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女人脱内衣裤给男人做

这时外面下着毛毛雨,门铃响了。


 

“奇怪,谁会在这一点上来,是刘吗?”老赵嘟囔着,拿着煎锅,去开门。

 

老赵开门的时候,立刻震惊了。不是刘,而是刘的小女儿刘春春。

 

这个刘春春刚满18岁。她既精致又漂亮。她的外表越来越漂亮了。院子里的每个人都必须微笑着赞美她。

 

"赵叔叔,你有吹风机吗?"刘春春拨弄着他湿湿的长发,看到老赵时甜甜地笑了。

 

她全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大t恤,只盖住了腿的根部。她洁白、柔软、无暇的长腿像羊脂玉一样露在衣服下面,拖鞋还在她脚上。

 

刘春春刚刚洗完澡,浑身湿透了。他的上半身仍然是雕刻的空。他的薄t恤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虽然她只有18岁,但她非常发育。老赵能看见那一对圆圆的,丰满的,柔软的,高个子,正对着自己。

 

咕咚。

 

老赵使劲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偷偷瞥了刘春春一眼。他感到口渴,几乎产生了犯罪的冲动。

 

“赵叔叔?”刘春春看到老赵发愣,伸手在老赵面前挥了挥手。“赵叔叔,你怎么了?”他问道。

 

“不,没事。有一个吹风机。你可以在浴室里拿到。”老赵赶紧让开身体。

 

“谢谢你,赵叔叔!”刘春春没有怀疑老赵,甜甜说了一句感谢的话,走过老赵身边,带起了一阵芬芳的风。

 

老赵的儿媳妇很早就走了,很久没有和女人联系了。当她看到自己如何能忍受这种情况时,她的心跳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更快了。

 

然而,刘春春并没有发现赵伯韬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她拿着吹风机在客厅吹头发。突然,整个客厅充满了一个年轻女孩的香味。

 

吹风机一吹,刘春春的t恤就随风膨胀,衣服不停地上下摇晃。美丽的风景几乎夺走了老赵的灵魂。

 

很快刘春春就被吹毛求疵了。老赵遗憾地回头说,“春春,你父亲在哪里?告诉他一会儿过来喝一杯!”

 

“嘿,别提他了。家里的吹风机坏了。我说买一个新的。他必须拿着它来修理它,老式的!”刘春春噘着嘴哼了一声,抱着吹风机弯下腰趴在桌子上。

 

她弯腰把老赵给乐坏了,t恤本来宽松的领口很大,随着她弯腰领口立刻耷拉下来,粉色的女孩内裤费力地裹在两条白色的细嫩里,仿佛随时都会跳出领口。

 

看到这景色,赵伯韬突然气急了,眼睛火辣辣地盯着刘春春,拼命吞咽。

 

“啊!”放下吹风机后,刘春春正要起床时滑倒了,尖叫一声坐在地上。

 

赵伯韬背着包袱,拿着箭冲向他,抱起刘春春,把他放在沙发上。他由衷地说:“你好,不是摔倒了吗?”

 

刘春春侧身,一只手放在椅背上,搓着手说:“哎哟,疼死我了!”

 

“哪里疼?叔叔给你揉揉!”感受着怀里的娇躯,老赵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第二章

第二章:碎地板

 

“这里疼,赵叔叔。帮我揉揉。”刘春春指了指背后的圆度,脸上有些疼痛,似乎真的很痛。

 

听到刘春春的话,老赵心里一震,然后他又惊又喜,心里洋溢着兴奋,慢慢地伸出手来,圆润丰满。

 

触摸刘春春时,老赵只觉得全身带电,骨头都快酥了。他不禁自言自语道,“这种感觉真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的身体。它是如此的灵活和柔软!”

 

当老赵陶醉在这美妙的手感中时,刘春春也像触电一样。他到处都很聪明。他只觉得老赵的手像一个热熨斗。刚刚跌倒受伤的部分实际上带来了无法解释的安慰。

 

刘春春的脸颊有点红,怕老赵会觉得她奇怪。他紧紧地咬着下唇,偷偷看了老赵一眼。看到老赵的目光聚焦,他松了一口气。

 

当时,老赵的心里充满了喜悦。他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身体,更不用说如此亲密的接触了。刘春春释放的雌性激素和女孩独特的气味都让老赵兴奋不已。

 

“还疼吗?”为了隐藏自己的想法,老赵压下自己的心,收回了手。

 

刘春春被老赵舒服地揉了揉,咬着嘴唇享受着。突然,他感到相当凉爽和清新。原来老赵的手已经收回了。她的脸颊有点红,她小心翼翼地说,“这里不疼。”

 

听到刘春春的话,老赵震惊了。这是什么意思?这里不疼吗?也许那里还疼?

 

想到这,老赵不禁兴奋起来。他的心也产生了一点期待,所以他试着问,“他是不是落在别的地方了?”

 

“这里还是有些痛。赵叔叔,你的地板太滑了!”刘春春撅着嘴,在另一边撅着嘴。

 

看到刘春春撅着另一边,老赵狠狠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那里反应不受控制,全身的血涌了过去,立刻在下面搭起了一个小帐篷。

 

为了掩饰尴尬,老赵连忙干咳一声,侧身坐在刘春春的另一边,强忍着心中犯罪的冲动,慢慢伸出手来。

 

尽管赵伯韬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动脑子,但当他的手被柔软的表面覆盖时,莫名的安慰和兴奋立刻分裂了他的头脑。

 

高兴...

 

老赵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慢慢滑上挺翘的柔软,那薄薄的一层t恤无法阻挡两人之间的温度接触,这时老赵感觉自己体内的激情被完全点燃了。

 

感受着老赵粗糙的手掌,刘春春也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她只是觉得全身都很舒服。

 

因为家庭教育相对严格,刘春春即使18岁也从未和男孩有过亲密接触,所以她不了解男女之间的事情,否则她绝不会让一个老人这样触摸他的私处。

 

这时老赵已经红了眼睛,他呼吸急促,盯着刘春春上半身骄傲地软吸了一口气,看着刘春春那双白皙柔嫩的长腿,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

 

第三章

第三章:烹饪

 

老赵刚刚伸出手,还没有碰刘春春,突然有一股烧焦的味道。刘春春没有意识到老赵的想法,皱着眉头问道:“赵叔叔,有什么东西烧着了吗?”

 

刘春春的话惊醒了老赵。他的心狂跳不止。他赶紧收回伸出的手掌,拿起茶几上的煎锅说,“它坏了。我在做饭。我想锅烧了!”

 

赵伯韬一边说,一边急忙站起来,把煎锅拿到厨房

 

“啊?赵书,你还会做饭吗?”刘春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有些惊讶地问道。

 

老赵听了,不明所以地转过身来,奇怪地说:“会做饭奇怪吗?”

 

“那不是真的。我认为会做饭的人太帅了,不是我爸爸。他是一个超级无敌的傻瓜!”刘春春的眼睛闪着金光,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柔软的胸膛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颤抖,使老赵的眼睛眩晕。

 

刘春春的眼里充满了钦佩。他抱住赵伯韬的胳膊,用柔软的身体紧紧地捏着他的胳膊,几乎让赵伯韬激动地大叫起来。

 

“赵叔叔,教我怎么做饭!”刘春春挽着赵伯韬的胳膊,他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引起赵伯韬极大的兴奋。

 

老赵只觉得口干舌燥。他抑制住自己的兴奋,说道:“你在小学还会做什么菜?此外,叔叔不会做任何好吃的。他只是自己做饭。”

 

“我哪里小,我不小!”刘春春抱着胸口,担心老赵会不同意,摇了摇胳膊说,“赵叔叔,你可以教我。我想学习。”

 

老赵对刘春春的摩擦有反应,他的血开始沸腾。尤其是刘春春的上半身仍然雕刻着空并在他的手臂上来回摩擦,让老赵感觉很舒服。

 

“好了好了,叔叔教你!”无奈之下,为了避免刘春春发现自己尴尬,他点头同意了。

 

“赵叔叔,你真好!”看到赵伯韬答应教她做饭,刘春春很不高兴。他带着赵伯韬跑进厨房。

 

厨房里堆满了烧焦的食物。老赵倒出烧焦的食物,打开窗户通风。正当他想放松的时候,他转过身,看见刘春春正准备用菜刀切土豆。老赵震惊了。他赶紧跑过去,从后面抓住刘春春的手腕说,“哦,我的小祖宗,菜刀不是随便拿的。如果我剪了它,我该怎么向你父亲解释呢?”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55ceec57758ded70e90d2f0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