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他的太大了塞得满满的|老男人喜欢给小女孩口

听得她心神意乱神色痴迷。

 

他越是粗哼,她的娇吟便越是销魂,老宋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仿佛是骤然间被烧开一般,准备进入正题。

孙晓雪眼见老宋神情,急忙是双手拄着床头艰难坐起身睁大美眸要去看,当看清楚了之后,顿时又惊又羞,满脸渴望。

 

现在的老公自然是与之差之千里,结婚之前虽然谈过几段短暂恋爱,可是每一个男朋友也都不如老宋。

 

老宋在她眼中实在是非常惊人的,而且毕竟年岁已高,却能够在“战场”上达到这种程度,可见本钱雄厚。

 

孙晓雪简直无法直视自己,又惊又喜,又害羞又是兴奋……

 

老宋爽朗一笑,说道:“晓雪,撑住了啊!”

 

孙晓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要比开更加动人的笑容来,连忙点头称好。

 

老宋正要往那处挺进,都已将她的双腿摆放好了,千钧一发之际,开门声音突然从客厅传来。

 

孙晓雪一惊,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将老宋推开,慌张不已地提上裤子跳下床。

 

老宋同样是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整理衣裤。

 

孙晓雪打开灯关上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望着突然归来的老公张国强温柔问道:“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我身体不舒服,回来休息。”张国强无精打采地推开卧室门就要走进去。

 

“别啊,你回来休息了,那火锅店谁来看啊?”孙晓雪见此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拦着张国强问道。

 

“有我爸在。”张国强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孙晓雪忙是跟了进去,只见老宋正兢兢业业地站在窗台上摘取窗帘,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女士,你不要急,现在我就把窗帘摘下来拿去洗。”

 

张国强望着身在卧室当中的老宋先是一愣,旋即孙晓雪借口解释一番,当他得知面前又老又丑的老宋只是钟点工保洁人员之后,满脸不屑没有好气地吩咐了一句:“老东西,好好洗,洗干净!要不然我可会投诉到你们公司!”

 

老宋抱着窗帘背对张国强,向孙晓雪传递了一个暧昧无比的眼神,孙晓雪眼神向外面一斜,老宋陡然间看到对面半敞着门的房间,刻意提高声音对孙晓雪说:“孙女士,我去洗窗帘了。”

 

孙晓雪说道:“好的,宋师傅。”

 

老宋抱着窗帘离开卧室之后,孙晓雪转身对躺在床上的张国强指责道:“你就不务正业吧!咱爸那么大岁数人能看好火锅店吗?整天就知道抱着手机玩游戏。”

 

“哎呀行了行了,每天就知道絮叨,烦死人了!”张国强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哼!”

 

孙晓雪怒哼一声走出卧室,面对着站在对面房间门口的老宋,立刻喜笑颜开,猴急猴急地拉着他走进房间……

 

孙晓雪与老宋正准备激情酣畅之余,居然把着急喝果汁的张国强忘了,像是孙晓雪如此这般细腻的女人,放在平时她绝对不会这样粗心大意。

 

当老宋掏出老枪准备一展身手,孙晓雪脑海当中闪过爱情动作片当中的画面,兴奋得她小心脏砰砰直跳,何止一个春心荡漾了得!

 

小脚丫底部甚至渗出些许汗水……

 

那是兴奋的汗液,那是期待的汗液,那是紧张的汗液。

 

“聋了啊!我叫你给我倒果汁!”张国强怒吼着。

 

孙晓雪一脸无奈,将双腿之间的老宋轻轻推开,穿上内内踏着拖鞋准备开门。

 

“宋哥,你放心我会很快的。”孙晓雪对着同样无奈的老宋,给了他一记香吻。

 

孙晓雪从客厅的冰箱里快速倒着果汁,当她看到墙角的名牌沙发,不禁是狂咽口水。

 

她心想:哪天张国强这个废物不在家,我拉着宋哥在沙发上面亲热,那一定是很舒服的!鉴于我身材纤细,完全是可以跪在茶几里面为宋哥服务,他一定会被我弄得一辈子也不会去找其他女人。

 

想到这一节,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实,即是又老又丑的老宋会有女人吗?

 

她将果汁递给张国强之后,正要转身回到“爱巢”,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转身回来面无表情地说:“老公我问你,那张农行卡里面少了两万块钱,是怎么回事?”

 

张国强正喝果汁,连忙将手机掩至身后,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

 

孙晓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恨铁不成钢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网赌?去年你输进去整整五十万,还完了之后你还是不长记性?狗改不了吃屎?”

 

“我去你娘的!骂谁是狗呢?”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老宋用力将她揽入怀里,说道:“晓雪,好妹妹,别哭了,宋哥看到你哭连死的冲动都有。”

 

孙晓雪整个人依偎到老宋怀中,哭着说:“宋哥,你真好,你比那个无能废物强一千倍一万倍,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听得老宋精神抖擞,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哭了片刻,孙晓雪坐起身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个黑色铁盒子,旋即打开来从里面掏出一枚安全套。

 

温柔递给老宋,轻声说道:“宋哥,你会不会不喜欢戴这个……”

 

老宋发现这是狼牙式的,周身裹着塑胶制的软刺,他将孙晓雪紧紧搂在怀里面,诚恳说道:“晓雪,宋哥我好好疼疼你……”

 

孙晓雪望着老宋许久,良久,美艳如玫瑰花开的笑容在俏脸上荡漾开来。

 

她的一张俏脸,又羞又臊,渴望的神情蕴含在俏脸上,含苞待放。

 

老宋整个人非常激动,望着躺在自己身前的孙晓雪,他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的,恨不得以最快速度将这种燥热宣泄在孙晓雪玉体之上。

 

“唉,宋哥,对不起。”

 

孙晓雪一声叹息,将缠绕在他腰间的白嫩小腿放下,整个人坐在床边,垂头丧气。

 

老宋将她搂在怀里面,关怀问道:“晓雪,你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然而此话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费了好大力气即便说出来了,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情绪一急,立时便醒了。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进屋之后,老宋又是给蒋冬雪脱鞋,又是给蒋冬雪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蒋冬雪赤着玉足坐在老宋家里脏乱的床上,一双包含委屈泪水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老宋,望着老宋那花白的头发与稀碎的胡茬,她不禁感叹,若是自己的老公也能够像二叔老宋一样勤劳任干,想来自己一定会开心得很。

 

不多久,老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放在蒋冬雪面前,摸摸她的头说道:“快吃吧,孩子。我记得上个礼拜我已经帮你训了我侄子,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又成这样了呢?”

 

蒋冬雪吹了吹热气,满脸幽怨说道:“二叔,他就是一个畜生,如果他能及得上您一半的好,也不会做出打我这样的事情呢。”

 

老宋看着蒋冬雪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对这位年轻貌美的侄媳妇,又是怜惜又是疼爱。

 

一双布满老茧的粗手正试着探到她的脸上,她挪动臀部起身的一瞬间,这双手巧夺天工地插在她胸前那紧致、修长的乳沟当中。

 

两个人都很是尴尬,老宋的手连忙从乳沟里面抽出去,她抿了抿嘴唇说:“二叔,幸好我和他还没有孩子,要不然,我们娘儿俩都会承受家暴的。都说有钱的男人就会变坏,可是他明明狗屁不是挣不来一分钱,却那么差劲。”

 

越说越急,将裙子往上面拉了拉,殊不知腰间以上大片白嫩后背暴露在空气当中。

 

老宋非常清楚,少女的玉体与已婚女人全然不同,紧致的身材多半是天生的,纤细腰肢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赘肉。

 

老宋脱鞋上床坐在蒋冬雪身旁,闻着不断从她身上飘散开来的迷人幽香,略带忧愁地说道:“你把这碗混沌吃完之后,我带你回家,放心,有你二叔我在呢。那个小畜生不敢打你。”

 

说着,老宋将她的裙子往下拉了拉,大片白嫩玉背登时被粉色裙子所掩盖。

 

“二叔,我不想回去,今天晚上还是住在你这里吧……”说着,蒋冬雪将面前混沌推到一旁,歪着头斜靠在老宋肩上。

 

老宋羞涩地笑了笑,对蒋冬雪说道:“傻孩子,你二叔我这里啥条件呀?就只有一个屋子一张床,又脏又乱的,你在二叔这里过夜,你不嫌弃二叔,二叔还怕委屈你呢。”

 

蒋冬雪满脸愁容渐渐淡化,一种踏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娇滴滴地说道:“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二叔您呢?就这么定了,今晚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说着,蒋冬雪便跪在床上整理被褥,白嫩脚底在房顶白炽灯的映照之下,显得光滑而有光泽。

 

老宋一再阻拦她,非要自己掏钱去宾馆开个房,给她住。

 

毕竟老宋心知肚明,侄媳妇根本不会有钱,自己的收入虽然微薄,但是为了孩子能够睡好,却也不心疼。

 

“嘿嘿,您可能不知道,我晚上有起夜的习惯,尿多。”蒋冬雪一边铺着被褥一边回过头来笑道。

 

铺好被褥之后,蒋冬雪突然之间脸色有些羞红,她心想:蒋冬雪啊,你这是怎么了呢?你年纪轻轻的放着大好年华浪费着,却这样喜欢与这位半生沧桑的二叔呆在一起。难不成二叔就那么好吗?好到你难过的时候竟是想不起任何一个男人,有二叔陪伴在你身旁睡觉,就很踏实?

 

想到这里,蒋冬雪的脸上彻底转忧为喜,一抹恬淡如同茉莉的笑容在脸上盛放开来,非常享受这样踏实的感觉。

 

窗外夜空泛起微微鱼肚白,眼看着再过一会儿天空就要破晓,老宋一脚越过蒋冬雪的身体躺在里面睡觉。

 

一只脚越过去之后,另外一只脚正准备跟着越过去,一条白嫩大腿猛地抬起横亘在半空中。

 

老宋摸摸她的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傻孩子别闹,我是你二叔。”

 

蒋冬雪终于笑了,笑得那样开心、愉悦,躺在被窝里面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地眨动着。

 

白嫩玉足轻轻晃荡着,尽情撩拨着面前这位年华不再的沧桑男人。

 

老宋好不容易躺下之后,蒋冬雪将电灯关闭,笑道:“二叔,您每天一个人生活孤单寂寞吗?”

 

老宋微微笑着点头道:“寂寞,怎么会不寂寞呢。”

 

蒋冬雪害羞地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老宋,说道:“二叔,其实您这个年纪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的,您也并不算老嘛。”

 

老宋笑着一声叹息,道:“老了,都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麻木了。反正就是随缘呗,不像年轻时候了。”

 

蒋冬雪突然在心底生出一份喜欢,老宋虽然条件很差,可是却总是能够字字句句敲进她心里。

 

每一次与老公争吵,老宋为她所做的,都看在眼里呢。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bb2457cd588e5c357614f3f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