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文资讯

老汉你顶的我花心淑真,我的同桌赵雅心污文,黑人下面好大,好爽

雪莉看我道歉挺真诚的,就说;“没事了……”

 

“嘿嘿。”我干笑着挠了挠头。

“你真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吗?”雪莉问。

 

我点点头,说:“我长这么大了,就交过一个女朋友,只牵过手……连亲都没亲成。”

 

“为什么啊?是哪会儿你们年纪小,还是她太清纯啊!”雪莉问。

 

我说:“都不是……是胆子太小一直没好意思开口,结果等敢开口说要亲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喜欢上了别人。”

 

“那你可真失败。”雪莉说。

 

我顿时就有点儿忧愁。

 

“不过你东西大啊……她的损失。”雪莉见我低落了,就赶紧安慰我,同时小手已经握住了我的小分身,轻轻的捏着。

 

她说;“你的太大了,就这么进去会很疼的,要不你帮我亲一亲吗?”

 

“啊?”我的脑袋顿时轰的一下满脸空白。

 

雪莉说:“你不愿意么?”

 

“愿意,愿意。”我赶紧说道,同时身子往下一动,两手抓住雪莉的脚腕,然后就要把头埋进去。

 

雪莉一下就慌了,说:“你干啥呢?”

 

“不是你让我亲的吗?”我不解道。

 

“我说的……是上面啊!”骤然间,雪莉的俏脸就变得通红,同时还很是娇嗔的瞪了我一眼,道:“说你傻吧,你又很精明,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装的。”

 

我“嘿嘿嘿”的笑着,眼睛盯着雪莉双腿间,目光都不带懂得。

 

“你还看,可恶!”雪莉使劲收腿,同时小手摸住我的腰,狠狠的拧了一下。

 

我疼的呲牙咧嘴,只好松开了雪莉的脚腕,然后重新爬到她身上,先笨拙的亲吻雪莉的嘴唇,同时大手也不安分的开始按住她那雪白的饱满硕果。

 

雪莉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约法三章,眼里带着媚丝,不停的配合着我。

 

这一刻,我都感觉快要和雪莉一起要融化掉一样,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处在云端,我的吻技虽然笨拙,但雪莉很厉害,她会引导我。

 

我品尝着她的朱唇,良久,自己的身体开始往下移动。

 

此刻我在不经意的偷偷一抹刘雪莉下面,已经有反应了。

 

我心里大喜,然后就想完成最重要的步骤,结果雪莉直接阻拦道:“还是不行,还要再等会才行!”

 

可我已经难受了!

 

心里的火焰在不停的燃烧,我听着雪莉说不行,就一口咬住了她的硕果,使劲的用力。

 

雪莉舒服的“哎呦呦”直叫,然后身体想八爪鱼一样的缠在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感觉雪莉的身体就跟一团火焰似的,特别的烫。

 

“你个混蛋,敢咬我。”雪莉也是一口咬住我。

 

我再次疼的呲牙咧嘴,却不停的活动着。

 

雪莉忽然动情道:“给我。”

 

这声音又酥又软,直接就让我跟触电了似的心里一荡,然后找准地方……

 

可就在我准备着一下进去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直接刺激的我直接缴械了。

 

火热的东西,让雪莉再次颤抖了一下。

 

但完事后却一脸不愿的看着我,责备道;“你怎么回事啊?”

 

“第一次……太敏感了。”我很是苍白无力的解释道。

 

“第一次?我看你是不行吧!”雪莉不悦道。

 

不过想想也是,本来雪莉就听抗拒和我上床的,是我告诉她,如果最终结果是不能怀孕的话,刘树成很有可能找别的女人去弄个孩子。

 

到时候,雪莉在刘家也就没地位了!

 

而从刘树成找我来借精生子这件事情上看来,他根本就不爱雪莉,不然的话,也不会为得到股份而让自己的老婆被陌生的男人玩!

 

又或者,结婚之前刘树成是很爱雪莉的,但他因为身体无能的原因,每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自尊心都会受到挫折,久而久之就会房事越来越厌烦,同时对雪莉也会不断的疏远。

 

……

 

所以,我以孩子为提醒,暗示没孩子的话,雪莉的地位就会不保。

 

而雪莉也最终下定了决心和我上床,长久不再得到男人呵护的她,在和我不断暧昧的时候找到了感觉,所以柔情似水。

 

可最后我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就好像刘树成和她上床时的情况一下,这样雪莉一下子就愤怒了。

 

一瞬间,刚刚捡起来的好感全部烟消云散。

 

我尴尬的解释道:“我……我真的行,以前我自己弄过,有时候手的酸了还没释放。”

 

“真的?”雪莉将信将疑道。

 

我赶紧点点头,说:“真的。”

 

“反正都已经在一张床上了,我就再信你一次。”雪莉思索几秒后,重新握住了我的小分身。

 

一瞬间,原本萎靡下去的小分身顿时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的对雪莉经历了,我看着它重新摇旗,心里也是极度的开心。

 

妈的,雪莉这么漂亮的女人,没尝到味道之前,我怎么可能放弃!

 

“这下你相信我了吧?”我说。

 

雪莉白了我一眼,然后握着我的小分身快速的套了几下,发现确实没有一泻千里而是越来越大的时候。脸上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雪莉舒服的“哎呦呦”直叫,然后身体想八爪鱼一样的缠在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感觉雪莉的身体就跟一团火焰似的,特别的烫。

 

“你个混蛋,敢咬我。”雪莉也是一口咬住我。

 

我再次疼的呲牙咧嘴,却不停的活动着。

 

雪莉忽然动情道:“给我。”

 

这声音又酥又软,直接就让我跟触电了似的心里一荡,然后找准地方……

 

可就在我准备着一下进去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直接刺激的我直接缴械了。

 

火热的东西,让雪莉再次颤抖了一下。

 

但完事后却一脸不愿的看着我,责备道;“你怎么回事啊?”

 

“第一次……太敏感了。”我很是苍白无力的解释道。

 

“第一次?我看你是不行吧!”雪莉不悦道。

 

不过想想也是,本来雪莉就听抗拒和我上床的,是我告诉她,如果最终结果是不能怀孕的话,刘树成很有可能找别的女人去弄个孩子。

 

到时候,雪莉在刘家也就没地位了!

 

而从刘树成找我来借精生子这件事情上看来,他根本就不爱雪莉,不然的话,也不会为得到股份而让自己的老婆被陌生的男人玩!

 

又或者,结婚之前刘树成是很爱雪莉的,但他因为身体无能的原因,每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自尊心都会受到挫折,久而久之就会房事越来越厌烦,同时对雪莉也会不断的疏远。

 

……

 

所以,我以孩子为提醒,暗示没孩子的话,雪莉的地位就会不保。

 

而雪莉也最终下定了决心和我上床,长久不再得到男人呵护的她,在和我不断暧昧的时候找到了感觉,所以柔情似水。

 

可最后我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就好像刘树成和她上床时的情况一下,这样雪莉一下子就愤怒了。

 

一瞬间,刚刚捡起来的好感全部烟消云散。

 

我尴尬的解释道:“我……我真的行,以前我自己弄过,有时候手的酸了还没释放。”

 

“真的?”雪莉将信将疑道。

 

我赶紧点点头,说:“真的。”

 

“反正都已经在一张床上了,我就再信你一次。”雪莉思索几秒后,重新握住了我的小分身。

 

一瞬间,原本萎靡下去的小分身顿时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的对雪莉经历了,我看着它重新摇旗,心里也是极度的开心。

 

妈的,雪莉这么漂亮的女人,没尝到味道之前,我怎么可能放弃!

 

“这下你相信我了吧?”我说。

 

雪莉白了我一眼,然后握着我的小分身快速的套了几下,发现确实没有一泻千里而是越来越大的时候。脸上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说:“林……雪莉,刘总好像回来了。”

 

“啊?”雪莉一愣,嘻嘻一听,楼下的确是有动静。

 

“怎么办?”我问。

 

雪莉犹豫片刻,道;“不管他……反正他也愿意让你睡我。”

 

说着,雪莉就翻身把我压在身上,然后就在我身上开始驰骋,你想啊,一个寂寞到天天玩工具的女人,此刻有了男人有,怎么可能不能主动些?

 

好在从刚才的对话里,我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感觉,于是就随着雪莉开始动了起来。

 

雪莉一只手扶着我的胸膛,一只手堵着自己的小嘴,她虽然不怕刘树成看见,但心里也不希望刘树成上楼,毕竟他们是夫妻,雪莉也很懂得羞耻。

 

这种压抑的感觉,让雪莉的嘤咛声压的很低很低,一下子就跟偷情似的。

 

我倍感刺激,忍不住开始大幅度的去配合雪莉。

 

“啊……要死了。”雪莉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颤抖,身体也跟着不停晃动。

 

我咬着牙,感觉自己也差不多了……

 

可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楼下忽然出现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雪莉,你在楼上吗?”

 

这不是刘树成啊,怎么还会有别人来啊?可我现在正处于紧要关头,也懒得理她了,现象可能是雪莉的朋友来拜访了吧,所以直接准备翻身压出雪莉,准备来最后的冲刺。

 

“起开,快起开,我妈来了。”雪莉急道。

 

“什么?”我顿时就懵逼了。

 

雪莉说:“我妈来了,不能让她知道我做这种事情……”

 

我听雪莉这么说,也只好放弃了,毕竟女婿不行,让旁人来代孕这种事情,要传到女方娘家的话,刘树成这辈子也抬不起头了……

 

刘树成怎么样,其实和我没多大关系,但看雪莉如此害怕的模样,我也不好意思让她在她妈妈面前丢人啊,于是只好松开了雪莉。

 

雪莉急忙从我身上起来。

 

雪莉羞的满脸通红,赶紧用我方才裹身体的浴巾遮住了自己,同时还娇羞道;“不许看。”

 

“嘿嘿,我早都看过了。”我坏笑道。

 

雪莉还想反驳,可外面的脚步声已经传到门口了,只听门把手一响,顿时吓得雪莉娇躯一颤。

 

“你快躲起来,躲柜子里面。”雪莉压低声音说道。

 

我说:“可我的衣服在隔壁房间啊,你把浴巾给我……”

 

“不行,你先光着躲进去,我一会儿想办法把衣服给你拿过来。”雪莉说。

 

“好……吧……”我很是不愿的答应了。

 

起身躲在柜子里,雪莉再三叮嘱我不要发出声响,然后这次啊关上柜门,去迎接她妈妈了。

 

骤然间,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只听外面那女人说道:“雪莉,刚才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还锁着门不让我进来……”

 

不得不说,雪莉的妈妈说话还挺有威严的。

 

好像领导说话一样,跟谁说话都是颐指气使的……当然,这种颐指气使并不是目中无人,而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习惯了去用这种口气跟人说话。

 

只听雪莉小声道:“我刚准备洗澡呢,衣服脱到一半……这不就耽误了时间吗?”

 

“那你也不应我一声。”雪莉妈妈说。

 

“我这不是急着找浴巾裹住身体,然后来跟你开门啊。”雪莉说。

 

我在柜子里躲着,心想雪莉家里到底是什么条件啊?听着她妈妈说话这个气势,家里应该非富即贵,她怎么还如此攀附刘树成的钱财?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article/fd79801fee446ba6b3f8daf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