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农民工为啥几把那么大/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星期天,贾鱼口中哼着荤调子,骑着二手摩托车突突突的奔夹皮沟村走马上任。

 

正走到半路电话响了,贾鱼停下摩托车,问:“谁呀?”

 

“是夹皮沟村的贾鱼书记吧?我是夹皮沟镇的镇党委秘书,通知你一下,先到我们镇党委报道。”话筒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甜美中带着一丝冷漠。

这声音咋这么冷?莫非是个性冷淡?

 

贾鱼暗自嘀咕,嘴上却说:“好吧,我这就过去,对了,你是镇党委秘书,你叫啥名啊?”

 

“我叫张宁,你赶紧来报道吧。”张宁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根本不和贾鱼多说。

 

“擦,这小娘子脾气挺撅啊!”贾鱼轻笑,再次发动摩托车。

 

夹皮沟镇下属两个乡,十四个自然村,镇政府是两层白色的小楼,一楼办公,二楼为宿舍。

 

贾鱼骑着小摩托车突突突的进了大院,心想这地方真穷啊,连个看收发的都没有。

 

一楼办公区空荡荡的没人,贾鱼直接上了二楼,正见走廊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大屁股女孩儿往前走着,听见脚步声,女孩儿回过头来。

 

这女孩儿肤色白嫩,单眼皮,但眼睛却很漂亮,穿着浅绿衬衫,隐约能看见里面黑色的里衣,包裹着白花花的肉球,浅蓝色的牛仔裤,勾画出窈窕的身材,看的贾鱼眼睛都直了。

 

女孩儿面色冷漠,冷冷的目光看着贾鱼,带着质疑问:“你谁?”

 

“呃……你就是张宁吧?刚才咱俩通过电话的,我叫贾鱼,你好,你好!”贾鱼舔脸笑着,双手伸过去要握手,整个楼就这一个人,肯定就是刚才那个‘性冷淡’的镇政府秘书了。

 

张宁两眼眯缝着,把手背到背后,疑惑的看着贾鱼:“你就是贾鱼?没搞错吧?你才多大啊?”

 

差不多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这应该是个高中生才对吧?怎么可能是第一书记?

 

“我都二十了,长得有点面嫩,其实内心还是很成熟的。”贾鱼挠挠头看着她笑,心里暗赞,这女孩儿虽然冷了点,但却很有性格,俺就喜欢这样的。

 

“柳镇长出去了,我先带你去房间看看吧。”张宁直接转身,边往前走边介绍说。

 

“你是县里空降的第一书记,伙食关系和住宿都在镇政府宿舍,也就是在这二楼,夹皮沟离这里就一里多路,你下乡工作来回也方便。”

 

“哦,张秘书,我问一下,咱这宿舍多少人住啊?”贾鱼来了兴趣,要是张宁一个人住,那可就爽歪歪了,搞不好他还能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目前我跟柳镇长也是从县委过来的,就我们两个女生住在这里。”

 

“呀,这么说柳镇长也是女的?”贾鱼眼神一亮,更加兴奋了,这是要双飞的节奏啊。

 

“女的怎么了?女的就不能当镇长了?”张宁回头瞪了他一眼,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贾鱼心里更喜欢。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贾鱼想要解释,可张宁压根不听,冷声道:“你是啥意思我不管,5号是你的房间,我跟柳镇长的房间在里面1号和2号,其他宿舍暂时空着。”

 

“好,好的。”贾鱼接过钥匙,心里美滋滋的,没想到能跟这么漂亮又冰冷的女秘书住一块,真是天赐良机啊。

 

不过5号房间挨着走廊,1号和2号是在里面,显然自己成了看门的了,不过给这个大屁股冷美人看门也不错,就不知道那个柳镇长长得啥样?

 

“对了,你要是现在没啥事就去夹皮沟上任吧,注意要搞好村民关系,带领那里的村民勤劳致富。”张宁说完要回房间。

 

但她见贾鱼站着没动,又瞪了他一眼问:“还有事儿?”

 

贾鱼搓着手坏笑:“有事儿,张秘书,问一下你今年多大啊?”

 

“我……你管我多大?你赶紧去上任去,这是工作时间,少谈跟工作以外的事情!”张宁说完砰的关上了门。

 

“喂呀?”贾鱼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张宁那张冷冷的俏脸却让他更喜欢,觉得张宁越是生气就越美,尤其是那双漂亮的眼睛,瞪人都那么好看。

 

贾鱼没有骑摩托,出了镇政府大门,就能看到夹皮沟村的影子。

 

正值七月份,青山绿水环绕的村庄,像是襁褓中的小婴儿

 

贾鱼边走边想,这山上就有很多好东西啊,例如山核桃、野梨、野菜之类的,把这些东西摘下来卖到城里去肯定很火的,咋还能是全县数一数二的落后村呢?

 

不知不觉进了村子到了村部,这村部两间平房,一副荒废的模样,里面冒烟骨朵的,一个老头正在烧水。

 

“咳咳……你是谁啊?”老头子见有人进来,揉着眼睛出门问。

 

“哦,我叫贾鱼,是咱们夹皮沟的第一书记。”

 

“你是第一书记?没弄错吧?你才多大啊?我是村长张才。”

 

“呵呵,原来是张村长啊,这工作能力跟年龄没啥关系吧,你看周瑜十几岁就可以挂帅了,姜子牙老不死的七十多了才捯饬到领导岗位上去,所以有志不在年高。”

 

张才被气了个倒仰,心想啥叫姜子牙老不死的?自己六十了,难道也是老不死的么?

 

········

第二章女秘书

········

“好吧,贾书记啊,夹皮沟的村干部可不好干啊,你进来随便坐吧,我给你烧点水喝。”

 

贾鱼进了村部,发现到处是灰土,无语的说:“张村长,这屋里也太乱了,能不能找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啥的,来给收拾收拾啊?”

 

张才撇嘴摇头:“大姑娘小媳妇没有,这年头都去外面打工了,老太太倒有几个。”

 

“那算了,我自己来收拾吧。”贾鱼连连摆手,自己拾掇了起来。

 

张才鄙视的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还惦记大姑娘小媳妇?你来干啥的不知道么?

 

水烧开了,张才打开一个铁盒子,里面空空如也。

 

拍了拍脑袋冲贾鱼说:“贾书记啊,我这记性不好,忘了买茶叶了,你先拾掇着,我去小卖店买茶叶,一会儿就回来。”

 

“去吧,去吧。”贾鱼继续拾掇。

 

张才摇头叹气的走出村部,贾鱼拾掇一会儿也有些烦了。

 

就坐在院子里一颗老杏树下嘀咕,自己一个第一书记,这么大的官,就没有几个手下人让自己管管?

 

正烦闷着,坐着时不时的左顾右盼,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发着呆。

 

这时候门外传来几个人的喧哗嘈杂声音,牛气冲天走进来几个吊儿郎当的社会毛头小子。

 

这小子细长的身高,茶壶盖的头型,耳朵扎着耳钱子,脖子上挂个细细的金链子。

 

进了院子先瞥了一眼杏树下的贾鱼,冷声道:“小子,看见张才村长了吗?”

 

贾鱼没搭理他。

 

这小子一瞪眼,大声道:“我他妈的跟你说话哪!你他妈的聋啊!”

 

“呵呵……你咋知道我耳背?来,凑近点说。”

 

“妈的!”这小子又骂了一句。

 

走到贾鱼跟前:“我问你看没看见张村长。”

 

“你找他啥事儿?”

 

“没啥事,听说这两天又要来个傻逼第一书记?我问问啥时来,我再打跑一个。”

 

贾鱼又笑问:“你为啥要打书记?”

 

“靠,打跑他我来当!”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脸上一痛。

 

接着两腿一飘,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接着脸上又砰砰挨了两拳,耳边传来咒骂声。

 

“他妈的,既然你要打老子,老子就先他妈的干翻你!妈的!”贾鱼骂骂咧咧的又狠狠踢了几脚。

 

“住手!快别打了!”买茶叶回来的张才忙跑过来拉架,村部门口几个看热闹的村民,这时也过来拉架。

 

把贾鱼拉到一边,张才又去扶被打的那小子:“李闯啊,快回家去吧。”

 

李闯推开张才,点着贾鱼恶狠狠道:“他妈的!你就是第一书记?行,小崽子,你给我等着,你敢打我?我他妈的弄死你!”

 

撂下一句狠话,李闯跑出院子。

 

张才埋怨道:“贾书记啊,你可是第一书记啊,你咋能跟村民打架哪?”

 

“切,我是里这当村书记的,又不是来挨揍的。”

 

张才无语了,把看热闹的村民遣散了,又把贾鱼拉进屋。

 

“贾支书,你惹祸了,那个李闯是村里的混混,也认识一些镇里的混混,先前上级派下来的第一书记都让他们给整走了,他们不明着来,都暗地报复,你要小心啊。”

 

“嘿嘿,老村长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咱们领导干部就应该跟这种坏人坏事作斗争,咱们怕事儿,那老百姓岂不是更怕?还咋把咱村领导当主心骨,当靠山了?”

 

张才叹了口气,把茶沏上,心想这货看来也不是啥好东西。

 

中午,张才回家吃饭。

 

张才家三间砖房,打开铁大门进了院子。

 

听见了门响,一个十七八岁、梳着两只小辫子的女孩儿,端着盘子走了出来。

 

“爷爷回来了啊,听说第一书记来了?”女孩儿甜甜的问。

 

“唉,小圆别说了,赶紧吃饭吧。”张才不知怎的,心里总有点发慌。

 

女孩儿答应一声,又进屋端饭。

 

在院子中间沙果树下放着一张小炕桌,爷孙俩刚坐在马架凳上准备吃饭。

 

这时外面有人喊:“请问这是张村长家吗?”

 

“唔。”张才刚应了一声,铁大门便被打开,贾鱼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

 

“张村长,真巧啊!你正吃饭呐!”贾鱼笑的很开心,因为他看到了肉。张才看见他就感觉一阵胃疼,心想怕谁来谁。“贾书记,你吃过了吧?”

 

“唉,还没吃哪,我刚给镇里打电话,镇秘书说中午给我伙食补助,让我在村里吃派饭,我觉得咱领导干部不能扰民,就来你家里了,对了张村长,这位姑娘是……”

 

贾鱼说着冲张园园眨眨眼。

 

张园园咯咯笑道:“不会吧?你就是新来的第一书记?”

 

张才瞪了孙女一眼:“小丫头别没大没小的,赶紧去给你贾叔叔取个马夹凳来。”

 

“切,他的样子跟我岁数差不多,我才不管他叫叔叔呢。”张园园瘪瘪嘴,晃着小辫子回屋拿了个小板凳出来。“贾哥,给你。”

 

“嘿嘿,我辈分大。”贾鱼笑嘻嘻的接过板凳,坐下来挥舞筷子说。

 

“吃吃吃,大家别客气。”说完他先夹了一只鸡腿开啃。

 

张才又咳嗽了起来,这咳嗽是心疼的。

 

这鸡是前几天大儿子送过来的,正好今天炖上了,让贾鱼这小子给逮到了,这小子的命也太好了。而且还是个自来熟,这整的跟他家是的,自己倒成了客人了。

 

一只鸡没多久让贾鱼给消灭了一大半,张才心想这可不是贾鱼,这简直就是黄鼠狼啊!

 

········

第三章 暗地报复

········

吃饱喝足,贾鱼开始在院子里来回走动,像是在遛食。

 

张才看着桌上他啃的那一堆鸡骨头就胃疼。

 

贾鱼溜了几圈,又抬头摘了几颗沙果树上的沙果,清脆的嚼着。“嗯,张村长,你家这果子也不错,一会儿我摘点走,回村部吃去。”

 

张才脑门上都见汗了,这家伙是打算吃不了兜着走啊!

 

“小圆啊,吃完了吗?吃完了赶紧收拾吧,一会儿我还得跟你贾叔叔去村部工作那。”

 

“哦。”张园园嗯了一声,收拾桌子,刷碗去了。

 

贾鱼啧啧啧道:“老张啊,你家……还有闺女哪?”

 

“那是我孙女!”张才警惕的白了一眼贾鱼,就好像防黄鼠狼似的。

 

不一会儿,张园园又搬了张小课桌出来,开始复习功课。

 

贾鱼也凑过去笑嘻嘻的看着。“呷?圆圆呐,让叔叔看看,你这是在学习呐?”

 

“贾哥,咱都是同龄人,你能不能别占我便宜?快要高考了,我在复习高中课程呢,对了贾哥,你现在都当村支书了,是不是不念书了?”张园园无语的抱怨,可接着就岔开了话题。

 

乌黑的大眼睛盯着贾鱼,说不出的甜美可爱。

 

“哦,我初二就不念了,嘿嘿。”

 

张才听到这句话眼前一亮,这贾鱼像是在勾搭自己孙女,但你个初二就不念书的,怎么有勇气勾搭自己要考大学的孙女呢。

 

忙呵呵笑道:“孙女啊,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出息,你赶紧好好的复习吧。”

 

“哎……可是我有挺多的题不会做啊!”张园园揉着白嫩嫩的额头叹气。

 

“呷,让贾叔叔帮你看看。”贾鱼又往前凑了凑,鼻尖离着张园园身子很近。

 

张才鄙视的看着他。“贾鱼啊,我孙女可是高三,你初二就不念书了,还能看懂高三的题?”

 

张园园只是觉得有趣,反正自己也不会做,就指了两道题给他看。

 

“这个啊,挺简单的,你看,在这里做一条辅助线,这里再做一条,不就成了么?”

 

张园园不禁吓了一跳,按照贾鱼这样划辅助线,还真能解了。

 

“贾哥,你真行!你真的是初二就不念书的么?”张园园眼中闪着亮光。

 

“哈哈!其实我觉得学校里的那些东西太简单了,一点都不好玩,对了,还有哪道题不会,我都给你解开。”

 

“嗯。”张园园又指了几道题。

 

贾鱼不仅给解开了,而且还给她讲解,他讲解的特别恰当,就像是一根针,一下子就刺透了张园园那层懵懂的膜,瞬间就通气明白了。

 

“贾哥,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当个大学教授了。”张园园兴奋的手舞足蹈,不遗余力的夸赞。

 

“嗯,我正在朝教授的方向努力。”贾鱼认真的点头,贼眼一个劲往张园园的领口里面瞟,那里两团白嫩的细肉,夹着深深的沟壑,能迷死个人。

 

张园园白了他一眼,心想说他胖他还就喘上了,可接着就注意到了贾鱼的目光,气恼的娇哼:“贾哥,你坏死了。”

 

她红着脸,瞪了贾鱼一眼,慌忙跑进了屋里。

 

被发现了,贾鱼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暗笑:这妞儿十七八岁,本钱还真是足够啊。

 

张才看这俩人聊太投机了,怕出事。“贾支书啊,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赶紧去村部吧!”

 

听见贾鱼要走,张园园又出来了,急忙问:“贾哥,你明天还来不?”

 

“肯定来啊!我以后啊就在你家吃派饭了,对了,顺便辅导你的功课,一定让你考一个好大学。”

 

“那样太好了!”张园园有些小激动,又有点小期待,却又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贾鱼眼睛贼溜溜的转了转又道:“这样吧,你有手机吗,我把号码留给你,要是有弄不懂的问题就问我,本支书精通数学、语文、英语啥的,对天文、地理儿科妇科肛肠科也懂得一二。”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dacb721a63d79ed2422bb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