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模拟试题

肥嫩丰腴的熟妇_上司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

兴奋地咽了口唾沫。


 

小女孩晓凤是村里寡妇吴贵华的女儿。她非常漂亮。

 

这时,她发烧了,她漂亮的小脸蛋红红的,嘴唇一张接一张地微微出汗。她在胡说八道。

 

她身上薄薄的睡衣也因为出汗而变得半透明,她迷人的外表显示出老马呼吸越来越快,邪恶的火焰在她体内四处蔓延。

 

“马师傅,晓凤一直没能退烧。请帮我看看她是否被邪恶袭击了。”

 

吴贵华,一个穿着睡衣的寡妇,也很漂亮,很女性化,焦虑地问道。

 

马拉多纳年轻时是由一位老道士带大的。他跟老道士学了一些技巧。村民们都相信迷信。如果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或者一些困难而复杂的疾病,他们会向他求助。他在村子里被视为一根古老的魔杖

 

老马一眼就看出晓凤只受感冒的影响,感冒并没有从她体内排出,这导致了高烧,很容易治愈。

 

但是当了50多年的单身汉后,他现在有了一个想法,即使他看到一头母猪。现在,面对如此美丽的母女,他的头脑开始活跃起来。

 

今天,既然对方找他,他想借此机会满足自己。

 

"不急,让我先给她一张支票."

 

老马说着,急切地抓住小冯的小手,看似要检查,但实际上是轻轻地摸着。

 

“咦...黄花大姑娘不一样,真的又滑又嫩,如果你能用这只手帮自己解决,死了一定很舒服……”

 

老马心里暗凉后,用手掌压向小凤挺起的高胸,完美的触感,完全不是一般女人能比拟的...

 

要不是吴贵华在旁边看着,真想帮小凤裸体检查一下...

 

吴贵华对马的动作没有多想。马停下来后,他急切地问:“怎么样,马师傅?”

 

“桂花,这种情况有点棘手……”

 

马拉多纳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说出真相。

 

想起前几天看到村长张顺偷偷溜出吴贵华家,他假装犹豫,问道:“这可能是因为晓凤死去的父亲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回来找你。你不该对晓凤的父亲做什么错事,让他心怀怨恨?”

 

“我……”吴贵华的眼睛突然动摇了,但他不敢掩饰。他支支吾吾地说:“马师傅,你知道,我以前见过村长张顺。上次他来我家时,他说他想离婚,让我再婚。我被他的话感动了,但我没有反抗,也没有和他亲热,但我没有走到最后……”

 

吴贵华说到这里,羞愧得满脸通红。然后他仔细地看着老马说:“马师傅,你知道我单身很久了,有时候……”

 

“要是我知道问题就好了。你和小冯要用苦艾水洗澡,然后洗掉厄运。接下来我会为你制定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晓凤的父亲不会再回到你身边了。”

 

马拉多纳假装严肃地说,但他不禁在心里哀叹。既然你这么想男人,那就让我的老马待会儿见。

 

想到母女在他们面前度过的清蒸浴的样子,马整个人有点飘然...

 

 

第二章

听到老马的话,吴贵华立即松了口气,出去准备苦艾水。

 

不久,她把水倒进一个大木盆里,在盆里放了两个小凳子,然后把已经烧焦、头昏眼花的凤凰送到浴室,坐在凳子上,用苦艾水散发的热气蒸。

 

这时,马拉多纳已经准备了一碗水。当他走进浴室,看到吴贵华和冯晓穿着衣服,他立刻假装很匆忙。“桂花,你不能穿衣服,否则你不能走出浴室。啊。”

 

“啊……”吴贵华神色一楞,有些为难。

 

在男人面前脱衣服很尴尬。

 

老马看出了吴贵华的犹豫,催促道:“快点,我晚点再撒点水,如果你穿衣服,不洒点水就没用了。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帮不了你。”

 

吴贵华倾听马拉多纳的职业态度。他担心女儿的病情,不得不同意。他脸红了,说:“马师傅,我们赤身裸体的时候,你能不能先出去进来?”

 

“是的!”老马没想到吴贵华的脸这么瘦,二话不说就出去了。

 

“好吧,马师傅!”很快,吴贵华在浴室里低声说道,带着明显的尴尬。

 

老马喜出望外,立即走了进去。

 

透过灯光,我一眼就看见两个美女,一大一小,坐在一个木盆里。尽管水在冒热气,我仍然能清楚地看到两具美丽的尸体。

 

令马拉多纳惊讶的是,吴贵华似乎对他很警惕。他们两个都把腿放在一起,手有意无意地盖住了身体。

 

尽管如此,眼前这浪漫的一幕已经让马感到非常兴奋,甚至差点失去理智。

 

晓凤因为生病没有从磨难中醒来。她有精致的眉毛和眼睛,精致的五官,精致的身材,充满活力。

 

她身边的桂花丰满,充满女性气质...

 

两个人一个像含苞待放的花,一个像盛开的花,娇艳欲滴,每个都让老马停不下来。

 

“马师傅,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老马看着桂花时,桂花有些害羞。他红红的脸让老马想起了。

 

老马匆匆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然后把碗中的水洒在木盆周围。

 

他一边洒,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它。当他走到吴贵华身边,从侧面看着她的身体时,身体立即做出反应,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来。

 

不,我们必须想办法尝试我们的感受...

 

经过一番思考,马拉多纳立刻有了一个主意。

 

郑重洒水后,他试着问:“桂花,你和张顺有过身体接触吗?”

 

吴贵华被他这么问,神色慌张不敢直视马,但也不敢说谎,轻轻点了点头。

 

听到这出戏,老马非常高兴,问道:"他在哪里碰你的?"

 

吴贵华不知道老马的动机,支支吾吾地指着前面说:“碰...触摸这里!”

 

“那我就用富水帮你打扫这个地方,否则厄运不会降临,后果会很严重。”老马严肃地说。

 

听到老马说情况很严重,吴贵华也很担心,但他有些尴尬。毕竟,这匹老马是个男人,他感觉到了。他有多尴尬。

 

“还有别的办法吗?”

 

吴贵华试着问了一句。

 

“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就忘了它吧!”

 

老马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桂花立刻焦急起来,喊道:“不要,马师傅,都是我的错。你现在可以帮我洗了!”

 

马拉多纳喜出望外,但从表面上看,他静静地转过头,发现吴贵华把手放在胸前,一眼就看到了那双让他流口水的东西...

 

他心中的渴望使他一刻也不能等待。他手上拿了些水,然后把它伸向吴贵华……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anzhu/monishiti/f85cc615027b7c7d7e7e223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