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有没有跟男友跪着口的

拿着塑料桶向水井走去。

 

我家的水井不远,只有五十米左右。

我打了水回来,直接提进了猪圈里。

 

“黑娃,真乖,你出去看着,不准别人进来。亦涵姐姐洗了澡,就带你坐摩托,好不好?”苏亦涵微笑看着我。

 

“嗯!”我傻傻的点头。

 

心里却激动了,我坐后面就可以搂着她的小蛮腰,指不定能还摸她的上面。

 

就算是隔着衣服,肯定也很舒服。苏亦涵还是处女,肯定比嫂子的手感好。

 

我胡思乱想的出了灶屋。

 

刚到东屋,我心里涌起一个邪恶的念头。

 

等着坐摩托的时候碰她,还不如干脆这会儿偷看她。

 

我是傻子,也许她不提防我,让我正大光明的看呢。

 

可是,我得找个借口折回去,才能名正言顺的偷看。

 

我想了想,很快找到了的借口,激动的走了回去……

 

到了灶屋门口,我又站住了。

 

这个借口得等会儿用,现在回去,肯定不合适。

 

猪头!

 

为啥要正大光明的看,偷看更刺激啊!

 

我一拍脑袋,悄悄溜了回去,躲在柴堆旁边,瞪大眼睛望了过去。

 

这丫头是故意的吧,背对门口,只能看到背影。

 

她的后背很白,也很嫩,水灵灵的,跟豆似的。身体的曲线玲珑有致,女人味十足。

 

大腿又白又长,还粉嘟嘟的,像两截削了皮的粉藕,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咕噜!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正要挨过去,仔细欣赏眼前美景时……

 

突然,坝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估计是嫂子回来了,我急忙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果然是嫂子回来了。

 

这下子,我反而可以正大光明的留在灶屋了,帮嫂子烧火。

 

我烧火的时候,老是向猪圈里看。

 

“黑娃,看啥?”嫂子翻个白眼。

 

“亦涵姐姐,还要水不?”我大声问。

 

“黑娃,谢谢你啊,水够喽。”苏亦涵温柔的声说。

 

她的声音真好听,就像珠子在盘子里滚动似的,好想一直听她说话。

 

“晓得喽!”我不敢再看了,赶紧认真烧火。

 

很快,饭菜都端到了桌子上。

 

苏亦涵洗了澡之后,穿着嫂子的碎花睡裙,开口有点低,沟子若隐若现的,特别勾人,看得我心痒痒的,老是想看。

 

“黑娃,你看啥?”苏亦涵见我老是看她,双颊泛红,拂了拂耳边的发丝,露出了无可挑剔的锥子脸。

 

刚洗了澡,脸蛋红扑扑的,看着特别可爱,就像一枚熟透的水蜜桃,白里透着红,红里泛着白,真想咬在嘴里,一口吞了。

 

少女幽香混合着淡淡的香皂气味,不断的飘进我鼻子里。我身体阵阵发热,强忍着没敢起反应闹出笑话来。

 

“亦涵姐姐,你真好看,比电视里的女演员还好看。”我傻傻的说,说了之后又一阵傻笑,跟孩子似的。

 

“黑娃,亦涵姐姐和嫂子,哪个好看?”苏亦涵的俏脸浮起一团勾人嫣红,翻个白眼,开门见山的问。

 

“都好看。黑娃喜欢看嫂子,也喜欢看亦涵姐姐。”我傻乎乎的说,心里却在嘀咕,她已经村里最好看的女孩子,咋的还在乎这个,似乎要和嫂子比个高下。

 

除了身材,她都比嫂子强。

 

“亦涵,你到村里的时间也不短了,有什么计划了没?打算咋个扩大村里的黑桃种植?”嫂子抓起筷子,分别递给我和苏亦涵。

 

“说起这个,就头大。村里一半的果园都在王家手里。他们确实有技术,就是不配合。更恼火的是,我刚来,村民不信我,就是相信王大山那老混蛋。”苏亦涵苦恼的说。

 

“这就麻烦了,我们之前彻底得罪了那只臭老虎。他回去跟王大山一说,就更不会配合你了。”嫂子苦笑。

 

“慢慢来吧,没有三五年的时间,也没法改变一个村子的经济。”苏亦涵长长的吐口热气,不再说发展经济的事儿,挟了一段蓊菜,认真吃饭。

 

吃完早饭,嫂子急忙收拾碗筷,苏亦涵去换衣服。

 

我又想去偷看,被嫂子叫住了,“黑娃,你这个懒虫,今天还没放牛哦!你吃得饱饱的了,也该让牛儿吃早饭了。”

 

“晓得喽!”我悄悄的扮个鬼脸,出了堂屋向牛圈走去。

 

我刚进牛圈,堂屋门口响起苏亦涵的声音:

 

“雪梅,我之前答应让黑娃坐摩托的,这会儿正好有时间,我托着他出去转几圈吧!等会儿放牛也不迟啊。”

 

“亦涵,你不知道,刚耕完了春田不久,我家的牛瘦了好多,得补一补,要多吃青草。”嫂子解释说。

 

嫂子说的春田,就是春季耕田。我们村落后,地势又不好,没有机器耕田,全是水牛耕地。

 

我家的两头牛,主要就是来用耕地的,耕一亩地,一般十几块。一头一天只能耕两亩左右,太多了就受不了,容易累坏。

 

不过,有的村民很坏,故意少报土地的面积,明明一亩二的地,有的说一亩,还有说九分的,就是想占便宜。

 

“这样吧,黑娃把牛牵出去,找个草多的地方拴着,坐了摩托后又去放。”苏亦涵提出了折衷的办法。

 

“黑娃,你要把牛拴好哦。”嫂子叮嘱说。

 

“晓得啦!”我解了绳子,牵着牛走了。

 

“晕死,我差点忘了个事儿。雪梅,张桂兰说,她家今天要摘桃子,15块一天,问你去不?”苏亦涵急忙进了灶屋。

 

“当然去啊!干一天,算一天嘛。有15块,也不错了。”嫂子爽快的答应了。

 

“那就好,你收拾完了,就去吧。别管黑娃了,我会照顾他的。今天中午,他就在我小姨家里吃。”苏亦涵说。

 

“好!”嫂子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过了会儿,我牵着牛,和苏亦涵一起走了。

 

经过笔夹坡的时候,我见坡脚到处都是青草,就把牛拴在树上,让它们在这儿吃草。

 

笔夹坡离我家不远,只有200米左右,三个坡并排挨在一起,中间的高,两边的矮,很像一个笔夹。

 

所以,就叫笔夹坡。

 

“黑娃,你家两头牛,耕一季春田,能赚多少钱?”苏亦涵一边检查绳子,一边问我。

 

“不知道。”我用力摇头,我以前是傻的,真不知道一季能赚多少钱,只记得耕一亩水田是15块左右。

 

过了会儿,我和苏亦涵到了她小姨胡若兰家里。

 

她是城里人,在村里也没别的亲戚,只有一个远房的小姨。

 

胡若兰刚离了婚,一个人住。苏亦涵来了,正好给她作伴,相互有个照顾。

 

她住的是砖房子,一共四间,挺漂亮的。虽然比不上楼房,住着却很舒服。

 

苏亦涵刚把黑色的雅马哈R15推出来,胡若兰带着一个年轻男人回来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db9cb32538fe152f658b5aa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