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被同学带到他家给那个了,和同学比赛输了当仆人的故事

上半身的丰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而摇晃着,她的小脚丫更是搭在小李子的裤裆上,不断地蹭着他的宝贝!

 

小李子眼神通红,他抓着庆贵人的小脚,那又滑又嫩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时不时地抬起来凑嘴上去啜一顿,还带着一股刚洗完花澡的芳香味哩!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小李子哪还记得住这是皇上的女人,他被庆贵人这么蹭着,只感觉比皇上还要舒服哩!

 

庆贵人在他身前不断地扭动着,她的小脚早就蹭得自己身下发热,小李子借着教她侍候皇上,一把把她给搂过来,上下其手地就揉捏起来。

 

“哦……小李子……你这是……作甚……”

 

庆贵人被揉的连连呻吟,她只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化成一滩水了似的,倒在小李子的怀中爬不起来。

 

小李子时不时地低头索取她嘴里的甜水,她也没有办法反抗,反而是好像自己的小嘴也张开了点,一看到小李子低头凑过来,她就主动地迎了上去。

 

“回贵人,小李子这是在教你怎么受宠哩,您别紧张,一切看我的就行!”

 

小李子脸上装着正经,实则他揉着庆贵人可是相当的痛快哩,对付过这么多女人,他早就知道女人的弱点在哪,这一动下去,可就绝对不能停,不然让庆贵人恢复一点神智,那恐怕都会给他惹来杀身之祸。

 

庆贵人只感觉小李子的手比自己的手还要灵活,每每从她身上滑过,都能让她颤栗不已,那种感觉让她也越来越难以忍受,被激发出来的本性让她也跟着在小李子的怀里扭起了腰!

 

小李子下面被蹭的火热,他整个人顿时更加兴起,一把把庆贵人拉过来,转过身来坐在他身上。

 

庆贵人只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顶着,那坚硬的感觉让她有些惊讶。

 

“小李子,你下面有什么?怎么硬硬的?”

 

庆贵人只感觉身下被顶的火热,按理说小李子应该已经净身了才对,怎么还会有这东西?

 

“回贵人,这是我特意找了根棍子,好方便练习哩!”

 

庆贵人信了小李子的话,没净身就来当太监,这怎么可能?

 

“庆贵人,小的再来教你如何让皇上宠幸的姿势,这招可就叫做观音坐莲……”

 

小李子轻轻往上一拱,庆贵人顿时叫了一声,她下面只穿了一件亵裤,轻薄的简直跟没穿似的,再加上自己的娇嫩,让她瞬间被刺痛了一下。

 

“小李子,你慢点……”

 

庆贵人满脸俏红地搂着小李子,胸前的白嫩更是死死地压在他身上,直让小李子暗呼爽快,果然以自己的手段,征服庆贵人不是问题。

 

愈加靠近磨蹭,小李子心里头的欲望就更大,他低头一看,从亵裤里还能看到一片白嫩哩,那地方早就已经泛水!

 

似乎嗅到下面传来的甜味,小李子的手也朝着下面扒去,轻轻扒开了自己的裤裆。

 

顺着庆贵人滑嫩的大腿根部滑进去,宽松的亵裤就透出来一片粉嫩的桃源!

 

庆贵人被小李子给又抱又揉着,那还想得到这么多,她满身出了一层香汗,更加渴望极致的愉悦。

 

胸前的白嫩被揉的通红,小李子的嘴更是在庆贵人上每寸肌肤上滑过,那种被针刺了的触感让庆贵人身上出的水越来越多,两人在床上干脆打起滚来!

 

小李子搂着庆贵人,不断变换着姿势,可是身下的那根棍子却一直抵在她的那处桃源上,那种瘙痒刺痛的感觉,让庆贵人更加主动地抱住了小李子!

 

“皇上,老子现在就是皇上!”

 

小李子双眼圆睁,下面的顶撞让他抱的更紧,捏着庆贵人的娇躯也越来越放肆!

 

“哦……小李子,快……快用你的棍子……戳进去!”

 

终于,庆贵人受不住了,小李子上下的动作都让她底下的欲望更大!

 

小李子也早就等着庆贵人这句话,亵裤里头的美好风景正等待着他!

 

握着自己身下的宝贝,小李子的眼神早就已经变得通红,那鲜美粉嫩的地方就在他面前,庆贵人更是早就从了他,等待着他的进入哩!

 

小李子一个翻身,就把庆贵人给压在了床上,弄得她是娇呼一声,没想到一个太监的力度居然这么大!

 

下面的火热抵得死死的,庆贵人的小娇红得很,她抱着小李子的腰,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的女人……

 

反而是那种酥痒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娇躯,任凭着小李子在她身上不断揉捏,她也提不起半分刚才的高傲。

 

终于,小李子把她的亵裤给脱下,顿时那片地方看得更加清晰!

 

而庆贵人躺在床上,被小李子捏着自己身上的白嫩,她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更加不知道小李子要用的可是真家伙……

 

小李子心里更是狂喜的不行,不枉自己弄了这么多前戏,现在还不得好好把玩一下皇上的女人不成?!

 

谁知道就在他即将进入的那一刹那,忽然从宫外传来了一道让两人都乍惊的声音。

 

“报!”

 

这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吓得小李子和庆贵人都赶紧拉上了自己的衣裳,这可是在宫里,万一被别人看到他们两个在干这种事情,那可是要杀头的!

 

“是谁?”庆贵人冰冷地道。

 

“启禀庆贵人,小的乃教坊司的一个奴才,是来找李总管的。”屋外的小太监说道。

 

小李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煞白的脸蛋马上恢复了血色。

 

“本总管正在教贵人宫中礼仪,马上就来!”

 

说完,小李子带着不满的心情穿好了衣服,刚才只差临门一脚,谁知道被这么个小太监给打搅了。

 

庆贵人的手却是突然抓了过来,她仰着头,娇滴滴地坐在床上,那软弱的眼神里还带着几分渴求。

 

“咱们的事别声张出去,等你办完了事,我再召你进来。”

 

庆贵人抿了抿唇,刚才被小李子这么一弄,她现在浑身的痒得很,没想到小李子的行房之术居然这么厉害,这要不是个太监,那岂不得让所有女人都围着他不可?

 

庆贵人扫了一眼小李子的裤裆,不过就算小李子是太监,她也不介意他用那根棍子……

 

小李子的眼神从庆贵人胸上的白嫩一扫而过,见她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光溜溜地就呈现在自己面前,就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她,虽然现在弄不成了,不过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

 

一想到这,小李子的心情才没这么糟糕了,低头揉了一下庆贵人的白嫩,这才着急地走出了房。

 

看着把门从外面关上的小李子,庆贵人眼神中还带着几分幽怨,她叹了一口气,华服再次从腰间落下,完美的胴体赤裸地躺在床上,想起刚才小李子弄得自己娇喘连连,手指不自觉地探向身下……

 

这一边,小李子出了门之后,看着身旁的小太监立马变了脸色,两人一同朝着教坊司那边的方向走去。

 

“说,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过去?”

 

小李子踏在宫里的正道上,拐角便又是另一条道,简直跟绕鸡肠似的,和身边的小太监责问道。

 

小太监赶紧躬身道:“回总管大人,刚才教坊司里新来了一批犯官,其中有个犯官挺有名气的,桂丞相点名让您把他女儿调教好了,然后送到他府上去……”

 

“桂丞相点名?”

 

小李子眉头一皱,这才知道事情不简单,桂丞相虽然算不上是权倾朝野,可是在京城里也是一手遮天的大人物。

 

“丞相要我调教的是谁?”小李子又问道。

 

“是犯官林生的女儿林婉儿,他们一家犯了贪污罪。”

 

林婉儿?

 

小李子眼珠子一亮,这才知道为什么桂丞相会点名要自己调教。

 

这林生可是京城里比较有名气的官,以前还在朝廷上和桂丞相顶嘴过呢,现在他犯了贪污罪,那可是死定了,难怪桂丞相会想要他女儿哩!

 

一想到这,小李子心里就有点期待起来,在把这林婉儿送到桂丞相家里之前,先让她服侍完自己再说。

 

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小李子赶紧地就回到了教坊司,他是教坊司的主管,教坊司里的人见到他都得弯腰行礼。

 

可是小李子才刚一进门,就看到司房里被捆着一堆的人,其中不泛姿色出众的女眷,这些都是林家的人,一起送过来调教的。

 

“总管,您可算是回来了!”忽然又有一个教坊司关事的人,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道,“林家的小女儿已经送来了,不过在房里头闹脾气呢,我们也不敢动手啊,怕弄坏了她的身体……”

 

“什么?还敢在我教坊司里放肆?”

 

小李子邪笑一声,这林家的人以前贪污腐败的事情就一直在京城里流传,他们一家更是嚣张跋扈,现在落到他手上居然还不知收敛,这不好好调教下可行?

 

小李子脚步一抬,立马有人带他去了林婉儿的囚房。

 

隔着老远,还没有到囚房,小李子就已经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道尖锐刺耳的喊叫声。

 

“放开我,你们这批奴才,知道我爹是谁吗?我爹是京城有名的大官!”

 

小李子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道戏谑的笑容,冷笑着就进了囚房。

 

“婉儿小姐,今天别说把你爹搬出来,把你祖先搬出来都没用!”

 

林婉儿抬头一看,只见进来的人笑吟吟的,可是看着她的眼神却充满了轻蔑。

 

“好你个太监,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得瑟,赶紧把我放开,不然有你好看!”

 

小李子看着林婉儿,却是突然不说话了,而是围着她绕了几圈,婉儿身上被绑着绳索,胸前被绳索勒出来的饱满看得身后的小太监都要流口水,再看向她精致还带着几分惊慌的脸蛋,这可是个极品哩!

 

“啊!”

 

忽然小李子的手往下一按,居然就按在了婉儿胸前的白嫩上,那柔软的感觉,直让小李子心中邪火更加飞快地冒出来!

 

“来人,把这小妞的衣服给我全脱了!”

 

小李子的一句话,立马让林婉儿大惊失色!

 

林婉儿还在愣神,忽然小李子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就已经走了上来,毫不留情地把她身上穿的衣服撕成粉碎!

 

“啊!不要……”

 

林婉儿只感觉身上多出来了几只手,不断在她私密的地方上滑过,那逐渐变得冰凉的感觉让她的双眼瞬间就变得通红。

 

她雪白的胴体彻底暴露在外,身上只套着亵衣亵裤,胸前的白嫩有大半从侧边露出来,直看得两个小太监眼里放光。

 

林婉儿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小太监盯着她的眼神如同豺狼一般,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求求你,不要……”

 

婉儿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恳求,丝毫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

 

她知道自己是入了虎穴,再这么弄下去,怕是只会更惨,虽然这些是太监,可是保不准会用什么办法对付她。

 

小李子盯着一脸娇柔的婉儿,心里直扑通乱跳,这当官的女儿果然不一般,除了宫里的庆贵人之外,他还是在京城里第一次看到如此绝品的女人哩!

 

婉儿的美腿估计得有一米多长,微微抬起的脚丫子还嫩的很,像是从来没下过地一样,那处被隐藏在亵衣里的丰满,从侧边看还能看到鲜红的两点,如同刚成熟的樱桃一般,让人想要含在嘴里把玩。

 

“你们两个先出去。”小李子下命令道。

 

“是。”

 

两个小太监饶有可惜地对看了一眼,知道总管待会要开始调教了,可惜没有他们的份,就算不能吃肉,看看肉身也不错啊……

 

囚房的门一关,房间里头只剩下小李子和林婉儿两个人,他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手掌搭在了林婉儿柔软的大腿上。

 

谁知道林婉儿感觉到大腿上传来的痒意,却飞快地就甩开了小李子的手。

 

她心里头充满了对小李子的恐惧,屋子里头只有她们两个人,他想怎么对自己都成。

 

小李子见她慌的像是小兔子的模样,也没有一开始就对她发动攻势,而是慢慢地坐在了一旁的木床上,一脸淡定地看着林婉儿。

 

“我可告诉你,我这次过来可是奉上头的命令,专门来调教你的,你要不愿意,等以后送出去了,下场只会更惨。”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e0c793ecff2d57e3882dc2e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