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只蹭蹭不进去啥感觉|男朋友每次都撞得很响

你以为我这个当大伯母的,看着自己的傻侄子打光棍找不到媳妇不心疼吗?婆婆我是过来人,你刚才看傻狗子的眼神,婆婆懂!以后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只要你和傻狗子时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王翠兰说着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田瑶这下可是真的有点明白过来了,看来婆婆是真的想撮合自己和狗蛋两个!

 

可为什么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还那么冷淡呢?

 

想不通这些事情,田瑶赶忙又走到门口拉着王翠兰,说道:“妈,我送送你。”

 

王翠兰摆了摆手,语气突然变得凄苦了起来,说道:“田瑶啊,女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有机会就要好好享受!别像你妈我现在这样,你那公公……唉!”

 

说罢,王翠兰就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田瑶虽然心思简单,可回头一琢磨婆婆这话,顿时俏脸满是羞红。

 

想到这几年村里人的议论,田瑶隐约是知道公公赵河那方面是有毛病的。

 

据说当年婆婆生赵刚的时候,还特意到刘老汉那里给公公求药来着。

 

田瑶看着走远了的王翠兰,幽幽一叹:“这些年倒也苦了婆婆。”

 

转头一想到婆婆王翠兰竟然有意的鼓励自己和小叔子,田瑶整个身子都忍不住颤了颤。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田瑶嘴角痴痴的一笑,站在卧室的门外迟迟不敢进去。

 

以往没那么多心思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和傻小叔子睡一张床的。

 

虽然期间也会有各种身体上的接触,但那个时候也没想太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呀!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赵狗蛋给田瑶的感觉,好似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一年前就有了,只是当初田瑶也一直没当回事。

 

现在想来,估计是狗蛋成年了。

 

哪怕是傻子,也一定会想女人的!

 

一想到两人刚才在澡堂里的纠缠,田瑶的俏脸就热得发烫。

 

卧房里,赵狗蛋躺在床上,外面两个女人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自己那个疑心多虑的大伯母竟然突然转性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王翠兰不仅同意,还撮合嫂子和自己做那种事情,赵狗蛋顿时都觉得大伯母也没那么讨厌了。

 

咯吱!

 

卧室的门开了,被窝里的赵狗蛋耸了耸鼻尖,一股专属于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涌入了进来,和被子里的香气一模一样。

 

“狗蛋?狗蛋你睡了吗?”

 

田瑶站在床边,伸出小手戳了戳小叔子的胳膊。

 

见赵狗蛋没有反应后,田瑶才慢慢脱去裹在身上的浴巾,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躺在床上的赵狗蛋,早已睁开了眼睛。

 

咕噜——

 

眼睛的景色使得赵狗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而这声音,也是让田瑶顿时反应过来。

 

她连忙转过头来,小声的惊呼道:“狗蛋……你睡了没?”

 

赵狗蛋知道自己肯定被发现了,于是干脆睁开了眼睛,坐直身子说道:“姐姐,难受,狗蛋难受,睡觉难受。”

 

男人说着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只手拍打着自己的下身。

 

女人顿时惊叫一声:“呀!你个傻狗蛋……快,快把被子盖上!”

 

虽然之前在澡堂也见过一次,但这回却是在床上啊……

 

而且有了自己婆婆的那一番话,现在田瑶一看见小叔子,整个芳心都是颤抖的。

 

赵狗蛋可不知道女人心里咋想的,他跪坐在床上,哭丧着脸说道:“姐姐,狗蛋好难受,睡觉难受。”

 

田瑶咬着嘴唇,她知道从洗澡堂到现在,小叔子就一直憋着的。

 

雪梅姐可告诉过她,男人要是一直不发泄的话,往后都会憋出炎症来,说不定还会落下什么后遗症。

 

女人迟疑了半响,终于咬着牙说道:“狗蛋……你先转过身到床上躺好,嫂子先穿好衣服再……再来帮你好不好?”

 

赵狗蛋挠了挠头,又钻回了被窝,傻笑着说道:“姐姐睡,姐姐睡,帮狗蛋,狗蛋难受。”

 

田瑶咬着红唇,一想到待会将要面临的事情,整个身子好似被架在了火炉上烤着一样滚烫,小腹处也不由得一阵难耐,仿佛有好多蚂蚁在上面爬动着。

 

半响,女人终于穿好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爬上床,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小叔子。

 

赵狗蛋把头埋在女人香香软软的怀里,嘴里嘟囔着:“姐姐香,姐姐香,帮狗蛋,狗蛋难受。”

 

“唉……狗蛋是个傻子……我要是那样做的话……他也应该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吧……”

 

田瑶心里想着,便伸出了手……

 

对于自己婆婆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田瑶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

 

田瑶下意识的说道:“赵家……不是还有狗蛋嘛……他……他以后可以给赵家续香火的……”

 

王翠兰顿时凄苦的笑了一声,说道:“傻狗子是个傻子,哪里有姑娘会看上他?而且……傻狗子又不是我亲生的,虽然他也是赵家人,可只有你是我赵家的真正媳妇,只有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才真正算是我赵家的香火!”

 

田瑶被自己婆婆的奇怪逻辑弄得有些糊涂了。

 

农村是很讲究嫡系血缘关系的,赵狗蛋虽然也姓赵,可却不是公公赵河的亲生儿子。

 

这一点田瑶可以理解。

 

可现在赵家除了赵狗蛋之外,已经找不出另外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了呀?

 

就算自己想怀上赵家的孩子,到哪去找这么个男人呢?

 

田瑶皱了皱眉头,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自己这个婆婆还想让自己和公公做那种事情吗?

 

在农村,寡妇和公公借种续香火的事情并不少见,可田瑶是打死也不想那么做的。

 

田瑶咬着嘴唇说道:“妈,那……那你有什么主意嘛……”

 

其实在田瑶心里,她也很想给赵家传宗接代。

 

可奈何丈夫赵刚命不好,她虽然对赵刚没有什么感情,但既然已经嫁给了他,两人总归还是有夫妻之名的。

 

田瑶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她也懂。

 

王翠兰好似把自己这个儿媳妇的心思摸透了一样,她拉着田瑶的手暧昧一笑,说道:“傻狗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赵家血脉的延续,他爸赵涛又是村里第一个教书先生,要是在他这里断了香火,我这个当大伯母的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田瑶更纳闷了,看样子婆婆并不是想让自己和公公赵河做那种事情。

 

突然间,在田瑶心里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王翠兰没等田瑶说话,又继续说道:“我寻思着,你和傻狗子要是能怀上孩子,那这个孩子也算是我赵家两户都占了关系的……”

 

田瑶当下俏脸就红了,原来自己的婆婆竟然打得这个主意!

 

下意识的,田瑶甚至以为这是王翠兰在考验自己对赵刚的忠诚。

 

田瑶羞红了脸说道:“妈,你可别说了……我一直都把狗蛋当……当小叔子……你不要再诈我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c1e223bf4be6db25d1ac5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