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总裁 镜子 冲刺/能让自己下面看看湿的文字

 他们立即聚集在一起向乘客炫耀。聂云翔的身边空无一人,甚至没有人来搭讪。

聂云翔低头看着自己又脏又破的衣服,然后抬起鼻子闻了闻。酸味和腐臭的气味使他皱眉。然而,最好没有人来搭讪,以免被人注意到说得太多。抬手把帽子拉下来,沿着街道走到县城外面。

丽春县城不大,但是由于背靠大山,加上距离缅甸的国境线很近,让这小县城出奇的热闹。利春县并不大,但是因为它有群山作后盾,靠近缅甸边境,所以它出奇地热闹。

聂云翔边走边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经过四天四夜的飞行,他始终保持每根神经处于紧张状态。

虽然街上有许多行人,但没有特别警察或军人。聂云翔并没有因此放松。四年的特种部队和两年的雇佣军经验告诉他,这个地方越安全,就越危险。

虽然离他自杀的地方有几千英里远,但离边境很近。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与外国雇佣军打过交道。没有理由不怀疑他会从边境偷东西。即使街上没有可疑的人,他们也不能粗心大意。

抬头望着远处的群山,聂云翔松了一口气。只要能进山,别说那些特警,就是他们狼牙大队教的,也别想找到自己。

一辆蓝白色警车突然从远处驶来,聂云翔心里一紧。但从表面上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他的表情和行为丝毫没有退缩。相反,他公开走过去迎接警车。

警车没有停下来继续行驶。聂云翔用眼角望着外面。突然,他的眼睛变冷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他面前的摩托车上。

这辆摩托车是一辆红色野马,从外表看绝对是新的。吸引聂云翔注意力的不是汽车的颜色,而是摩托车上的人。

光头,上身赤裸,手臂上有凶猛的龙头纹身。聂云翔看着人体鼓胀的肌肉和四处扫视的眼睛,猜到了这个人的职业。

一辆五个标志的农用三轮车朝摩托车前看去,似乎装满了食品盒,进入聂云翔的视线。看着光头兴奋的脸,聂云翔不由冷冷一笑,大步向前。

"嘎吱嘎吱!"农用三轮车猛踩刹车,然后传来女人惊讶和愤怒的声音:"你怎么骑自行车?"

“哎哟哟……”女人回答,是痛苦的呻吟。

聂云翔冷冷一笑:这的确是一个瓷保险杠。否则,呻吟就没那么容易了。

“是吗...好吗?”那个女人的声音从惊慌变成了担忧。声音不响亮也不清晰,但很舒服。

聂云翔听到他的心一动,慢慢踱了过去。他看见地上的秃头男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长发,我被车撞了。请快来。”

“谁打谁?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听到光头,柔软舒适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聂云翔抬头看见一个女人站在三轮车旁边。

大约一米六高,上身是一件短袖衬衫,。t恤下面是一条浅粉色的六分裤。在黑腰带下,即使是一个小腰也可能被扯下来,就好像是一阵风。暴露在裤子外面的两条腿非常白。脚下是一双白色打底裤平跟凉鞋。

一头黑色的短发,椭圆形的脸,柳条般弯曲的眉毛,略呈圆形的眼角,还有一颗小黑痣。他有一个小鼻子,一张小嘴和一个略圆的下巴。他打洞时看起来真漂亮。

“敲门……”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聂云翔刚转过身,五六个年轻人就围住了那个女人。

一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大声问道:“第五,怎么了?”

“我哪知道?我在前面骑得很好,但是这个女人上来的时候把我撞倒了。”第五个儿子讲完后,他用双臂呻吟着。

那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转头看着那个女人:“你会开车吗?你有驾照吗?”

“我有驾照。”女人从车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长发青年伸手去拿,看着它问道:“你叫小蓝蓝?”

“是的……”女人点点头。突然,她看了一眼地上呻吟的年轻人,笑着说:“亲爱的兄弟们,虽然我来自山区,但我经常来县城,知道你们的规矩。”

“它已经上路了!”长发青年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微笑着把驾照还给小蓝蓝,看着他在地上的同伴问道:“你感觉怎么样,第五?”

"我的腿可能骨折了。"第五个儿子说话时脸皱在一起,好像他真的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聂云翔眉头微皱,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又有过雇佣兵的经历,他怎么可能看不出第五个儿子是装出来的。

小蓝蓝可能也看到了,但他没有指出来。他仍然咧嘴一笑,问道,“大哥,请告诉我号码。天黑前我必须回到山上。”

“快乐!”那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笑了笑,明白对方知道他那伙人的目的。他停止说话,伸出三根手指说:“三千,拿着这个号码走吧。”

“大哥!钱太多了。这辆车我没有3000元。我还在山里开了一家小杂货店,但没拿到这么多钱。好吧,我给你200块,好吗?”

“两百?”那个长发青年的脸立刻变暗了。他朦胧地看着小蓝蓝,冷冷地说,“你把乞丐送到哪里去了?你看见我哥哥的摩托车了吗?你刚买的新车会被你撞得粉碎,你的腿可能会骨折。无论是陪新车还是去医院,3000英镑够吗?”

“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小蓝蓝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聂云翔。他立刻喊道:“兄弟,过来做个演讲人!”

聂云翔震惊了。我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参与进来。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长发青年怒视着他说,“你这个肮脏的乞丐,不关你的事。滚出去。”

听到这粗鲁的训斥,聂云翔眉头一拧,眼中透出一丝寒光。

不幸的是,这个多毛的年轻人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聂云翔。骂完他后,他回头看着小蓝蓝:“既然你明白我们在做什么,你当然也知道即使你报警,你也不想没钱就走。”

小蓝蓝不明白这一点,但是如果允许她拿出3000元,那就等于杀了她的母女,所以她只好笑着说,“大哥,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大哥,我想这个女人显然不想拿钱,所以她可以被拘留三个回合。”一个剃光头的年轻人凑过来,说话时恶狠狠地瞪着小蓝·兰。

正当那个长发青年正要说话时,另一个赤膊上阵的男孩突然凑过来,脸上带着微笑说,“大哥,我想我们应该停止拿这笔钱……”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2c5277a933816112c72e9b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