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我五年级了我胸大吗/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

现在的年轻人,性子还是太毛躁了,但凡事遇到一点诱惑,就很难把持得住,张勇是吧,我记住你了,刚才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你很不错!”

 

兰姐漫不经心的吐口一口烟圈,话里更是带有一丝深意,尤其是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竟有意无意的瞥向了我的裆部。

 

我没有注意到兰姐那有些异样的眼神,因为兰姐刚才对我的那一番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连忙躬身答谢道:“多谢兰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些,我也懂一些药理知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中药吧。”

 

因为打小就跟老中医学了点药理,所以开一副调理的中药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药就免了吧,我可闻不惯中药那股子呛鼻味。”

 

 

兰姐摆了摆手,然后扭动着丰腴的臀部,直接一屁股坐到了窗台边的那张工作桌上,两腿交叠,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

 

站在这个角度,我恰好能够清楚地看到她黑色透明纱衣下那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而且,从兰姐的眼里,我竟然读到了一丝性浴的味道,以至于她接下来说的这句话,更是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以及致命的诱惑。

 

“更何况,哪怕你开的药再多,也不一定有你这颗大活药好使呢。”

 

兰姐的这句话说完,我浑身一个激灵,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差点没能把持住。

 

回过神后,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咳…兰姐,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施展的手法怎么样?”

 

见我主动开始转移了话题,兰姐也适时收起了她的那副性感风情,然后自顾自的拨弄起了她那诱人的指甲,说:“嗯…怎么评价呢,你的手法不同于一般技师,的确有点独特,而且还能考虑到患者的承受点,总之,体验感还是很棒的,你放心,金牌技师的那个名额,我会替你推荐上去的。”

 

兰姐对我的评价还算是比较中肯。而且从这短时间里接触下来,我觉得她也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因为我心里想的这些,都被她给说了出来,看来先前承诺我的事情她并没有忘记。

 

既然兰姐没有翻脸不认账,我也不是那种不上道的人,于是我又特意嘱咐了两句。

 

“那,兰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不过为了防止你身体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我觉得还是给你开一副药吧。”

 

说完,我便径直走到了她的那张办公桌前,直接抽出了一张没有用过的A4纸。

 

不过就等我刚准备动笔的时候,兰姐却一把将我手上的笔给夺了过去。

 

笔头被她那性感的红唇轻轻地捻在嘴里,柔弱无骨的滑嫩小手同时也搭在了我的肩上,那双迷人的美眸凝视着我,“我刚才说了,药就没必要开了,如果我身体有什么不适,自然会再来找你治疗的,我想,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应该是不会拒绝我的吧。”

 

通过今天的这件事,我终于意识到其实不光是男人会对漂亮的女人暗怀心思,女人对男人疯狂起来,这心思同样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在兰姐凝眸看着我的这一刻,我感觉眼前这个风中万种的女人,已经彻底地迷上了我。

 

而且在她凝眸看我的同时,我差点被她的眼神给电到,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整个人直接呆愣在原地。

 

兰姐见我这个样子,缓缓地朝我迈步而来,突然伸出手托住了我的脸庞,说,“这么清秀的小伙子,以后你的那些顾客可还真是有福气呢,竟然能够体验到你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法。”

 

我前一刻都还在郁闷兰姐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但没等我回过神来,下一秒她就一把将我给摁到了墙上。

 

趁着这深沉寂寥的夜色,兰姐将她那滑腻湿软的性感红唇直接扎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清晰感受得到兰姐的舌头不安分的在我嘴里来回游走着,好几次都想撬开我的牙关,似乎是要彻底侵占我口腔里的一切。

 

我被兰姐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面对一个如狼似虎的熟女的吻,此时此刻,我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她近乎贪婪地吮吸着我口腔里的甘液,用舌尖一遍遍地在里面搜刮着,最终更是成功的撬开我的齿尖。

 

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兰姐撬开的不仅仅是我的齿尖,她还成功的点燃了我弢藏在雪山深处那颗枯寂已久的心。

 

在这一刻,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上前搂住了兰姐那柔弱无骨的小蛮腰,面对兰姐的猛烈攻势,我舌尖轻灵抖动,开始回应了起来。

 

兰姐的这句话说完,我浑身一个激灵,心里忍不住一阵躁动,差点没能把持住。

 

回过神后,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咳…兰姐,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施展的手法怎么样?”

 

见我主动开始转移了话题,兰姐也适时收起了她的那副性感风情,然后自顾自的拨弄起了她那诱人的指甲,说:“嗯…怎么评价呢,你的手法不同于一般技师,的确有点独特,而且还能考虑到患者的承受点,总之,体验感还是很棒的,你放心,金牌技师的那个名额,我会替你推荐上去的。”

 

兰姐对我的评价还算是比较中肯。而且从这短时间里接触下来,我觉得她也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因为我心里想的这些,都被她给说了出来,看来先前承诺我的事情她并没有忘记。

 

既然兰姐没有翻脸不认账,我也不是那种不上道的人,于是我又特意嘱咐了两句。

 

“那,兰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不过为了防止你身体出现什么不适的反应,我觉得还是给你开一副药吧。”

 

说完,我便径直走到了她的那张办公桌前,直接抽出了一张没有用过的A4纸。

 

不过就等我刚准备动笔的时候,兰姐却一把将我手上的笔给夺了过去。

 

笔头被她那性感的红唇轻轻地捻在嘴里,柔弱无骨的滑嫩小手同时也搭在了我的肩上,那双迷人的美眸凝视着我,“我刚才说了,药就没必要开了,如果我身体有什么不适,自然会再来找你治疗的,我想,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应该是不会拒绝我的吧。”

 

通过今天的这件事,我终于意识到其实不光是男人会对漂亮的女人暗怀心思,女人对男人疯狂起来,这心思同样也不可小觑。

 

尤其是在兰姐凝眸看着我的这一刻,我感觉眼前这个风中万种的女人,已经彻底地迷上了我。

 

而且在她凝眸看我的同时,我差点被她的眼神给电到,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整个人直接呆愣在原地。

 

兰姐见我这个样子,缓缓地朝我迈步而来,突然伸出手托住了我的脸庞,说,“这么清秀的小伙子,以后你的那些顾客可还真是有福气呢,竟然能够体验到你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法。”

 

我前一刻都还在郁闷兰姐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但没等我回过神来,下一秒她就一把将我给摁到了墙上。

 

趁着这深沉寂寥的夜色,兰姐将她那滑腻湿软的性感红唇直接扎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清晰感受得到兰姐的舌头不安分的在我嘴里来回游走着,好几次都想撬开我的牙关,似乎是要彻底侵占我口腔里的一切。

 

我被兰姐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面对一个如狼似虎的熟女的吻,此时此刻,我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她近乎贪婪地吮吸着我口腔里的甘液,用舌尖一遍遍地在里面搜刮着,最终更是成功的撬开我的齿尖。

 

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兰姐撬开的不仅仅是我的齿尖,她还成功的点燃了我弢藏在雪山深处那颗枯寂已久的心。

 

在这一刻,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上前搂住了兰姐那柔弱无骨的小蛮腰,面对兰姐的猛烈攻势,我舌尖轻灵抖动,开始回应了起来。

原本苏晓晓还有些不太情愿,但男人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后,她很快便投入到了清理的状态中去了......

 

真特么sao!

 

这是我再一次对这个女人的评价。

 

想起前几天苏晓晓在会所休息间里摆出那副生人勿近不可一世的高冷模样,我真不敢相信现在的她做着这种事情的动作,竟是如此的娴熟自然,仿佛是历经过数百次的练习一样。

 

“小宝贝,刚刚感觉怎么样?过不过瘾啊?”

 

苏晓晓清理完后,男人自顾自的穿上了衣服,问道。

 

也不知道苏晓晓刚才是不是被呛到了,她干咳了几声,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拭去了嘴角的残液,作出一副娇羞地语态说道:“你真是太生猛了,刚刚差点都要把人家给贯穿了,讨厌死了!”

 

男人对苏晓晓恭维的这番夸奖很是满意,伸手捏了一下她身前的丰盈,然后一脸银笑的道:“你放心好了,先前你跟我提的那个名额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的,谁让你这个小妖精这么懂得磨人呢。”

 

苏晓晓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一亮,眸中深处更是闪过了一丝狐狸般的狡黠之意,“那晓晓这里就先谢过周总了。”

 

“你刚刚不是都已经谢过了吗?而且,嘿嘿,以后有的是你道谢的机会…”

 

彼此又说了几句猥琐的情话,没多久,两人就穿好了衣服,从另一边离开了战场。

 

而从这对狗男女刚刚的对话,我却是听到了几个关键点。

 

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苏晓晓之所以对这个男人如此的顺从,甚至不惜出卖肉体,只是为了得到这么一个上位的机会?

 

可现在问题又来了,那这个叫周总的男人又是谁呢?莫不是帝豪的又一个股东或者高层?

 

而苏晓晓提及的那个名额,会不会就是帝豪每年仅有一个的金牌技师的名额…

 

他奶奶的,如果真是我猜想的这样,那我的事情不就有些悬了吗?

 

唉,也不知道兰姐的能量比起那个什么周总的,孰强孰弱!

 

不过就当我心里权衡利弊的同时——

 

“嗡…!”

 

裤兜里连续传来一阵震动忙音,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我原本还在郁闷,都已经这么晚了,谁还会打电话给我。

 

掏出手机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李欣然打过来的。

 

当下,我也不再迟疑,连忙按下接通键。

 

“喂,李老师,怎么了,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在听到了我的声音后,很快就传来了李欣然那略带一丝哭腔的声音。

 

“张勇,你现在能不能马上过来一趟,我家里好像进小偷了…家里有没有一个男人…我…我好怕…”

 

今晚的夜仿佛是被墨汁浸染过一样,它挡住了月光的倾泄,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深渊。

 

而李欣然哭着向我打电话求助的声音,就跟当前的夜色一般无二,深沉得既让人感觉到无助,又让人感觉到无尽的迷惘和彷徨。

 

我在电话这头安抚了她几句,感觉到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我立马跑到路中间拦了一辆出租车。

 

用了最短的时间,我赶到了李欣然住的那个小区里。

 

而一到小区,我就往跟李欣然在电话里约定好的那个草坪走去,然后举起手机,对着上面的楼层连续亮了三次闪光灯。

 

紧接着,那一楼层的某个窗口处同样也亮起了连续三次的闪光灯。

 

随后,一个银光闪闪的金属物件直接从高空坠落在离我不远的草坪上。

 

我在草缝里找到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确认了抛下来的是钥匙后,我就直接往李欣然所在的楼层赶去。

 

她刚刚在电话里头跟我说,她怀疑家里进了小偷。

 

虽然把卧室的门给锁死了,但她感觉大厅里面,总是有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个人在里面翻箱倒柜的来回走动。

 

现在她跟孩子都躲在卧室里面不敢出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就只有找我求救。

 

不过考虑到我没有她家里的钥匙,而且她又躲在卧室不敢出来开门,于是我便跟她合计了一番,让她直接通过窗口把钥匙扔下来。

 

至于放才那个连闪三下的手机灯光,便是我跟她之间提前约定好的信号。

 

李欣然的家是住在二楼,所以在拿到钥匙之后,我站在李欣然的家门前,心情忐忑地将钥匙插进锁孔。

 

咔嗒!

 

锁舌撬动的声音响起,我紧张的转动着门把,然后轻轻的把门给推开。

 

而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虽说大厅里面一直都是漆黑的,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个小巧灵活的人影瞬间就打开了阳台的窗户,直接从二楼翻身跳了出去。

 

“麻痹的,别跑,给老子站住。”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dddacd632447a1849859fe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