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每天上班吞同事精子/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立刻打电话让四个儿子在县城家里工作。


 

弟弟jiāo有一个女朋友,不得不带她回家。四个哥哥一听,自然非常重视,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匆匆赶回来。

 

就在儿子说要回家的前几天,这五个人齐心协力准备一切:仔细清理每一个角落破旧的房子,把篮子带到一个遥远的城镇,买全新的被褥和其他日用品,最后一天杀死一头大肥猪。

 

家里收拾得恰到好处,已经做了他们能想到的一切,准备好了一切,但是周父晚上仍然苦睡不着,听小儿子说,他的女朋友jiāo是一个城市人,不是一个小镇城市,而是城市城市。

 

周老爹有幸去过县城一次,目睹了这座城市的繁荣。那里的女孩也和村子里的女孩不同,所以他无法想象首都是什么样子,首都的女孩是什么样子。

 

这使他极度焦虑,因为害怕得不到良好的待遇,冷落女孩,害怕她会放弃农村峡谷,他暗暗叹了几口气。

 

第二天一早,周老爹和他的四个儿子换上了新衣服。一开始,他们怀着期待和不安匆匆下山等待。<。br>。<。br>。他们的村庄位于偏远地区。去镇上的集市通常需要两个小时。虽然山里有山路,但汽车不能回家,只能开到山脚。周家的房子在半山腰,山里只有三四户人家。

 

当车开到中午的时候,几个人终于看到前面的路上有一辆黑色的货车,向前摆动,最后停在它前面。

 

周士年是第一个下来的。他又白又嫩,又高又直,手里拿着两个背包。他对周微笑,“爸爸,你已经等了很久了吗?”

 

"不久前刚下山。"

 

周老爹憨厚地笑了笑,从他手里接过背包,往车里看了看。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看见一双白色的腿伸出了车门。然后那个人跳下车,他的眼睛又抬起来了。来人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外面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长外套。他长长的卷发又软又松。随着这个动作,耳朵之间两个大圆圈里的耳环随着小碎钻石叮当作响。

 

女孩生了一张白色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她的眼睛又大又亮。她笑了笑,变成了新月。她的嘴唇红润饱满,眼睛不经意间落在胸前。然而,她能看到喘息。V领裙露出一小块白色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高耸饱满的胸部和诱人的深沟让人思考...

 

“爸爸,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她叫张小雨,你就叫她小雨……”看到几个人神色发呆,宙斯年轻的笑了笑,给家人介绍了一下。

 

“好,好……”周老爹脸一热,收回了目光,不怪他直视眼前,真是小儿子这个女朋友,天生如,身材也是万分之一...低垂的目光淡淡的,不小心落在了张小思那条直直的白腿上,以为美丽就是美丽,但是这个冬天,女孩穿得这么薄,不怕冷...

 

张小雨跳下车,一直在观察几个男人的反应。他看见几个像牛和马一样高的人。此刻,他们都把目光移开,嘴角上扬。

 

“你好,爸爸!”张晓羽笑眯眯的向前跳,突然抓住周老爹,踮起脚尖,亲吻他黝黑而坚硬的脸。

 

周老爹惊呆了,完全失去了反应。他只感觉到他脸上温柔的吻,带着微弱的电流,划过他的心。

 

“好,好!”回到上帝身边后,他兴奋地笑了起来,女孩的反应让他的担忧化为乌有。

 

张晓雨也是法国人,他扑向其他四个周氏兄弟,吻了其中一个。

 

几个人对她热情高涨,一边暗暗松了口气,一边有些不适应。

 

周士年从公共汽车上提了三个大箱子,给了司机车费。货车呼啸而去。

 

“哥,这么多事情,恐怕我要麻烦你了……”宙斯生来很瘦,没带多少东西。三个大箱子都是小箱子。

 

大哥周超,一直不敢直视张晓雨,只觉得老五这个女朋友,生来像个仙女,看起来好像亵渎神明,都充满了一些不自在,听到五弟的话,便一手提到了肩膀上最大的行李箱杠。

 

“我来做!”第二个孩子周勇看到她的眼睛闪闪发光,看着自己,抓起了第二个大盒子。她以为这个女孩不会有太多,但当她扛着它们时,只觉得肩膀沉了下来。

 

“二哥很好。它装满了我的化妆品,不是很重吗?”张小雨笑盈盈地问,虽然这周勇是一张黑色的脸,但是五官还是很好的,眼睛很炯炯有神,可惜冬天厚厚的棉衣,遮住了他们的身体...

 

“他有什么力量?我是家里最强壮的一个!”三哥周强一听,有些不服气。他轻而易举地扛着最后一个大箱子,冲着张筱雨喊道:“小雨,你以后会知道的,我是家里最好的!”

 

张晓羽轻声笑了笑:“真的吗?”

 

“当然!”

 

她挑了挑眉毛。这些兄弟真有趣!

 

想到这,他转向周斯年:“我们家在斯里兰卡哪里?”听到她说我们家,周斯年心里一热,握着她的手,抬头指着山顶,“在山上,怕爬了半个小时”

 

张小雨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却发现这座山又高又陡。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短靴,噘起嘴唇,在怀里摇着胳膊。“思念,我怎么才能爬山?恐怕我要在到达中山之前滚下来……”

 

周斯年看着她的鞋子,想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这不容易,我来抱你。”

 

张小雨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这么瘦,哪能支撑我,更别说爬山了……”

 

 

 

第二章

 

周斯年红着脸辩解道:“小余,其实我看起来很瘦。我脱衣服的时候有R林U,你知道……”

 

“但这是上山,我担心你会落在我身上……”张晓雨自然知道他看起来只是瘦,但实际上他还有肌肉,但她在玩另一个主意。她翻了翻白眼,看着老四周贵。"我认为四哥支持我更可靠。"

 

“这个……”周斯年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他不敢遵从女友噘起嘴唇的方式。此外,他对带她上山没有多大信心。他不像他的兄弟们那样经常工作,他的力量也不如他们。

 

“四哥……”他说完就停下来。

 

周贵看着张小雨,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蹲了下来。

 

张小雨粗鲁地笑了起来:“谢谢你,四哥!”此时,他把吕包扔在周斯年身上,俯身抱住周贵的脖子。

 

周贵只感觉到背上有一种柔软的压力,伴随着淡淡的香水味道,这让他感到心里一阵眩晕,脸上一阵暗红。他忙着思考,双手放在背后,犹豫了几秒钟,咬紧牙关抓住张晓的屁股...

 

拥抱姐夫!

 

看到他脸上似乎有不舒服,张小思心里暗笑,这些大男人,怎么像个女孩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755e3a9e748eddaa2cdd81d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