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摩托车上与岳:他吸着我的小豆豆/搓澡师傅故事

张德旺说:“张寒你个猴崽子总算给村里办了件人事儿,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上镇里去一趟,早上出发。”

“啊?去镇上?干嘛去呀?”张寒有些吃惊。

 

三虎不是说张德旺有事要去镇上办、让自己好趁这个当口去找机会弄马兰吗,这张德旺为什么又要带着自己?

 

“干嘛?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呀?”

 

张德旺道:“我今天跟镇里的宣传干事谈过你救人的事儿,他们说这事儿应该加大宣传力度,说不定市里还会派电视台来对你进行采访,所以我明天带你去镇上,给你小子买一身像样点的衣服,免得给咱村丢脸。”

 

张德旺也很想借着宣传张寒的机会,给自己捞一点政治资本,所以张寒的形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张寒一听,心里暗忖,市里的电视台都来采访?难道自己这次真要时来运转了?

 

不过,张德旺要带自己去镇上,看来跟三虎商量好的计划就得改变了。

 

见张寒只发着愣没有回应,张德旺有些不悦道:“你小子想啥呢?老子出钱给你买新衣裳,你还不愿意呀?”

 

张寒赶紧笑道:“当然愿意了,村长,谢谢你啊,等我放电影赚钱了就还给你!”

 

听了这话,张德旺摆摆手,一脸大方的开口道:“你个猴崽子,多给村里长长脸,买衣服的钱老子给你出了。”

 

说完,张德旺又补充道:“记住哈,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你早点起来到我家等着,要出发晚了你们可就赶不回来了。”

 

这话听着,让张寒有些疑惑。

 

你们?除了张德旺和自己,还有谁要去吗?

 

于是张寒问道:“我们赶不回来?村长,你不回来吗?我跟谁一起回来啊?”

 

张德旺说:“明天你跟我家马兰一起回来,她明天也想到镇上买几身新衣服,买完就让她跟你一起回来,我要去市里宣传部给你问问情况,最快也得大后天才能回来。”

 

张德旺咳嗽了一下,继续道:“山路危险,总不能让你马兰婶子一个人回吧?你给她做个伴,陪她一块回来我也好放心。记住了,明早六点上我们家等着。”

 

“我记清楚了,村长,谢谢你啊。”

 

想到自己即将和马兰一块回村,张寒差点欢呼雀跃起来。

 

那山路几十公里,他和马兰骑个摩托车得颠簸好几个小时,这中间有的是机会发生点什么。

 

一想到这儿,张寒心里便满是期待。

 

张德旺走后,等到了十点,张寒也悄悄摸出了家门。

 

他得去和三虎通通气,把情况告诉他。

 

不过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跟翠儿嫂子学本事……

 

上一章下一章关闭

杏儿刚才听到张寒和翠儿的对话,总觉得翠儿对张寒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似乎对张寒特别的在乎,于是心里便有些不开心,一时间也不太想搭理张寒。

 

加上现在她心里也着急,出门也有一段时间了,要是再不回去,张老师说不定就找过来了,于是便不等张寒有啥反应,白了张寒一眼,说:“我要回去了!”

 

说着,杏儿摸到床前,一边到处摸,一边问:“你刚才把我的手电筒扔哪儿了?”

 

张寒不知道杏儿为啥生气,便讨好道:“杏儿姐,我来帮你找。”

 

“哼。“杏儿见他殷勤的模样,心里的气消了些。

 

张寒摸到手电筒,递给杏儿后,小声说道:“杏儿姐,你先打手电筒回去吧。”

 

“你没有手电筒行吗?黑咕隆咚的?”杏儿虽然心里生他的气,但还是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嘴,可这话一出就后悔了,自己干嘛这么关心这个臭小子?

 

张寒这时坏笑道,“杏儿姐,你放心,不打手电筒我也不会摔死的,你还没有做我的女人呢!”

 

“死性不改,就摔死你。”

 

见他一直没个正经,杏儿表面气呼呼,心里却乐滋滋地。

 

不过俩人也没再寒暄,陆续出了门。

 

……

 

张寒来到张海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酒杯和下酒菜。

 

见张寒来了,张海起身笑道,“来,张寒兄弟,快坐快坐!“

 

张寒见张海面色有些发白,心说他估计还没从中午那顿酒里缓过来,于是便想着干脆再跟他喝一点,等他喝醉了,自己才好有机会亲近杏儿。

 

随即,张寒在饭桌前坐下之后,便对张海说道:”张老师,咱俩晚上再喝点!”

 

张海急忙摆摆手:“哎呀,算了,我酒量不如你,白天喝的难受,又吐了好几回,晚上咱就别喝了。”

 

杏儿这时候悄悄瞪了张寒一眼,知道张寒这时候又要跟张海喝酒是没安好心。

 

张寒看到杏儿的眼神,心里恨不能立刻就把张海喝趴下,于是便继续劝道:“张老师,晚上再喝点也没事,喝多了就直接睡觉,那样的话睡得更香。”

 

张海喝怕了,尴尬的说道:“今天哥哥实在喝不动了,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一醉方休!”

 

最终,因为张海一直拒绝,这晚上的一顿饭还是没有喝酒,在张海眼皮子底下,张寒和杏儿也没机会发生点什么。

 

吃完饭后,张寒知道张海也不可能让杏儿再送自己,于是自己便早早回去了。

 

回家后,张寒想着躺一会,等到十点路上没什么人了就去三虎家。

 

刚上了床,张寒就听外面有人喊:“张寒,你猴崽子在家吗?”

 

妈妈的,听这声音好像是村长张德旺,他来干嘛?

 

张寒心里嘀咕,嘴上应道,“哎,村长,我在家呢!”

 

说着,他下床给张德旺开了门。

 

门外,灵水村的老大张德旺打着手电筒,表情依旧那么严肃。

 

上下打量了张寒一会,张德旺说:“张寒你个猴崽子总算给村里办了件人事儿,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上镇里去一趟,早上出发。”

 

“啊?去镇上?干嘛去呀?”张寒有些吃惊。

 

三虎不是说张德旺有事要去镇上办、让自己好趁这个当口去找机会弄马兰吗,这张德旺为什么又要带着自己?

 

“干嘛?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呀?”

 

张德旺道:“我今天跟镇里的宣传干事谈过你救人的事儿,他们说这事儿应该加大宣传力度,说不定市里还会派电视台来对你进行采访,所以我明天带你去镇上,给你小子买一身像样点的衣服,免得给咱村丢脸。”

 

张德旺也很想借着宣传张寒的机会,给自己捞一点政治资本,所以张寒的形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张寒一听,心里暗忖,市里的电视台都来采访?难道自己这次真要时来运转了?

 

不过,张德旺要带自己去镇上,看来跟三虎商量好的计划就得改变了。

 

见张寒只发着愣没有回应,张德旺有些不悦道:“你小子想啥呢?老子出钱给你买新衣裳,你还不愿意呀?”

 

张寒赶紧笑道:“当然愿意了,村长,谢谢你啊,等我放电影赚钱了就还给你!”

 

听了这话,张德旺摆摆手,一脸大方的开口道:“你个猴崽子,多给村里长长脸,买衣服的钱老子给你出了。”

 

说完,张德旺又补充道:“记住哈,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你早点起来到我家等着,要出发晚了你们可就赶不回来了。”

 

这话听着,让张寒有些疑惑。

 

你们?除了张德旺和自己,还有谁要去吗?

 

于是张寒问道:“我们赶不回来?村长,你不回来吗?我跟谁一起回来啊?”

 

张德旺说:“明天你跟我家马兰一起回来,她明天也想到镇上买几身新衣服,买完就让她跟你一起回来,我要去市里宣传部给你问问情况,最快也得大后天才能回来。”

 

张德旺咳嗽了一下,继续道:“山路危险,总不能让你马兰婶子一个人回吧?你给她做个伴,陪她一块回来我也好放心。记住了,明早六点上我们家等着。”

 

“我记清楚了,村长,谢谢你啊。”

 

想到自己即将和马兰一块回村,张寒差点欢呼雀跃起来。

 

那山路几十公里,他和马兰骑个摩托车得颠簸好几个小时,这中间有的是机会发生点什么。

 

一想到这儿,张寒心里便满是期待。

 

张德旺走后,等到了十点,张寒也悄悄摸出了家门。

 

他得去和三虎通通气,把情况告诉他。

 

不过在他眼里,最重要的,还是好好跟翠儿嫂子学本事……

 

外面,三虎悄悄站在柴房的门口,将耳朵靠近柴门,听着里面张寒发出了粗重的呼吸声和翠儿那令他无比愤怒的呻吟声,一时间心跌入了谷底,眼里露出了彻骨的寒意。

 

草你张德旺的祖宗,不是你,老子的媳妇怎么会被张寒这小子搞?都是你害的,驴日的张德旺,老子一定要让张寒这小子今后天天弄你媳妇,天天给你个老小子戴绿帽子!

 

而地下室里,张寒的勇猛要比昨天更甚,凶猛异常。

 

他又怎么会猜到,今天的翠儿异常配合是为了要吸干他的子弹,特别是刚才听到头上的柴房响起的脚步声,翠儿就猜到可能是三虎过来偷听,一想到三虎就距离自己一堵墙的距离偷听,翠儿竟产生了一种报复和偷情的快感,一瞬间,浑身上下竟感觉有无数条暖流汇集在一起,往身下涌去……

 

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态,翠儿一拳打在张寒肩头上,娇声道:"死张寒,嫂子总有一天会被你弄死的,这才第二天你就这么厉害,以后谁还受得了你呀?"翠儿娇叹一声,和张寒死死的抱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同时到顶点。

 

张寒抱着翠儿,柔声说道:"嫂子,你真好,我就是觉得对不住三虎哥,所以,明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村长媳妇给弄到手。"

 

听到张寒提到马兰,翠儿脸色一变,虽然自己已经榨干了张寒,但是一想到马兰那骚浪蹄子那么年轻漂亮,有些吃醋的说道:"死小子,其实,嫂子还舍不得让你陪马兰呢!她比嫂子漂亮有气质,也年轻嫂子两岁,你不会有她就不要嫂子了吧?"

 

说完,翠儿还伸出手在张寒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下。

 

张寒只感觉一双小手划过自己的腰间,接着腰间便传来一阵痛感,赶紧求饶道:"嫂子,我错了,我怎么敢啊,我只会玩弄马兰,但不会对她有感情,不像嫂子,我昨晚感觉到了,嫂子是真心在疼我,我要一辈子报答你。"

 

"死小子,算嫂子没有白疼你,起来吧!快天亮了,你个死小子现在一次能弄一两个小时,我看明天你百分之百能把马兰给收服了。"

 

翠儿说着,手里还宝贝似的抚摸着小张寒。

 

两人大战一夜,直到天快亮了,张寒才从三虎家里溜了出来,回到自己家中。

 

到了家,张寒又眯了一会儿,还没起床,一位年轻少妇就推开门走了进来,这人正是张德旺的媳妇马兰。

 

她大大咧咧的推开张寒的门后,便见张寒这小子躺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穿着个大裤衩子,里面的宝贝将裤衩顶得老高。

 

马兰是个识货的女人,一看张寒这大帐篷就知道这小子本钱相当凑合,可是老公在外面等着,她也没办法做太长时间的欣赏,猛地一拍门框,开口道:“你个死张寒,几点了还不起床,昨晚村长没有跟你说清楚吗?今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发,再不起来你别去了!”

 

“啊!马兰婶子,对不起,我睡过头了”,张寒醒来后,发现马兰在门口气鼓鼓地瞪着他,忙表示歉意,然后坐了起来,可是,一瞥自己下面雄壮的态势,不禁羞红了脸,他这一红脸,马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目光好像盯得不是地方。

 

“臭小子,睡个觉也不想好事,快点,我们在山口等着你,慢了的话,别怪村长骂你。”马兰说完,转身走了。

 

张寒快速地起床洗漱,赶到了村头的山口,果然见村长张德旺黑着脸骑在摩托车上,他媳妇马兰坐在他身后。

 

张寒到了跟前,张德旺气呼呼地瞥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昨晚怎么跟你说的?你这要是在外面工作,还让领导亲自等你吗?干两天就让人开除了,赶紧上来!坐在你婶子后面!”。

 

张寒忙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村长,昨晚在张老师家喝了点酒,睡过头了。”

 

说着,他踅摸了一下摩托车以及马兰的背后。

 

见马兰穿着一身牛仔裤,鼓鼓的翘屁股蛋子煞是好看,他心想,这怎么坐呢?地方也不宽敞啊,自己坐上去的话会不会挨得太紧了?张德旺能乐意?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bb9b4daeba7adfbfaa99d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