里更痒了。

 

  两人走了以后,老王连做生意的心思都没有了,心不在焉的趴在柜台上把玩着手机,打开微信,目光落在了刚刚加到微信的鹤小千头像上。

 

  “芳芳来到大学以后,来看我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动不动就是几天来一次,这样下去怎么行啊。”

 

  老王叹了口气,只有多见面才能慢慢让李芳芳对自己转变心意啊,这个过程他倒等的起,只是身体条件不允许了。

 

  这么长时间了,老王天天对李芳芳上下其手也没能真的占什么便宜,身体早就憋的不行,急需一个拿来就用的女朋友。

 

  “不如我转而攻略鹤小千算了?听说鹤小千也没男朋友,也就是说现在都是在玩,让别的小屁孩玩也是玩,便宜我老王也是玩,我何不把她弄到手呢?”

 

  老王想到鹤小千,心中一动,顿时感觉豁然开朗。

 

  是啊,以鹤小千的姿色和经历,肯定能最大程度的满足自己,她又要什么有什么,能得到手的话简直不要太爽啊。

 

老王决定说做就做,他一天都等不下去了。

 

  “先做什么呢,直接敞开和鹤小千说那肯定是不行的,会被当做变态老流氓。”

 

  老王琢磨着,再次点开鹤小千的微信,记住了对方的微信名字。

 

  老王跑去营业厅办了一张电话卡,用这张电话卡新申请了一个微信小号,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起名叫十八厘米的忧伤。

 

  随后老王发消息询问李芳芳她们的位置。

 

  李芳芳告诉老王,她和鹤小千现在在学校的花园里散步,顺便看看帅哥。

 

  听到李芳芳在看帅哥,老王心里有点不太高兴,越发坚定了自己拿下鹤小千的想法。

 

  他把店铺暂时关闭,随后拿着手机一路偷偷来到了大学后面的花园里。

 

  这个点花园里的人并不多,学生们要么去吃饭要么去玩了,只有少数情侣和单身狗在花园里玩。

 

  老王藏了起来,拿出手机查找附近的陌生人,一直筛选了几十个人以后,终于发现了鹤小千的微信号,于是以附近陌生人的身份添加了她。

 

  鹤小千低头看手机,喜欢去外面寻找外遇和刺激的她毫不犹豫同意了陌生人的请求。

 

  “十八厘米的忧伤,你名字好嚣张哦。”

 

  老王还没想出来怎么和鹤小千开聊,没想到鹤小千一句话已经发过来了。

 

  老王顺势问道:“咋了,不信?”

 

  鹤小千发来一个鄙视的表情:“老娘见识的男人多了去了,十八公分的有,不过都是从屁股算起。”

 

  老王连称狗眼看人低,你没见过不代表世界上没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刚开始主要以老王的名字做文章,之后鹤小千似乎不怎么想搭理老王了,于是就一直没再回复。

 

  老王回到了小卖部,重新开店营业。

 

  他一边应付着客人,一边在手机上搜索,想找一些笑话、荤段子之类的,以免和鹤小千聊天的时候无话可说。

 

  这鹤小千并不纯洁,想必各种玩笑也是开的起的,而且老王可以用这些荤段子表达自己对她的目的,如果鹤小千有需要的话,一定会继续和他深入了解的,毕竟他的名字起的太有诱导性了,哪怕鹤小千不相信,心理下意识的未必不想见识一下。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b882ba0e11704df294fb85b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