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贴合 湿润 床单 进入gl

看来这事儿躲不过去了,要是没有确定,这肥婆也不会拿着找上门来。

娘的,横竖都是这么一回事儿,怕个锤子怕?

 

老李把心一横,挺了挺腰杆,气急败坏的说道:“是老子又咋了?有胆子你就喊,让邻里八居都知道,妈的,搞毛了老子,把你们婆媳两个一起扔到床上搞!”

 

说完,狠狠的一甩袖子,转头下楼走了。

 

李玉莲站在老李门口,愣了好久,又缓缓蹲下身子突然默默的笑了起来。

 

“婆媳俩……一起搞……”

 

“一起搞……”

 

“这个死老头,还说不喜欢老娘?你看…你看……这回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想搞我儿媳妇儿,还不忘把老娘带进去,死鬼……真真讨厌……”

 

“不过一起……好像……”

 

“只要他高兴,一起怕啥?又不是自个亲闺女……”

 

说着说着,又感觉身下一阵燥痒难受,抽出自己肥胖的手指头,摸了下去。

 

不一会儿,就来了感觉。

 

老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实在没地方可去,又想着不知道林语霏那小丫头回来了没有?

 

便向着学校走去,在门卫室和安保同事,有的没的聊了半天,眼睛却是心不在焉的一直往校门瞟。

 

天色渐渐昏暗,可还是没有看到林语霏的身影。

 

“莫不成,这小丫头已经会宿舍了?“”

 

老李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又慢慢渡步。

 

到宿舍楼下,在那儿踟踟蹰蹰的观察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林语霏,想来怕是要睡觉了吧?

 

老李摇了摇有些发沉的脑袋,慢慢走出了校园,便要回家。

 

又突然响起李玉莲怕是会不依不饶,担心那肥婆娘还在门口守着,便在街上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可能是前一夜手炮打得太多,实在是乏的厉害,靠着墙角就这么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来,把老李给吹醒了。

 

老李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缓缓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想来那李玉莲应该没守着了吧?

 

想到这里,便拍拍大臀,打算往家里走。

 

刚一转弯,就看见远处,摇摇晃晃的走来一个女人。

 

让女人身形修长,披肩长发胡乱的遮盖着脸庞,浅灰色的职业套裙到处是褶皱和湿痕,包裹着圆滚滚的大臀,脖子上还套着一个精致的小包包。

 

只见那女人两手胡乱的摆动,穿着高跟鞋的修长双腿,像拧麻花似的左右摇摆,看样子喝的不少。

 

老李,眼中一亮,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

 

要是别人,老李可能不认识,可这套浅灰色的职业套裙,老李今天下午可是看了好几回,绝对不会认错,这不就是校长王婉芳吗?

 

哼哼……这真是天赐良机。

 

白天,刚刚被这两口子扣了一个月工钱,现在这女人就送上了门。

 

要是不报复一下,我还是老李吗?

又想起刘勇的话,这女人就不是个正经人,心里又有些不想碰这个女人。

 

想着想着,王婉芳已经来到了,老李面前。

 

老李把心一横,反正是给姓杨的,戴绿帽子,不干白不干。

 

想完,老李一步横移出去,双手架在了王婉芳的腋下。

 

王婉芳本就有些步履蹒跚,被老李一架,顺势便扑在了老李的身上。

 

感受着胸前的坚挺柔软,老李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没想到这浪货,年纪不小,胸部还这么饱满有弹性,虽说是小了点,不过感觉倒是真不错。

 

“嗯……你个死鬼,再……来嘛,继续……续……喝,我还没喝够呢……”

 

老李心中一乐,看来这浪娘们真喝了不少,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在喝酒呢。

 

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老李顿时恶向胆边生,双手回缩,把站立不稳的王婉芳,微微扶正了些,右手绕过后背架着王婉芳,五指堪堪搭在右胸上,不断摩擦着,左手穿过早已解开的衬衫扣,伸了进去。

 

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柔嫩弹滑,老李更是血脉膨胀,这女人的罩罩,居然早就已经解开了。

 

此时的王婉芳早已神志不清,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些胡话。

 

老李开心的不行,又四下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大街,心想着在这大街上可要不得,网易被人撞见,岂不是现场直播了?还是回家吧。

 

想完就扶着王婉芳往家里走去。

 

来到楼下,突然又想起了李玉莲那肥婆,担心那肥婆还在门口守着,在楼下踌躇了良久。

 

唉……看来不能回家,可是又该去哪儿呢?

 

接着,老李又想起了自己刚到学校上班的时候,刘勇那小子欺生,安排自己去教学楼里的校长室疏通马桶。

 

记得那一天,校长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自己疏通好后,趁着没人,在校长室里溜达了一圈。

 

在办公桌的侧后方有一扇小门,门是锁着的,自己踩着椅子爬上文件柜,从顶上的排气孔瞅了两眼。

 

那是一个大概四五平方的小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小床,应该是给学校校长准备的休息室。

 

想着现在这个时间,安保队的同事应该也已经睡觉了,自己身上有学校大门的备用钥匙,倒不如去那个小屋里把事给办了。

 

想完老李就扶起王婉芳,向着学校走去。

 

王婉芳估计是酒已经冲了头,动作越来越小,说的话也越来越少,身体更是越来越沉,怕是就要睡着了。

 

果不其然,才驾着她走了百来米,身侧的王婉芳就安静下来,任凭老李怎么用力扶,也是一动都不动。

 

老李无奈,只好把她背在背上,继续往学校走。

 

等来到学校大门,果然看见门卫室的灯已经熄灭了,老李轻轻放下背后已经睡着的王婉芳,摸出备用钥匙,偷偷打开了侧面的小门。

 

接着,又把王婉芳抱了进去,跟做贼似的轻轻把小门关好锁上。

 

教学楼里一片漆黑,老李就这么背着王婉芳,摸黑上了三楼,来到校长室门前,打开王婉芳胸前的小包,取出一串钥匙,一把一把的试。

 

没试几把门就开了,老李把王婉芳抱进去,放到校长室的沙发上,接着又赶紧把门关好,从里面反锁。

 

老李担心被别人发现,没敢开灯,摸黑又来到那个小门前,拿着那串钥匙,一把一把的试,没一会,就把那道小门打开了。

 

老李摸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借着手机上微弱的光,四下打量这个房间,才发现这个房间里四面都是墙,只有右侧墙壁最上方的位置,留了一个排气孔,连通着外面的房间,小房间不大,仅仅摆了一张床,还有一个小小的床头柜子,柜子上放着一个台灯。

 

老李上前把台灯打开,把门关好,来到外室仔细看了一遍,感觉从外面看的话,几乎看不到里面的灯光,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接着,老李把已经睡着的王婉芳,从沙发上搬到小房间里的床上,猴急的把门关好。

 

老李站在床前,看着床上这个睡熟中女人精致的瓜子脸,心中大感惋惜,这女人四十出头了还这么漂亮,要是再早二十年,那得漂亮成什么样啊?

 

老李慢慢跪在床上,伸出手缓缓把套装上衣的衣扣解开,又一颗一颗把白色衬衫剩下的几颗扣子全部解开,伸手把早已松开的罩罩挑了下来,

 

白皙的小腹微微有些松弛,上面还隐约有几条几乎浅不可见的痕迹,看样子是生养过。

 

老李有些发愣,不是听说校长没孩子吗?

 

不过这个时候老李也顾不了那么多,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把目光再往上移一些,那并不算大的小山包依然坚挺。

 

老李如机械般伸出双手,一只手覆盖的小山包上不住抓捏,另一只手在小腹上来回抚摸,依然紧致柔滑的触觉反馈回老李的大脑,更让他冲动不已。

 

缓缓俯下身子,近距离看着那张精致的瓜子小脸,长长的睫毛,直挺的鼻梁,微微外翻上翘的小嘴,还有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些粉红的纤细颈脖。

 

多么漂亮的杰作啊!老李心中叹息,如果不是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了几道浅微的折痕,应该会更加完美。

 

不自禁的,老李的嘴巴探了上去,含住那有些微微蠕动的双唇,丝滑细腻的触感让老李沉沦。

 

不觉间老李开始大力的吮吻起来,叩开牙关,探进去拼命的搅动。

 

带着酒精味道的芬芳,冲击着老李的脑海,让他更是无法停顿,双手也不知何时全都攀上了小山包,开始大力的揉搓。

 

“嗯……”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闷哼响起。

 

王婉芳的眉头开始紧皱,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一道浓烈的酒精味道,直冲进老李的喉管。

 

老李心道要坏,赶紧起身,把王婉芳拖到床边,从床下取出个脸盆。

 

刚把脸盆放好,就见王婉芳猛烈地呕吐了起来,难闻的味道呛得老李直皱眉头,原本的满腔激情,瞬间被扑灭了个干净。

 

醒了,怎么办?

 

王婉芳吐了一会儿,又一头栽在床上睡了下去。

 

老李无奈的摇摇头,抽出纸巾擦了擦王婉芳的嘴角,又捏着鼻子,端起那盆呕吐物走去厕所,倒进了马桶里。

 

回来后,闻着小屋里难闻的酸腐气息,老李眉头不由紧皱。

 

被这么一打断,一时间便没了兴致,看着床上沉睡的女人,老李默默的掏出烟,点上一只,坐在床头沉思了起来。

 

“老李啊,老李你看你这办的叫什么事儿?”

 

“自从老伴去世以后,自己的心思越来越不干净了,跟挣脱缰绳的野马似的,越来越不安分,十几岁的未成年小姑娘你也下手,别人家的老婆一个少妇你也下手,现如今,你居然都开始打算强了别人的老婆,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不就是一个月的工资吗?不就是被人家阴了一次吗?多大的深仇大恨了?至于这么弄吗?”

 

“老李啊,老李你还是不是个人?”

 

“咳,咳咳……咳……”

 

一不小心,吸猛了一口,老李拍着胸脯狠狠地咳了几声。

 

把烟灭掉,老李站起身,便要向门外走去。

 

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了床上的王婉芳,只见王婉芳侧趴在床上,睡得正是香甜。

 

已经解开的衣服侧着拖在身后,未遮严实的细腰上,漏出一点点血红的痕迹。

 

劳力心觉不妥,趴在床边,伸手把王婉芳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慢慢掀起。

 

顿时间,老李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王婉芳的背上,横七竖八的密布着一道道伤痕,有的已经变成了略暗的痕印,有的结着暗红色的疤,还有八九处往外渗着殷红的鲜血,把雪白的衬衫都染了七八条血印。

 

老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伤痕,整个人都呆滞了几分。

 

实在想象不出一个人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愿意被别人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可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是一个学校的校长,这怎么可能?

 

难道就是为了找刺激吗?可是她平时又是那么傲娇的一个人,怎么看都不像啊?

 

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沿着那些血痕的边缘抖抖嗦嗦的抚过。

 

突然间,老李开始在心里同情这个女人。

 

“你……是谁?”

 

突兀的声音响起,老李抚在后背上的手僵了一下,又匆忙收了回来。

 

“我……知道你是谁?“”

 

王婉芳依然闭着双眼,语气很是淡漠。

 

“你……你醒啦?”

 

老李讪讪说了一句,一脸的尴尬。

 

王婉芳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问话,只是淡淡地说:“打开柜子,取出里面那个白色的包”

 

老李依言,打开床头的小柜子,把包取了出来,放在床上。

 

只听王婉芳继续讲:”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老李愣了愣,两只手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动作快一点,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个男人?”

 

王婉芳又催了一声。

 

老李咬了咬牙,伸出依旧有些哆嗦的双手,脱下了王婉芳的外衣,又把那件染着血色的衬衫,慢慢的褪了下来。

 

完美的曲线和那猩红的血迹给了老李强烈的精神冲击。

 

“打开包,取出那个蓝色的盒子打开,给我抹上”

 

老李打开那白色的包,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里面是些绷带、棉签、酒精之类的东西,还有两三个盒子,其中那个蓝色的盒子最大最显眼。

 

老李取出来打开,里面是一种白色的药膏,又在包里翻出了棉签,挑了一点药膏,开始往那些伤痕上涂抹。

 

刚一碰到那些伤口,王婉芳的身子就猛地缩了缩。

 

“用手……”

 

老李哦了一声,赶紧到卫生间把手洗了洗,用手指勾出一大块药膏,双手搓了搓,动作轻柔的开始在王婉芳的背上涂抹。

 

突然,闭着眼睛的王婉芳开始小声抽涕。

 

老李怔了怔,赶忙停下双手,小心翼翼的问道:“很疼吗?”

 

“不要管我,继续做你的事情”王婉芳哽咽着说道。

 

老李赶紧继续,只是动作更轻柔了两分。

 

过了小半个钟头,老李才把药膏涂完,王婉芳的哭泣声也渐渐停了,好像睡着了一样。

 

老李把药膏盖好放回包里,又把包放进了柜子。

 

看着好像已经睡着的王婉芳,老李起身,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

 

手刚一搭在把手上,便又响起了王婉芳的声音:“你要敢走,我就报警”

 

老李顿时僵在了那里,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又缓缓回到了床边。

 

此时的老李,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在准备接受家长的惩罚。

 

而王婉芳的再一次沉默,让老李更是局促不安。

 

王婉芳虽然闭着眼睛看似入睡,那微微抖动的睫毛和轻咬着的嘴唇,却也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喝了那么多酒,确实让她身体有些麻木,可是她的思维却并没有完全丧失,她知道背后的人就是今天被自己罚了一个月工资的老李,因为在街上被他架住的那一刻,就看到了他的脸,她也知道是这个男人把自己背到了学校,背进了校长室。

 

她知道这个男人心怀不轨,可是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在她呕吐之后,轻轻擦拭她的嘴角。

 

所以她的内心很不平静,她很想快点把身后的男人赶出去,可是她内心又渴望着在这个时候,有个人陪伴着自己。

 

她沉默了很久,感受着身后这个男人的手足无措。

 

她忽然很想笑,笑自己都已经躺在床上了这个男人居然站在床头发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d420b5f78237d55bdad3ef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