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资讯

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扶着腰坐好深不要

中DGR新DFGSD社DGS北DGS京10月26日电 仰光消息:缅甸军方26日消息称,若开军当天上午在缅西部海域拦截了一艘载有警察和平民的船只,扣押了至少27名乘客

中间那一段是细的,给李小飞的感觉是,那炕上坐着的不是个女人,应该是落了一只大马蜂。

李小飞别看刚刚娶了老婆,可女人在他的心里仍然是个谜,他不懂女人,也不知道咋逗女人开心,所以跟个木头桩子一样,坐在椅子上没动弹。


白丽站了起来,说:“小飞哥,你来了?”

李小飞说:“嗯。”

“你喝水不?俺给你倒水?”

“不渴。”

“那你饿不?俺给你拿点吃的?”

“不饿。”

“那你累不?要不……咱睡吧。”

李小飞差点坐地上,刚进屋就睡觉?这也忒快了点,他赶紧摆摆手说:“不累,不累。”

扑哧,白丽就笑了,李小飞还知道害羞呢。脸红的就像猴子屁股。男人眼生,那自己只好主动了。白丽就站起来,挨着李小飞坐下。

女人的眼睛顿时生出无数锐利的钩子,把李小飞浑身钩得很不自在。他就往旁边挪了挪。

他越是往旁边挪,白丽越是往他这边噌,不知不觉的,白丽就把李小飞给挤到墙角,如果李小飞力气够大的话,一肩膀就能把白丽家的房子顶出一个大窟窿。

李小飞问:“白丽,你看着我干啥?”

白丽说:“小飞哥,俺喜欢看你。知道你来俺家干啥不?”

李小飞说:“知道,帮你过七呗。”

“那你知道啥叫过七不?”

“知道,就是姐夫跟小姨子……睡觉。”

白丽上去拉住了他的胳膊:“那你还愣着干啥,咱俩这就睡呗。”

第8章 姐夫你好棒

白丽一个劲的往炕上拉他,李小飞的心里慌乱地不行,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那样,七上八下的,一张脸皮涨的通红,好比公鸡头顶上的冠子。

男人赶紧躲闪,说:“妹子,别,你别,我不习惯跟陌生女人睡觉,再说了,来的时候三胖特意交代,不让我跟你上炕。”

白丽说:“切,怕啥?他又没看着,哪个男人跟女人过七不睡觉?再说了,咱从小长大,本来就认识,你害羞个啥?”

白丽显然是欲罢不能了,抓着李小飞就往怀里贴,好像要把男人撕扯揉碎,恨不得跟他融合在一起。一双大奶子在男人的肩膀上蹭啊蹭,噌得李小飞心里直惶惶。

李小飞跟金三不一样,金三丑,李小飞俊,白丽之所以嫁给金三,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白丽家祖上是地主富农,金三家五代都是贫农,他爹又是大队支书。爹娘也是为了攀高枝,才把闺女许配给三胖子的。

那个年代是非常讲究成分的,越穷越光荣,地主富农的家庭根本抬不起头,在村里说话都不敢高声,干的活儿最多,分到的粮食却最少。隔三差五的还要挨批斗。

那种凄风惨雨的日子白丽也过够了,只能委屈自己。

跟金三相亲的那天,当白丽看到金三第一眼就很感叹,这种人咋不去死?竟然还满大街出来溜达吓唬人。

金三冬瓜一样的身材,西瓜一样的脑袋,笤帚的一样的头发,大葱一样的鼻子,簸箕一样的嘴巴。张嘴一笑,满口的黄板牙,就像一口三年都没有刷过的破砂锅。看得白丽直恶心。

长得像个猪,给他根钉耙,就能保着唐僧上西天取经去了。

跟金三比起来,眼前的李小飞显然就是个美男子了,李小飞人长得匀称,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细长的身材,说话细声细语,一笑脸上俩酒窝,就像个腼腆的小姑娘。

白丽巴不得李小飞跟她过七呢,能跟这样的男人睡觉,是白丽梦寐以求的愿望。

女人一辈子图个啥?还不是找个好看强壮的男人,天天让他日?

李小飞就很强壮,浑圆的臂膀,结实的胸膛,那胸膛好比一座大山,能让女人放心依靠。

白丽恨不得立刻把李小飞拖进被窝,将他撕扯揉碎,然后一口吞下。所以男人一进屋,她就跟狗看到红薯皮一样,屁颠屁颠的往上蹭。

李小飞已经不能躲闪了,因为后背靠在墙上,白丽不依不饶,抓起李小飞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白丽说:“小飞哥,俺可稀罕你了,看到你呀,人家的心里就扑通扑通的跳,不信你摸摸。”

李小飞本来不想摸,既然人家女人这么主动,那就……不摸白不摸。

他的手按在了白丽的胸脯上,那个地方果然好鼓大,温酥绵软,隔着衣服还能闻到一股香气呢。

李小飞的心也狂跳起来,忍不住就捏了捏,这一捏不要紧,白丽就闭上眼呻吟了一声。

好大,好软,好舒服?是不是注水了?这里面不会填的是棉吧?李小飞开始心猿意马了。

他有点把持不住,身子就往白丽的跟前贴了贴。

白丽见状再也忍不住了,就像一头发狂的母狮子,一下子就把男人按倒在了炕上。

女人的嘴巴贴过来,去亲李小飞的脸,那排小钢牙在李小飞的脸上来回的撕扯,慢慢落在他粗狂的嘴唇上。

李小飞还没明白咋回事,白丽的一根舌头就伸了过来,绵软地溜进了他的嘴巴里,在他的口里来回的搅动。

这种刺激是李小飞从蜜香身上体会不到的,因为蜜香嫁给他的时候还是处女,根本玩不出这么刺激的花样。

白丽显出一股成熟少妇的霸道跟狂野,她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的男人,那技术不知道比李小飞要熟练多少倍。

这个样子好像不是男人在调教她,而是她在调教男人。

女人迫不及待扯光了自己的衣服,也扯光了男人的衣服,再次扑过来的时候,把李小飞的脑袋深深埋进了自己的乳沟里,两个大奶子在李小飞的脸上直晃荡。

那乳沟好深,深不见底,深不可测,也赶上李小飞的脑袋小了点,埋进乳沟以后就不见了,外面只剩下一根细长的脖子。那种窒息感,差点把李小飞给闷死。

第9章 把姐夫摁倒在炕上

李小飞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脑袋从白丽的乳沟里拔出来,就像拔出一根大头萝卜。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想使劲把白丽推开。

可白丽却疯了,在男人的身上嗷嗷大叫,身体扭曲的就像一条蛇,她摸索着找到男人的那个东西,用力压了下去,李小飞就发出一声竭斯底里的惨叫:“哎呀……你轻点……断了!”

屋子里很不平静,叮叮咣咣乱响,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地震,一条炕席也被扯得丝丝拉拉响,就像一大群老鼠在集体磨牙。

女人在男人的身上嚎叫,男人在女人的身下呻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黏在一起,一起嚎叫,一起嘶喊,一起颤抖,一起哆嗦……最后重归平静,

白丽过七的第一天,男人完全是被动,她完全是主动,应该说是她把李小飞给强奸了……。

白丽跟李小飞在里面鼓捣,金三一个人在门楼下面抽烟。

听着里面叮叮咣咣的鼓捣声,金三的心里很不好受。

他及其讨厌过七。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风俗,到底是那个混账王八蛋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简直他娘的坑人。

尽管他一直叮嘱李小飞不要碰白丽,可是他知道,白丽白净的身子没有了,成为了李小飞的胯下产物。就算李小飞能忍,白丽也忍不住。

金三抽了半包烟,地上扔了一堆烟头,直到傍晚时分,李小飞才提着裤子从白丽的房间里出来。

金三火冒窜天,上去揪住了李小飞的脖领子,恨不得把李小飞的脑袋捶成煎饼。

“你你你……我不是跟你说,不让你碰白丽吗?你为啥跟他……日?”

李小飞冤屈地不行,苦着脸说:“兄弟,这事儿咱得说道说道,本来就不怪我,我一进屋,你媳妇就把我按倒在了炕上,是她强奸的我……”

李小飞说完,挣脱金三的手扭头就跑,十分地慌乱,一不小心绊在了门槛上,差点磕掉两颗门牙。

金三在门楼下面楞了半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心里很不服气,狗日的李小飞忒不是东西,兄弟妻你他妈的还真不客气,她说日……你就真的日啊?

你睡我老婆,我就睡你老婆,你睡了白丽,我就睡你老婆蜜香,那他娘的就偷吧,看谁偷得过谁?

因为这件事,金三跟李小飞结下了仇。而且这种仇恨一直结了几十年。

李小飞跑出白丽家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小伙伴在哪儿闲聊。

因为他跟白丽过七,这件事在村里很快传开,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大家都在谈论,李小飞跟白丽过七的第一天,到底能不能办成事。

几个伙伴在哪儿窃窃私语,有的说李小飞的鸟大,一定能办成,有的说白丽这娘们淫荡,到嘴边的肥肉一定不会放过。母狗不翘尾,公狗怎上背?

有人说,不可能,李小飞这人脸皮薄,自己老婆第一夜都不敢上,更不敢上白丽。

因为这个,两拨人还打起了赌,争得面红耳赤。

正在那儿吵呢,李小飞从白丽家出来了,大家就围了过去。

>>>>本文《山间诱惑》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转载,不代表本人立场,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gjyw.net/jinrong/jinrongzixun/ab290a298e4437cd15f2191a.html