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念念不释h:我每天都吃自己的精子/1.玩具(高hnp慎)木马

让保安上来一下,这里有人闯了进来!”短发女人转身用酒店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冷冷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赵姐,别,他是我老公。”老婆突然拉着短发女人的胳膊,脸露慌乱的哀求道。

 

“赵姐?你是赵丽莎?”我突然一怔,难道抓错人了?老婆通讯记录里联系的确实是赵丽莎,而不是高大鹏。

 

我先入为主认为,老婆是用赵丽莎的名字,来掩盖高大鹏的存在。

 

“还不滚出去。”赵丽莎脸色一沉,冷傲中透着一股让人不容质疑的气势。

 

“你……”我有些不满,怒瞪了一眼过去。

 

“老公你先出去,赵姐她……我们惹不起。”老婆抓着我的胳膊,眼神内急的快要沁出泪,一脸哀求的望着我。

 

惹不起?

 

我皱了皱眉,难道这个赵丽莎是老婆的领导?即便如此,又如何,这里又不是医院,何况是医院又如何,老子又不归她管?

 

我看着老婆哀求的样子,有些心软,即然找不到那个男人,也没必要待在这里,我不爽的瞪了一眼赵丽莎,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本事不大,脾气倒是挺臭。”赵丽莎蹙眉冷冷说道。

 

“你!你是个女人,我不和你一般计较。”我气的想要回头理论,望着老婆楚楚哀求的眼神,一甩手出了房间门。

 

我想抽根烟,捋一捋思绪,到底怎么个情况,搞的我也有些头蒙。

 

看刚刚房间里的布置,老婆应该再给那个赵丽莎做护理,只不过为什么跑到酒店开房,而不是医院。

 

会不会赵丽莎只是一个托,还有男人随后就到。

 

没过多久,一个似是经理的大腹便便的男人,带着几名保安就快步的冲了过来,一看到我,就警惕的包围了我,经理拿着对讲机好似在和下面监控室的人低声说了几句。

 

我当即有了警觉,知道踹门的事惹麻烦了,不过我也不怕,大不了赔个钱。

 

突然有两个保安扑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想要把我带走。

 

我大声喝道,怒叱他们凭什么动手,大不了赔钱。不过这些人竟是一点理都不讲,死拽着把我往楼下拉。

 

我竟然挣脱不开,有些客人听到动静,打开房间看到这一幕,纷纷探出头对我指手画脚,我感觉非常的丢人,恨不得蒙着头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那两个保安却死死的拖着我,我想告诉他们,我自己会走,不过他们还是把我当做犯人一样,往下面拉。

 

“你们干嘛,快放开我老公。”老婆慌乱的跑出来,想要推开那些保安,以她的力气却是推不开。

 

老婆的出现和帮忙,更让我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非常的丢人。

 

“行了,放开他吧。”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就看赵丽莎从房间走了出来,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低跟的高跟鞋,偏保守的穿着,但配上干练的短发,竟有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大腹便便的经理急忙上前鞠躬道歉,看那经理的样子,似是认识赵丽莎,而且颇为畏惧。

 

赵丽莎看不也不看那个经理,直接走到我的身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和压抑。

 

不过赵丽莎自始至终就和我说了两句话,但是给我的感觉,比指鼻子骂我,还要感觉屈辱和愤怒。

 

那是一种不对称的较量,我不知道赵丽莎什么身份,从老婆的口中知道,惹不起。

 

“赵姐谢谢你了,下一次如果你有空,你再给我打电话。”老婆陪着小心礼貌道。

 

赵丽莎嗯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那个大腹便便的经理赶紧陪着小心也跟着下去了,几个保安看了看,才放下我,直接走了。

 

“老公你没事吧。”老婆走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胳膊和脸,好似怕我受伤。

 

我感觉很丢人,在这种感觉的左右下,对她的欺骗变得更加的不满,躲过她摸向我脸的手,转身就走了。

 

老婆喊着我,快步的跟上。

 

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气头上,没有理会老婆的解释,到了家里,我气的摔门进了卧室,她自己在外面,一直等晚上七点多做好饭,才进来叫我吃饭。

 

“老公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今天只是陪赵姐一起出去做护理,她觉得医院不方便,所以才约我出去的。”老婆坐在床头,一手插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着,一边语气很温柔道。

 

“我不是不让你出去,但是你为什么对我撒谎。”

 

我叹息了一声,望着温柔坐在床前的老婆,我其实很想她能坦白,告诉我事情的始末,哪怕她是被迫的,只要愿意改,我也愿意给她机会。

 

“我撒谎只是怕你太担心,其实我也不知道,赵姐她会带我去酒店的。”老婆握着我的手,略带撒娇道:“老公我答应你,下一次出去,我一定如实告诉你,再也不撒谎了,老公你就别生气了。”

 

“下次?”我脸色不悦道。

 

“保证没有下次了,老公,你快点起床吃饭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老婆对着我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弯腰就要把我给拉起来。

 

我今天确实是误会了老婆,想到今天粗鲁的踹开门,老婆一路上也没有责怪我,反而做好饭叫我来吃,我心底叹息一声,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她确实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女人。

 

我张了张嘴想要问老婆,关于那天裤袜的事,我很希望她能坦白。

 

不过我还没有说出口的,突然老婆竟然一弯腰亲着我的嘴了,舌头随即进入我的嘴里,然后身子一滚也钻进了被窝里。

 

我感觉到了老婆身上香喷喷的沐浴露的味道,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洗的澡,手一摸,她竟然内/衣都没有穿,感觉非常的紧实……。

 

我望着老婆正在那里埋头苦干的样子,我确实感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犹如得到了她更大的认可和尊敬一样。

 

不过我心里却很清楚,她愿意这么做,并不是有多爱我,而是更多的是歉意和求得我的原谅。

 

如果是爱我,我很可能会感动的抱着她,不愿意让她这么糟践自己,尽管我确实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但是我心里明白,老婆只是怕我,询问她之前的事情,才这样做,希望得到我的原谅。

 

我有些痛恨自己,明明我可以有很多机会可以当面质问她裤袜的事情,短信男的信息以及在商场和秦主任见面为什么撒谎。

 

如果老婆真的做了那种事,她哪怕言语上否认,神情也没办法骗过我。

 

与其说我想她主动坦白,不如说是我太爱她了,害怕和她真正分开。

 

但是男人的自尊和脸面,又让我内心不得不面对,我很希望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又不想真正的找到。

 

一旦真的找到,也就意味着,我要和她离婚。

 

这两种复杂的情绪,郁结在心里,让我每天都崩的紧紧的,快要爆炸了一样。

 

所以我对她的感情,又爱又恨,此时恨意明显占据上风。

 

我把心里的不满和恨意,化作一股股的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体上,老婆也非常主动的配合我,希望我能原谅她。

 

她变得越来越下贱和卑微了。

 

我心里有些无法言语的感觉,直接告诉我,哪怕我让她现在跪着舔我的脚,她都会愿意的。

 

我直直的看着老婆。

 

老婆疑惑的望着我,好似有些害羞。

 

那欲迎还羞的娇嗔模样,偏偏给我的感觉不是怜惜和同情,反而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扑倒她的冲动。

 

怪不得连门卫老王,每次都紧盯着老婆去看,她的身段已经极美,而那股柔媚的风情却是让人会忍不住生出最原始的冲动。

 

我没有让老婆做那种舔脚趾头的,更下贱的举动,来满足那份虚荣和变态的心理,我还有一些理智,把她当成老婆。

 

我突然想到高大鹏,短信男和那个秦主任,因为她是人妻,会更冲动在她的身上玩弄,估计不会丝毫的怜悯她。

 

我想到短信男说的那句话,老婆的胎记在臀瓣的地方,他肯定曾粗/暴的占有过。

 

我一想到那里,连我都没有碰过的地方,我就忍不住的一阵怒火涌出。

 

等我在她身上完全泄尽了欲火以后,我脑海里的那股冲动也渐渐散去,我看向老婆略微苍白的脸色,忍不住抱着了她露出愧疚之色。

 

“老公你刚刚好吓人。”老婆撅着嘴有些不满,刚说完两句话,就有点想吐。

 

我帮她拍了拍后背,过了好一会老婆才缓过神,就是抱着我的胳膊,颇为依赖的用脑袋靠着睡觉。

 

我用手轻捋着老婆的头发,忍不住叹息一声。

 

“老公,我们以后好好过我们的生活,我觉得你最近太紧张了,这样我也有好有压力。”老婆攥了攥我的手,望着我的眼神,透着一股略微可怜又柔和的光芒。

 

我竟一瞬间,不忍心拒绝,嗯了一声。

 

老婆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急忙跳下床,叫着我去吃饭。

 

我又再一次被老婆的糖衣炮弹给软化了,叹息了一声,慢慢的穿起衣服,朝着外面走过去,确实感觉饿了。

 

看着老婆忙前忙后的样子,连衣服都没有穿整齐的,就匆忙照顾我,我想到了,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想到那个时候,我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老公快来帮帮我,这个汤我刚热了一下,好汤哎。”老婆疼的缩了缩手,只是吹手指头。

 

我连忙走了过去,用海绵垫把汤锅端了过去。

 

“老公你帮我吹吹,好疼的。”老婆有些撒娇的对我道。

 

“吹也没用,我给你抹点花生油。”我看老婆像是小孩子一样撒娇,有些哭笑不得,搓了搓她的小手指在嘴里喊了一下,给她抹了一些油。

 

“老公你真好,我们过几个月等你转正了,就生个孩子吧,这样家里才热闹一些。”老婆抱着我的腰,脸蛋抵在我的胸口上。

 

我皱了皱眉,生孩子?

 

我其实挺想的,只是担心经济压力,不过如果有了孩子,或许老婆心里有了寄托,外面的那些男人或许会断掉,我们的家也会回到过去的样子。

 

我心里有些迟疑,我很想那种平淡的生活,不过想到那些占了老婆便宜的男人,我就一阵的愤怒和不甘心。

 

最终感情还是占据了大头

 

我双手抱紧了老婆的腰,长舒了一口气,最后拍了拍老婆的肩膀,让她先吃点饭,因为我发现她躺在我怀里,都快要睡着了,她刚刚太累了。

 

吃过饭,老婆在洗刷,我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捻着烟屁股,脸上挂着一股抹不开的愁绪。

 

我忍不住叹息一声,我对她的感情很深。

 

正是因为深,在发现她背叛了我,我又是愤怒又是痛心,一方面不断的给自己理由来挽回,又渴望找到真相,做一个了断。

 

老婆一次次的谎言和避重就轻的回答,让我很是愤怒又更是痛心。

 

接下来两天,老婆没有了异常,也开始注意了着装,看起来生活像是恢复了过去那般的幸福,我的手机上也没有收到短信男的短信,不知道是老婆提醒了他,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恶搞。

 

无形中我长舒了一口气。

 

我下班回家,老婆做好了饭菜,我看到挺丰盛的,就问她有什么喜事。

 

老婆有些献宝的眨了眨眼,让我来猜。

 

虽然最近烦心事少了许多,不过我也没有心情打哑谜,摇了摇头给自已点了一根烟。

 

“老公,你不是答应我不抽烟了吗?早点戒了烟,这样我们就可以要宝宝。”老婆走过去,从我嘴里拿掉了烟,挽着我的脖子娇嗔道。

 

“好了,不抽了,对了,今天到底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

 

我嗯了一声,笑着点了点头,或许有个孩子,老婆也可以收收心,听到她提出来要求,我还是挺开心的。

 

“吃了饭再告诉你。”老婆笑了笑,挺神秘的。

 

“你不会已经有了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吃惊的指了指老婆的肚子道,脑海里首先冒出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别人的?

 

“哪有这么快。”老婆一怔,苦笑的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

 

我竟然长舒了一口气,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公你是不是,还不想要孩子的。”老婆有些迟疑,突然小声担心道。

 

“我当然想啊,好了你别瞎想了,赶紧吃饭吧,今天做的这么丰盛,我可要多吃一些。”我拉开椅子让老婆坐在身旁,主动帮她打了一碗饭。

 

“老公我知道,你最近压力挺大的,不过我们有了孩子,可以让咱妈过来,到时候家里也热闹一些。”老婆握着我的手,看得出来,她挺想要个孩子。

 

“都听你的。”我嗯了一声,听到老婆动情的话,我还是挺高兴的,顺嘴问起今天到底有什么喜事。

 

“我被抽中要去苏州市医院交流学习,名额可是很少的,整个护理系就一个名额,主任说我这一次回来,就有机会升科室副护士长。”老婆很高兴道,她以为我也会非常高兴。

 

“哪个主任?是那个秦主任?”我脸色陡然一沉。

 

“是我们护理部的邓主任,是个女的。”老婆笑着道。

 

“嗯,那什么时候走?要去几天?”我脸色稍缓,点了点头道。

 

“明天早晨就要走,大概两天吧,其实每年开会差不多,只是走个流程,混混面熟。”老婆握着我的手,一脸认真道:“老公如果你不希望我过去的话,我可以把名额让给别人,在我心里,你和家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把我和家,当成最重要的,我又怎么会阻碍你进步。”我叹息了一声,望着老婆花容月貌的面庞,笑着鼓励她去。

 

“老公我帮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菜馅的饺子,都放进冰箱里了,够你两天吃的,实在是不想吃的话,就和朋友一起下馆子,改善改善生活,我觉得你这两天都有些消瘦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e8560bca1607b533bde8d8d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