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七八个男的搞我一个:新婚别人下了种/每做完一个人的肠镜就会换床单吗

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

 

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

 

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

 

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

 

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

 

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

 

第二章 初次见面

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

 

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

 

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第三章 保密协议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

 

“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我脸色憋得通红,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气,最终没有爆发出来。

 

吴敏看着我,轻蔑的冷笑,随手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嘴里说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更不准上二楼,明白吗?”

 

我强压住心底的火气,最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就拿着自己带来的包裹进了那个房间。这房间据说以前是保姆住的,据我判断可能是因为借种的事情,怕人多嘴杂,将保姆给辞退了。

 

进了房间,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以刚才吴敏对自己态度看来,这三十万并不好赚,而且在这过程中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人穷志短,没有办法啊……

 

第四章意外发现

上午的时候,吴敏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小保姆回来,是个贵州妹子,名叫霍小燕,个子不高,不过挺白净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防贼似的看着我。刚辞退一个,又请来一个,看这情形多半是吴敏请这个小保姆来监视我的。

 

午饭是霍小燕做的,口味还不错,有鱼有肉,据霍小燕说这是吴敏吩咐的,一定要给我补充好营养,以后的饭食,都会按照这个标准来。

 

听了霍小燕这番话,我翻了翻白眼,心里颇为不屑,借个种还得整这么多幺蛾子,难不成还怕老子不举吗?

 

当然这么好的伙食我也不会反对,不吃白不吃,就当吃地主老财了!

 

吴敏中午的时候就出去了,别墅里就剩下我和霍小燕两个人,我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总觉的有双眼睛防贼似的盯着我,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想了想,我决定先搞定这个小保姆。

 

不过令我失望的是,这霍小燕脑子里只有一根筋,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任我怎么跟她套近乎,她就是用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我,让我恨不得拿块板砖在她脑门子上来一下。

 

搞定小保姆的计划失败,浪费了我半下午的时间,我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吴敏晚上很晚才回来,本来快要睡着的我瞬间来了精神,耳朵也支了起来,吴敏回来随时可能叫我去做借种的事情,既然已经拿了钱,就得有随叫随到的准备。

 

现实比较骨感,吴敏回来之后就直接上楼了,而且我还听到了第二个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的感觉,应该是柳青瑶。有柳青瑶作伴的话,今晚上肯定是不能实现借种那种事了,总不能一个干着,一个看着吧?

 

说心里话,这事我也挺着急的,一半是为了赶紧完成借种这件事,既然拿了钱,总得对得起那三十万,另一半也许就是私心作祟了,毕竟像吴敏这种成熟性.感的美女,说不动心是假的。

 

自打吴敏回来之后,我睡意全无,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想了些啥,反正就是觉得心里很乱,睡不着。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忽然别墅内隐隐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夜挺深了,别墅里几乎落针可闻,这阵声音虽轻,可我还是依稀辨别出来的,那分明是女人做那种事儿时的叫声。

 

虽然作为处.男,没有亲身经历过,可在大学时同一寝室的狼友们也会偶尔观摩和讨论一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所以我对这种声音并不算陌生。

 

依稀可辨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本来就难以入睡的我瞬间感觉什么肾上腺素啊的急剧上升,然后我就悄悄的开门走出了房间。

 

顺着声音的源头,我的目光借助昏暗的夜光灯瞟向了二楼,那里正是吴敏和她老公的卧室。

 

那种带着压抑而又兴奋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而且在客厅里我听的更真切了。

 

可吴敏的老公并没有回来,跟吴敏回来的只有柳青瑶,那么……这个两个女人不会是搞上了吧?

 

楼上的声音越发低沉和急促,听的我心里像有一只小猫在挠啊挠的。

 

上去看看?心里有个声音好像在催促着我,可偷看人家的私密事,这是不道德滴。

 

这一刻,我心里很矛盾。最终我一咬牙,一跺脚决定……上去看看。这时候不看白不看,至于吴敏警告过我不准上二楼的话,早就被我扔到了下水道。

 

我迅速的用目光扫视了一下整个一楼,并没有发现小保姆的身影,在确定她应该睡熟了后我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在吴敏的房间门前停了下了,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此完美而又流畅的动作,甚至我自己都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采.花大盗出身,这套业务几乎就是无师自通啊!

 

与吴敏一门之隔后,房间里的声音更加撩人,而且是两个女人的声音,比在公司听秘书小丽那回更加高低婉转,荡气回肠。

 

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了门把手上,我惊喜的发现房门竟然没锁,颤抖着手,我轻轻的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fa71d377dcc2233e58be0f4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