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医生手指悄悄地伸入她的幽经|一左一右扒开她的

现在见柳明月这么好说话,他心里也就松了口气。

 

随后,他走到柳明月面前,笑道:“柳老板……”

 

“王叔,你喊我明月吧,我和小娟关系很好的,你喊我老板我反而觉得很奇怪。”还不等王老三把话说完,柳明月便笑着纠正。

王老三搓了搓裤边,迟疑下后才说:“那好,我就喊你明月吧,你和我闺女儿那么大老远赶来,肯定很辛苦,先坐下吃个饭,然后好好歇息一下,工作什么的,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行,就听叔叔的安排。”

 

柳明月显得很随和,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让王老三脸上不禁浮现出欣喜的神色,他回身面对众多村民,大手一挥喊道:“大家可以开吃啦,都不用客气,今天饭菜酒水管够!”

 

这话一说出口,立即迎来一片欢呼叫好声。

 

跟着伏龙村的村民也没客气,抓起筷子就开始吃喝,现场气氛一片热闹。

 

柳明月和王秀娟,被王老三带到刘富全那桌入座,毕竟后面要是有建度假村的想法,当然还是要和村长商量,所以提前认识一下也是应该的。

 

陈小宝一个人躲得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欢闹,心里不禁有些羡慕。

 

如果他还是个傻子的话,或许不会有羡慕的情绪,可他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再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波动的。

 

叹了口气,陈小宝回头朝鱼塘那边走去。

 

李香兰在凉棚给他准备了饭菜,所以也不至于饿着他。

 

三两口将饭吃完,他又爬上了树,躺在树干上开始休息。

 

原以为可以一觉到天亮,但是没睡多久,迷迷糊糊间他就听到有人在喊他。

 

睁眼一瞧,他才发现在不远处的小径上,有一道手电筒的光线朝这边照来,而那喊他的声音,竟然是王秀娟。

 

“小宝哥,小宝哥,你在吗?”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亲昵的称呼,陈小宝心里感慨万千。

 

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即跳下树,去和这傻丫头相认,可一想到自己还要借用这傻子的身份,对付刘富全他们,就只好忍耐下来。

 

等王秀娟打着手电走到凉棚附近时,陈小宝故意从树上跳下来,嘿嘿傻笑着说:“哈哈,有人找小宝玩了,有人找小宝玩了,小宝好开心啊。”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朝王秀娟跑了过去。

 

在他设想中,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他这样朝女孩子跑过去,一般女孩子绝对会被吓跑,所以他也可以不用面对这个儿时的玩伴。

 

可谁能想到,当他跑到王秀娟面前时,王秀娟不仅没有躲开,反而一把抱住了他。

 

这让陈小宝愣在了原地,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小宝哥,对不起……”

 

忽然,耳边传来了女孩那带着哭腔的声音。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受伤变傻的事情,我两年前就应该回来见你的,可我的学业实在太紧,而且一毕业又要马上工作,所以没办法回来,小宝哥,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这段话一说出口,顿时让陈小宝心口剧烈一缩,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喘不过气来。

 

但他立即反应过来,决不能让王秀娟发现他不傻的事实。

 

所以他一咬牙,一把将王秀娟抱了起来,往凉棚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哦,小宝有媳妇儿了,小宝媳妇儿终于来找小宝玩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秀娟心里一紧。

 

她轻轻拍着陈小宝的后背,焦急道:“小宝哥,我是小娟啊,你忘了吗,我是喜欢跟在你身后的臭丫头啊,你,你快放我下来。”

 

但陈小宝却开始装聋作哑,直接闯进凉棚里,把王秀娟丢在了那竹床上,随后便开始脱衣服。

 

看到这一幕,王秀娟终于感到害怕了。

 

她只是好久没看到小时候关系那么好的哥哥,难耐想念之情,忍不住连夜过来看看。

 

当然因为陈小宝现在变成了傻子,所以王老三并不同意她过来,她还是趁王老三没注意,才偷偷溜过来的,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陈小宝也不是真想对王秀娟做什么,他一边脱着衣服,心里还一边念叨着:“快来啊,快来啊,再不来我就演不下去了!”

 

仿佛上天听到了陈小宝心里的呼声,他念头刚落下,凉棚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唤声。

 

“小娟,小娟你在这里吗!”

 

紧跟着,凉棚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王老三带着一群村民冲了进来,李香兰自然也在其中。

 

当众人看到王秀娟倒在床上,陈小宝正站在床边脱衣服的时候,纷纷露出骇然的神情。

 

王老三更是气的不行,抓起门后的一根扁担,照着陈小宝的后背就抡了下去,“我打死你个大傻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女儿身上,我打死你!”

 

陈小宝没有抵抗,被一扁担砸翻在地。

 

当他还要砸第二下的时候,人群里的李香兰和王秀娟都有了反应。

 

“老三叔,不要!”

 

“爸,别打啊!”

 

两个女人快步上前,王秀娟拦在她爸面前,李香兰则护住陈小宝,满脸的心疼之色。

 

“爸,你别打他,是我自己来找小宝哥的,不怪他!”王秀娟红着眼圈说道。

 

“你这傻丫头!”

 

王老三脸上满是恼怒的神情,“我都跟你说了,他不是以前那个小宝,他现在就是个傻子,要不是我偷偷留了个心眼,发现你人不见了立马找过来,你就要被他给糟蹋了!”

 

王秀娟张了张嘴,却是无力辩驳。

 

刚才的情况确实比较危险,如果她爸没赶来的话,她能抵抗住一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吗?

 

不过,毕竟是她自己主动找上门的,这要把责任全都推给陈小宝,她心里自然过意不去。

 

于是她赶忙上前挽住王老三的胳膊,好声说道:“阿爸,好啦好啦,我已经知道错了,后面我不会再一个人过来了,我们先回去吧,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别坏了心情。”

 

听女儿这样说,王老三心里的气已经散了大半。

 

再加上李香兰死死护在陈小宝身上,他也不可能继续再打下去。

 

他叹了口气,摆手道:“行了行了,我们回去吧,香兰,你也别怪我下手狠,小宝现在神智不全,有些事情必须要让他知道痛,他才不会再犯。”

 

“我知道的,多谢老三叔了。”李香兰苦笑一声,轻声说道。

 

随后,王老三便带着一群人离开凉棚。

 

陈小宝缩着身子,将脸悄悄抬了起来,目送着一群人离开。

 

虽然被打了一扁担,可他心里却是重重松了口气。

 

还好,刚差点就露馅了,如果王老三不来的话,他可不会真傻傻的去侵犯王秀娟。

 

那他已经恢复正常的事情,一定会暴露的。

 

陈小宝双眼虚眯,脸上流露出思索的表情。

 

突然,他隐约感觉有人在看他,目光一扫,便和一双漂亮的眸子对上了。

 

柳明月!

 

这个女人怎么还没走?

 

陈小宝心里一惊,脸上的震惊神色赶紧收起,又变成那副痴痴傻傻的模样。

 

他反手握住李香兰的手,挤出几滴眼泪说:“嫂子,他们打小宝,小宝好痛啊,呜呜呜,小宝好痛啊……”

 

李香兰一听,立即小心翼翼抚摸着陈小宝后背被打的地方,心疼的说:“小宝,是这里痛吗,你别急,嫂子去打点水给你擦一下,你等嫂子回来。”

 

说着,李香兰便去水渠边打水了。

 

陈小宝抽空瞥了门口一眼,柳明月已经离开了。

 

他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柳明月有没有发现他刚才的异常,如果发现的话,那岂不是知道他是在装傻?

 

心里有事,陈小宝也没觉得后面李香兰为他擦药和擦身子的事情有多享受。

 

擦完后,他就跑回树上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心事重重的陈小宝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了。

 

刚从树上下来,李香兰便拖着他去洗漱,虽然他当了两年的傻子,可两年下来,李香兰并没有放弃他,而是尽可能的将他当做一个正常人来对待。

 

每天都要洗漱,隔几天就要换一次衣服,洗一次澡,她从来没有落下过。

 

洗干净后,李香兰要去割鱼草喂鱼,让陈小宝自己去玩。

 

陈小宝大声说好,随后就傻笑着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他其实是想偷偷确认下,柳明月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在装傻的事情。

 

如果发现了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王秀娟,所以他必须在王秀娟将事情透露出去前,把事实真相告诉她,让她帮自己隐瞒。

 

一路来到王老三家外,让陈小宝惊讶的是,今天王老三并没有去干农活,而是在屋里屋外的忙活着。

 

他远远的往里面瞧了一眼,才发现在屋内的四方桌旁,刘富全和柳明月正坐在那边商量着事情,应该是在说那什么度假村之类的。

 

而王秀娟则坐在一边,脸上的神色有些失落,不知在想些什么。

 

趁王老三不注意,陈小宝径直摸到他家墙角处,悄悄听起了里面的人谈话。

 

刚一蹲下,刘富全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柳老板,昨天小娟丫头说你有在伏龙村建度假村的意向,我作为伏龙村的村长,想来和你讨论一下细节,你看……”

 

“刘村长,我的确有建度假村的计划,可我昨天晚上刚过来,伏龙村的情况如何,我还没看过呢,你也太着急了吧?”

 

刘富全话还没说完,就被柳明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陈小宝心里悄悄一乐,为柳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这会儿他看不到刘富全的脸色,但肯定是红里透着黑的。

 

他当村长的这么些年,在伏龙村里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土皇帝,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不客气的对待过?

 

“那柳老板的意思是?”刘富全问道。

 

“我想先四处考察一下,伏龙村,还有伏龙村后面那座山,都需要大致的看一下,那里如果合适的话,还可以依山建造一些旅游项目,或是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想了想,开口说道。

 

“高空娱乐项目是什么?”刘富全好奇的问。

 

虽然他经常外出,但去得最远的地方,也只是上面的镇子和县城,他在那里可没听过什么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诧异的看了刘富全一眼,显然没想到刘富全竟然不知道这个,不过一想到伏龙村偏远的程度,她就没在意了。

 

她干脆换个说法,“就是一些能给村民提供岗位,让大家赚钱的工作。”

 

这么一讲,刘富全便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说:“不过柳老板,我们村子里现在没什么青壮年,留下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腿脚也算不上多方便,这去山上看情况,要是没一两个年轻人带路,我可不放心啊!”

 

“秀娟不是在吗?”柳明月看了眼一旁的王秀娟说。

 

“秀娟可不行!”

 

谁知她刚说完,王老三就拒绝了。

 

“柳老板,秀娟丫头已经好几年没回村子了,我们后面这山当初还发生过几次滑坡,道路早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自己去都要迷路,又怎么能给你带路?”

 

“那怎么办?”柳明月也有些无奈。

 

忽然,她眼睛一亮,说:“对了,昨晚在鱼塘边的凉棚里,我看不是还有个年轻人吗?”

 

“凉棚里?”

 

王老三和刘富全皆是一愣,随后恍然道:“柳老板说的是陈小宝那个傻子?”

 

“对,就是他!”

 

柳明月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轻笑着说。

 

刘富全和王老三相视一笑,摇头道:“柳老板,那傻子更不行,两年前一场洪灾引发的泥石流,把他和他大哥全给冲跑了。”

 

“他大哥直接丢了命,他被冲坏了脑子,现在只认他嫂子一人,智商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觉得他能给你带路?”

 

柳明月眨了眨眼,笑着说:“怎么不能,你也说了,他傻是因为他智商跟小孩子一样,又不是好坏不分,你们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而已。”

 

“我以前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学过一门心理学,知道怎么跟这类人交流,所以就让他给我带路吧,绝对没问题。”

 

这话一说出口,刘富全和王老三都愣住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e5fdf3c4b1e6df2acea3b95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