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全班男生都玩儿我,40岁怀孕年龄大吗/早上醒来发现巨大还在身体里

哐哐哐——”敲门声响起:“老婆,你还没洗完啊?”

 

林香猛的一缩,她惊慌失措,却被钱满摁着起不来。

“宝贝,再等等……你让我来一下再说。”钱满嗓音发沉。

 

林香哪里会肯,她之前也是鬼迷心窍才让钱满轻薄,现在她老公来了,自是不再愿意:“我不,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喊救命了。”

 

钱满见她作势要喊,忙捂住她的嘴。

 

门口的张志明见她不说话,以为出了什么事,急道:“老婆你怎么了?”说着使劲拍门。

 

钱满见情势紧急,唯有放开她,威胁说:“你要敢喊救命,我现在就弄你让你老公看见。”

 

林香无奈,只好冲着门的方向说:“我没事……老公,你去床上等我哦,我马上就好……你准备好那个……”当着钱满的面,林香都不好意思了。

 

听她回话,张志明放心了,转身回卧室,激动地摔上门,翻箱倒柜地找TT。

 

极度紧张后的放松令两人舒了口气,钱满也不敢了,放开林香说:“你穿衣服吧。”

 

林香瞪他一眼,洗干净后穿戴整齐,出去前叮嘱钱满说:“你等我回房关好房门再出去。”

 

张志明在卧室,林香裹着浴巾小步挪到门口,开门,关门,钱满快速走出去,临走前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张志明侧卧在床上抽烟,看见他,林香一阵心虚,从后面抱住张志明:“老公,让你久等啦。”

 

张志明摁灭烟头,反身扑过来:“只要是你……等多久我也愿意。”

 

次日,张志明开车去上班,在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碰见钱满,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笑到:“老钱,我昨天在我们小区看见一部和你一样的车,我还以为是你的呢。”

 

钱满一顿,问:“哦?真的吗?你几点看到的?”

 

“早上九点左右。”

 

“是我。”钱满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想在你那小区给我老婆买套房,昨天一早去看了下。”

 

“难怪呢。”张志明恍然大悟:“你看上哪里了?需不需要帮忙?你买那也好,以后得闲了就来我家吃饭,我老婆烧的一手好菜。”

 

绿灯了,钱满点了点头:“有空……一定去。”钱满朝后视镜里望了一眼,眸中讥讽。

 

林香一早赶去老陈家,原想再跟陈杰说声谢谢的,不料陈杰早就去上班了。

 

家里只剩她跟老陈两个,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拖地的时候,老陈一直盯着她瞧,她做饭,老陈也盯着她的后背看,老陈终于忍不住了,冲她招手说:“香妹子,你过来一下。”

 

林香犹豫着过去,问他说:“陈叔,你找我什么事?”

 

老陈问她说:“香妹子,你是不是怕我呀?以前咱们处得不挺好的吗?你怕我干啥?”

 

“没有,我没怕。”林香嘴硬不认。

 

“撒谎!你是不是又觉得咱们那样对不起你老公了?那有什么?我又没真弄你,只是让你帮我而已。这只是工作,跟别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可是......”林香说不出口,总不能说自己对他儿子有幻想才避着他吧?

 

“别可是了。叔现在又想了,你帮我弄一下好不好?钱少不了你的,你老公工作上的事也好说,我让我儿子多多照顾他。但你要不帮我的话......”

 

这言外之意就是后果自负呗?

 

林香无奈了,被老陈吃得死死的。

 

她过来在老陈面前说:“陈叔,我可以帮你,但是我不能再给你看了,万一您又像上次一样......”

 

老陈深谙循序渐进的道理,他点头说:“行,最多我隔着衣服碰一下,那样可以吧?”

 

“嗯!”林香低下头,看到老陈后脸都红了。

 

这次老陈可能是太急切了,多久他就完了,搞得林香又要拖一遍地。

 

她拖地的时候丝毫没注意到院墙上有双贪婪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看。

 

就这么过了大半个月,钱满竟然没再来骚扰林香,这让林香挺意外的。

 

林香从老陈那儿赚了不少外快,钱就大手大脚起来,衣柜里挂了很多新买的衣服跟包包。

 

张志明有时看见,也没起疑心,只问她一句:“老婆,又买新包了?”

 

林香当时心头一跳,嗯了声:“怎么,不乐意啊。”

 

“怎么会呢,”张志明打好领带,爬上床从后面搂着林香,手从被子里探进,脑袋放在她的脖颈处,深吸一口气,陶醉道:“老婆,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我们办公室那一堆二十几岁的小姑娘都没法儿跟你比。对了老婆,爸妈说想咱们了,我打算今天早点下班,接你回趟爸妈家。”

 

算一算,已经有三个月没去看爸爸妈妈了,林香应下,甜声道:“那我下午去你公司找你,就不用你来接我了。”

 

张志明也没多想,只觉得林香体贴入微,又亲了亲林香,起身走了。

 

公司里,张志明才在办公椅坐下,就有秘书来敲门:“张经理,老板请你去一趟办公室。”

 

他有些意外,没想到陈杰会突然找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这个项目出了问题?

 

当他忐忑的推开办公室的门,听到陈杰的吩咐,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公司让他到外地工作一段时间,等到那边事办完了才能回来。

 

这趟出差工资很高,所以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原本在家里准备洗衣服的林香,突然看到有人给自己打电话,便接通了:“喂!您好,我是林香,你是谁?”

 

“你说呢?在家吗?”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话筒里响起,林香听着浑身一颤,她听出是钱满的声音了。

 

平时这个时候林香家里是没人的,正是算准了这个,他才会打这个电话。

 

“我在不在家关你什么事?”林香的态度很不好。

 

“呵呵!我想弄你,你说关不关我的事?”钱满从来都是这么直白。

 

林香听着皱眉:“你要没事我挂了。”

 

“别呀!我有点东西给你看,我加你微信了,你通过一下。”

 

林香心里纳闷,拿手机转到微信,果然看到有人加自己。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通过了。

 

这钱满就像个定时炸弹,她害怕如果自己对他太无情,他会做出些什么更过份的事来。

 

“你接收一下,保证不让你失望。”钱满在微信里给她发了个视频文件。

 

林香疑惑点了接收,等打开以后,眼里顿时充满惊诧与恐惧。

 

视频的内容居然是她在老陈家给老陈弄的情形,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片段,但内容再清楚不过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你跟踪我?”林香愤怒了。

 

“别说那么难听嘛!你也知道,我从第一眼瞧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后来知道你是我兄弟的老婆以后,你知道我有多想从姓张的手里抢走你吗?你没说错,我是跟踪你了,不过那也是因为我喜欢你。”

 

“你拿这个给我看是什么意思?”林香怒道。

 

“呵呵!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做保姆居然做到主人床上去了,而且老头都不放过,你老公是不是不行呀?都把你饿成这样了。”

 

“你放屁!我只是......我只是帮陈叔弄一下而已。他老婆死了很多年了,医生说他老憋着对身体不好,所以他求我......”林香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呵呵!是这样吗?那你也帮我弄一下吧,我憋着对身体也不好。”

 

“你流氓!”

 

“哈哈!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车上你都没拒绝我,我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咱们就别装了,坦诚一点好说话。”

 

“那是你强迫我的。”林香都想骂人了。

 

“你要真不想,你不会喊救命呀?车上那么多人。你就别装了,我也不跟你玩虚的,坦白跟你说,我想你做我女人,你肯不肯?”

 

“你做梦!我已经有老公了。”

 

“没关系,我又不是让你跟张志明离婚。你可以跟他在一起的,只要你在我有需要的时候来陪我一下就行。”

 

“想都别想。”

 

“你确定要这么绝情?你就不怕我把这视频发给你老公看?”

 

林香一下子就被唬住了。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就什么事都没有。”钱满勾起唇角,看了看腕表,沉声吩咐:“不要挂断电话,现在按照我说的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找到家里浴室的落地镜,面对着镜子,然后叫给我听。”

 

“什么?”林香听到,被吓了一跳,同时又因为刺激,感觉身体一热。

 

听着钱满那不容置喙的语气,即使要做的事再羞耻,她也本能的选择服从,因为她真怕钱满把那视频转发给她老公。

 

别别扭扭的走到浴室那面落地镜前,想着这是结婚时张志明专门买来的,为了两个人在浴室里做的时候更刺激,没想到现在竟然……

 

越这么想林香就越是受不了,她竟来感觉了,一时忍不住,把手机开了免提后放在洗手台上,就缓缓脱了身上的吊带裙。

 

在钱满的指引下弄一会儿后,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听着电话里女人的声音,钱满也忍不住了。

 

“现在去阳台上继续。”

 

“阳……啊……阳台怎么可以?”拼命的咬住下唇不让更多的声音从口中泻出,林香拼命抗拒:“阳台会被人看到……”

 

其实林香家里的阳台窗户高,窗户下的墙完全可以挡住一个人。她心里明白钱满的意思是让她爬到窗户下。

 

无奈之下,她按照对方所说,带着满满的屈辱感,艰难的从浴室爬向阳台,嘴里还咬着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继续爬过客厅、卧室,最终到达除了一面略高的墙外没有任何遮挡的阳台。

 

害怕被外面的人看到,她不得不拼命压低身子直到贴在地面上,感受到地面略有刺骨的冰冷,然后才小心的伸出手。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钱满的感觉逐渐明显,开始疯狂起来。

 

隐约听到阳台外一个个路人近在咫尺的说话声,林香拼命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同时继续,最终在这种环境里,她达到了想要去的地方。

 

与此同时,钱满也在电话另一边完事了。

 

掐着时间去张志明的公司楼下等张志明下班,见到张志明的时候,林香心里挺愧疚的。

 

因为老陈的事,她被一头饿狼盯上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觉得自己迟早会彻彻底底的背叛张志明。

 

坐上张志明的车走在路上,张志明丝毫没有察觉到林香的异样,张志明认真的叮嘱她:“一会儿到家了,爸妈说什么话你都多担待。这些年,他们也不容易。”

 

张志明的母亲对林香意见很大,这事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了。

 

随意的点点头,林香没有多说什么,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

 

张志明父母家到了,他们刚下车,张爸和张妈就开心的走上来。只是张妈看向林香时,面色不善。

 

感觉到两个女人之间气场不对,张志明急忙打圆场:“在外面站什么,咱们快进去吧。”

 

“额……老公,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小声在张志明耳边说完,拉了拉衣服下摆,林香每次见张家的人都紧张。

 

张志明点点头就和父母进屋去了。

 

进屋前,张妈还瞥了她一眼小声念叨:“见公婆都偷懒,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听着这略有些粗鲁的话,林香心下黯然,一路狼狈的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想哭。

 

当林香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所有人都已经坐好就在等自己。

 

见状急忙坐下,她生怕又惹得张妈不高兴,尽管此时饭桌上的气氛已经有些紧张了。

 

果然,刚吃了两口饭,就听到张妈语气不善的问:“小香,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们家志明生个孩子?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怎么你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只说了一个字,林香就语塞了。

 

确实,这件事也是她多年来的心结。

 

“不下蛋的鸡,真不知道志明娶你回来除了吃白饭还有什么用!”没好气的白了林香一眼,张妈再也忍不住心里的火气,破口大骂:“老王家儿媳妇都生二胎了,你倒好,现在都怀不上!恐怕结婚前就不干不净打过胎,现在才怀不上,让我儿子来接盘了吧!”

 

“妈!”张志明唰的站起身打断了张妈的话,同时林香心里委屈,竟是夺门而出。

 

其实早些年林香和张志明都去检查过怀不上孩子的原因,最后医生说是张志明的活力不足,很难使女人怀孕

 

当时他们一起讨论过这个问题,林香说自己爱他,不介意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可是没想到……

 

想着这些年的闲言碎语冷嘲热讽,林香心里越来越委屈,最终蹲在外面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手机响了,她拿出来见是钱满打过来的,原想把手机摔了,想想舍不得新买的手机,又怕钱满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就接通了。

 

“你哭什么呢?张志明欺负你了?”

 

钱满一句话就吓到了林香,她站起来左右看,问钱满说:“你怎么知道我在哭?”

 

“你说呢?”旁边的玉米地里走出来一个人,正是拿着手机通话的钱满,在月光下,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暗。

 

林香吓得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他说:“你又跟踪我,你到底想干嘛?”

 

“不是说了吗?我想你做我女人。我这不是跟踪你,只是有点无聊,刚好看到你跟张志明在我公司外面经过,我就跟了过来。”

 

林香不知道他这句话是真是假,擦了擦眼泪说:“你死心吧,我不会做你的女人的。你别想我会背叛我老公,今天在洗澡间,还有你叫我做的事,那些是我的底线了,你别想再得寸进尺,你要敢逼我的话,我就报警,大家一拍两散。”

 

张志明知道林香这会跑出去一定不想回来,就有些着急的要出去找。可一看他要出门,张母就坐在地上撒泼起来,不住的哭闹:“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你这个不孝子!不顾老娘死活,偏要出去找那个小贱人!你这是要逼死你老娘啊!”

 

张志明无奈之下,只好安抚张母,心里盼着林香没事。

 

钱满翘唇一笑:“放心,我不会逼你的,既然你说那些是你的底线,那你就再帮我一次吧?就像在洗澡间里一样。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也正好,这些可以分散你的注意力,我这是在帮你。”钱满说着走了过来。

 

林香吓得想跑,钱满也不拦她,只是说:“你可以跑,但这次你跑了,下次我就到你家里去,反正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我就把那视频发给你老公。”

 

林香心里气苦,一下坐到了地上。

 

钱满笑嘻嘻抱起她,在她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把她抱进了玉米地。

 

虽然是在夜里,但月光很亮,一点不耽误他们办事。

 

“嫂子,你可真香。”钱满调笑着把林香放到地上。

 

林香不敢吭声,令人战栗的快乐很快涌现,传遍全身,林香急促的喘着。

 

迅速解开所有纽扣,钱满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她的衣服。

 

林香感觉到有些凉意的泥土,不安的扭了扭身子,紧张的抓着钱满的手臂,害怕有虫子爬到身上。

 

钱满笑着俯下身来在她身上轻吻。

 

良久后当他直起身子来时,看到林香情难自禁的样子,才露出笑容。

 

他放出来叫林香帮忙,林香不敢拒绝,眼里满是凄苦。

 

林香的手艺不错,钱满感觉自己快不行了,一时冲动之下,他准备进行下一步了。

 

林香看出来了,她心里一惊,拼命反抗。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fb2f74412d19c16e48dc5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