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打赌输了听对方一暑假的话

这部小说大胆地让继父和继女坠入爱河,违背了当时主流价值观之外的伦的爱情。因此,这部小说一出版就被禁,安义无意中买了下来。


 

十三岁的安义以前从未看过类似的小说。第一章讲述的是林若愚的故事,继女引诱继父。当她看到这种18条禁令的小说时,她的脸当时变红了。她迅速合上书,塞进抽屉。

 

晚上她敢把它从抽屉里拿出来,偷偷盖上被子,藏在被子里,打开手电筒,她的心怦怦直跳,翻到第一页,盯着色情描写,她津津有味地看着。

 

在小说中,当描述继父的外貌时,总是提到继父的大鼻子。俗话说,大鼻子下的对象夸得也大。大鼻子象征着男人生殖能力的力量。鼻子越大,生殖器官越华丽。因此,小说中的浪人女子诱惑男性主人。最重要的是用大鼻子象征的物体。

 

小说的情节成功地吸引了安怡,不仅是林若愚戏剧的内部,也是女主人引诱继父的方法,这让她在那个年纪就对邢育有了第一次了解,影响是严重的。

 

而这个男人的年龄也是安义所渴望的,三十多岁,只是为了满足她从小对思念父爱的向往,而继父这个小小的让她知道一个成熟的男人邢育是什么样子,原来男人邢育伪装在西装里,脱下衣服只是一只野兽。

 

第二章继父

 

谈到安怡的生活经历,她更难过。她是她母亲安琴莉做情妇的产物,所以她从出生起就没见过亲生父亲是什么样子。因为缺少父亲,她对父亲有着强烈的爱,自然喜欢年龄较大的男性邢育。因此,当她第一次见到周厚东时,她有一个和小女孩相似的好印象。就像在继父的书里,当女主人看到男主人的时候,她想和他做爱。

 

安怡不知道安琴莉为什么选择嫁给周厚东。诚实的老人似乎不是安琴莉的类型。回想起来,安琴莉的大部分男朋友都是花花公子和有钱人。如果你嫁给这样诚实的男人,难道你不知道那些男人是不可靠的,即使你结婚了也要离婚吗?

 

安金莉和周厚东在吊销执照后住在一起。婚礼也没有举行。他们只是邀请两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

 

安怡可以看出安琴莉非常喜欢这个男人,她的眼里充满了爱。这是邢育造成的。一个遵循本能的女人崇拜成熟的男人,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种崇拜感到厌倦。

 

周厚东的外表不是典型的英俊男人,但他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他以1.9米的身高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宽肩膀、窄腰,还有一条肌腱R Lin U .即使他穿着西装,他仍然可以看到自己强健的体魄,尤其是他的两条长腿和量身定做的西装裤。每个人都想在胯下投降。

 

我搬进一个男人的房子很长时间了。邢育成熟的魅力让她渐渐迷失。

 

随着年龄的增长,安义逐渐显露出对女性兴的看法。她明白为什么她嫉妒安琴丽,为什么她想占领周厚东。青春期时,她叛逆、傲慢,不知道地球的高度,也不知道伦是什么。周厚东是她的继父,但在她心里,她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男人。

 

“安怡,快点,几点了!”一大早,安怡就听到安琴莉拍手的声音。她赤着脚从床上爬起来,晃着醒着的身体去开门。

 

“你还想”安琴丽的话还没说完,门开了,她看见安怡只穿着吊带连衣裙,闪亮的大腿露在鼻子底下,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丝嫉妒。

 

“你想让我做什么?”安怡的头发散开了。她抬起头,安德烈盯着她。

 

“现在几点了?”安琴莉穿着睡衣,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化妆品。她瞪着眼睛说。

 

这对母女一直是陌生人,说了几句话后就吵架了。

 

安怡也没有好好看安琴莉一眼。她没有等安琴莉生气就直接扔了门。

 

“安义,你怎么了?谁让你关门的!”安春莉站在门口扯着嗓子骂,周厚东反正不在家。

 

安怡坐在床上微笑着。李沁真的很虚伪。周厚东在家和不在家一样。她丑陋的脸让她想吐。

 

伴随着安琴丽清晨的喧闹声,安怡穿上衣服,洗漱完毕,没有吃任何米饭,拿着未开封的面包走了出去。

 

“安义。”穿过小巷,一辆安伊提着一袋安伊的汽车听到有人在叫她。

 

也许是因为当兵,坐在车里的周厚东又高又直。他转向安义,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会派你去的。”

 

“不,不,我就搭Ji ā o车。”安义竟然是周厚东,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不离开回来探亲。

 

“来吧,我送你。”

 

安怡推不开,只好打开车门,坐在周厚东旁边。

 

可能是因为周厚东从部队回来了。他仍然穿着军装和严肃的迷彩服,散发出难以隐藏的男人味。他笔直地坐在汽车椅子上,宽阔的胸膛鼓胀着强壮的肌肉

 

安义闻到周厚东身上淡淡的汗水。她靠在窗户上,心怦怦直跳。男人成熟的气息深深吸引了她。

 

第三章舞厅

 

"今天不是星期六,我怎么还能去上课?"周厚东从来不多说话,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口。

 

"我报名参加了一个舞蹈班,并在星期六上课."安义非常尴尬。她不知道如何与周厚东相处,尤其是当他们单独在a 空时。

 

“你什么时候回来,要我来接你吗?”周厚东的话仍然很简单。

 

“不,周叔叔,我自己去坐公交车就好了”安义转头看着那个人。她的青铜下巴上长着浓密的小胡子。她知道如果她感觉到了,她肯定会刺痛她的手。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33dca69d2844d4d0d398bc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