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吃下边那个的小说,三根手指探入花园gl

叶舒凡抬起脚冲了过去,当她走到房间门口时,她呆在那里。

 

房间里,崔晏殊躺在床尾。林·魏震的被子被掀开了三分之一,他的睡衣和裤子也被脱掉了。崔晏殊手里拿着两腿之间的影子茎,这时崔晏殊低下了头。他的脸几乎贴在林·魏震的影子上。他粉红色的舌头舔着头下的一点点。


 

崔晏殊听到脚步声就知道叶舒凡要来了,但直到这时她才收回舌头,抬起头来看着叶舒凡,然后微微笑着说:“叶舒凡,你父亲的鸡肉味道不错。”

 

第九章

叶舒凡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一时间崔晏殊有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了,看到叶舒凡恐怖的表情崔晏殊非但没有兴奋的笑,反而看着叶舒凡把鼻子凑到林魏震的宇头上,轻轻吸了口气。

 

“嗯,闻起来也不错。它又热又满是跳蚤,但不臭。这真的很好。”

 

崔晏殊张开嘴,再次伸出舌头,准备继续舔林魏震阴暗的茎干。

 

这时叶舒凡已经康复了,她担心林魏震会醒过来,所以现在没有大声喊叫,而是面色紧绷,强忍着怒气朝崔晏殊冲了过来。

 

“你给我出去!”

 

叶舒凡咬紧牙关,对着崔晏殊咆哮。与此同时,他伸手去拿崔晏殊肩上的衣服。然而,当叶舒凡试图把崔晏殊从林魏震身边拉下来时,崔晏殊微微转过头,看着叶舒凡。然后他淡淡地说,“如果你拉我,我现在就咬你父亲的公鸡。当他醒来看到你和我在这里,你认为他会认为你在做什么?”

 

叶舒凡生气地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做。我只是想在见到你爸爸后试试这个。我放心了。我刚看过你爸爸吃的感冒药。里面有许多睡眠成分。除非发生事故,否则他不会醒来。当然,如果他醒了,我也无能为力。”

 

叶舒凡忍不住把音量提高了一点:“废话少说,下来!”

 

“嘿,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崔晏殊没好气地看了叶舒凡一眼。“他不是你父亲,他从小就没有养大过你,而且他和你没什么关系。另外,你妈妈背着你爸爸到处勾引男人,他还勾引了我爸爸的头。我舔你父亲的鸡肉篮有什么不好?”

 

“给我闭嘴!你这个变态!”

 

崔晏殊听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她笑了,“反常?喜欢你父亲的是我还是你这个变态?”

 

叶舒凡突然被崔晏殊的话震惊了:“你,你在说什么!谁,谁喜欢他父亲!”

 

看到叶舒凡突然变得心慌,崔晏殊立即说道:“哈哈,我是对的。叶舒凡,我没想到你真的对你父亲感兴趣。难怪我舔你父亲的鸡肉篮时你这么生气。那是因为你嫉妒!”

 

“我,我没有嫉妒!”

 

平时一直很平静的叶舒凡此时慌了起来的整个人,就像爸爸这件事是叶舒凡压在心里的秘密一样,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但是竟然会被崔晏殊看到。

 

“叶舒凡,我没看见。你平时很认真。你真的想和你父亲捣乱,让你父亲的鸡肉篮插入你的身体。虽然他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他是你继父。他的鸡篮子经常插入的地方是你妈妈生下的马跳蚤。”

 

崔晏殊一句一句嘲笑叶舒凡。这样一个小女孩嘴里一个接一个地冒出粗俗下流的话。叶舒凡似乎很困惑。听了崔晏殊的话后,他没有平静地否认崔晏殊的话,而是摇摇头,好像在找借口:“我,我只是想心中有个幻想。我从未想过我父亲会怎么样。我不会做的!”

 

“哦?真的吗?”

 

崔晏殊微微眯起眼睛,半开玩笑地看着叶舒凡。

 

叶舒凡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是的,我确实喜欢我的父亲。我确实对我的父亲有一种渴望,但我只会把这些想法藏在心里。我不会对我父亲做任何事。我们之间的关系永远是父女之间的关系!”

 

崔晏殊用固定的眼神看着叶舒凡,十多秒钟没有说话。然后一个奇怪的微笑出现在她的脸上,从容地说:“为什么不?”

 

“什么?”叶舒凡被崔晏殊的话弄糊涂了。

 

崔晏殊笑着继续说道:“既然我喜欢它,既然我有X的欲望,就把它发泄出来。没有必要记住这个想法。此外,没有被每个人接受的东西越多,突破这条界限就越令人兴奋。”

 

叶舒凡只是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明白崔晏殊想做什么,崔晏殊看着有点迷糊的叶舒凡,现在微微挪了挪,又用手指按住了林魏震的影子茎,然后轻轻包皮划了下来,三根手指贴在影子茎下面,拇指和食指在网上慢慢爬,按住了林魏震的长脑袋。

 

看到崔晏殊又抓着林魏震的背阴茎,叶舒凡以为崔晏殊想继续对林魏震做些什么。正当叶舒凡想阻止她时,崔晏殊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对她面前愤怒慌乱的叶舒凡缓缓说道:“你还没吃你爸爸的鸡篮吧?”

 

叶舒凡再次被崔晏殊的问题惊呆了,但随后叶舒凡生气了,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崔晏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快起床!”

 

崔晏殊没有理会叶舒凡的警告。相反,她稍稍提醒了一下嘴角,用眼睛指了指林魏震的背阴茎,用居高临下的语气对叶舒凡说:“来吧,把你父亲的鸡肉篮放进你的嘴里。”

 

第十章

“你在说什么!”

 

叶舒凡猛的一惊,声音喊了一声,压低声音后,叶舒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似乎太大了,急忙转头过去看着林魏震,见林魏震还在睡觉叶舒凡这才松了口气。

 

“我不是在胡说八道,为什么?你不想吃你父亲的鸡肉篮吗?”

 

这时叶舒凡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没有回答崔晏殊,而是深吸一口气,再次抓住崔晏殊的衣服,把她从床上拉了下来。

 

“叶舒凡,我刚才说的不是建议,而是命令。哦,我已经知道你喜欢你父亲的什么了。你确定你不想照我说的做吗?”

 

叶舒凡轻声哼了一声:“如果你知道呢?你认为你说的时候会有人相信吗?”

 

崔晏殊笑道:“我怎么可能说这么有趣的话,但是在我知道你的秘密之后,我可以利用你父亲来威胁你。例如,现在,如果我脱掉衣服,打电话给警察说你父亲想打我,你认为最终结果会是什么?”

 

叶舒凡感到无奈:“崔晏殊,你什么时候想惹我?”

 

“谁在胡说八道?哦,你认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说到这里叶舒凡笑了笑,然后举起手抓住衣领,却听到一声巨响,叶舒凡的制服衬衫已经被她的两个扣子扯开,叶舒凡的胸罩里面已经露出来了。

 

叶舒凡没想到崔晏殊会真的撕开他的衣服,突然瞪大了眼睛,但是崔晏殊撕开他的衬衫后仍然没有停下来,她抬起胳膊,伸了进去,慢慢拉下胸罩肩带,裹在|ru|房间胸罩里的东西侧身掉了下来,崔晏殊身边的|ru|房间已经露出了粉红色和嫩滑的|ru|头和|ru|晕。

 

“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叶舒凡开始慌了。崔晏殊骄傲地扬起眉毛说:“叶舒凡,你爸爸只是一个贫穷的中年叔叔,而我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小女孩。我的外表和身材都不错。此外,我家有很多钱。为了特殊目的假装坚强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报警,大家会相信谁?我爸爸认识许多著名的律师,然后……”

 

说话间,崔晏殊从身上拿出手机,开始拨闹钟。

 

“崔晏殊!你疯了吗!”

 

叶舒凡完全慌了,此时看着崔晏殊,似乎并没有完全开玩笑。

 

“也许吧,叶舒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去报警了。”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772f0a7c6bea3c16fea49c58.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