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我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裤子小沅|想要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痒

娘的,这日头能晒死人,刚在河里洗了个澡又出了一身臭汗。”

 

不满的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温喆无奈的摇了摇头,迈开大步往家里走,刚一到村头路边的草稞子里就蹦出几个小孩,把温喆吓了一跳。

“傻子温,没事干,一天到晚瞎乱窜,打光棍,像你爹,早晚去吃大牢饭。”

 

此时的温喆正被太阳晒的心头冒火,见几个小孩在那乱叫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小王八蛋,谁教你们说这些的,再敢瞎说小心我拿针管子戳你们。

 

温喆最恨别人说他爹的事情了,他打小就没娘,是他爹把他拉扯大的。他爹是个赤脚医生,去年外出诊病结果就一去不复返。据说是把病人给弄死了,直接被送进了监狱,温喆打听了好久也不知道他爹被关在了哪个监狱,想去看看他爹都找不到地方,他老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但找不到他也没有办法。

 

要说这温喆也是够倒霉的,他今年十八,个头长相都不赖,就是有点能折腾。本来已经跟村里的二丫定了亲,没想到二丫他爹一听说他爹进了大狱,死活把那亲事给退了,弄的温喆在这小钱村里都抬不起头。

 

“哟,小喆呀,我正找你呢,你怎么跟那些小崽子置气呀?赶紧上你家,我这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快帮我瞧瞧。”

 

说话的是村长家的婆娘淑芬,外号田大嘴,温傻子的外号就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没准刚才那几个小孩喊的顺口溜也是她编出来的。

 

“呀,是婶子啊,肚子不舒服啊?那行,去我家给你看看。”

 

虽然温喆他爹被逮进了大狱,但温喆得到了他爹的真传,一般的病的也都能瞧。农村人有点小病小灾的都不愿意进城看,一是路远,二是钱也多。

 

淑芬扭着肥大的屁股走在前面,把温喆看的眼睛都有点花了。要说这淑芬也快四十岁的人了,但脸蛋看着就跟三十似得。

 

尤其是她那一对大屁股蛋子,甩起来十分诱人,温喆都想从后面直接把她推倒,好好的摸摸她那大腚盘子。

 

温喆家离村口不远,也就一分多钟的路。两个人进了温喆家屋子,淑芬直接就躺到看病的小床上,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小喆你快给婶子看看,婶子这肚子好像是有东西似的,老感觉顶的慌。”

 

温喆洗了手又把白大褂穿上,呵呵笑了两声。“没准是婶子你又踹娃了,村长可真是厉害,都有三个娃了还是这么能折腾。”

 

“小兔崽子,嘴里没好话,赶紧给我看看,等下还得下地干活呢。”说完淑芬就撩起衣服,露出她那白嫩的肚皮。

 

“没想到这娘们整天在地里忙活,肚皮还这么白。”温喆在她肚皮上扫了几圈,随后用手按了按,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可能是这娘们的妇科病闹腾的。

 

“婶子,没啥事,给你开点药吃也就好了。”温喆又在淑芬的肚皮上扫了两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就准备给淑芬拿药。

 

“我说小喆呀,你再给我好好看看,别糊弄我呀。”淑芬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温喆。温喆被她说的心里有点不高兴,心说我糊弄你干嘛。不过一想到这婆娘嘴那么讨厌,而且每次看病还都不给钱,温喆顿时就想好好捉弄她一下。

 

“行,婶子,那你躺下,把裤子脱了,我再好好给你看看。”淑芬一愣,随即说道:“脱裤子干啥?看个肚子还用脱裤子?”

 

“当然了。”温喆说的大义凛然,“我忽然想到你可能是妇科病引起的腹痛,要是不看看你下面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看下面?”淑芬不禁有些脸红,“我看那就不用看了。”

 

“可说好婶子,是你自己不看的,要是有啥大毛病将来要了你的命你可别怨我?”温喆一脸严肃,把淑芬说的有些害怕。

 

“还能要命?”见温喆郑重的点了点头淑芬不禁有些迟疑了。让她当着一个半大小子脱裤子实在有点难为情,但看到温喆一脸严肃的样子又不像开玩笑,万一真要有啥大病不看把命赔进去可就因小失大了。

 

“病不忌医,婶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会出去乱说。”温喆适当的补了一句,淑芬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又从新躺到床上。

 

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脱裤子总归是有些难为情,淑芬弄了半天才扭扭捏捏的把外面的裤子褪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花布裤衩。

 

“裤衩也得脱。”

 

此时温喆已经将门反锁,窗帘也都拉了上。温喆见淑芬半天都不肯脱上前一把就将淑芬的裤衩给拽了下来,淑芬一下子脸就变的通红。

 

而此时的温喆正在大量淑芬的下身,只见那茂盛的丛林下,一条细缝紧紧闭合。由于紧张,淑芬一直夹着大腿,温喆也只能看到那紧闭的大门,里面的东西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温喆兴奋不已,下面的东西“腾”的就立了起来,要不是有白大褂挡着,恐怕淑芬早就发现他不正常的地方了。

 

“婶子,把腿劈开,我得看看里面。”虽然心里急切的想看到淑芬下面的样子,但温喆还是装作十分镇定,要是被淑芬看出来自己是想占她便宜那可就不得了了。

 

“嗯。”淑芬轻轻答应了一声,随即慢慢分开双腿,门里的景色也完全展现在温喆面前。温喆一看到门里的嫩肉鼻血差点就窜出来,呼吸不由得也加重了一些。

 

情不自禁的温喆伸出手指在淑芬的门口摸了一下,淑芬顿时就是身子一颤。“我说小喆,看完了没,我这没啥问题吧?”

 

听到淑芬的话温喆赶紧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婶子,我这只是初步检查,还要深入一些,你有点准备。”

 

偷偷的摸了一把冷汗,温喆心说好险,幸好刚才淑芬没抬头看自己,要不发现自己这样子那肯定得知道这是在对她耍流氓呢。

 

“深入,咋深入呀?”淑芬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迷惑。而温喆只是呵呵一笑,把手指从淑芬下面的门口探了进去。“就这样深入,我得检查一下你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妇科病。”

 

手指一进去温喆就感觉自己的手指被一圈嫩肉所包裹,温喆心想女人书上说的女人这里面有伸缩性果然不假,虽然淑芬已经生过了三个孩子了但温喆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手指被淑芬给夹住了。

 

“这要是换成自己的家伙那感觉得有多奇妙?”温喆心里想着,手指一点点的向里伸进。而淑芬感觉到下面有异物闯进下意识的夹了几下,让温喆更是感觉爽的不行。

 

“我得摸摸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温喆说完就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指头在淑芬的下面上下搅动。淑芬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憋着不说话。而温喆看到淑芬憋红的脸就更加来劲了,动作也大了起来。

 

“我说小喆,行了吧,应该看完了吧?”淑芬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话,随着温喆手指不停的搅动一阵阵的快感袭上她的心头,这种异样的刺激让她几乎想大声叫喊,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一句话来。

 

“嗯,差不多了。”

 

温喆也不敢弄的时间太长,不然说不准这淑芬就反应过来了。依依不舍的抽出两根指头,温喆拿了块手指擦了擦,随后又把淑芬的下身也擦了几下,她那里已经泛滥成灾了。

 

“婶子,你这确实有妇科病,而且还不轻,我给你开点药你先吃着,等过一阵子你再来让我看看。”

 

温喆可不敢说淑芬根本没病,不然自己摸了人家这么半天结果啥事没有,那淑芬肯定得和他急。

 

淑芬急忙穿好裤子,接过温喆手里的药,脸上还带着一丝潮红,问道:“这药多少钱呀?”温喆微微一笑:“十块钱。”

 

“记账吧小喆,等有空我跟我家你叔说说,让你到村部弄个卫生室,到时候你还能拿工资呢。”说完淑芬就扭着屁股走了。

 

温喆一撇嘴,这放空炮的话淑芬跟他都说过不下十遍了,现在又来忽悠他,温喆哪能信她。不过想想自己刚才弄了她半天,这药给的也值了。

 

想到这里温喆不由得又咧开了嘴,高兴的笑了。

 

第二章 按摩

淑芬走了好一会温喆才从那美妙的感觉中缓过劲来,拿起针经慢慢的翻看。要说温喆他爹收集的医书也不少,但温喆都看不进去,唯独这本针经让他十分感兴趣。

 

这本书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他祖宗曾经是宫廷里的御医,医术很是了得。这书上的针灸方法十分特别,温喆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好了,钱寡妇不行了,温喆,温喆。”

 

院子里传来牛二蛋的叫声,温喆放下医书从椅子上站起,牛二蛋慌慌张张的跑进屋子,累的上气都不接下气。

 

“二蛋,你让狼撵了咋地,叫唤啥呀?谁不行了?”温喆笑呵呵的看着直喘粗气的二蛋,而二蛋则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是钱寡妇,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温喆一听知道出了大事,转身进屋背起药箱就跟着二蛋往钱寡妇家跑。

 

此时钱寡妇家已经有不少人,钱寡妇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二蛋一进钱寡妇家院子就开始喊:“让开,让开,小喆来了。”

 

村长钱高强一看到温喆,立刻叫人给他让开地方,说道:“小喆,你快看看钱寡妇这是咋的了,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钱高强家跟钱寡妇是邻居,他是在他家院子里看到钱寡妇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让二蛋去叫的温喆。温喆一到钱寡妇跟前就扒开她紧闭的双眼,见瞳孔已经开始放大,知道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紧搞不好就没救了。

 

随后温喆将手放在钱寡妇胸口,感觉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频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估计是心肌梗塞一类的病,不过他这里根本就没有治这类病的药。

 

“哎呀小喆,你那是往哪摸呢,等钱寡妇醒了要是知道你摸她胸脯子还不跟你急呀。”说话的是二丫他爹赵老二,他也住在钱寡妇隔壁,自从温喆他爹进了大狱他就没用正眼瞧过温喆,而且看温喆也越来越不顺眼。

 

“爹,你乱说啥,咱回家吧。”一边的二丫拽了拽赵老二,而赵老二瞪了二丫一眼,继续看着。温喆现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儿,而是三两下就把钱寡妇的外衣扯掉,露出里面的小红背心,钱寡妇的一对肉球也是若隐若现,一边的赵老二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这钱寡妇在这小钱村里绝对算的上是一枝花,村里不少老爷们都惦记她呢。尤其是那赵老二,没事总往钱寡妇家里窜。不过这钱寡妇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从来都没干过出格的事,赵老二也一直都没得逞。

 

“叔,让人撒了,我要给她施针。”温喆看向身边的钱高强,这钱寡妇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温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冒险用针经上的方法试一下。

 

钱高强看了一眼边上的人,“都散了吧,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围着。”

 

村长下令有谁敢不听,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唯独赵老二不愿意走,二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你也得回避一下。”温喆转头对钱高强说道,钱高强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扭头走出了院子。村长一走温喆一下就将钱寡妇的背心撕开,一对坚挺的肉球就暴露在空气中。

 

不过温喆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将医药箱打开取出针袋,捏了几根银针分别插在钱寡妇胸口的几个穴位上,手指捏着银针慢慢转动。

 

几根银针都落稳了温喆又拿出两根,分别插在钱寡妇的双乳之上,直到渗出血了才停止转动,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能不能救活钱寡妇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哟,我看你这方法不行,别人没救活再让你给弄死了,到时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狱。”院墙上露出赵老二的脑袋,一边不断用眼睛往钱寡妇的胸脯上扫,一边嘿嘿笑着说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没啥关系。”现在温喆最烦的就是赵老二,这家伙势利眼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让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被温喆噎了一下赵老二脸就更黑了,开口骂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个损爹一个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狱的货,幸好我没把闺女嫁给你。”“放你家的狗屁赵老二,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

 

温喆也被弄出火了,你骂我我也就忍了,可你连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面上温喆都想把这赵老二一脚踢死。

 

“你……”赵老二没想到这温喆能骂他,一时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地上传来了钱寡妇的声音,温喆一听也顾不上赵老二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时钱寡妇已经睁开了眼睛,想要起来,温喆一把将她按住,说道:“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温喆伸手在钱寡妇身上揪了几下,把银针都放进了针袋里。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钱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门帘,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墙头上的赵老二一见钱寡妇被救过来了,好像忘了温喆骂他这茬,立马嬉皮笑脸的说道:“妹子,你刚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帮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呀?”

 

钱寡妇看都没看赵老二一眼,她也想起来自己胸口一阵难受才躺在这的,看来是温喆救的自己。

 

“小喆呀,真是谢谢你了,你这是救了婶子一命,婶子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好。”虽然外衣扣子已经扣上不过温喆是蹲在钱寡妇侧面,通过纽扣之间的缝隙还能隐约看到钱寡妇那饱满的肉球。

 

刚才急着救人温喆也没啥想法,这一看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没啥婶子,应该做的,晚点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帮你看看。”

 

怕被钱寡妇看到自己的窘相,温喆背起药箱子就走。钱寡妇瞪了墙头上赵老二一眼,朝温喆的背影喊道:“等下婶子给你炖只小鸡,晚上给你送过去。”

 

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温喆的心绪才算是稳了下来,随即想到这针经居然这么厉害,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个宝贝,得好好钻研。

 

想到这里温喆拿起针经又看了起来,直到天都黑了外面响起了钱寡妇的声音。“小喆呀,婶子给你送吃的。”钱寡妇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离着老远温喆都能闻到饭盒里的香味。

 

“婶子,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给你把把脉。”温喆把钱寡妇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有啥不好意思的,婶子这命都是你救的,给你送点吃的算啥。你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婶子天天给你送吃的。”

 

温喆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事上纠缠。“婶子,我看你这病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得再让我施几次针,把你心脏周围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彻底没事了。”

 

“行,婶子都听你的。”钱寡妇点头说道,“那你把上衣都脱了吧。”温喆也不废话,他也饿了,想着给钱寡妇施完针自己得赶紧吃饭。

 

“脱衣服呀?”钱寡妇有点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这温喆也二十来岁了,要当着他面脱衣服钱寡妇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上身都脱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针。”温喆根本没看到钱寡妇脸都红了,现在他只想尝尝饭盒里的东西,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嗯。”钱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温喆救的时候不也光着上身吗,他已经看到过了,再让他看看也没啥。

 

想到这里钱寡妇脱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面的衬衣脱掉,露出里面的花布半截袖。见温喆眼睛只是盯着饭盒钱寡妇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把半截袖也脱掉,上身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小喆,给婶子施针吧。”

 

见温喆还是盯着饭盒钱寡妇腼腆的叫了一声,温喆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看向钱寡妇。这一看不要紧,温喆立马就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眼前是一对丰满挺翘的所在,钱寡妇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那一对肉球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象。两颗葡萄也是粉粉嫩嫩,就像新鲜的草莓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一下。

 

下午那阵温喆只顾着救人也没心思细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让他下身有了反应。“婶子,你真好看。”

 

虽然钱寡妇也常年在地里干活但皮肤却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净净,而且长相也很是不错,温喆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钱寡妇看。

 

“死小子,瞎说啥,赶紧给我施针。”钱寡妇红着脸对温喆说道,温喆也感觉自己失态,急忙让钱寡妇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将银针拿出,温喆瞄准一个穴道。“婶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钱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温喆面前睁眼。温喆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钱寡妇胸前的穴位。随即温喆连扎几针,钱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温喆施针完毕就开始在钱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钱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钱寡妇点了点头,温喆开始收针。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钱寡妇就感觉温喆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温喆将针全部收完,钱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好了吧小喆,我得回家了。”

 

温喆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钱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十分的难为情,听温喆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温喆说的一本正经,钱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温喆嘿嘿一笑,感觉到钱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分别罩在钱寡妇的两个肉球上,开始慢慢使劲。

 

第三章 女人

感觉到温喆手上的热度钱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钱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温喆的几根手指在钱寡妇的圆球边上按了几圈,随后用手掌按住两个圆球。钱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喆你干啥?把手拿开。”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温喆说的一本正经,而且刚才施针的时候胸脯上的确也扎了针。听温喆这么说钱寡妇也就不说话了,继续把眼睛闭上,任凭温喆在她胸部上不断的揉搓。

 

看着两个雪白的肉球在自己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温喆爽的不行,手指尖轻轻的在钱寡妇的樱桃上弹了一下,钱寡妇顿时身子一颤,又将眼睛睁开。

 

“这样能最好的促进你血管里的血液流通。”钱寡妇红着脸点了点头,而温喆见钱寡妇也没反对就更来劲了,手指轻轻的捏住钱寡妇的两个樱桃不停挑弄,很快那两粒樱桃就硬了起来。

 

“小喆,行了吧,婶子感觉好多了。”

 

此时钱寡妇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轻轻的在小床上扭动,加上她那纤细的小腰,就好像一条美女蛇似的,温喆真恨不得立马就把她的裤子扒掉,把她给就地正法。

 

“婶子,还要等一会儿,你这两点是血液集中处,是关键地方,要多按摩一会。”说完温喆低下头把钱寡妇的一颗樱桃含在嘴里,不住的吸允。钱寡妇“啊”了一声,身体不住的轻轻颤抖,就好像要打摆子似的。

 

“唾液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动,能让你早日康复。”温喆一边吸着樱桃一边把手摸向钱寡妇的肚皮,摩擦了一会手就渐渐移向钱寡妇的下身。

 

“小喆,你在家吧?婶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淑芬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本来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温喆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就恢复的理智,急忙站起。而钱寡妇也赶紧穿上衣服,抬腿从床上下来,只说了句“我走了”就朝外面走去,看都不敢看温喆。

 

“哟,这不是钱大妹子吗,今天听说你差点出事,怎么了,这是看完了?”钱寡妇满脸通红,也幸好温喆家的灯不是很亮,在院子里也看不出来,钱寡妇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这是咋了?着急忙慌的。”淑芬走进屋里,手里也拎着个饭盒。见桌上有一个,不禁问道:“这是钱寡妇给你拿的?”

 

见温喆点头淑芬不禁一笑:“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钱寡妇也会给男的送吃的?他不是把自己当圣女吗,不怕传闲话呀?”

 

“能传啥闲话,我今天救了她一命,就送点吃的还能咋的。再说了,她比我大一辈儿呢,是我婶子。”

 

这淑芬的嘴温喆是很清楚的,要是不说明白没准就得从她嘴里出去什么闲话。“婶子,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呢?还给我带吃的。”

 

一听到温喆的话淑芬也不在刚才的事上纠结,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小喆呀,你今天不是帮婶子看出毛病了吗,婶子不太放心,想让你再帮着看看,顺便给婶子也扎上几针。”

 

淑芬一脸笑意的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温喆明白了,肯定是今天自己用银针救钱寡妇的事让她听说了,不然她不会晚上又跑到他家里来,除非是欠日了。

 

“婶子,你那病不严重,我给你开的药你吃了就成,根本就不用扎针。”温喆现在是饿的不行了,只想先吃饭,哪还有心思给淑芬施针呐。

 

“哟,你这小崽子,给钱寡妇扎就行,给我扎就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跟那个钱寡妇有啥事呀?”

 

一听这话温喆吓了一跳,这闲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钱寡妇守寡七八年都没传出什么闲话,要是因为自己把人家的名声给毁了那可就不好了。

 

再说温喆也没娶媳妇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声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没戏了不等于别的姑娘也跟他没戏,要是传出他和钱寡妇有一腿,那以后他就不用在村里待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c1ff51b42b06b27ff9e9b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