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啪的时候怎么夹丁丁/王妃假山h

都仿佛激怒了他最原始的神经。

 

“嘶...黄博士,现在看起来没那么难了。”


 

张伊凯忍不住深呼吸,心里似乎也升起一股自豪。

 

这个黄小玲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之一,再加上她作为医生那股子冷酷的力量,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只能对她有想法,而且不敢越轨。

 

如果这让其他男人知道这样一个冷酷的女人是为了一个傻瓜才这么做的,恐怕我会杀了张伊凯吧?

 

“真的,感觉如何?”黄小玲无法放下它。

 

张伊凯嘿嘿一笑:“舒服,又脆又脆。”

 

“你想更舒服些吗?”

 

黄小玲在她面前松了一口气,她的声音听起来像缇萦的,美其名曰愉快。

 

“想,想。”张伊凯迅速点头。

 

通过昨晚与他嫂子的会面和目前的情况,他已经决定今后他将一直装傻。他太高兴了,不想要它。

 

本以为黄小玲会用嘴来帮自己,但张伊凯想得太多,却看到黄小玲向鲁西抛媚眼。相反,他站起来抓住张伊凯的手。

 

“那你必须先让你嫂子舒服一点。”

 

“啊?”

 

“啊,什么啊,如果你想治好这种病,你必须先让你嫂子舒服一点,否则你就不会得到治疗。”黄小玲有一张骄傲的脸。

 

张伊凯无言以对。女孩也威胁自己,但他愚蠢地点点头。“嗯,我怎么才能让我嫂子舒服呢?”

 

他已经改名为嫂子。毕竟,尽管黄小玲的丈夫比他大十岁,但这两个人是同代人。叫他嫂子是可以理解的。

 

遗憾的是,黄小玲只是向一个比她大很多岁的男人伸出了橄榄枝,结了婚。

 

“看看我嫂子这儿有没有两个球,把手伸进去使劲擦。”

 

此时,黄小玲解开礼服里面衬衫的开口,瞬间露出两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

 

我扔下一个乖乖,这妮子还不是婴儿,但她的胸部很柔软,但不比她已经在哺乳的嫂子小,更是如此。

 

“到伊凯来,抓住它。”黄小玲的脸通红,诱人。

 

第十章

张伊凯狠狠地抓住了它。这真是足够的问炸弹!

 

“嗯……”黄小玲下意识地大声呻吟。

 

她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了?虽然她的男人在家时会自我安慰,但一年只有几天。自从他出去工作已经有半年多了。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摩擦自己。她怎么能比一个男人强壮的手感觉更好呢?

 

“伊凯,再努力一点。”

 

黄小玲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做这样的事,她喜欢粗暴。她越粗暴,或者对她发誓,她在身体和心理上就会感觉越舒服。它属于微型。

 

“伊凯,骂你嫂子是婊子,快。”

 

张伊凯一听,不知所措。

 

这妮子喜欢受虐类型?平日看起来很冷的人其实就是这样偷偷摸摸的人。的确,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

 

“不,骂人是不对的,我不能不礼貌。”

 

黄小玲有这种瘾,但张伊凯没有。虽然骂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你这样骂她,你可能会引起怀疑。最好装傻,顺便说一句,你还是可以得到整个乳头。

 

“唉,让你骂啊骂,快点。”黄小玲想哭,为什么他是个傻瓜?要是他的大脑正常就好了。

 

起初,当她的男人在床上时,他殴打并责骂她。虽然做生意的时间很短,但他非常善于责骂和折磨她。

 

与丈夫亲密的画面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中,黄小玲感觉更糟。

 

"师傅,师傅,快骂我,骂我小浪货."

 

看着黄小玲恳求的眼神,张伊凯也有征服的欲望。

 

"小波浪货物."他嘿嘿一笑。

 

“别笑,伊凯听话,更认真,更凶。当你嫂子舒服的时候,你以后会玩得很开心的。”黄小玲再次恳求道。

 

尽管如此,张伊凯自然不会继续装傻,行为严厉,大叫:“你这个一千人骑一万人的婊子。”

 

“是的,就是这样。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来。”

 

听到这里,黄小玲觉得整个人就像被电流通过一样,忍不住摇晃了几下。

 

说实话,张伊凯对这种事情没有经验。骂完他后,他呆住了,不知道该继续骂什么。

 

“嫂子,我从来没有叫过任何人的名字。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张伊凯委屈道。

 

黄小玲犹豫了一会儿,这种骂人的事情,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有些人翻来覆去只是几句话。

 

考虑过后,她不得不说:“然后你可以随便骂,用手打你嫂子的屁股,再用力推。”

 

她一边说,一边扭着自己的屁股,让张伊凯更容易拍打。

 

张伊凯看到那丰满的屁股,觉得痒痒的,直接打了他一巴掌。

 

爸。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彻房间。

 

“哦...主人,不要打我。”

 

“啊?你没叫我玩吗?”

 

“哦,别担心,继续战斗。”

 

黄小玲无言以对,但她说得越多,她的感觉就越糟糕。

 

做了这么长时间后,张伊凯真的很难过。他继续罢工,撇着嘴说,“嫂子,我辞职了,同意招待我。现在我真的很难过。”

 

他不是来服侍黄小玲的,怎么也得让自己冷静下来。

 

黄小玲有些无奈,但是谁让张伊凯长这么大的婴儿,想要达到巅峰,只能依靠这个大婴儿,只是骂她,是不可能直接的。

 

"好吧,你站着别动,奴隶家庭会对待主人的。"

 

黄小玲舔了舔嘴唇,慢慢蹲了下来。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87e652bcdeabad070ed5d2b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