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资讯

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总裁摆成屈辱姿势

我的卡里有3000元,总共5000元,我很快就把它转给了韩一耀。

 

转账后,人们发现我开始借钱投资以借钱。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能收回它。如果我打败了水漂,除了坦白之外,似乎真的没有好办法。至少现在,我真的做不到。我要把手中的照片放出来。


 

我已经下定决心,在三笔贷款收回之前,我不会再发放任何款项。

 

我没想到一周后,秦岚和于飞把钱都还给我了。本金加利息,每人3500元,我突然有7000元要还。刚付完工资,我钱包里有一万多美元。这让我有点膨胀。

 

韩逸瑶借了我的5000元,说最迟十天还我,已经七天了。我不想催她耐心等待。

 

第九天,她终于给我发了微信:“过来拿吧?”

 

我知道这是回报,我不禁感到有点高兴。但是她为什么不叫我支付宝让我拿走呢?

 

“哪里?”有了上次秦岚的教训,我变得有点谨慎。

 

“我住的地方。”秦岚的回答让我心潮澎湃,然后产生了疑问。

 

我真的犹豫了。最近,我明白了一个事实:男人的排尿总是让他们觉得面前的女人是可以用手控制的猎物。你不知道这是米虫的头吗?事实上,你认为的猎物可能比你清醒得多。他们看起来安静而虚弱。他们可能把你带进了网里,带着像蜘蛛精灵一样的丝绸。

 

但是当我想到韩逸瑶的出现,我确实有些激动。你到底想不想去她住的地方看看她?她为什么要让我去我住的地方?

 

 

8

第八章:赤裸裸的诱惑

我咬紧牙关,故意给了一个“颜色”的表情,然后说,“你为什么不怕邀请狼来你家?”

 

韩逸瑶先是回了一个傲慢的表情,好像对我——狼——表示蔑视。然后他说,“因为我躺在床上,不想动。”

 

天哪!

 

这个女孩在捉弄我吗?

 

她是说她躺在床上等我?

 

一朵巨大的校花躺在床上,等着我。说实话,不冲动是不可能的!

 

我几乎想马上冲出去,但直觉告诉我,事情可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有什么问题吗?”我决定测试它。

 

“算了吧。”韩逸瑶回答,“我不喜欢欠别人任何东西,但是我想补偿你。既然你不想来,我就把钱转到支付宝。”

 

我茫然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能补偿我吗?”

 

韩逸瑶停顿了一会儿,回答道,“我知道在你的工作岗位上,当你发放贷款的时候,你不是总要拍照吗?我不能给你看水果,但我可以给你看。我看起来一丝不挂。”

 

当面裸体?我咽下口水。

 

故事到此结束。我太有男子气概了,再也走不动了。即使我知道前方有火灾,我也不得不潜水。看到韩逸瑶一丝不挂,哪怕只有一半的希望,也值得冒这个险。

 

更何况,我不禁想到,韩一耀现在没钱还我,还想于飞和秦岚,来抵消利息?

 

我有点苦恼,韩一耀答应给我利息,但是一千块钱。然而,如果你想想韩艺瑶最好的选美皇后,他母亲的1000美元也是值得的。

 

下定决心,我来到了韩逸瑶住的地方。这是大学城附近的一个住宅区。环境相当优雅。一个学生比老子生活得好。看来秦岚说韩义耀的家人不缺钱,也不空虚。

 

当我到门口时,我敲了敲门,又变得紧张起来。

 

里面没有声音。我看了看门牌号,确信它是对的。我敲了几下。

 

“进来,门没锁。”这一次,我终于听到一个慵懒的女声。我的心在颤抖,我像个小偷一样四处张望,没看见任何人。然后我轻轻地推进房间,用反手把门关上。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公寓。客厅里浮动的窗户被风吹动,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沙发上有一只粉红色的浣熊。房间的整体风格温暖明亮。

 

我咳嗽了。

 

韩一瑶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是毛哥哥吗?进来,我在这个房间里。”

 

我看见卧室的门开着,隐约看见一张粉红色的床,忍不住心跳又加快了。女孩让我回家,仍然躺在卧室的床上等我。什么意思?

 

推开卧室的门,我看见韩一瑶倚在床头,身上放着粉色的夏被和枕头。她的头发松散,脸色苍白。她似乎有点虚弱。然而,这种略带病态的美让我感到温柔。我希望我能把她一丝不挂地抱在怀里,把她像一块玉一样握在我手里,好好触摸和玩耍,用心去爱。

 

韩逸瑶用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我,略带挖苦地笑了笑:“只有我,你不必紧张。”

 

我笑着摸了摸鼻子,但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一耀暗笑。

 

我舔了舔嘴唇,有些干涩道:“你笑什么?”

 

韩逸瑶戏谑地看着我说,“洪雪是对的。你很帅。”

 

我笑了:“秦岚还跟你说了什么?”

 

韩逸瑶张开嘴,突然疲倦地笑了。“我不会告诉你,”他说。

 

“那个——”我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躺在床上的这个猎物,我总有一种不知如何开口的感觉。

 

“钱?诺——”韩一瑶侧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说道:“本金加利息是6000元,都在这里。”

 

当我看到一堆红色钞票时,我的心又平静了。不得不说,钱很好看。但是后来,这些红色和透明的钞票失去了颜色。因为当韩逸瑶转身回来时,他单薄的胸膛滑了一下,露出了迷人的白色春光。

 

起伏的雪丘,就像上帝的指引,让人不禁想到飞蛾扑火是为了欣赏它惊人的美丽。

 

韩逸瑶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你想看吗?”

 

我忍不住咽下口水,问:“你说什么?”

 

韩逸瑶瞪着我说,“野兽”

 

人们说他们有足够的皮肤吃,但没有足够的皮肤吃,尤其是追逐女孩。我真的很想看韩一瑶裸体。这颗心是红色的,世界可以从中学习。所以我只能厚颜无耻地说,“禽兽不如”

 

韩逸瑶坏脾气地看了我一眼。突然,他有点害羞,咬着牙齿。“你自己打开它,”他说。然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韩逸瑶美丽的脸庞和胸前惊艳的雪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我的心说这是我应得的。如果你不想要照片,那已经很便宜了。于是他走过去,抓住被子的一角,慢慢地从上到下掀开。

 

这时,高耸的雪胸、平坦的小腹、紧绷的腰身、神秘的桃园、修长笔直的双腿,逐渐出现在我的眼前。

 

被子下,韩逸瑶真的没什么可穿的。此刻,他正静静地躺在床上,像一尊白玉雕像!

 

风从窗户吹进来,房间里的光线很暗。我突然觉得浑身又热又干。

 

这时可能是我滚烫的眼睛看着有些不好意思,韩逸瑶闭上了眼睛,忍不住扭动了一下,也发出了一声似乎是痛苦的低语。

 

我浑身颤抖,慢慢跪在床前,低声说道,“完美的艺术品。我能摸摸它吗?”

 

韩逸瑶的脸湿润而发红,他温和地“嗯”了一声。

 

我的手颤抖着,像触摸一尊完美的白玉雕像,从她光滑的小腿到她圆圆的大腿,滑过平坦的小腹,最后爬到骄傲的圣雪峰。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nrong/jinrongzixun/65ff12803ad38b45231ee63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